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三百五九章 消化不良

第一千三百五九章 消化不良

军事承包商,真的是个涵盖了整个美国军事体系的称谓。

实际上其中拿枪的武装承包商,在齐天林的绿洲公司大面积协同介入以前,只占整个承包商体系的百分之一都不到。

其他从民用运输车队、航空公司、燃油供应商、伙食供应商等五花八门的各种后勤保障环节,再到所有的军火供应商,战略信息提供、情报智囊团,都统称承包商,他们承接分包了美国国防部的从几千美元到数百亿美元大大小小的各种合同。

齐天林要不是比较奇葩的在政界还有点名气,作战领域的项目又很直接重要的拔尖,凭他那跟美国政府年营业额一两个亿的合同价位真的要排到很后面去了,根本没人关注。

所以到了这里,齐天林的脑海里才灵光一闪,黑格尔最后一次跟他见面坐在这间国防部长办公室谈话,主题就是在这栋五角大楼无孔不入的军工企业,自己上一次刚刚回到五角大楼也就遭受了一次对自己在华盛顿特区的袭击行动,紧接着自己家那栋拐角的商业大楼又承受一次用直升机空降突袭的枪击,就凭这几处自己已经抓大放小懒得搭理的大不敬,对方就对自己没什么好脸色了。

更何况连黑格尔都认为自己才是这栋楼里唯一不受这些军工联合体影响的人,上一次跟他们的交锋,因为东非战事的戛然而止和布伦把自己扔到日本去,暂停了。

但是伴随自己重新回到华盛顿,回到五角大楼,这一切不可避免的需要延续,只是和上一次相比,这过去的一段时间,美国制造业跟军工企业无论在实力和各大利益群体的价值上,都缩水不少,不再有那么咄咄逼人,动不动就要清除障碍的心态,愿意跟自己谈谈了?

这些交错持股,结构错综复杂得跟裹脚布一样的庞然大物们终于还是显现出来了?

齐天林睚眦必报的一贯作风都没有让对方隐藏自己的身形,终于还是忍耐不住要在前台显现了?

之前齐天林之所以能按捺下来,没有立刻做出反击,就是因为稍显茫然,对于这种年产值都在数百亿美元的超级大集团,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那些一击必杀的做法能针对谁,这种寻找的过程也过于浩瀚了一点,没想到现在终究还是迫于各种压力不得不跟自己当面锣对面鼓的了。

轻笑一声:“现在需要做的是改革跟调整,您有很多计划需要实施,我同样想得到更好的承包合同,所以商人是没有绝对敌人的,我很乐意跟任何一方坐下来谈,满足他们对我的质疑和不信任。”

新防

长看来就是个代言人:“我很乐意把你这种态度转告给各位……尽快你们选择一个合适的场合会面一下吧。”

齐天林笑着跟自己家最近的行动联系起来:“我安排一个酒会,到时候就把邀请的重任请您代劳了。”

防长满意的拨理一下稀疏的头发:“尽快……”

的确是尽快,齐天林回到家,跟赫拉里夫妇讨论了一下这件事,他们也觉得有大办的必要性,一来彰显保罗家族的高调进入,二来也宣布民主党这一派系并没有随着赫拉里的下台而衰败,毕竟政治吸引力的高度对那些政坛明星来说,也是有不同吸引度的,没有谁愿意跟随一个黯淡无光的团体。

欧美国家,特别是美国,还是比较喜欢嚣张和外向侵略性的作风,这一点和华国人与生俱来的内敛有很大区别。

还好齐天林家的人性格都比较主动。

齐天林拿定主意以后,才联络还在外面的玛若跟柳子越:“有收获了没?我希望在三天之内,纽约或者华盛顿周围半径一两百公里之内,有个拿得出手的地方,搞一次盛大的酒会,带有政治和经济外交性质的高级酒会,必须搞定!”

那边的姑娘就是有点犹豫:“美国……不会在本土作战毁灭什么吧?现在我的一个经纪团队正在评估范德比尔特家族的资产,其实现在在他们手里的就只有那个著名的第一庄园了,价值超过十五亿欧元,但他们目前负债远超这个数,我们如果购买庄园本身花不了多少钱,但可能债务很不划算。”现在都不习惯用美元来衡量价格

齐天林问明地点在北卡罗来纳州,摇头:“这个放到后面再说,你问问洛克,他对这件事有什么建议。”

洛克的答案很明确:“罗德岛,那里有一个目标,是我的家族以一美元的代价卖给当地政府的别墅庄园,全美排行第三,我们可以马上付诸行动,我是家族后裔,有这个权利优先收购,价值不超过十亿欧元,结合目前的情况我们可以有多种途径强行收购。”这个望族后裔终于看到重现辉煌的希望,一贯的沉稳都有些按捺不住的兴奋。

齐天林拍板:“那就这里,你们安排专业人手出马,我要求三天之内必须属于我们,让夫人回来,她来安排这起酒会。”

柳子越却完全抱着看西洋镜的旅游心态:“你不知道有多美,我们这两天就看了两处超级庄园,嗯,我以后还是定居美国好了,我要在这里补办个婚礼,这个……女人真的是物质的,酒会的事情你安排杰奎琳做,哦,你把安妮叫回来吧,她保证最乐意这个事情,说定了,我们肯定

有把握拿下,两边一起准备吧。”驾轻就熟的就把丈夫给指挥了,还隐约提醒了个什么重要的事情。

齐天林在战场之外真的没那么强势,挂了电话问安妮,果然这位标准的女王范儿立刻决定临时抛下日本的慈善事业,回美国来操作这种顶级酒会,当然她也会邀请一系列的欧洲名门望族参与,大包大揽的安排:“你就不用操心了,杰奎琳都不用安排,史丹利来主持,他才是专业的。”

哦,那当然,还有谁会比苏威典王室六十岁开外的首席侍从官更了解在一座宫殿举办酒会呢?人家毕生都在研究这个,而且绝对是最高档次的好不好。

所以齐天林这个正主儿的权利被一再剥夺,最后只能打电话约点人,总不能等到时候全都是对方的人吧,一边指使杰奎琳用比较正式的邀请函提交给防长阁下,转请不知道有多少的美国军火巨头们,一边开始联络自己那些狐朋狗友的班底。

维拉迪和洛克这俩股东是肯定的,一呼即应,就凭在美国金融市场掠夺的这一把收获就该聚一下了,阿布肯定有兴趣来看看美帝国主义的惨状,然后阿联酋人可以来一两位,别太抢眼就行,接着那些欧洲贵族和合作伙伴就委托维拉迪邀请,马歇尔……这大毒枭还是算了,继续在非洲转悠隐藏,干脆本着发迹不忘本的态度,把马克、莫森、萨奇等人也都邀请过来,自己的岳母苏珊也还是隐藏点比较好,给亨特尔打了电话,就把这中情局中层主管乐成啥了,一叠声的感谢。

靠在椅背上,不需要电话本,齐天林就凭记忆挨个拨打电话的功夫,就让杰奎琳树大拇指,但看见他开始拨打一些几乎没怎么接触的人电话号码,杰奎琳才开始惊讶,数十个……应该都是美国顶级富豪的名字,一个个出现在齐天林信手写下的便签本上。

全都是齐天林在美洲杯帆船挑战赛上结识的那些比较倾向欧洲的大富豪。

但比较意外的就是,这一轮美国电话打出去,其中翻天覆地的变化就太多了,最后杰奎琳都不得不接过了齐天林列出来的这一长串名单,挨个筛查。

最后能邀请来的就十二位,而且资产都不同程度的大幅缩水,至于其他人……自杀的有五位,破产的三十七位,联系不上消失无踪的二十余位,这就是现状,而且还是跟欧洲有相当资产生意往来的一部分千万级以上的富翁现状!

接到邀请的有几人甚至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对以前那个纸醉金迷的奢华生活就好像一个梦!

杰奎琳把最后整理好的名单递还给齐天林时候都忍不住:“看来……真的是

个变革换代的最佳时机了。”

齐天林轻笑……

他对此没有这么多的感叹,这些超级富豪的一切都是建立在美国的强势和美元主导地位上的,美元和虚拟经济的彻底崩塌,必然使他们遭受严重损失,这不过是美国走下世界第一神坛的连锁反应,这样的连锁反应,还有很多,日本的蹦跶,华国隔海相望的宝岛,被美国撺掇起来维度华国的周边那些小国家,所有的一切,都将在这个前提崩塌以后,顺理成章的迎刃而解,所以他对华国目前韬光养晦的态度,反而持很认同的态度。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至于豪华庄园,他只是顺便在杰奎琳小惊叹的拿过平板电脑给他过目的时候瞟了一眼,对这个美国曾经的镀金时代似曾相识,华国不是也刚涌现过一大波狂修别墅,修葺巨墓的现象么,都是历史发展中的必然阶段,只不过只有两百年历史的美国翻身发展史,让有五千年岁月沉淀的华国在二十年暴饮暴食的憨吃傻胀。

有些消化不良罢了。

等真正的那种从国家到上层社会的暴富急切感都消失以后,进入平缓期,才是全方位变得合理适宜的阶段。

就好像现在平板电脑上看到的美国,到处都是建设得美轮美奂的生活环境,只是突然一下变得萧条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