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三百四六章 值得

第一千三百四六章 值得

为什么不能让科巴斯保罗参与到日本全新的政府构建当中来呢?

这是日本人,起码是田宫喜一郎这一拨人讨论商议可以接受的结果,唯一不爽的就是齐天林是个华裔,支那人是他们最瞧不起的族裔,但目前有点无奈。

美国依旧是实际占领,无论冲绳还是九州岛,依旧有比较完整大型的美军基地和完整架构的有生力量,关岛、夏威夷、阿拉斯加和韩国的美军依然可以很快利用这些美军基地驰援并完成军事压力,返回东京或者北海道,不过是个军事战术层面的问题,无论从美日安保协议还是实际操作能力上,都显得理所当然。

日本人付出了北海道的重装陆军覆没、两处核爆洗礼、天皇一族跟内阁政府还有几乎全部军方高层,外加特种部队的精锐全部生命,难道就换来依旧无法改变的被占领事实?

被打缩回了头的日本人,很是不甘心!

军方所有人把一切都归咎于美国人的占领,他们看清了过去几十年所谓依靠美军,学习美军,借鉴美军都不过是泡影!只有真真切切的发展自己的一切经济、政治、军事力量,才是王道,一切惨痛的根源都是因为美国人压在自己身上造成的。

如果日本依旧想做个顺民,当美国在东亚的爪牙,做美国本土经济的输血机,当美国人寻花问柳消遣的**玩物,那是能太太平平过下去的,但日本人会这样么?

付出这么多的代价,他们追求的其实才不过是最基本的独立,这个还妄图冲出国土的国民性格还会忍耐么?

他们坚决不会再接受美国人的压迫了。

多么疼的领悟啊……

那么目前美国国力大衰的情况,是否能够利用国际影响力来协助驱除美国在日本的影响力,这是田宫一部的看法,而且相比跃跃欲试,居心叵测的华国,欧洲显然更靠谱一点,起码不会有哪个欧洲国家能试图来占领日本,华国就说不一定了。

所以联欧驱美拒华,这就是田宫喜一郎的宗旨。

齐天林就是联系欧洲之间那条有益的纽带,他跟华国不对盘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却和欧洲非洲都具有良好深远的关系,而且最重要的还是这位美国外籍将军是以个人和商业形式出现在纷乱中,这让日本人从心理上比较容易接受,这不是某个国家对日本的觊觎。

其实在日本人的历史上,让外国人参与并在日本政治格局中担任重要环节,已经是个传统了。

就好像日本人除了皇族之类,并不反感跟外族杂交,他们认为可以优化自己的基因血统,他们对外部有

实力有优势的国家个人都抱着很虔诚的学习态度,这是他们不可辩驳的优点,只是华国人学了就默默的山寨甚至超越,日本人却学了就变耀武扬威不可一世。

近代史上最著名的日本外籍太上皇莫过于美国的麦克阿瑟将军,当日本人默念疯狂的亡国信念被美军占领时候,正是这个五星上将,美国驻日盟军最高长官赦免了天皇,援助平民,释放战犯,以极高的政治智慧给美国化解了一个仇敌变成一条走狗。

就算日本人到现在幡然醒悟,正是这个他们相当尊敬的上将给他们套上了狗链子,但也不得不承认正是他这个关键人物的存在,才让日本能在战后迅速崛起。

而最重要的一点,麦克阿瑟跟白宫的关系其实也不怎么样,虽然他忠诚于美国,但过于狂妄自大的性格让他对总统也不买账,最后黯然下课回国,那时可是万人空巷的都去送别,对于实际击败自己,还扔下原子弹的占领者,日本人膜拜强者、感激施舍的传统依旧。

科巴斯保罗似乎也跟美国不太咋样,他赖以上台的赫拉里政府已经洗牌换人了,这样的强人,当然是日本方面觉得可以联合,也能防备住的势力。

一个国家嘛,总归对一个个人或者商业团体,有优势感的。

所以探听到这些情报的华国军情系统能归纳总结放在国家领导人的会议桌上,再反馈到一条独立的渠道,虽然有些华国军情分析家认为要防备这个捉摸不透的齐天林,但徐清华他们笑笑却毫不犹豫的都选择同意。

同意齐天林参与到这个临时的政府组织机构中去,当然这个同意是高铭告诉齐天林的话语,不是代表华国同意。

到了晚餐时间,日本方面就迫不及待的在橄榄球场那边的日本救灾指挥部现场,宣布了“全日本临时复兴国民大会”成立,在救灾和平息混乱的状态中作为国家临时政府机构,行使国家主权,保证国家的安定和复苏,一旦形成稳定状态,立刻进行全国大选,恢复真正的民主体系。

无论在没有了天皇的新日本国度,需要用什么样的体制来延续未来的岁月,群龙无首的局面都必须要立刻结束!

然后就在全世界媒体面前,宣读了这个国民大会机构的二十七名成员名单,基本就是由十五名各地大县领导者和原中央政府机构元老组成,唯一特别和放在最后宣读的名字就是:“美国外籍准将科巴斯保罗……”没有具体职务,仅仅就是这个二十七人委员会中一员,相比宫田喜一郎担任了临时国民大会主席,其他人分列各种类似内阁职务,各地知事更是独掌大权不同,

就是挂个名而已。

特别安排的记者提问:“能否解释一下这个美国外籍准将参与国民大会的缘由。”

宫田喜一郎一如既往的日式恭敬礼貌:“发生灾难以后,是保罗先生首先运行救灾人道主义体系,他的国际承包商公司也能承担相当多专业事务,对于目前从经济、专业人员、设备、物资都很匮乏的日本来说,都是能起到决定性意义的,所以我们非常感谢保罗先生,以及他所代表的的各种慈善机构、国际组织,特别是以欧洲各国为代表的世界援助日本核灾难机构,感谢你们的付出跟帮助,日本人民将永远铭记这一切……”

姿态放得很低,可怜兮兮的模样,让闪光灯和摄像机都捕捉得很细腻,而且镜头转向台下安妮都双眼带红……

场面很煽情,很人道主义。

当然这公主妞也不是什么动感情,做戏而已,挺熟练的,回过头就上飞机VIP客房捣鼓自己的掠夺珍宝清单去了。

出乎意料的后续发展是:

华国跟美国第一时间就跳出来指责这个国民大会的合法性!

非常难得的居然都反对!

俄罗斯稍微晚点,磨磨蹭蹭大概半小时后才发表自己的外交辞令,内容差不多,他们质疑这个国民大会是否具有民主性……

都不约而同的指出,那个带有国际武装承包商背景的商人,怎么能参与一个异国的重建工作?

华国甚至还小心眼的在自己的国家电视台播放这个新闻以后,特别开了个专题,让军事专家和主持人一唱一和的解释什么叫国际武装承包商,虽然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得格外官方跟委婉,但专题节目就不忌惮了,直言不讳的说就是雇佣兵头子,那个军事专家甚至愤愤不平:“用雇佣军来帮助国家重建防务?这是日本意图不轨,要重新走军国主义道路的征兆!”

主持人也毒辣:“这位被日本人奉为上宾的雇佣军头子是华裔?”

军事专家更是真心实意的抨击:“这就是个劣迹斑斑的军事主义冒险分子,当年不明不白的脱离华国军队,混迹在欧非雇佣军,借着各种或明或暗的殖民主义势力,多次参与在非洲的各种颠覆政府战争行为……给华国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电视上甚至能看见齐天林的头像!

对华国民众全国传递这样的讯息,一时之间,新闻媒体和网络上的声音可想而知!

特别是华国现在隐隐已经成为跟美国比肩的强有力国际顶尖大国的状况下,民族主义跟国家民粹主义猛然一下冲到高峰!

华国政府有效的利用这种情绪,慢慢的释放华国最近在国际上实际获得的利益,开始对国内慢慢展现那些若隐若现的胜利,讲述迫不得已的反击……

国内民情民意充斥着自豪感!

而代价就是,齐天林这个声名狼藉的叛徒,甚至连他所有的家庭情况都被别有用心的人和组织放出来,他的母亲、妻子、岳父母甚至儿子,都被人肉搜索出来一清二楚。

那栋齐天林回国购买的别墅,当天就被当地政府宣布封存待查……

所有人才回忆起那个不起眼的地方石油部门高管被解职,仓皇出逃国外的消息,接着他的女儿居然就是曾经还算有名的电视主播,形象颇好,原来也是官二代,现在更是贪图享受,无耻的一起背叛,都逃到了国外,就算那个男人贪花好色,几女共事一夫,也……

肯定会关注华国国内新闻消息的柳子越站在媒体墙前面,看着那些把她批驳得体无完肤的官方语言,电脑上更是恶毒得无以复加的声音,浑身颤抖,泪水满面。

真不是装的。

就算杰奎琳轻声安慰她,她依旧呆呆的站在那里一言不发。

只有真正远离了祖国,就算知道也许这一切都是在演戏,但那种真的被抛弃,被割舍掉的感觉,还是心如刀绞!

难道这个祖国,这个母亲,生养自己一切的地方,就只能成为魂牵梦绕之地了么?

值得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