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三百三九章 上演

第一千三百三九章 上演

站在齐天林面前的军人依旧带着防毒面具,表情都看不到,只能听言语很严肃:“我是陆上自卫队第一师师属参谋长佐佐木上校,请问阁下的姓名和身份!”可能看着齐天林的亚洲面孔有些纠结,日军第一师基本就是负责首都防御的精锐步兵师,西普联其实很多人手都是从这里抽走的。

齐天林有点无语,看来日本军方精锐真的消失殆尽,连情报系统,哦,防卫省估计都死光光了,居然连自己都不认识了,回个礼:“我是科巴斯保罗,美国非洲陆军司令部外籍准将,也是绿洲防务集团公司行动部门领导,武装承包商,承接了保证这座美方空军基地安全的业务,我希望你明白保留这个机场的意义!”

佐佐木沉默了一下:“我接到过前田少校的汇报……你说的是真的?”他对保罗这个名字真的没什么反应,当然面具遮住了,起码声音上没表达久仰大名的感觉。

齐天林争分夺秒:“不用自欺欺人了,我们都从外界消息中获知了美国军方的正式宣布,还是赶紧允许各国救援人员进入日本,利用越来越大的国际影响力来阻止美军的进一步行动吧。”

佐佐木回头看了一下还在燃烧的坦克残骸,依旧起码在两个街口以外探头探脑的防毒面积们:“您究竟是为哪一方服务的?”不知不觉用上点敬语。

齐天林用大拇指指自己后方:“为即将到来的人道主义援助服务,美方撤离的时候,是要求我们一起走的,但我们走了,谁来跟你们沟通,谁来充当你们和外界人道主义援助的缓冲接洽?没有国外大量的慈善团体进入,你们认为你们能阻挡美国军方的袭击,甚至核打击?”

面具上校有些默然,齐天林着急:“你们现在究竟是什么格局?谁在负责?谁在安排这些自卫队的调动跟进攻,谁在救援?赶紧请最高指挥官跟我接洽,问问有谁知道我的名头,再来谈,赶紧啊,如果你们不尽快放开西面的民用航空通道,阻止了国际救援组织的进入,包括东京在内,说不定都会成为美国人目前报复的范围!”

在现实情况的压力下,上校终于承认:“现在没有任何人负责,我是第一师剩下军衔最高的人员,因为我在陆上自卫队装甲学院公干,没来得及出席天皇陛下的演说现场,其他人不是在现场,就是在外围执行维护秩序……各大师团长官……几乎都出席了现场。”

齐天林心里都抖了一下!

几乎日本将领全都给一勺子端了?!

脸上没表情:“地方部队呢?参与救援的部队呢?行

政长官呢?地方上的各级长官呢,调动医疗设备和救援队伍啊……”

佐佐木的声音明显很黯然了:“各地……一都一道二府四十三县的知事,也都在现场,甚至包括不少各地市长和其他部门行政官员,各地现在都乱作一团。”

齐天林真的要控制喜色:“所以你就打算先来占领东京地区最大的美军基地?”

佐佐木不隐瞒:“第一师的官兵伤亡惨重,他们的驻扎营地就在爆炸地点十公里处,但为了维护明治神宫演讲现场的情况,大部分队伍靠近了区域……我本想在这里建立一个安全补给点,从这里设立整个首都救援的指挥所……”周围也找不到更大更合适的场地了,又有机场又有空地,还有不少仓库机库跟营房别墅的,而且现在还都是空的,这位倒是打得好算盘!

而且真占领了,还是推翻的美军占领基地,意义更是非比寻常!

齐天林伸出手:“我们停战吧……这东南边的区域给你,虽然面积不大,但美式橄榄球场和室内体育馆跟游泳馆这三部分给你,我们的仓库有大量防化服和药品储备,你们可以在这里建立一个指挥部,同时也方便跟我们的外部救援人员指挥部接洽,我再说一遍,救援只是幌子,这是欧洲和美国的明星以及慈善机构本着人道主义过来当人质的,你应该明白这个意义!”

佐佐木稍一考虑还是当机立断:“好!我们共用机场!”也伸手。

齐天林握手却拒绝:“不行!你们在附近的第一师立川机场起降,互不打扰,你要知道这个时候来的外国人越多,日本才越安全!这里只是划一块地区给你们保证相互沟通和救助的方便,我还是有美方的承包合同在,这个基地管辖权属于美日安保条约范围,就算两国开战,现在冲绳也还在美军手里,我不敢失职放弃。”那个第一师的机场主要是应对陆上自卫队的直升机起降,C130运输机也行,但C17这种大型运输机就够呛了。

佐佐木一退再退下定了决心:“行!那我马上调集所能联系上的医疗人员进入这个地区,这里跟立川机场之间再扩展一条马路出来,马上建立指挥部!”

齐天林提醒:“联络所有的西线防空队伍和雷达站,还有航空自卫队!”

佐佐木苦涩:“我马上安排联络,可航空自卫队……能调动的战斗机,全都去了东北方,现在已经顾不上冲绳这边的美军空中力量,希望能尽可能阻止美方行为……”

齐天林差点拍手称快:“驻美大使馆呢,就没奔走争取一下?”

小上校呆了:“我……以

前就负责装甲车辆战术培训……”

齐天林做无语状!

好吧,在美军强大战略空中力量靠近的重压之下,刚才还打得热火朝天的两帮人现在扭转观念,必须合作了。

佐佐木考虑到可能这些来自装甲学院的直属学员部队还是伤亡不小,有敌对情绪,就调走了他们,把自己带过来的第一师团立川和琦玉分部的剩余部队调动过来,接着才是大量的民用车辆货车跟医疗救护车开始停到美式橄榄球场上,全都是东京都周边地区的牌照,带着大量医疗人员和物资设备来救援了……

莫名其妙的打了一番,留下八辆坦克残骸跟上百名伤亡士兵以后,终于勉勉强强达成协议,开始正式进入合作阶段。

也算是东京地区在核爆以后,最先建立的强有力标杆。

只要在人心惶惶,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给日本民众设立这样一个中心点,这个民族的集体服从性立刻就体现出来!

放下物资和人员的车辆立刻就开始在指挥下靠近灾区,建立一个个靠近最前沿的救助所,测量每一公里甚至每一米的不同核辐射跟毒素浓度,建立水分解清洗小组,清洗从房屋到街道乃至每个人每一具尸体的清洗站。

运送尸体的车辆更是集结起来编号、拍照、统计,最后统一焚毁。

就在几个小时后,这一切就开始有机运作起来,也许就是一个村长、町长就能自发的组织起各种行动来,关键是要给他们一根主心骨……

立川陆上自卫队航空团比横田基地还靠近事发地点几公里,所以停放在那边的直升机受损同样严重,还得周边的直升机来,齐天林要了俩技师,他这边都是战斗人员,希望能恢复一架机库里来不及修复开走的阿帕奇,自己用,那多方便?

日本电力系统也带来人手修复这个地区的供电线路,但所有人还是都戴着防毒面具,虽然外面经过化验测试,已经只有极其微量的毒素,可还是建议保险起见,所以到处都看见面具飘来飘去。

划定双方互不侵犯分界线以后,留下联络人手跟加强防范,齐天林回到地下室,联络安妮按照佐佐木提供的日本航空自卫队西部指挥所呼叫,开通人道主义救援通道,再一次叮嘱:“你千万别在第一架……等他们把路铺好安全了再……你还是干脆别过来,还有微量毒素……”

这种时候还是有私心,舍不得爱人冒险。

安妮不领情:“我们已经沿途宣传公开推广,几乎每个国家都派遣一架民航机参与我们的人道主义救援团队……华国申请了四

架,现在有十七架了,你上网看看影响力就知道了!”很趾高气扬又乐在其中的样子。

是啊,率领欧洲亚洲十余个国家的十多架运输机客机,搭载救援人员跟物资还有媒体宣传人员,慈善机构工作人员,不畏战争威胁,不惧化学武器污染跟核辐射,毅然决然的前往的国际主义天使,安妮是有多满足于这种行为!

这么多飞机还只是第一批,而整个计划都被她命名为天使行动,自恋心态可见一斑!

但是她从美国,到欧洲,再从欧洲飞越整个亚欧大陆,再来到日本的向东旅程,太长了。

远不及从美国本土辗转阿拉斯加起飞的B1轰炸机联队以及携带加油机的护航战斗机群来得快,这边向西一共只有八千多公里。

而安妮的行程居然有超过两万公里!

所以当安妮的庞大机群还在华国特别开辟的几个机场同时降落加油检修的时候,六架B1轰炸机跟三十架F22护航战机已经从东北面靠近日本本土……

上百架日本航空自卫队战机紧急从日本各地集中,第一时间靠近这个方位。

有时候国家国土面积小,也有好处,起码防守的时候,没那么困难?

其实美军假如从关岛调集战机过来,只有三千多公里,更近更方便,可就要飞过日美混合驻扎非常多的九州岛跟东京一带,被拦截的可能性更大。

可是就三十架F22战机就敢靠近日本?

就算在核爆中有损毁,西南方面被牵制,日本本土的三百五十余架战机,还是能凑出上百架甚至更多的来抵抗吧?

难道这些美国空军真的战斗力强大到能够以一敌十的地步?

继非洲上空数十架华美顶级战机的交战以后,现代航空史上又一次数量巨大的空战再一次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