叛徒

第一千三百三三章 真实面目

第一千三百三三章 真实面目

军人,和平民是不一样的。

美军有完备的防核防生化袭击预案跟设备,第一次核爆震动以后,他们就启动了紧急防备措施,转换司令部到地下,启动部分设备,防毒面具和防化服原本就是发放到每个人的,就连没有装备的美籍PMC们在基地的人员都能有秩序的马上领取并躲在营房里。

所以核爆电磁冲击对他们的损毁都在部分设备上,冲击波还到不了四十多公里外,核爆光污染和核粉尘辐射都比较微量,所以美军基地能最大限度避开伤亡。

而那些停放在机场跑道和机库中的各种战机设备,凡是有通电状态的,都被空气中的光电效应击穿不少电子元件,但其实更换之后都能运作,现在大量穿着防化服的维修人员正在修理,这部分其实就是他们的本职工作,并不难。

类似步话机、通讯器都有库存备用,所以对这个美军基地来说,基本是没有损害的……

而重新做了一次全身喷淋清洗,烧掉所有换下来衣服的齐天林换上重度防化服,跟个未来世纪战士一般,甚至背着呼吸器氧气瓶,和一小队防化兵登上一辆刚抢修好的轮式装甲车出发,这些斯崔克装甲车的三防功能是基本要求,在车上还能摘掉头罩透个气。

外面机场上的备用灯光已经打开,部分运输机开始重新准备起飞运载人员撤离到别的大型空军基地,而成队的军用车辆正在被修复更换,准备大量装载前往近百公里外的横须贺海军基地,包括亨特尔在内的大量PMC都得走,通过齐天林的卫星电话,中将已经跟那边联络上,那边会也会尽量派遣车辆过来接,随着通讯设施的修复,空军基地终于也开始能对外联系,齐天林才拿上卫星电话离开。

但这里已经不能停留了,虽然防化兵不停在外面喷洒药剂跟用水清洗稀释地面,但空气中的核粉尘辐射量和化学元素含量还处在上升峰值,越来越高,他们已经判定这次爆炸中肯定有维埃克斯,这种驻日美军在冲绳曾经泄露过的毒剂,看来很可能被日本方面也制造了。

本来也是,化学武器从来都没有核弹那样的高门槛,对于日本来说很容易了,现在横须贺都不安全,只是利用那里的大型两栖舰把尽可能多的人手装上撤离本州岛,这里现在对美国人来说都算是险地,除了东北部联系不上的青森县两个大型基地之外,其他地区的美军基地都在撤离人手前往冲绳和九州岛,本州岛甚至日本国境内现在已经不适合美军呆在这里,一切都要等到事态平息和确认以后,惜命的美国人才会返回。

当然这些消息是不会通知一墙之隔,在外面空地上等待政府救援的日本民众……

坐在平稳行进的装甲车后面,齐天林得到几名官兵的一致仰慕,这才是具有英雄气概的领导者吧,敢于重返险地寻找自己的兄弟,却未曾想,齐天林才是亲自引爆这枚东京核弹的黑手。

但开始有点兴奋的情绪随着车辆逐渐靠近市中心区,就开始沉默了。

理论上来说,数百吨级的核弹直接杀伤范围只有数百米甚至更小,可是刚刚进入二十公里范围圈,他们就已经嗅到了死亡的气息,就算是完全跟外界隔离的三防装甲车。

连齐天林都沉默,作为始作俑者,重新进入这样的地区,其实需要极大的心理承受力!

通过密封防弹玻璃的射击孔,车灯下已经能看见双目失明一般的盲者,这一定是在爆炸瞬间直视天空的不幸者;

更多人行尸走肉一般朝着东京市区外围步行,手中拿着尽可能的行李,很多人都在相互搀扶,他们不明白其实这个时候躲在房间里或许才是躲避空气中毒气的最佳方式,可能他们已经感觉到抽筋或者身体疲乏,但还以为是核辐射的症状……

百吨级的核弹,真不会有这么强的威力。

这还只是远远的外围,沉默的装甲车一直向前,齐天林拿着的步话机很快就没法跟总部联系,只有他自己那部卫星电话,但也没法联系到这些事前分布到市区的PMC。

那几个自由度颇高的小队完全按照自己的便利在安排位置,不固定的。

等装甲车开到十公里范围,驾驶员都建议不要走了,因为三防车外围的探测头已经不停的鸣叫警报,外面的化学毒品浓度已经比较危险了,路边随时都能看见已经倒下的人体!

齐天林真没想到这一切……

他以为小威力的核弹也许做掉西尾跟天皇一拨人就差不多了,谁知道里面还暗藏了这样一个恶魔!

但这……难道不是冥冥中的天意么?

全世界遭受生化武器攻击次数最多、范围最广、损失最大的国家是谁?

华国!

因为日本在二战前的全球化学武器生产研制中处于排行榜末端,全国整个二战期间的化学武器总量不及苏联那时一个月的产量,欺软怕硬的日本人害怕遭到报复袭击,就从来不敢对美军或者苏联英兰格使用,却把这些毒剂都用在了华国!

整个二战的欧洲战场由于各方都有化学武器,反而就跟核武器一般处于制衡状态不敢用,除了意利大在北非用了不少,最大的量都在华国!

遍布华国18省, 死亡八万余人!

迄今为止都还在华国国土上留下无数掩埋的化学武器,威胁民众安全。

真的是人在做,天在看!

丧心病狂的日本人居然遭到了这样的报复!

齐天林默默的拉起自己的头罩,提起手边的步枪:“我只知道中心区有一个固定点,你们可以返回,也可以在周边搜寻,我必须去看看,而且从中情局的角度来说,他们也要求我了解发生了什么。”说完就躬身打开后门的防护罩,等自己进去封闭好以后,才打开后门,就在几名防化兵的仰慕中,跳下去!

这是什么精神?!

装甲车犹豫了一下,慢慢的退开了,一般人真的不敢冒这个险,美国人特别不敢!

但斯崔克装甲车的摄像头,记录下了齐天林背着步枪,一身臃肿防化服和氧气瓶远离的背影!

剩下的地狱之行,就只剩下齐天林自己。

他一定要来看看,看看这里最终剩下什么,因为他明白,这也许是自己的最后一战!

他这个血管中都充满杀戮因子的半神之体,也应该见识一下,人类造就出来的这些恶魔,甚至比奥塔尔那些神力更可怕!

无知就无畏……

他希望自己有所畏惧,对生命的消逝或者死亡有畏惧。

不然自己就会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杀戮机器。

就好像他还是个小兵时候就不停告诫自己不要沉沦到杀戮中去,现在他更需要这一点,因为他越来越拥有常人难以比拟的实力,无论是自身还是经济、军事……

必须要有所畏惧……

虽然他从来不后悔,不后悔在为了祖国的前提下,扫清国与国之间的障碍,这样的前提从来都没有神圣的,只有灭绝人性的态度才能致胜……可他从不想以此为欢乐!

这才是他跟那些用刺刀抛开孕妇肚子挑起胎儿来取乐的日本军人本质区别。

远离装甲车几条街道以后,齐天林随意的打开一栋开着门的路边房屋,在空无一人的素净房间里摘下沉重的内循环呼吸氧气瓶组和外面的重度防化服,只在自己的薄型防化服里穿着简单的T恤和多袋裤,放下步枪,就在腰上挂了一支手枪,兜里带了几个手枪弹匣,摸出核辐射监测仪和化学试剂报警器挂在防化服外腰间,最后想想还是按照防化兵的叮嘱背上那个水袋和戴上头罩,就拿着一柄电筒出发了。

没有谁会看见这一幕,这座城市已经基本沉入黑暗中,所有电力供应都消失,只有中心区域还

有熊熊燃烧的大火,隐约能听见消防车的声音,估计也是在外围,日本自卫队应该是现在救援的主导,但齐天林可以相信,在核弹和化学武器双重压制的可能性下,现在能到达七八公里半径的就是极致了。

因为随着齐天林走上街道,他看见能动的物体已经不多了……

距离爆炸中心三四公里范围内,没有任何烧灼和损坏的痕迹,但街道上,已经随处可见倒下的人体,成片倒下!

表情非常安详,甚至皮肤都没有溃烂的迹象,就是那么倒下,有些人甚至还保持走路的动态,好像凝固的直接倒下!

齐天林逐渐感觉自己走进了一片死寂之城!

让人毛骨悚然的静寂!

到处都是匆忙逃跑倒地的尸体!

一些房屋之间的空地上成片的尸体,显然是按照演习的路数在躲避可能地震灾害时候,被维埃克斯的毒性给集体夺去生命……

连齐天林都不得不开始保持口腔喝水,因为去掉了沉重的防化服,就算他强大的再生能力和一定程度的过滤,毒剂也让他感觉咽喉干涩和胸闷。

但也就仅此而已。

半个小时以后,朝着火光最猛烈方向行进的他,终于抵达明治神宫爆炸点的核心区域……

路边的尸体已经都因为灼伤而变得黑暗,没有头发,毛发都被烧掉了,一眼看过去,根本说不出看见的是正面还是背面,自然的把胳膊抱在自己胸前,皮肤,从脸上和躯体上到处挂下来,就好像土豆皮脱落的样子,不少的躯体跟面部烧成肿胀的气球一般,遍街都是,特别是街头路边那些倒塌的房屋里、大楼框架里更多的尸体,密密麻麻!

晚间八点过,正是东京繁华区域最为密集的时段,现在这里到处都在燃烧!

浓烟在翻腾,不时还有什么爆炸的声音,到处都散发着一种奇怪的气味,火球都是蓝绿色的,也许是毒气的燃烧结果?

这就是战争的真实面目,一点都不热血,不愤怒,只有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