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三百五八章 含义

第一千三百五八章 含义

不论以后,就算现如今,齐天林也想错了。

当他跟杰奎琳保持半步的标准将军秘书距离走进三楼的那个颇让一般军人向往,将军们却又爱又恨的演讲厅时候。

有点惊讶……

这个他曾经来论述过新陆军改革趋势的大型会议厅里面,寥寥无几的军装最多五六人!

甚至连进出负责帮这些人拿水杯或者办公用品的服务军士都比这几个校尉级军官多,一名军士还帮齐天林调整好麦克风,敬个军礼出去了。

齐天林忍不住回头看了看杰奎琳,这姑娘也是一脸的不解,耸耸肩,找到自己的随从位,就在主讲台边坐下。

其实欧美国家的这种用于听证会或者调查、演说的会议厅格局都差不多,都是扇形阶梯状席位半围着这个独立演讲席,演讲台前有两张桌子,类似法庭控辩双方律师的桌子,只不过演讲席后面的法官席位变成了会场主席的高高在上,中间还有类似书记或者助理的席位。

但今天这些全都是空着的,只有两张桌边各坐两三人,面对面看见齐天林西装笔挺的站上中心席,过来一人拿着检读器扫描齐天林和杰奎琳的军用IC卡,验明正身,就开始宣读文件:“SND5121001号编码职务说明,科巴斯保罗准将,你可以开始了……”

齐天林有点发愣,外面停车场还有一个五人队的金牌律师团队随时准备参与进来,自己也查阅了不少跟美军条令有关的外籍军人准则,算是多少都做了准备,现在很有用满力气的一拳打在棉花堆上感觉。

这个新任的防长在玩什么鬼花样?

但看看面前几名已经开始奋笔疾书,一人正在调节录音设备的小官员,齐天林只能咳咳:“哦……我应该从什么时候说起?关于这次要求我回五角大楼述职的问题。”

小官员对将军保持足够的尊重,还起立说话:“从您接到任务离开美国本土开始,长官!”但一板一眼的流程化不含糊,绝无对着将军马屁连天或者敷衍弄事的感觉。

齐天林就老老实实从如何接到中情局要求开始,絮絮叨叨的开始讲述,审查人员很认真的记录,不停的打岔提问,齐天林也如实回答,杰奎琳也是第一次全面听他讲述在日本的经过,逐渐也有点放下绷紧的后背,专注的倾听,有时候审查人员提问要是正好是她也好奇的,还点头恍然大悟,有几次齐天林面对日本高层乃至首相时候,还据理力争,保证美国利益的精彩言论,她显然有想鼓掌的冲动,那种仰着点头倾慕的模样,齐天林瞟

见都有点心动!

男人就没个好东西!

当然重点还是在那个爆炸的夜晚,关于爆炸时候齐天林在什么地方,有什么证明,其后为什么不撤离,为何擅自调整了关于美军横田基地的用途,问得非常详细。

这也是齐天林准备的重点,一改当时的说法:“我接到的所有合同内容都是要保证美军基地的完整跟安全,就算发生了爆炸和不明原因的化学毒气事件,我的任务还是保证美军基地安全,以及救援我的下属人员生命!”义正言辞的模样跟真的似的,从小看多了少先队干部们声情并茂的表演,齐天林觉得自己也算是跟前些天看特里宣传法案内容的演讲气质有不同演绎,本质是一样的。

好吧,军方调查员们迅速的把焦点集中到这里:“驻日美军最高指挥官提供给我们的证词和您的有出入,他说您当时是为了人道主义……甚至有抵触美军惩罚性攻击日本本土的态度?”

齐天林无奈:“我的权限是没法知道这次惩罚性攻击的,司令官方面是给我暗示了这种可能性,我当时却不太愿意相信民主自由的美国以及军方会做这样的事情,说实话,后来我有点失望……美国政府那么博爱跟宽宏的。”

几名军官楞了一下,有点憋,但是记录下来,讪讪的开口:“军人以服从政府指挥为使命,不需要有自己的思想,您在当时有抗命的嫌疑,这是您本次被要求回五角大楼作证调查的主要问题。”

齐天林忠于自己的合同:“我是以承包商身份进入美军体系的外籍将军,从未向美国国旗宣誓,但我所做的一切也没有损害美国利益跟违反我的合同,并不能以此作为对我的起诉……”这才是之前准备的说辞。

谁知道军方调查员们根本就不接招:“没有谁在起诉您,要求您回来述职也是条令的要求,因为这是目前一系列五角大楼改革计划的一部分……”

剩下的时间都是细细密密的问答,记录下一连串各种参与者的姓名,其实基本上都是美籍PMC,也许在后面都会成为证人,但却真的没有表现出哪怕一点质问跟气势汹汹的控诉,很有些不痛不痒的就给保罗准将起身敬礼,感谢准将在百忙之中抽空接受了这样的调查,到此结束。

杰奎琳甚至抱着一大堆各种准备的资料证据,都没有出场的机会!

站在五角大楼宽阔走廊上的两人,有点面面相觑的发愣,齐天林怀疑:“你真的确认,你姑母以及别的政治力量没有对我格外关照?”

杰奎琳摇头:“贸然插手军方内部的事情是很愚蠢的,姑母他们纵

然在最困难的时候也没有试图操纵军方做什么跟个人或者党派有关的事情。”不得不说,美国人的制度,从最大可能性上避免了军方陷入国内党派之争或者反叛,的确具有其他很多国家都难以模仿的优势。

齐天林有些摸下巴:“那是为什么?隔着太平洋把我叫回来,就这么不疼不痒的说几句?起码上次从非洲把我弄回来,中情局还给我上了点颜色。”

杰奎琳看着他的眼睛:“我……也接受了中情局关于那段时间的问询的,你恨么?”最后的声音有点轻。

走在五角大楼内部走廊上的齐天林摇摇头:“那算什么,战场上给予我伤害的人多了,恨得过来么,美国军情部门也不是第一次收拾我了,现在不打不相识,合作程度越来越深,我的资产也在蓬勃发展,说明美国才是有利于我事业的选择。”这也是世界上绝大多数大型企业的选择吧。

杰奎琳目光黯淡了一下:“可美国的情况却越来越糟。”

齐天林推开办公室的门,占住了话头:“总不可能说是我或者我的家族跟企业导致了美国这样吧,我还没那么大的能量。”

杰奎琳甩甩头:“我不知道……是,美国目前的架构,真的好像坏掉了!”

是的,连身处政治家族中的杰奎琳都会这样感觉,美国民众更是这样的心态。

如果要打个比方,美国人一直引以为傲的就是自己的政治体制是个比较开放的系统,能够不停的进行修正调整,而不像他们认定的其他政治模式都是独裁的、不民主的、落后的,所以当他们发现突然一下表现出来这么多弊端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调整修补而不是重装系统。

他们也有这个信心。

这种调整几乎是遍及美国各个阶层和各种机构的,总体来说这是一种良性的心态,只是现实并不像乐观积极的美国人看来那么简单。

毕竟这是个全世界第一强国,又延续了目前的制度跟结构一百多年,有些根深蒂固的东西真的很难扭转了。

跟杰奎琳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回到家里,齐天林还私底下叮嘱华盛顿跟纽约的美籍PMC们加强点戒备,担心有什么方面会算计自己,结果不到二十四小时,他就接到五角大楼通知,前往跟当前的大老板罗宾.威廉见面。

齐天林见过的世面多了,但却没什么骄娇之气,依旧屁颠颠的立马开车过去,一同下楼的杰奎琳就对他这种气度很欣赏。

打着车的齐天林很自然:“论公,他是防长,我算是他的属下,我理所当然应该听从命令,论私,

他也是我的大客户,态度就更应该恭敬了,所以但凡装模作样趾高气扬的,其实是自卑心虚。”

杰奎琳这几天咯咯笑的频率明显增多……

和看上去儒雅稳沉的黑格尔不同,这位罗宾防长就显得要风风火火得多,齐天林认为从对方略微秃顶的发型就能看出点端倪,因为对方动不动说话就喜欢做一个拨头发的动作,让齐天林整个谈话过程,都很想提醒:“头发本来就不多了,别再折腾了!”

当然罗宾威廉的内容也给了齐天林类似的反应:“收缩海外军事基地是势在必行的,每年耗费了极大的军费开支,而且捏不成拳头和战斗力被分散的海外驻军更容易受到袭击,所以必须收缩,有很多相应的工作也将实行对外承包,承包商在国防部整个体系中的比例将进一步提高,你作为目前最大的作战人员承包商,可能需要跟国防部的其他承包商体系进行整合协同,但现在部分承包商对你的资历和忠诚度表示了极大的担忧,你有什么看法?”

齐天林现在是真打算去政界折腾,趁你病要你命的在美国政界占据点VIP看台,但军方如果还要折腾,他是真不介意插一脚,但这个其他承包商,意味着什么含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