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三百四五章 用法语回光返照

第一千三百四五章用法语 回光返照

远在天边的柳子越,却已经注意到丈夫的讯息。

美国是在大量宣传对日本关东地区以北报复行为的,但民众的的反应显然不是很强烈,所以白宫新闻处就不停的要求各大传媒,加强宣传,从日本核爆阵亡的美军士兵、核爆危险、日本对于美国的亚太战略重要性等各个角度宣传,但除了阵亡家属,全国上下还是回应寥寥。

因为很明显,白宫目前这个重整联邦政府威信和军队声望的大方向,根本就是和目前的现实情况背道而驰的!

甚至和整个国际形势都完全格格不入。

华国其实已经在论功行赏……

在非洲大撒资金感谢苏丹和坦桑亚尼,主动参与英兰格在肯亚尼的基础建设,甚至或明或暗的就开始希望进入索马里或者利亚比等地区的投资项目。

至于在伊琅、巴基坦斯甚至阿汗富空中走廊一线的回报就更加直接,直接跟伊琅签署了石油换物资的开放协议,美国维持了十数年的伊琅经济封锁土崩瓦解,华国已经不用在乎美国倡导的每一个经济封锁了,因为美国已经没有了经济霸主的地位。

这才是最致命!

欧洲国家的表现非常暧昧,半推半就的观望态度都集中在了日本,当崛起行动爆发以前,他们都在隐晦的讨论是不是应该要求美国撤出他们国土上的美军基地,反正现在看起来美国也无法负担这么多的海外基地费用。

所以美国强硬的在日本报复一下,也有杀鸡儆猴的用途。

但恰恰这个时候齐天林在日本的行动,或多或少就有点跟美国政府决定对着干的意思,这也是为什么安妮一呼即应的立刻带动了那么多欧洲群体参与进去的原因,欧洲国家也都想看看,美国究竟对日本这个小造反派干了什么。

究竟应该怎么定义齐天林在日本的行为,就成了一个很微妙的事情,柳子越略微有点着急。

有几家电视台已经在访谈节目中似有所指的谈到了这个事情,五角大楼有专家很不满的提到某个著名的武装承包商公司,不但没有协同美军在日本更好的教训奴才,反而抗命!

柳子越没有安妮那么强的政治嗅觉,但她有新闻敏锐感,不光有安妮带去日本的星云传媒采编团队传递回各种资讯,她自己也习惯性的花费大量时间坐在自己办公室的大片屏幕墙前面观看其他媒体的新闻资讯。

不得不说这算是一项独门功夫,能在数十个不同电视频道的海量资讯中,快速浏览切换,几乎已经形成职业习惯的她却能快速从中找到自己需要的东西,就好像当年她看见

齐天林在孟买执行任务中弹的新闻一般,一个美国军方新闻单位在冲绳采访海军陆战队员的讯息受到了她的注意,不为别的,因为对方从另一个角度提到了自己的丈夫……

“保罗是第一个冒险进入核爆前沿,寻找战友的勇士,当时的核辐射强度和化学毒素污染都是最浓的时候,他却毫不犹豫的决定前往寻找丢失的部下,我以这样的长官为荣,我有幸跟他一同前往了东京核爆前沿,只是最后最危险的部分,只有他一个人进入了,非常景仰!”

应该就是隶属于海军陆战队的防化兵在镜头前一边接受体检,一边赞不绝口的讲述保罗的行为。

甚至连中高级官员都不讳言:“他的执勤区域原本是远离爆炸区域的,但还是第一时间先返回基地,并最终要求留下来保证人道主义救援实施,虽然他有抗命的嫌疑,但作为承包商,他的确也不用承担军方条令的限制……”

这样的说法,似乎能从另外一个角度诠释英雄气概?

柳子越快速的拿铅笔在手里的便签上用汉语写几个单词,眼角却瞟见杰奎琳专注的也站在办公桌边仰头看着被她调到最大屏幕的画面,她的手上还扶着这几天就突然衰老许多的赫拉里。

因为齐天林不在,安妮她们才临时在七楼这个自家的大厅里组建了共用的办公室,不太像个严格意义上的老板办公室,更像个开敞的书房,搬到这边来的杰奎琳和前总统夫妇,有时候也会晃悠着经过。

很多时候都是杰奎琳在扶着赫拉里散步,因为前总统的脑部血管已经很脆弱了,需要保持适当的步行锻炼,不然很容易导致脑溢血中风之类的结果。

背都有些佝偻了,但却不妨碍赫拉里的思维,突然出声:“不能谈他的人道主义……必须强调是为了保卫美军基地的完整性,当美军撤离以后,他依旧坚持固守阵地,保证美国财产的安全!”

柳子越的脑海里就觉得一亮!

赫拉里轻轻拉下了杰奎琳的手:“你留下来帮安吉拉看看,我自己走……”安吉拉是柳子越的英文名,这会儿当然懂得招手让门边的女亲卫来接替杰奎琳的搀扶。

杰奎琳也是政治家族培养的接班人,熟稔这一套做法:“我不知道保罗出于什么原因才抗命没有离开东京,但显然这样对他是能获取最大利益的,也符合你们家这种一贯的态度,可军方跟白宫肯定不满,姑母的建议很对,你应该把着眼点落在宣传他是为了保护基地。”

柳子越使劲点头,在自己的演播台上操控几下调出一条素材:“你看看这个……”

杰奎琳比她熟悉枪械,让柳子越慢慢调动播放视频讯息,有特写:“是日本的10式主战坦克,数量很少,只配备给富士地区的装甲学院,看来保罗他们真的有跟日方军人发生过战斗,可以赶紧抓住这个细节做一档节目……”

柳子越看着已经换了便装的杰奎琳:“你……能来做这个节目么?我对军事没这么熟悉。”

杰奎琳摇头:“我是现役军人,不能随便同意上镜,但是我可以给你介绍几名专家,他们可以来做这个节目。”停顿一下:“我现在也可以帮你策划一下主题和需要拍摄的内容。”别忘了,杰奎琳可是陆军西点军校的尖子生。

那就赶紧,柳子越联络上自己在日本的员工,让杰奎琳安排他们拍摄相关的场地,痕迹和人物采访,忙碌好一阵,亲卫把晚餐端过来,两人才醒觉,柳子越客气:“谢谢你,这么帮保罗解决这个大问题。”

杰奎琳却要表明身份:“我可是他的秘书,姑母和黑格尔先生都离开了,如果我再不帮他挽回点什么,我就要跟着他失业了。”说这话的时候,最近一直比较黯淡的眼眸终于明亮了一下。

柳子越现在大气:“没事儿,你就算退役了,跟着他来家里都没关系!”

杰奎琳多此一举的解释:“我跟他没有什么的……”

柳子越正在琢磨自己该拿捏什么姿态,就听见玛若很不满的走进来:“美国经济已经在崩溃边缘了么?街上现在已经看不到什么商品了!我还是回欧洲去好了,忙了一整天想调剂一下心情都不行!你们还没吃饭?算了,跟我一起到外面吃吧!”

安妮不在,这边仨的确是经常一起进出,柳子越也不想在杰奎琳正一起帮忙时候讨论敏感话题,点头同意了,杰奎琳现在没什么不可以的,对这些事情都不在乎,只不过多拿了一本采访稿脚本,打算再提炼一下。

不过,杰奎琳还在一边翻看稿件,一边打电话给自己挑选的军事专家讲述细节要点时候,柳子越跟玛若都发现,她们经常来的这些高级餐厅有变化了。

首先是价格高了许多,美元贬值,这个也很正常,但接着大厨就非常抱歉的出来给玛若道歉,她要的安第斯山脉小牛肉没有货,柳子越点的法西兰蜗牛也很抱歉,只有杰奎琳漫不经心选的本国产小羊羔没问题,俩姑娘都只好勉强接受这种东西,但却好奇的要餐厅经理过来聊聊。

经理对贵客非常客气,有问必答:“整个进口都在萎缩,这是难以想象的,不光是体现在工商业,连我们餐饮业都体现得很明显,我们那些进口食材代理商,接

二连三的倒闭关门,现在我们只能尽可能用国产食材替代,当然这个有适应过程。”

放下电话的杰奎琳摆摆手支走了经理:“别随便问这种路边消息,容易误导你们的判断,不过的确情况是很危机,因为美元急剧贬值,现在进口基本枯萎了,因为国外都不接受美元结算的风险,只有国内的农业和基本制造业迎来了一个小反弹高峰,不过有专家预测,这轮反弹不过是虚假现象……”

大规模美元贬值的第一轮推手玛若呆呆的看着手边的小羊排,没想到自己的巨额收益立刻就体现到自己生活中来,让自己钟爱的肥美小牛肉只能变成羊排,用法语嘟嘟囔囔的决定尽快抽身返回欧洲去,毕竟那边现在得到了不少美元补益,经济乐观。

而柳子越却小声用华语说了一句:“回光返照!”

这个玛若能听懂,但不明白什么意思,杰奎琳就是完全没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