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三百五四章 期望

第一千三百五四章 期望

就算暮暮垂年,又是美国历史上少有的在任辞职总统,赫拉里依旧还是曾经担任过这个星球最强大国家元首的那个唯一女人,她的丈夫依旧是曾经给了美国最近数十年最高经济发展局面的那个前国家元首。

现在不过是局势逼人,有点落难而已,可根据安妮在日本给齐天林当面描述,依旧每天川流不息到大楼来跟他们会面交谈的政客、议员和政治势力相当可观。

包括特里在内,都认为这个已经辞职却呆在华盛顿的前总统夫妇,实际上还拥有相当的政治影响力。

也许美国平民或者民众会把目前的局面归罪于赫拉里,可对于美国政坛来说,她完了,并不等于她背后的政治势力失败,最多不过是暂时低潮而已。

而且就算身体已经迅速衰老恶化,赫拉里在这个时刻仍然表现出极为敏捷的思维能力:“确如保罗所言,一切皆有可为!”

她跟丈夫被跳起来的杰奎琳扶着坐下,满是皱纹的容颜真有点把齐天林吓一跳,但精神少见的亢奋,注视着对面的承包商头子:“你真的有信心?”

齐天林恳切:“有!就如同当年我投入您的麾下一样信心十足!”

还好玛若在前总统夫妇过来几步路上就跳下齐天林的大腿,这时候跟柳子越不约而同的对看一眼,笑着就先出去,杰奎琳也想跟着走,齐天林招呼她在自己身边坐下:“秘书难道不应该这个时候陪着老板?”

这边轻轻拉上门的玛若给柳子越做个鬼脸,两人走开好几步才轻声:“这是要保罗出卖色相的计谋么?”

柳子越想笑,用手背挡住嘴:“他现在有这个必要么?”

玛若想想才恍然大悟:“对哦,我们现在才是投资方,算是……嗯,感情投资,这个还可以勉强接受,虽然我明白这是个庞大的家族可能必须的阶段,我还是不希望他通过**来维系某些东西。”

柳子越忍不住就伸手弹了一下玛若的头:“你就是鬼精灵!也许把你的儿子拿来准备联姻才更靠谱……保罗的家庭状况已经人尽皆知了,唉,你还是先操心那个阿拉伯公主吧,哦,待会儿他谈完了,我要跟他聊聊,明天我就去纽约,祝你们二人世界幸福了。”

玛若装可怜:“真的是因为政治因素?不是为了在纽约过更美满的二人世界?这里还有个杰奎琳随时晃悠着呢。”

柳子越再补上一弹:“装!你就继续装嘛……”

齐天林几乎是在两三小时以后才来到妻子的房间:“要不是老太婆体力不支,估计还会啰嗦一阵。”

柳子

越正在帮他整理衣服,随便抓了两条领带在他脖子前比较挑选:“见到那边的人了?”

齐天林敞开这宽大的豪华大卧室门,反而更能看清外面宽阔的楼廊跟挑空中无声游动的黑妞或者女僧兵,所以不用担心窃听:“嗯,要给我们两口子立个碑,看不见的那种。”

柳子越再拿起衬衫来比划,声音很慢,眼角却慢慢有点红:“以后都回不去了?”

齐天林伸手拉掉衬衫,脚后跟关上房门,把妻子抱起来,柳子越抱住他的头,慢慢的嘟上嘴:“能明白你那种对祖国的感觉了,思恋却不敢亲近,只能远远的看着,有些难受……”

齐天林用牙咬开妻子胸前衬衫的扣子,在馨香之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有你,我就不难受了。”

柳子越感受着丈夫在胸前肆虐的嘴唇,知道他是想化解自己这样的情绪,可她又忍不住想探究这种心情:“我们……最终能得到心理上的满足么?我们付出这么多,真的就只能默默无闻的?我的意思不是想得到什么,而是我们……永远都不能再表达我们真实的感情了?”

齐天林已经灵巧的用舌尖跳开拨开遮挡的蕾丝边,拨弄丰盈的顶端,所以声音也有点含含糊糊:“别想这么多……人最大的优势就是能控制自己的感情,我知道我对你是真实的感情,那就够了。”

好吧,身上的异样感受,终于让柳主播把自己有些感伤的发散性思维回到身体上来,低头看丈夫的行动,慢慢在鼻息间有了加重的呻吟,却还是睁大眼睛看着一举一动,好像这样才叫真实。

那双在摄影棚,水银灯下格外灵动的眸子水盈盈的让齐天林像给点燃了火,抱在怀中就脱下一片片衣衫,等两人缠抱在一起弯腰轻轻倒在宽大松软的白色床褥上时候,几乎已经寸缕不留,不停游走在高耸之间的嘴唇稍微扩大点视野,就能感觉到妻子已经动情的皮肤开始有些发红。

感受一下温润的潮气泥泞,齐天林甚至都不愿啰嗦什么前戏,直接上马开始,果然柳子越一把就抱住他的脖子,死死抱住,口中只有一片低声催促的呻吟:“快点!使劲……真的,用力……使劲用力……”

然后显然全身心投入的后果就是**来得既快又猛,低声的嘶吼还伴随了哭泣,双腿却紧紧的锁住齐天林的腰,不让他抽身而去,还在断断续续的低吟:“抱紧我……真的,我不孤独,这样……我才不孤独……”

的确不孤独,齐天林滚烫的身体就好像排山倒海一般在柳子越的身上纵横,给了她无比安全感的同时,何尝不是也让齐天林得到

了慰藉。

翻滚在床单之间的两具身体,良久都意犹未尽的纠缠在一起,最后相拥而眠,什么都没说,又好像什么都说了。

第二天一早,一架AW101就成了柳子越的公务专机,带着她的工作团队跟安保亲卫飞赴纽约,其实也不算远,一两个小时的航程而已,比大多数纽约市内的中产阶级从周边卫星城市上班还快捷,两边都是能直接在屋顶降落的场地,说好要丈夫经常过去看她,就义无反顾的去了。

玛若对柳子越这种情绪有点似懂非懂的莫名其妙,但对能两个人单独在一起的生活,显然其实很满意,甚至要求搬到楼上一处带着厨房和面向国会大厦落地窗跟阳台的小套间去,说是要真正享受情人般浪漫的生活情趣。

法西兰人就是喜欢这个调调。

前脚刚带着点红眼圈送走闺蜜柳子越,后脚就雀跃的拖着齐天林上街去买鲜花和小房间里的装饰品,

让抱着一大叠各种政治文件和法律法案等在七楼办公室的杰奎琳气结,这都什么时候了,而且她看中的男人不应该是全身心投入到波澜壮阔的政治商海中么?

其实齐天林也没那么深刻体会浪漫的能力,但能牵着玛若的手,看她脸上发自内心的轻松笑容,在没有以往拥挤的华盛顿街头漫步,到也不失为放松的过程。

最后抱着一大包高价购买的食材,齐天林不得不连下巴和腋下都挟着物品,跟在双手只抱着一大束鲜花自由自在的玛若身后返回大楼,亲卫们自然识趣的没有跟着一起,甚至连车都没有开,楼下的各种美籍员工都能报以善意的微笑,分享了玛若给每个女员工递上的鲜花,上到七楼才终于有黑妞嬉笑着过来帮老板接过物品,玛若根本不去办公室,乐淘淘的就上楼要去整理厨房,做个什么爱的午餐……

齐天林才被杰奎琳简直怒其不争的拉进去:“你现在还有这个闲心?”

齐天林脱掉外面的西装,摘下腰间和肩头腋下的两支手枪和联排弹匣,扔到沙发上,才解开衬衫袖子的纽扣:“对我来说,女朋友的笑容比什么都重要……你也应该保持明媚的笑容嘛,西点军校的时候我可没少看见你笑。”

杰奎琳居然滞了一下,无奈:“那时候……我是无忧无虑的女孩,现在我……”

齐天林拍拍秘书的手臂:“不要给予自己这么多的压力,我们应该热爱自己的工作,并且从中寻找乐趣,这样才能事半功倍的把工作做好……”

的确是把自己视为家族新一代希望的杰奎琳看看自己的老板,争取笑一下,才觉得真心

有点需要调整心态:“真的没有你说的那么轻松!”

的确是不轻松。

原本齐天林回来一落地,她就给五角大楼打过电话复命,表示保罗准将按时返回了华盛顿,随时准备接受任何一方的正式质询,齐天林的律师团队也已经来到大楼随时候命。

可五角大楼今天一早却回复,一切听证会和军方说明会全部暂停。

因为几乎所有五角大楼的头面人物,这几天都要前往国会山参加参众两院举行的重要法案会议。

一部象征新美国重新崛起的法案《美国复兴法案》!

由美国现政府和国会,花费了过去三个月时间,不断争吵、讨价还价、寸土必争,权衡各种利益团体的诉求,终于拿出来的一本比纽约电话簿还要厚的超级复杂法案!

现在特里的新政府,几乎把整个美国重新脱胎换骨的希望都寄托在这样一本法案上。

但真的能靠一本法案就拯救美国?

就好像当年的独立宣言和1933拯救美国于经济大萧条时期的《国家经济复兴法案》一样。

华盛顿的军政界都对这寄予了极高的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