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三百三八章 怪不得

第一千三百三八章 怪不得

横田空军基地不光是几条跑道那么简单,一边靠山,那后面有成片的别墅区,就是类似美国本土中产阶级独栋,间隔距离远超房屋占地的那种,整个东京都市区绝无仅有的宽松户型,独一份!日本人的町巷街道从来都是一栋挨一栋只有缝隙,唯独这一片区域是绝对的尊崇享受,为美国驻日高级军官的寓所,要是齐天林在这里常驻,他也有份的,谁叫美军在日本是太上皇呢?就凭这点,日本人其实就够憋屈了,华国的租界才多少年?日本都忍受七八十年了……

而另一边靠近街道城市那些密密麻麻的日本住宅区方向,就是高楼大厦和仓库机库,办公楼,星罗棋布数百栋!宽松程度也是一目了然的能和周围对比出来,最多时候容纳数万名美军官兵工作办公,甚至还有一个标准的美式橄榄球场,所以基本就是一个独立的城区。

面积太大,绝大部分区域都是用薄薄的水泥板隔墙三米高左右的顶部加铁丝网隔离,用装甲车冲击并不难。

但一进入,就基本面对是城市楼宇巷战了!

面对两百多名特战高手,有充足的准备和弹药物资,第一个照面就被搞掉三辆坦克的日本步兵队伍,您说有几分获胜的把握?

几乎等于零!

齐天林有点狼狈,但绝不后退,因为他周围就这片挂着米军基地招牌的水泥大桩子最安全,宽约三五米高达十来米,厚度也三五米,坦克炮都没法打穿,所以靠在柱头上,拉拽过那挺机枪,手忙脚乱的装上弹链,实在是没想到这些方脑壳的日本军人居然还是要冲击,不是少根筋干嘛?

但他绝不危险!

五百米外几栋十余层高楼顶部,二三十名高级狙击手分成好几个狙杀小队,趴伏在早就标定好的掩体围墙里,通过外面根本无从判断方位的墙面射击孔,好整以暇的狙击,还敢在通讯系统里面调侃老板:“姿势不对哦!您这屁股翘得有点高……”手上却毫不怠慢的扣动扳机,通过消音器点杀稍微露头的任何官兵!

齐天林只能回以中指表达自己的情绪,右手重重的拉开了12.7毫米重机枪的枪栓,慢慢的沿着大柱子边的沙袋缝隙,把粗重的枪管伸出去,一名狙击手显然发现了他的企图,开始主动引导:“老板左移角度,您身姿的十点二十分角度,高度齐腰,有一组步兵隐藏在坦克废墟后面,我们打不到……谢特!您的手怎么这么快!”

能不快么,齐天林只需要按照角度伸手控制好机枪角度,都不用探头看,双脚踩住脚架,单手摁住握把之间的马

蹄片,一般人根本压不住这样的侧身攻击,在他的力量下跟玩具似的,一连串的火舌喷射出去,那些躲藏在坦克背后的步兵慌不迭的起身逃跑,却被等着老板击发的狙击手们迅速瓜分,只有报点那个狙击手一分神,就没了收获!

日本军人也有火箭筒,对齐天林这边来一发,炸在沙袋掩体上,齐天林就算翻身躲靠在柱头侧方,依旧被腾空而起的沙袋跟散沙盖了一身!

更重要的是机枪一下就被炸毁了!

抱着步枪躲在角落的齐天林不敢再起身造次,全都成了自己员工的表演。

努米迪亚等第一波次的枪炮手们其实没有离开大楼,这种钢筋混凝土结构的大楼不来个几十上百发炮弹不会垮塌,他们要做的就是尽量寻找安全的柱体躲避,等这个攻击波次一过,立刻散开到个角落,甚至利用刚才炮击的大洞,开始射击……

又有两枚导弹升空,看得出现在日方就非常警惕,漫天飞舞的烟雾弹空壳,带来浓浓的烟雾,同时也遮挡了他们的自己,多名机枪手和重狙击手抓住机会精确瞄准射击!

12.7毫米反器材步枪开始锁定坦克顶部跟驾驶座的潜望镜、窥视镜、光电感应器用穿甲弹射击,这就好比面对巨人用针扎眼睛跟手指,虽然不足以击倒对方,却能最大限度的限制功能发挥!

坦克从格罗兹尼保卫战开始,就真的不太适合现代战争了,特别是城市作战!

周围星罗棋布的七八栋大楼上各自不同角度的射击,让这帮日军有些顾此失彼,坦克炮塔有些徒劳的转动着,不知道究竟应该选择朝向何方射击,高射炮打蚊子的郁闷劲真是空有一身力气,使不出来……

最后可能统一了一下思想,剩下几辆坦克突然一下集体朝着一片相对比较宽阔的机库方位冲锋,拉开架势,碾压轿车跟墙壁,内部遥控的车顶机枪朝着周围不停转动扫射,企图压制反坦克导弹的袭击,可那种一往无前的气势刚刚起速,侧面的一栋楼角就闪出几条身影,几乎动作划一的半跪在地面,用极为标准的动作排开同时发射导弹,然后又是扔了东西就跑!

后面的步兵想追击,立刻被数百米之外的狙击点名清场不得不退回去,更是要远离自己刚才躲避的车体!

因为一辆不幸引起殉爆的10式坦克突然就原地反弹一下,炮塔跟车身连接处发生猛烈爆炸,喷出大量车体内部的灭火剂跟火焰以及碎片来!

就好像一个活体大炸弹一般,周围的步兵死伤一片……

这叫城市作战中的防御装甲伏击,防守方比进攻者

拥有太多的便利,更何况这些人的能力还远超对手?

气势汹汹而来的装甲步兵混合部队,顿时有些两难,枪炮攻击声顿时稍息,齐天林抓住机会,用自己的通讯器呼叫亨特尔:“大喇叭,下面仓储的电喇叭找出来,你那边不是有个懂日语的特工么?呼叫他们再这样进攻我们,我们就会针对东京市区市民了……”

可一根筋的日军根本不听,就算电喇叭被录音反复播放这一段,他们退到街面上,却依旧不肯撤离,甚至还有更多装甲部队开始集结……

美籍PMC们不惊慌,这一片基地的占地足有近十平方公里,真要完全包围他们,起码需要两个师的兵力,而只要他们能逃出去一个小队,就足以在咫尺之遥四面任何一方隔着街道的东京市区内造成骇人听闻的杀伤力,所以看着外面集结的日军甚至都不能把这一面的几个路口都堵上,笑谈着分发补充弹药,准备下一轮的防御。

抱着步枪的齐天林跟个老鼠似的,在下属的狙击支援和榴弹发射器的掩护之下,才匆匆逃回后面的建筑区,冲进楼里,真想大骂这群日本军人,可跟自己有过交集的日本人基本都死亡殆尽,还能跟谁沟通呢?

靠在楼体边缘,用望远镜观察着远处靠过来试图形成包围圈的日本人,脑子里飞快的琢磨应对办法,这真不是自己打算现阶段的做法,这样杀伤没有多大的意义,更何况要是这样持续下去,自己就得通知安妮的飞机停留在华国或者美国了,日本边防地区的防空导弹还是能轻易的打落这些客机,现在的日本军方显然有点疯狂了。

手已经摸出了电话,手指在上面无意识的敲打着,亨特尔靠在不远处,也在看:“要不……还是联络一下驻日美军来进行空中威胁?”就算大多数战斗机联队和航母战斗群都调走了,但在冲绳还是有不少诸如反潜巡逻机、战略轰炸机跟少数防守战斗机,对地攻击机的存在,最不济从九州岛过来个阿帕奇联队也能对日本装甲部队造成很大的震慑力。

齐天林轻轻摇头:“难……日本军队再差,起码的海陆空三部分全面调动起来,还是能跟现在的驻日美军一拼,说不定还占上风,起码他们的两三百架作战飞机大多数都能升空,就凭这点,美军都没法取得制空权,驻韩美军加入都不具备绝对优势,我要的并不是双方打起来……只有调停,我们才有生意可做!”

亨特尔终于完全服气:“以前我还认为你不过是仗着依靠美军到处获利,甚至更早还怀疑你跟华国有关联,这件事我才算是明白了,你现在自己都具备跟华国,美国抉择取舍的心

态,哪里还会光服从或者为哪个国家卖命?纯粹是怎么对你和你的集团最有利,就怎么做……美国现在都不能拿你怎么样了。”防毒面具下他的表情肯定很自嘲。

齐天林没戴面具的脸上却不得意:“我可从来都没自大得以为可以对抗国家,利用好国家跟国家之间的缝隙,才是我们生存腾挪的最大余地……”下定了决心开始给安妮拨打电话:“你现在在什么方位了?我建议你先降落在华国首都机场停留,你能联络华国官方吧?等我们搞定日本人的态度再说,这些王八蛋……”

安妮还要制止他说脏话,就听见齐天林惊讶:“咦?这些日本人是在撤退么?你还没到华国国境吧,还有好几小时呢,先飞,好像事情有转机了,待会儿联系……”

的确是,几乎所有的装甲车坦克都往后退了一大截,起码腾出了两百米的距离,然后步兵也跟着退,接着一辆敞篷军用吉普开出来,不用多说,上面挂着的白旗说明了对方的身份,一兵一官这么独立的开车过来。

在朝阳下,齐天林挠挠头:“那就又只有我下去看看,这次要躲好一点,别特么再给撂在外面。”

其实不用太靠近,一名一直躲在地下三防室的特工通过通讯器把讯息传递出来:“五角大楼已经正式对外宣布对日本采取报复行为,第一批打击目标包括北海道和本州岛东北部地区的十二个军事目标,携带巡航导弹,从阿拉斯加起飞的B1战略轰炸机机队已经升空前往,冲绳和关岛的机群和驻韩空军也正在升空进行牵制……”恢复了发电机供电的地下防空设施里面启动了备用卫星通讯,上网和电话都能满足了。

怪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