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三百四三章 也可以

第一千三百四三章 也可以

空无一人的东京港人工岛保税区,数十上百个仓库,上万个集装箱的堆放,因为地广人稀,属于防灾救援的靠后部分,现在也没人,其实因为这边靠近海,核粉尘和毒气散得更快,齐天林跳下车头都用检测仪查验过了,没反应呢。

但还是穿着防护服和口罩的安妮把齐天林挽紧了,半夜周围太过安静没有任何动物生物的感觉还是有些瘆人,就算齐天林用人力强行推开那个失效的电动门,她也紧紧的挂在身后,难得有小鸟依人的模样,不过她也太高挑了点,倚着也是长手长脚妞,跟个八爪鱼似的:“为什么我们不调一艘船过来运走呢?”从门缝隙里已经能看见里面的规模。

齐天林顺手敲她脑门子:“日本毕竟是个主权国家,现在又不是战争占领,不过是借着核灾难……偷东西,咦,你就没点道德洁癖?”

北欧海盗后裔理所当然:“这是你的战利品,我们凭什么不拿?”

齐天林提供新的旅游项目:“那我们干脆趁着人家都在救灾,开车去各大艺术馆展览馆把搜罗东西?”

安妮却一口拒绝:“那就是盗窃了,而且是趁人之危的盗窃,很不好,这里不一样,这是在灾难之前,你就已经获得了掌控权的地方,那就是我们的了,这有本质区别,好了好了,能进去就行了,这缝隙够了……”推着齐天林就往里钻,迎头看见爆头尸体也不觉得有什么不适,居然还说:“比那种中毒死了的看着还亲切点。”

齐天林正白眼海盗们强词夺理的自我安慰法,听了这句笑:“你也有朝着蒂雅的战地亲切感发展趋势。”

两人都戴着头灯,跳过尸体穿梭在各种围栏之间,一看见那些密密麻麻的堆砌珍宝包装,安妮的毛骨悚然立刻消失,接二连三指挥齐天林:“你去弄开门,把车开进来,我来挑东西,先把那个小的手动叉车给我拉过来,那边墙角还有个液压推高车也准备好……”试问天底下还有谁比她更擅长使唤人呢?齐天林这傻不愣登的就喜欢这个,立刻开始忙活起来。

安妮戴着手套沉浸到自己的世界里,齐天林还检查一番那电动叉车居然只是电瓶坏了,喜滋滋的去开来的货车上找了个电瓶换上,充当搬运工。

只是看得无比惊讶和觉得差点错过某件珍宝的安妮,每次爱人靠近她,都忍不住要伸手打两巴掌表现自己的欢喜。

用安妮自己的说法来比喻就是做一份名录,随便送到哪一家国际博物馆艺术馆都会立刻奉为上宾,日本人在几十年经济泡沫中,和百年前对华国东南

亚的掠夺中的确存下了不少宝贝,甚至有很多是一直秘而不宣,应该之前是藏在什么独立空间的,看来为了应对这次政变才拉出来,没想到因为西尾的关系便宜了齐天林。

头灯电池都换了好几次,安妮拉着齐天林如数家珍一般叙述那些欧美经典的艺术品,齐天林偶尔也能给安妮解释那些华国文物代表什么,不过他就不单纯是赞叹,牙痒痒,因为无数件珍宝都似乎能看见那些华国人被杀戮抢劫的痕迹!

那简直就是一幅华国被欺辱的血泪史!

当然齐天林也顺便把自己在日本经历的这一段过程给安妮讲述了一番,最喜欢好为人师的姑娘却只是听着点点头,她不太能理解华国人对日本的仇恨,一贯抱着国与国之间就是这样残酷的心态,听过就算,最后只点评:“如果没这些东西,我还是觉得核爆稍微过了点,无辜者太多……当然,现在效果不错,切实的达到了你的目的,那就行了,到你这个地步,理所应当是这样的手笔。”她还真是个矛盾的姑娘。

整整一夜,两口子蚂蚁搬家似的也才弄了俩集装箱,剩下大概还有三分之一,可安妮已经累得不行了,她可没那么非人的精力跟体力,勉强坚持着跟齐天林各开一辆货柜车在清晨接近基地,为了掩人耳目,两人空着手回去,不过翻墙的时候都是齐天林背着她操作,消毒清洗完毕好不容易完全瘫软,被齐天林抱进绿洲号豪华主卧室**的安妮精神依旧兴奋:“太棒了!我期待我的有生之年再有这样的经历!”

不就是探宝么,齐天林已经没那么兴奋了,家里的奇珍异宝够多了,纳粹藏宝洞都还有大半的物件没转移出来呢:“只要你喜欢,就当是个乐子,不差这点钱吧?”

安妮摇头的力气都没有:“你知道我什么意思,只有你能给予我这种侵略掠夺的快感,我期待在美国也能再来一次!”美国?那的确才是全球艺术品最多的地方,谁叫这上百年的全球第一让他们掠夺了太多财物呢。

溜进洁白被单里的齐天林稍显思索:“还没完全的想过,美国的结果是什么样子,所以我要赶回美国去操作,这里就留给你了。”

姑娘已经精疲力竭,手搭在他胸前抱住只喃喃的说了句:“记得……大都会博物馆……如果弄不下来,我就自己搞一个……”然后就睡着了。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那几乎是全球跟卢浮宫齐名的首屈一指顶级珍宝馆藏,齐天林得有多八国联军的气概才能攻打过去?

齐天林哂笑而过,估计姑娘也迷糊了。

把怀里的姑娘

抱紧点,拨开有点挠痒痒的金发,齐天林却没多少睡意,挑起点床头舷窗的窗帘,看了看外面已经灯火通明,一直轮班倒得井然有序的忙碌机场。

局势已经能基本稳定下来,自己就该走了吧?作为真正的战乱发动器,怎么会在这种时候浪费时间呢,不过现在自己需要的是一个借口,怎么返回美国的借口,毕竟自己以前攀附的赫拉里跟黑格尔都已经下台了……

现在居然要习惯想着这些东西,才能慢慢入睡了,哪里还是以前那个随时都能打盹的小佣兵?

不过对他来说,真的还是只能打盹,迷迷糊糊没有入睡多久,天亮不久手边的呼叫器就震动起来,拿起通讯器,行动部的主管之一通报讯息:“日本方面要见您,要不要安排?”言下之意就是老板不见的话,他们也能推脱。

齐天林只简短轻声:“可以!”就把安妮放进被窝里,自己蹑手蹑脚的起来,抓起干净的西裤跟衬衫穿上,安妮带过来的,她认为现在已经过了作战的阶段,未婚夫就应该以政治身份面对各方,不要再随时都是长短枪一堆挂在身上的模样,齐天林一贯从善如流。

是日本驻联合国大使,没能搭上安妮的飞机,更因为所有太平洋上空抵达日本的民航客机都不敢进入美国宣布的报复区域,所以辗转从华国才能刚刚落地,算是仅剩地位最高的日本政客,毕竟七十多岁的他还曾经担任过日本首相,虽然都是好几届以前的事情了,但有威望召集所有能联系上的权势人物了解情况,最终决定立刻来拜访保罗将军,最近长期在纽约的他,是比日本国内的人对这个名字要熟悉得多。

态度很恭敬,当然齐天林的穿着打扮也出乎田宫喜一郎的意料,对得起他穿着燕尾服来的档次,不是以前听说他从来都是枪不离身的军阀风格么?

还很有礼貌呢:“我首先代表我的公司跟多个慈善机构对日本发生的不幸事件表示慰问,我们也愿意在尽可能的范围内对日本做出各种援助和协调。”

完全不是传说中那样动不动就开枪射杀的莽夫嘛,田宫简直有点喜出望外:“我们也非常感谢,代表日本民众感谢,感谢保罗先生为保护东京,做出的努力……”

齐天林还是长话短说:“救援每分钟都是珍贵的,您来有什么事情,还有现在日本方面……恢复中央政府的全面掌控力没?”

田宫喜一郎居然提出个让齐天林都觉得惊讶的建议:“保罗将军能不能参与到我们的临时国民管理大会中来?这是我们现在正在筹划,准备于今天晚间宣布成立的临时政府机构,在进行全

国民主选举之前暂时行使政府职能。”

齐天林的表情真不是装的:“我是南非人!我只是个美国外籍将军,我也从来都不参与政府机构运作的。”

也许人家就是看好他这一点良好口碑,田宫很诚挚:“对!这些我们都了解,现在日本国内的重建需要影响力,资金……和国际援助都是非常必要的,您在这方面具有相当高的国际知名度,我们邀请您参与挂名,不需要做什么实际工作,能够以您的名义号召各种经济援助就行,您看看外面这热火朝天的国际救援,都来自您的召唤,再次表示衷心的感谢!”

齐天林想推举贤能:“我真的不太可能,我马上就要离开日本了,我的工作还是跟战区平乱之类有关,这样……我可以介绍苏威典的安妮公主跟你们谈,她可能乐于担任这样的职务?”

田宫却摇头:“她是苏威典的公主,却恰好不可能在我们这样的临时政府里面担任任何职务,但肯定也希望她的实际工作,能不能就挂您的名儿,请她来操作?”

这样也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