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三百三四章 好日子

第一千三百三四章 好日子

小型核爆的范围真的有限,齐天林挑三拣四的就是选这枚小当量来东京充当关键爆炸,原本打算怂恿挑拨西尾跟皇太子勾结以后绑架皇太子之类的再小范围爆炸,结果没曾想演变成了今天的模样。

明治神宫就在东京最繁华的涉谷区一带,算是闹市中格外幽静的一处名胜旅游景点,郁郁葱葱的几亩绿树成荫充满日本人钟爱的顶级神社景色。

齐天林站在那著名的大鸟居木架子门前,十多米高,十多米长的巨木,也是从华国掠夺而来,因为过于沉重和没有迎风面积,奇迹般的依旧屹立不倒,虽然已经变成焦黑色,似乎在嘲弄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昔日的密集树林已经变成齐刷刷睡倒在地的景象,树叶树干一样的焦黑烧枯,围在中心的那个古典和式风格庙宇已经荡然无存,只留下一个直径数十米,深十来米的大坑!

几乎看不到任何人体残余的迹象,连周边的土地都变成水泥般的板结坚固凝结体,齐天林腰间的辐射和化学警报器都尖叫不停!

懒得看读数,齐天林低着头慢慢的沿着大坑转了一遍,那一瞬间的剧烈冲击波让这里所有能被带走的东西都飞上天,化为齑粉,又变成火球播撒四周,超过几百米外的那些楼宇大多都是被蘑菇云最后的火焰燃烧起来,只是周围的人,却大多是丧生在接踵而至的大面积毒剂细雨中。

真正的地狱!

没有核弹,也无法把化学武器带到那么高的高空,撒开那么大的面积,而整个附近区域比较开阔,大楼林立却没有密闭措施的地形特点,更是让这种染毒空气散播特别快,可能一般的毒气散开就淡了,但维埃克斯过高的毒性,哪怕是气雾状稀薄到只有沙林毒气的五千分之一,依旧能通过呼吸道让人致命,就好像齐天林现在这样单纯用碳罐过滤吸附头罩呼吸的,多半都会丢命了!

热闪烁和冲击波也能点燃周边可能的物体,这更加助燃了东京中心区的大火,无数的地方都在燃烧,火舌并不旺盛,但连绵不绝,就好像那些地狱的牛神蛇鬼们正在忙碌收拣生命,齐天林明白这周围肯定也有万一的幸存者,但在几个小时内得不到救援,或者离开符合条件的密闭安全空间,还是只有一条绝路!

没有怜悯,却也没有欢喜,只有对人性中必然会引起争斗造成这样结果的悲哀,因为放任日本脱离美国的管控,这一幕在也许的将来,就会出现在华国,所以现在做什么都是必须的!

天皇以及在电视中看见的西尾和那些日本现今的顶级权贵们,全都在明治神宫的院

落里被一网打尽了,这几乎是没法逃脱的事情,齐天林只看了看周围能看见的古建筑基座残骸,就摇摇头离开了。

他是从西边过来的,一直朝着东面,离开绿化景区外六百米,就是齐天林看见集体死亡率最高的一处存在,今天是周日,一场J联赛正在国立竞技场举行,这个等同于华国首都工体的体育场在开赛前正暂停程序,数万名观众和球员一起仰头观看球场大屏幕天皇讲话……

爆炸发生以后,这里原本是能利用漏斗状体育场设施抵御冲击波的,可仓皇出逃的民众在抵达周围停车场和街道以后,成片的倒在了地上,数百米距离内正好是扩散的毒气最佳范围,足够的毒素只让人体能坚持极短的时间,无数人惊恐万状的捂住自己的咽喉或者口腔,就那么栩栩如生的倒在地面!

电子设备全都停止运作,一个人走在只有燃烧声的遍地尸骸中,如此的静寂可怕!会产生一种难以抑制的孤寂感,就好像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已经死去,只有自己还活在这里!

而且还是自己摁下那最后一个电话号码!

非凡如齐天林,就算已经无数次孤独的穿行在战地废墟中,也情不自禁的拔出手枪攥在戴着隔离手套的手中,才能强抑心情,让自己尽可能仔细的看着眼前一切,要把这一切都牢牢的记在心底。

这是些无辜的民众,但一旦当权者指挥引导他们走上错误的道路,就会带来邪恶的后果,他们现在的死,更多的是坚定了齐天林那颗半神的心,自己,究竟应该如何面对未来。

如果有危险的领袖跟趋势,还不如早早的扼杀在摇篮里,免得再次造成这样的结果。

这才是他的使命!

足球场、日本更为狂热的棒球场,以及附近仿美的橄榄球场,到处都是尸体!

如果要评选单次化学武器杀伤率,这里当之无愧的排第一!

接着是皇家御所迎宾馆绿化区,同样的死寂一片,越离开爆炸中心的火源地带,就更加安静!

前面就是皇室皇居了,中间还有个首相官邸,以及日本最重要的内阁政府各大衙门都在这条街上,依旧没有任何动静,但齐天林也知道这周围的什么地方应该有地下掩体,但他没心情去找了,连首相都在上午的袭击中身亡,剩下的也没多少值得关注的人手,现在的日本,最领导阶层已经所剩无几,但各地方政府却能最大限度保证民众的平安,这是不是才算最高层次的斩首行动?

齐天林脸上带着讥笑穿过街道,站在了皇居的护城河外……

那条平日被誉为

玉带般的河流中密密麻麻挤满了尸体漂浮,而且就过去这么几个小时,就一个个肚皮肿胀,再美丽的少女也丑陋无比,也许在灾难中,所有人都试图跳进河流水中躲避,因为一般情况下,水流是躲避核辐射跟绝大多数化学武器最佳的稀释剂,这都是日本各种频繁灾难演习强调的尝试,可维埃克斯却恰恰是水解速度最慢的那种顶级毒剂,在今天,东京夏季晚间凉风习习的气温下,最佳传播途径反而是水!

这条河水已经变成毒潭,凡是沾上哪怕一点一滴到皮肤上,基本就意味着毛细血管皮肤吸收致命!

齐天林终于开始觉得有些恶心,远远看右手边东京都最繁华高档的银座区域,还有那边更远一些的港区,使馆区,他已经没兴趣过去查看那边的讯息,肯定还有华国人也在这场突如其来的毒气袭击中丧生,可已经不在他的控制范围了,眼前那片似乎还绿色成荫的皇居,成了他最后的去处。

从倒在门口的警卫身上捡起一支冲锋枪,漫步走进原本就标榜幽静的皇居里面更是安静得渗人!

来过两次了,齐天林算是熟门熟路,也更从事先了解的情报地图上熟知地形,快速穿过各种庭院房间,检视着可能的痕迹,寻找皇室成员的踪迹。

因为在西尾打岔的明治神宫讲话中,他没看见皇太子,现在就有必要顺便确认一下可能性,不在那边多半就应该在这里。

没有,最终除了在北苑发现一大片集中在一起的侍卫跟几位旁系皇族成员尸体,再也没有任何生还的迹象。

信步出了北门,看见的才是被华国人最深恶痛恨的靖国神社,供奉着所有在华国生灵涂炭的侵华战犯灵位,对日本人来说就是带领他们冲出狭小国土的英灵。

现在才真的好像幽冥之地,更多的神官都跟随他们一直守护的牌位一起归去……

只有这里的附近,才有齐天林比较确定的一个PMC监视点,就在靖国神社南门的对面,一栋商务公寓楼上,齐天林曾经指定过监视靖国神社,可能会在日本首脑这几天突**况中参拜这里时候能伺机狙杀的位置。

这是齐天林离开街道,首次走进楼宇里,呼吸过滤炭桶几乎已经到了极致,都能闻见淡淡的硫醇气味了,可见毒气散布之广泛!

就在七楼的一间公寓窗台边,果然看见一支架在桌面上的M40消声狙击步枪,而一名前海军陆战队的高级狙击手,刚把水沾湿了毛巾蒙在脸上,想躲避到什么地方,就摔倒在厨房里死去,甚至皮肤都还还保持弹性。

这也是齐天林这一晚第一次看

见认识的尸体,拉起来扛在肩头,刚刚走下楼梯回到街面上,就看见天空有光影闪过,接着踏踏踏的直升机旋翼声开始传来,但距离很远,高度也很高,在爆炸发生过几个小时以后,总算是周边自卫队或者急救队伍终于开始试探着靠近,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状态……

不过这一切,都跟齐天林没太大关系了。

这个世界末日一般的场景旅游,到此结束,第一次的核弹引爆在利亚比地下,第二次也深藏以列色的核基地,齐天林都未曾看见过这样的结局。

这一次,他终于告诫自己,到此结束,再也不需要这样大面积的杀戮了!

剩下的不过是扛着这具被自己亲手杀死的部下尸体,离开这片区域。

只是齐天林步行回去几个小时的过程中,天空上传来一阵阵轰隆声,正如他所预料的一样,日本人还是选择了人工降雨,力求用雨水把天空中散布的毒素都带到地面,吸附到水面上,起码那时候就只需要对付地面**,只不过东京湾就要再次承受一回大量毒水洗礼了。

但真正受到洗礼的还是齐天林,特别是他扛着一具尸体,在淅淅沥沥的雨滴中出现在那辆依旧等待在外围的美军装甲车面前的时候。

所有美军防化兵都下车来给予他最诚挚的军礼!

可回头看看那修罗之地的齐天林嘴角有忍不住的冷笑,谁叫今天是九月一八呢?

天皇可选了个好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