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三百四二章 彻底

第一千三百四二章 彻底

其实徐清华应该是担负了很重要的任务,因为他要指点的东西,显然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甚至是他所处的那个团体集体通过了的。

“你现在应该返回美国去……美国才是最主要的战场,就好像你刚才说的,现在还没有到论功行赏,弹冠相庆的时候,一切都还有可能发生转机跟变化,日本的事情全面交给我们来做。”

一点都不客气,似乎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在拣落地桃子,享受现成果实。

齐天林也一点都不吝啬,好像自己放弃的不过是根狗骨头:“嗯,我这里还有一枚核弹,也留给你们,当成日方的证据吧,这本来就是我留着打算曝光的,那我很快就走,找个借口跟机会就返回美国。”

徐清华的眼中毫不掩饰激赏之情:“大将之风,现在回想以前还怀疑你的动机或者对祖国的感情,有点惭愧,但也是个激励,会激励我们也努力,从各个方面努力……”不愧是领导话头很顺畅的转过去:“美国也是同样的道理,如果说在这个时候,出现一个力挽狂澜的人物,重整各州跟联邦的关系,理清整个美国发展的脉络跟思路,又能得到各方认可的这样一个人,没准儿还能帮美国重整旗鼓,别忘了,美国现在依旧是全世界最强大的国家机器和军队,如果不是你的协助,我们跟美国局部一战,不但无法获取优势,就算有优势也只是临时的昙花一现,我们现在主动放美国战俘回去,就是要彻底击垮美国人战无不胜的自豪感跟对联邦政府的向心力……这才是你的主要发展方向。”

齐天林相比之下,真的思路简单得多:“行!我到美国看着,有类似华盛顿或者林肯那样的人物,就暗杀了?”

徐清华哈哈大笑起来,但笑声比较轻:“你一直不愿意在美国实行恐怖袭击,你难道忘记了?这样的行为只会增强美国人的凝聚力,你现在需要的是破坏这种凝聚力……”

徐清华还是把华国在当前局势下的态度也做了阐述:“我们肯定会避免其他国家对又一个新的世界霸主诞生有怀疑,会花大力气展现亲和平等的姿态,必要的时候,甚至会放弃一些利益,这样更有利于团结更多力量,防止美国一家独大的事情发生,当然这一切,也取决于美国最终稳定下来时候的具体形态,别忘了这个国家的科技力和生产力依旧是全球第一!”抓过桌面上的便签和铅笔,开始用英文书写:“记住这些名字,这五位州议员是亲华的,他们实际上是接受过一定政治立场影响的,这十二个人是接受华国利益资助的,也能适当的协助游说,他们都不知

道你,你也不用跟美国的任何华国情报组织联系,告诉你,只是为了让你有效利用这些东西,我们会调动国家力量全力协助你……”

等齐天林旋即点头表示记住这些名字以后,徐清华不惊讶他的迅速记忆能力,自己用打火机点燃纸条,齐天林更心细,把徐清华留下的烟头一并撕掉烧去。

徐清华赞赏的点头起身:“你不是特工或者情报人员,也许一辈子也再回不到祖国母亲的怀抱了,但请你记住,祖国一定有你的一座丰碑,永远铭记你为祖国做的一切!我甚至都没有权利指挥你,只衷心的祝愿你,一路顺风!”又要敬礼,齐天林却笑着拉住了他的手,亲热的握手。

徐清华惊讶的摊开手掌,更惊讶的看着手心那枚温润至极的镶金御玺:“真的?”

齐天林满意的点头:“祖国失去的一切,我们会一点一滴的拿回来!”

激动的徐清华重新把手掌跟齐天林握在一起,重重的摇几下:“一片冰心在玉壶!再见了!”转身抓起放在旁边的防毒面具带上脸庞,因为他怕自己要是不赶紧遮住脸,眼泪真的要溜出来。

齐天林一个人坐在机舱里好一阵,看着外面的运输机不停起降,人员机械都越来越多,却越发的井井有条,自己的心里似乎也梳理出来,正要起身,安妮就戴着口罩就走进来,一边摘一边接过助理递上的药品服用下去,回头低语两句给另一个助理的文件上签署完毕,叮嘱给自己两口子安排晚餐送过来,才略显疲惫的过来齐天林身边坐下:“谈完了?”却不问谈了什么,轻轻把头靠在齐天林肩头。

齐天林卷起袖子,起身把安妮提溜起来平放在长沙发上做按摩松骨,习惯被人服侍的安妮居然有点不适应!

齐天林手法还不错,顺着颈项和脊椎的动作还很正规,绝不乘机揩油,就是公主老是咯咯咯的笑,浑身似乎都突然怕痒起来,等敲门把晚餐送进来的北欧女保镖看见,也吃吃笑着出去,安妮特别叮嘱把门锁好,才认真的给齐天林解释:“不能损害你的形象,据说在东方还是很在意男子汉不能围着老婆的,虽然我们苏威典绝不赞成那种思想!”意思就是说齐天林现在的形象是国际的了,要东西方都得兼顾了。

齐天林嘿嘿笑:“我心疼你嘛,在意这个有什么……我打算很快返回美国了,你跟我一起走?”

安妮真有北欧女性的女权主义:“我留在这里,这件事有很多文章可做,我打算乘机搞个国际慈善联盟或者人道主义官方机构,带有强制性效力的那种,让很多国家都来参与,签署一个承诺反核反

化学武器条约,意义很大,特别是在美国似乎不能全面掌握全球的时候……”看来她有朝着竞选地球球长的思路去发展。

齐天林的高瞻远瞩真心比不过她:“那我再调一些人手过来保证你的安全……”

安妮趴着把下巴放在叠起的双手掌背上轻笑:“不用,华国……肯定会保护我,对吗?”

齐天林手上稍微停了一下,老老实实:“嗯,刚才来的是……”

安妮反手轻拍他的手:“不用说,我明白,毕竟从现在看来,所有波澜壮阔的背后,最大的受益者是华国,我就明白你的心,当然我们家的收获从账面上来看是最大的,哦?对!我的国宝们呢?《向日葵》呢?《红磨坊》!天啊……不会也被一起污染辐射或者炸掉了吧?”

齐天林也才想起这个事情,恍然大悟:“哦,对……吃饭,吃过饭我带你去看,很安全,就在不远处大门外。”

怎么可能?

纵然以安妮这样视钱财为粪土的高级趣味,都难以控制自己的激动情绪:“马上去看!马上,天啊,你知道我小时候临摹的第一幅油画就是《加歇尔医生》,我要挂在我的卧室里!”

齐天林笑着吃醋:“挂别的男人肖像?”匆忙的刨几口牛肉跟海鲜饭,他是真不懂艺术,饿了,但手上也去抓步枪和帽子墨镜。

安妮干脆跳起来帮他端盘子,喂他,就跟填鸭似的塞:“走了,走了……我一定好好练习技法给你画一幅肖像挂旁边。”好难得听见她撒娇的口吻。

齐天林翻白眼,虽然不懂画,但还是知道这些名画都挺丑的,再好看的都会画丑!

两口子戴上口罩匆匆忙忙的下了飞机,其实这里是外松内紧,苏威典王室保安系统已经把绿洲号周边隔离起来,安妮也只会住在飞机上,两口子弓着腰给安保做个手势,就偷偷从机腹下往另一边跑了,那边的北欧警卫还帮忙掩护的在围墙下当人肉梯子:“您回来时候呼叫我们过来接……”跟着齐天林一起走,他们足够放心,百分之百情愿送公主去胡闹放风。

安妮骑在墙头调皮的做个再见就跳下去掉齐天林怀里了,齐天林索性拿围巾把她的金发包扎起来,就背在背上钻街窜巷的跑了,其实真有点远,主要是机场太大了,不过也好,没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找到那个其实藏在美军基地大门外的货柜车场,找到那辆货柜车,安妮简直迫不及待,抱着齐天林的脖子不愿马上登车:“让我先看看嘛!”

可齐天林只是把后门打开给她看了一眼缝隙,这姑娘顿时就呈晕厥状:“算了!

我放弃……如果真的打开,掉下哪怕一件东西,我估计都会沉迷进去在这里要挨个都看一遍,那都好几个月的事情,走走走!”

齐天林笑着把她塞进车头里,自己还得去把后面的货柜车连接做好,之前思考的撤离方案是有不同的,其实都改了好几次了,等他重新爬进货柜车里,安妮已经摇晃着电话安排好:“从西大门进去,我的人手会在那边等着,就是想到你说的集装箱,我也考虑过了,留下了苏威典航空的一架运输机,整个货柜拉走!”

齐天林不在意拉去哪里:“属于华国的文物,我会挑出来还给华国。”

安妮简直更不在意:“送回迷雾岛上,随便你分配……我已经让蒂雅安排最强悍的宗教武装人员回岛上防守,带防空导弹那种,现在我心里简直有个魔鬼,在催促我放弃眼前的世界大事,回到小岛上倒腾这些绝世珍品……”这时候的安妮,终于有了点玛若的小姑娘样子,但估计这些东西的真实价值报给玛若,那可怜的姑娘一定会得心脏病,虽然她已经见识过大场面,但毕竟她才是个学艺术的啊。

就连欧洲公主都会贪心不足蛇吞象,俩小时后看着苏威典航空的运输机没有丝毫破绽的升空远去,安妮试着提醒:“你不是说有一仓库的么?”

好吧,那就彻底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