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三百五七章 想错了

第一千三百五七章 想错了

(晚点还有一章)

苏威典的富二代是洛克.瓦伦。

笑着端酒杯过来给齐天林敬礼的是洛克.范德比尔特。

以前的齐天林对这个姓氏还没什么反应,但最近一直跟杰奎琳开始恶补美国政坛以及经济界各种家族宗谱,美国不长的两三百年历史上的那些闪闪发光的的姓氏中,这一个显然不能错过。

齐天林笑得比对方还如沐春风:“丹尼斯不是说你升官了……原来到现在我才明白你也有那么大的背景?”

洛克碰杯以后一饮而尽:“早就离开部队了,我有比较重的心肺部伤势隐患,又不愿留在文职部门养老,所以申请退伍以后,加入了你的公司,有大半年时间了,就是没见过你。”

齐天林现在比较了解欧美国家的军事体系,军官和士兵几乎是两大体系,当军官的始终类似于贵族,也就是起码得是中产阶级以上的子女,进了军校以后才能担任官职,不然就是士兵,一条道走到黑,升到能跟师长旅长平级的士官长,依旧是士兵,就好像当年的洛克跟丹尼斯就注定是两个阶层的人:“你舍得放弃?以你的家庭背景,做一辈子,迟早能以将军退休吧?”

洛克先笑笑,然后才低声:“我……我们家族每一代只有一个人能获得遗产跟家族支持,其他人都得自己打拼,所以,我的一切都得靠我自己,现在能在你的麾下做个高级主管,我觉得很有前途,特别是听了你从网络公司那边传递出来的讯息,我今天才特意从郊外训练基地过来跟你见面的。”

齐天林意外:“我还以为你想继续在作战领域发展呢,你有关于工商业的想法?”

洛克和盘托出:“我想收购我的家族!”说这话的时候,酒吧昏暗而忽闪的灯光下,齐天林都能看见那说不出的含义,看来他这个看上去标准的美式四分卫帅哥的家庭也有很长的故事。

齐天林不禁看看自己两个在酒吧台上锲而不舍爬来爬去偷酒杯,高大肥胖的汤姆临时担当了保姆角色,用无酒精饮料分散偶像儿子的注意力,笑起来:“你让我对我的家族以后子女之间的感情问题很担忧啊……”

洛克耸耸肩:“从曾祖父时代开始,我们的家族就莫名其妙的立下家规只能把所有资源留给最有能力的那个人,据说这样可能残酷了点,但是能保证资源始终集合在一起发挥最大效应,原本我应该是那个人,可911让我失去了女友,所以仇恨让我把一切都投入到军队,SO……仅此而已……”

不愧是优秀军官,寥寥几句,就把一个包含刻骨爱情、亲情分离、森

严家规的传奇故事平淡无奇的阐述出来。

齐天林笑着点头:“说吧,你需要什么帮助,我满足你。”他甚至都不问洛克面对的是多大项目,现在的他,有这个底气,用安妮在家经常说的一句话来说:如果你要问价钱,那就没有玩这种东西的资格。

洛克也笑:“拿回曾经属于我祖父的一切,那原本是我成年以后的唯一理想,现在我希望得到您的帮助,为了这个理想,这一切的交易后,您能获取百分之八十的股份。”

齐天林却摇摇头:“都是你的,我们是曾经出生入死的战友,这只是我表达善意的一种方式,就跟我邀请丹尼斯到公司就职一个道理。”

一直气定神闲的洛克脸上终于有点变化:“您就不问问这涉及到多大的资产?”

齐天林点头:“我只知道范德比尔特家族在十九世纪就积累了相当于现在两千亿美金的财富,占美国全国资产的几十分之一,但都被你那些乱七八糟的亲戚挥霍一空,短短一百多年历史里面单凭消费就花掉这么多钱,还真是一群天才。”美国的轮船大王、铁路大王、曼哈顿的城市大王,甚至炫耀性消费、奢侈品消费这些英文单词都是这个家族创造出来的象征。

洛克不认为这是讽刺,居然放下杯子后退半步,做了一个极为标准的右手抚胸口,左手背在腰后的鞠躬动作:“现在我明白,当年跟你一起共事的时候,能感觉到你那种与众不同的气质来源,也说明了为什么短短几年时间,你能缔造出这样的庞大规模,我以此为荣幸,并且在你的有生之年,全力为您效劳!”

这近乎于欧洲骑士之间的臣服,齐天林笑着斟满酒杯推过去:“还好我没正式娶了欧洲公主,不然我是亲王的话,一定颁给你一个骑士身份。”

洛克抬起头来却不是开玩笑:“那回头就请您给安妮公主替我争取了。”毫不客气的原因,是因为他已经把自己视为齐天林的骑士。

不得不说,欧美文化中的骑士精神,在某些具有贵族传承的人中间还是很讲究的。

齐天林大手笔的做法彻底征服了这个美国家族不得志的后代,一个同时也是优秀军人的家伙。

因为只有洛克自己才明白,他需要强大资金支持夺回的,仅仅在曼哈顿一地,就有超过价值一百多亿美元的地产,然后还包括全美最大最豪华的排名第一二三位的超级别墅,全都是他们那个家族大肆挥霍的产物。

需要形容一栋内部还需要铁路的别墅庄园大小么?

范德比尔特家族就能做出这么大的手笔来。

这种事情不能让安妮参与,她也许会为了获得这些有里程碑意义的东西不惜代价,柳子越对这种东西更会失去理智,玛若最合适。

带着儿子回到长岛的住宅,两部全副武装的沙狐娴熟的拐进打开的庄园大门,还有巡逻的电动车跟监控设备关注下,齐天林肩头趴着已经精疲力竭呼呼大睡的齐天骄,手肘里抱着还能勉强说话喊妈咪的小奥,才终于接过柳子越亲手熬的醒酒汤,随意的跟玛若说起关于洛克这件事,法西兰姑娘顿时就决定,自己要留在纽约了。

单凭其中那个被誉为美国七大奇迹之一,真正能称为庄园婚礼圣地的比尔摩庄园别墅,就能勾起她的莫大兴趣,连素手调羹的柳子越听见也不由得频频点头,发出圣旨:“明天我们抽空去看!”

不是说很忙么?

怎么这种时候又这么闲了?女人还真是难以理喻……

第二天一早乘直升机返回华盛顿的齐天林,看着睡眼惺忪就被两个母亲带上圣玛丽号的儿子,真心觉得他俩的童年跟自己当年也差不多悲惨!

他当然是不可能去北卡罗来纳州瞻仰那个号称天下第一庄的豪华之地,马不停蹄的抵达五角大楼,美籍员工也不贸然进入国防部,笑嘻嘻的把老板送上电梯就在外面等候,早就在办公室的杰奎琳难得送他一双白眼,手脚伶俐的要替他换将军服,齐天林拒绝了:“就穿西服。”

杰奎琳要帮他争取:“你又没有犯错,那就没有资格取消你穿军装的理由,这是个非对即错的问题!”

齐天林有远见:“你觉得我现在还需要在军方呆着么?一个外籍将军是我所在意的地位么?”

杰奎琳手上的动作就停下来,看看齐天林的这件深灰色细条纹定制西装,轻轻的叹出一口气,放下了那件多少军人梦寐以求的将军服,挺了挺胸脯,脚后跟把朝着走廊的办公室门关上,自己就解开上尉军服,开始更换挂在门边自己的便服,一套标准的黑色OL套裙。

灰绿色的军人衬衫也脱掉,露出白色的标准军式运动束胸衣,腰间**出的健美皮肤并不白皙,但充满力量感的线条在女孩子中很少见,如果说蒂雅那种浅褐色高挑的皮肤身材充满猎豹一样的爆炸张力,杰奎琳这在军校佼佼尖子生锤炼出来的就好像一匹小野马。

往日里齐天林当着她也没少换衣服,杰奎琳更自然大方,还指挥齐天林拿白衬衫,脱掉裙子把军方标准肉色丝袜换成黑色长筒的时候,齐天林还借了一个肩膀给她扶住,动作快捷而毫无拖泥带水的旖旎,最后是齐天林半蹲下去帮她从沙发背后取

出一双黑色高跟鞋,杰奎琳扶住他的肩膀把绷直没有一点赘肉的脚尖放进去。

齐天林的头就靠在她的小腹之下,这让杰奎琳的手指在他的短发之间轻轻蹦跳了几下,齐天林站起来,门后的整装镜里,一双笔挺打扮的男女,还真有些般配的味道。

杰奎琳最后帮齐天林的铂金色暗纹细领带再调整一下结头,齐天林娴熟的帮她把稍微乱掉的几缕发丝给拨好,才拿起桌面上的文件夹,拉开办公室的门。

只是杰奎琳在最后一刻,脚尖顶住了即将拉开的门,重重拉转齐天林,靠在他胸前,有些用蛮力的仰起头把嘴唇印在他的唇上,很用力,又有些颤抖,但没有伸舌头,仅仅四唇相交,就飞快的移开,莫名其妙的说一句:“要一直都这样!”

然后就当先可可可的摇曳着高跟鞋的声音走出去,齐天林抹了抹嘴皮,确认没有唇印,才跟上去,信心十足的也许最后一次站在五角大楼的焦点中心。

不过未来证明他是真的想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