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三百五五章 时过境迁

第一千三百五五章 时过境迁

齐天林还没有资格到国会现场去观看这场政治表演。

但七楼的大屏幕画面上能完整的看到咫尺之遥国会山的现场直播。

一夜的时间,原本带点女性温馨和杂乱的办公书房,就变成了颇有些议事厅的格局,五六张复古风格的美式大沙发按照n字型结构摆在空间里,周围墙面上的书架依旧保留,但书籍已经从安妮和玛若选购的政治小说或者传媒集团文件,变成了一排排大部头的政治学术著作。

原本女性化的小装饰品都清理一空,变成文件卷宗的摆放,再加上各种突然增加的通讯工具密密麻麻,甚至还有一台外联组合天线的卫星电话信号放大器,让整个偌大的房间充斥着指挥所一般的紧张气氛。

一些身着衬衫和套装裙的男女带着典型美国人的热情洋溢穿行其间,忙碌得好像自己正在拯救地球。

与这种穿梭不停的动态相对应的,就是齐天林和杰奎琳,赫拉里夫妇以及三五个同样年纪在五十岁开外的核心人物,静静的看着电视上特里的表演。

齐天林也是衬衫加西裤,没打领带,但是在两边手臂上扎了束臂带,早上起来玛若的杰作,毕竟服装设计出身,对这种时尚元素很敏感,她可不愿自己的男人跟那些忙碌的下属一个打扮,小小一点心思就带了点复古风味,不过这一指宽的两根褐色松紧带,居然也是欧洲定制品牌,上面绣着玛若亲手设计的保罗家族徽标,两千英镑还不议价!

齐天林记得小时候花五分钱就能买到的东西!

没曾想坐在这里杰奎琳都多看两眼身侧这个细节,对面的赫拉里更是带笑点头:“不错,可以再加个西装坎肩,也是带怀旧风的……很符合目前民众的心理期待。”

啧啧,女人对这种东西的敏感,真是天生的。

齐天林就没觉得两根松紧带就跟政治有什么关联了,笑着点头,大家的注意力还是在电视上,除了偶尔有几名幕僚会递上文件或者别的什么讯息给这坐着的诸位大佬小声耳语。

特里慷慨激昂,只不过每一位美国总统都这样,几乎一个模子倒出来的,所以对面的前总统夫妇脸上都挂着若有若无的讥讽笑容。

同样讥讽的就是这一大本厚得堪称巨著的复兴法案,以这些老油子的眼光一眼就能看出某个条款是倾向于谁,哪个条款背后实际的目的是什么,几名坐在周围的老家伙都笑着轻声口述自己的见解让各自的秘书记录下来。

如果说这些涉及到大型工商业、金融业的计划是为了让那些濒临破产或者已经破产的利益集团能挽回损失

,重新焕发生命力,重新构建美国,用大口号来取悦国会议员们的话,接下来后面也有接近一半的大量社会福利计划。

譬如说重新恢复某军工产品系列的生产,增加多少就业机会,带来多少家庭的生活保障,为这个计划又要提供多少资金投入;

接着医疗福利、军人福利、金融就业人员失业补贴,林林总总,几乎是能讨好到各个阶层的民众,以此换得全美民众的全面支持。

看上去只要全体美国人万众一心,是能集合在以特里同志为核心的领导层周围,发愤图强,最终获得经济复兴计划的胜利,前提是只要国会参众两院都通过这份……嗯,应该是这本法案。

齐天林看到后面都有点意兴阑珊了,他骨子里并不是政客,也不是投机商人,他只是在尽可能让自己试着搀和进去,做着有些兴致的模样,可这就跟小时候上课不认真一样,注意力不集中的后果就是瞌睡虫干扰的几率非常大。

就算坐在旁边的杰奎琳身上带着点魅惑的幽香,美国姑娘比较结实的肩头也经常触碰他,轻言细语的在耳边给他叮咛各种注意点。

齐天林还是觉得昏昏欲睡!

就算他有半神的体质跟能力,依旧觉得眼皮重得跟什么似的……

还好他掩饰得不错,从小在课堂上装样子打瞌睡的熟练技能简直比摸枪还本能。

最终解救他的是赫拉里的提问:“你有什么感受?”

齐天林除了说半梦半醒的感觉还不错,还能说啥,只能故作高深的拿下挡在眼侧的手:“空洞……炒冷饭,而且我嗅到一点危险的气息。”

哦?这立刻引起了赫拉里跟周边几个大人物的关注:“说说看?”

齐天林摊开双手,无奈:“直觉,我只是感觉他这个复兴法案里面有非常严重的隐患,但具体在哪里,恕我直言,我的政治敏锐力还没有达到这个层面。”

这几位大人物是赫拉里夫妇介绍过来,算是民主党内部的大佬,曾经也是主力支持过他们夫妇俩上台的关联所在,今天一方面算是介绍磨合一下,另一方面也看看全国瞩目的复兴法案究竟有几分成色。

齐天林扮演的是一个欧洲经济政治投机家族,向他看好的政治领域势力进行投资,其实赫拉里已经是他成功投资的一个先例,就算在座的大佬不承认,也无法否认如果没有齐天林在竞选阶段的一些成功配合,赫拉里是否能够顺利入主白宫,都是未知数,那么现在大家依旧可以遵循这样的合作方式,另外选择一位适合现在美国,适合未来美国的政治明星,

进行投资。

这种投资不光是金钱,还有军事、国际影响力、战略资源等等综合实力,现在的科巴斯保罗,在充分了解他的赫拉里以及她的政治圈子来说,齐天林都具备。

唯一的缺憾就是他不是美国人,所以不能直接参选,本来以他三十五岁不到的年纪,正适合开始投身政界,从某个局部爬起。

杰奎琳的缺憾就是太年轻了点,但她对齐天林这种有点神棍的口吻比较熟悉,连忙帮着补救:“保罗的强项还是在作战思维上,有些定势思维的模式可能不熟练,但多次的事件证明,他的直觉还是有比较重要的参考价值。”

赫拉里笑起来,还别说,自打跟齐天林商讨开始重新讨论政治,她的精神状态就出奇的好,反而是她的丈夫不太乐意,经常处于陪同状态,不开口,不参与,只静静的看,但齐天林同样不敢忽视这位带给美国经济蓬勃大发展的前总统:“如果可能,还是尽早安排我跟各位推选的人手接触吧,时间很紧迫,我怕机会稍瞬即逝。”

几位大佬都点头,他们都有自己储备的政坛新人,可以试着跟投资人见面聊聊。

真的有点宾主易位的感觉了,以前就算齐天林投资赫拉里,也还要保持足够的恭敬,更像是资助者之一对总统候选人的进贡。

而现在他们寻找的肯定是一个不会直接投入到总统级别的后起之秀,所以齐天林俨然也能跟赫拉里他们平起平坐的俯视这个被投资人,也许是从某个他们比较优势的州或者社区开始政治生涯,总之也会尽量掩盖背后政治投资、经济投资等各方面的痕迹,塑造出一个积极向上,追寻美国梦的政坛新星来。

送走稍显疲惫的大佬们,齐天林和杰奎琳才又回到工作大厅来,穿过忙碌的这些民主党工作人员,来到齐天林跟杰奎琳自己的独立办公室,比五角大楼那个大多了,而且装饰豪华,家具考究,甚至还能在一边1897年的窗台前打打高尔夫球。

杰奎琳了解的埋怨:“我说你刚才完全就是在敷衍!”

齐天林不隐瞒:“这你都能看出来?他们注意到了?”

杰奎琳其实有点笑:“看法案演讲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你身体完全是松弛的,心不在焉那种,姑母一问你,才突然紧绷!对不对?别不承认!太明显了!不过只有我靠着你旁边才能感觉到!”

齐天林诉苦:“我真的没耐心看那些政客表演,陈腔滥调听得都麻木了,反正就是慷慨激昂跟反问、驳斥,自问自答交相使用,调动听众情绪而已,对实际状况完全没有改变,我还是希

望做一些实际的工作。”

杰奎琳真是有点熟悉他的性子,正要嗔怪的嘲笑:“那你什么都没听,装神弄鬼的说什么直觉,什么隐……”突然就听见有人敲办公室门,有点急的那种,齐天林回应一声,门立刻被推开:“有几个共和党州以及摇摆州开始发起反对复兴法案的活动了,而且呼应者相当多!”

杰奎琳飞快把手一下绷直可爱的挡在自己嘴前面,好像这样就能挡住自己刚才说了一半的话。

齐天林做个得意的表情,想拉袖子,束臂带很好的已经完成了任务,只有赶紧往外走,外面原本柳子越留下的媒体墙,现在已经变成了多个政治频道的信息传达,一名共和党州长正在自己的办公室发表讲话:“现在我们因为经济危机,金融崩塌,本州财政处在一个破产状态,州政府工作人员的工资都发不起,可刚刚颁布的《美国复兴法案》还要州政府承担所有的福利成本?这可能么?!这是谬论!也是根本不现实的事情……”

几乎所有工作人员都停下手边的事情,仰起头看被调大音量的这个突发新闻,杰奎琳在齐天林耳边轻声:“阿肯色州的州长……”

齐天林惊讶:“这不是赫拉里老公的州么?不是民主党的州?”

杰奎琳无奈:“他三十年前当阿肯色州州长,二十年前当总统,现在早就演变成了共和党占主流的州,时过境迁了……”

对,就是这个词,时过境迁了,不光是民主党,还有美国政治对民众的影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