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三百五六章 故人重逢

第一千三百五六章 故人重逢

(实在对不起,太忙太累,今天三章补齐,最近错误频频,全都是失误)

事情其实很简单,一直以来都是联邦政府制定法规法案,但很多都是由各州政府来买单承担成本的做法争议声不绝。

但以前州政府从联邦政府的强势全球地位当中也分到了好处,所以也还能容忍。

而这一次呢?

实在是这个厚厚的一本复兴法案中,为了取悦全国民众,太多的社会福利计划,需要太多资金投入了,这样的情况下几乎每个州分摊到的都是天文数字!

各州不是都跟着美国政府打遍全球,哄抬金融物价,现在一起遭受了金融崩塌?哪里还有这么多钱来支付给联邦政府?

接二连三的州都开始宣布对这个复兴法案的不满,在各自的电视媒体和公开场合宣扬游说给民众解释,这是让各州在为联邦政府的错误买单,最终还是要由各州的民众自己来承担这些成本,这样的法案只会导致各州的经济和民生状况更加糟糕!

连续一周,所有媒体上到处都能看见这样的讯息,齐天林不禁笑起来:“这是什么态度?各州难道想要独立么?”

他原本只是站在大办公厅里面随口这么一说,就被杰奎琳用文件夹重重的在肩膀上抽了一下,使劲给他做眼色!

齐天林看周围的工作人员都惊讶的停顿了一下,才笑笑耸肩,跟杰奎琳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秘书大逆不道的立刻埋怨起老板来:“你在说什么?你在触及这个国家道德认知的底线!”

齐天林挠挠头:“嗯,就跟美国军队不得介入国内事务,政客永远都要一致对外,保证美国利益这些底线是一样的?”

杰奎琳没好气:“那当然!这个国家就不能谈各州分裂独立!”

齐天林嗤笑一下:“但现在的情形显然是有这样的苗头啊……”

杰奎琳坚决:“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一直听着解放前那些军阀割据,各地省政府最喜欢拿独立要挟中央政府的齐天林觉得很理所当然嘛,可等他看见儿子,就大约明白了。

因为五角大楼还没找他,赫拉里一系的民主党们又在寻找斟酌政坛新星,所以齐天林抽空也去纽约看老婆,特别是柳子越还让欧洲那边把俩儿子给送过来团聚,齐天林就带着玛若一起过去。

结果直升机降落在世贸大厦屋顶,迎接他们的只有柳子越:“直到你们的旋翼降临这附近,我都还在演播室关注一大堆事情,要不是一周多没看见丈夫,我才不会耽搁二十分钟时间来这里把头发吹乱呢!儿

子们在幼儿园!我忙得很,又不愿他们只能跟保姆在一起,就近送到世贸大厦里面的临时办公楼幼儿园跟同龄人玩耍。”说是这么说,还是给了齐天林一个热情的拥抱。

玛若也想念儿子,等他们仨到了幼儿园,就看见小奥正肆无忌惮的嘲笑自己的大哥,等看见父亲一边惊喜的爬上齐天林的肩头,还在精力充沛的抱着父亲的头大笑:“大哥笨!真的很笨!”

齐天骄其实比小一点的弟弟好像沉稳很多,其实也才四五岁的年纪,依旧踩着父亲的膝盖,爬上肩头另一边,还礼貌的跟幼儿园的老师以及新认识的朋友说再见,回头埋怨母亲:“这里真不自由!一点都不好玩!”用的是华语,这是柳子越的要求,只允许跟她说华语,忘了母语的孩子就不配当齐柳两家的孩子!

柳子越就是担心自己的父母带孩子会宠溺,才力争让孩子接触更多外部环境:“还不好?你知不知道这里都是多优秀的孩子……”

也许就是经常说华语,齐天骄的外语造诣真不如弟弟,小奥用英语快速的八卦:“来了就要我们宣誓,他背了好多遍,都没有把那句话给搞清楚……我宣誓效忠美国国旗,以及它所代表的共和国,一个不可分割的国家,在上帝保佑下,人人享有自由和正义!”一口气飞快的背完,还得意的显摆,把小舌头伸出来啦啦啦的表示自己牙尖舌利。

齐天林诧异:“这是我的儿子,也要背这个?”

柳子越习以为常:“美国大部分幼儿园到小学天天早上背,你不知道?你以为美国精神和美国自豪感是怎么来的?从小洗脑来的,就跟我们小时候戴红领巾升旗宣誓一样,法西兰还不是一样……玛若你们怎么搞爱国主义教育的?”

仰头笑眯眯看着儿子的超级富豪姑娘撇嘴:“我们讲历史,最优美的法西兰和法语,美国没历史可讲吧,只能干巴巴的宣誓。”

齐天林就小声给妻子讲述自己和杰奎琳的争论,柳子越比他更明了:“你长期在战地,或者在非洲,对这种欧美文化差异和华国人的思维方式区别不太了解,用我们文化人的话来说就叫做共识底线,美国人是很在乎这种共识底线的,你说的那些州再怎么闹腾,但要说到美国,那一定就是不可分割的共和国!注意,孩子们背诵的都是republic,是共和国,而不是美利坚合众国,你有些思维不能按照华国人的惯性思维想当然,更不能去挑衅美国人的这种共识底线,你去布鲁哈林区随便找个黑小伙子聊聊美国,他也会跟你说美国是很酷的,而不是拆开的美国。”

齐天林逗弄儿子

去,柳子越不知道是不是跟安妮相处时间多了,也爱跟他说教,不过这俩姑娘的权力欲掌控度都比较大吧。

还是玛若这没多少理想的姑娘可爱点。

不过纽约的情况比华盛顿好不了多少,一样有点乱哄哄到处都失控的感觉,特别是这里还算金融崩溃的中心,到处都弥漫着低迷绝望的气息,用柳子越的话来说就是每天世贸中心这个中央商务区都有破产者跳楼的消息,现在已经不稀得上电视传媒来播了。

晚餐不但是一家人一起,齐天林还叫上了自己的头号粉丝汤姆,反正他现在的办公地点也跟柳子越在一层楼,照例又是社交网络全程直播自己跟偶像的用餐过程,齐天林不阻止,轻言细语的询问他掌控的网络传媒状况:“重建公司主要面向军事人员提供就业机会,你这边可以在网络社区公司以及你掌控的这些粉丝团体中间,发展一些专业人员,我可能会邀请一些财团金融机构,参与到美国经济复兴计划中来,需要各种专业人员和运行机构,但是你记住,我的目标是实体经济,而不是那些被炒作的高新概念,我只对收购制造业之类的实体产业感兴趣。”

汤姆这胖子连饭都不吃,不停的拿个电子记事本记录,然后传递讯息出去,自然还有办公室的员工协助传播讯息,玛若则给柳子越讲述自己自从开始过简单的二人生活,反而觉得华盛顿的日子还好过点,就是杰奎琳就跟现在桌上的汤姆一样,打着秘书的旗号,占据了太多齐天林的时间。

柳子越就很有大妇风范的教导:“他还是懂分寸的,你时不时敲打一下就行,不用太过限制。”

玛若嗤之以鼻:“法西兰男人的那些花招我清楚得很,就没个男人是受得住诱惑的。”

还别说,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一桌子人正在讨论饭后时不时到汤姆上次邀约的那个粉丝酒吧去玩玩,现在已经成了保罗粉丝团的集散地,就算重建公司很多PMC职员下班以后也会到那里放松一下,杰奎琳的电话就打过来:“回来了!五角大楼已经要求你明天上午前往三楼会议厅做述职报告。”

玛若还给柳子越分享:“看看看,就是这个腔调,好像只有她的事情才是最紧要的。”

柳子越没怨妇心态,但也觉得好不容易一家人团聚,只要沾上美国人的事儿就是大事?撇撇嘴没说话。

齐天林稳得住:“你帮我准备资料,我明天一早返回。”

美国秘书敢不屑的哼一声挂电话,其实杰奎琳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总要用这种能表达自己不满情绪的方式彰显独立。

和亚洲非洲对孩子的关注不同,典型的美式酒吧里面,全都是齐天林的粉丝或者员工,老板与大家同乐的局面很受欢迎,但不会特别恭维小孩,齐天林也放任俩儿子在自己能看见的范围内,爬上桌子学人家舞台上的钢管女郎跳舞。

这当爹的也够出格,这么小就带着儿子来这么声色犬马的地方。

其实重建公司在纽约郊外的山地也购置了一块合法射击训练场地,那里也有两三百以后勤保障和培训工作人员名义集结的武装承包商,现在听闻老板在城里聚会,更是主力军的扎堆一起过来,整个场面非常欢乐热烈。

齐天林在其中看到几个华裔面孔,但基本都是二三代美国人的做派,没有丝毫华国人的影子,接着比较意外的看见洛克也混在其中,不是自己那个苏威典的狐朋狗友,而是被自己从枪林弹雨中救出来,在叙亚利逃出生天的前美国特种军官洛克。

听丹尼斯说,他不是已经晋升为少校了么?

现在却穿着一件重建公司的PMCT恤,混杂其间,对齐天林笑着举起啤酒杯……

故人重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