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360章 伸手

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伸手

当然,对于齐天林这种土包子来说,电脑画面上的美轮美奂,还是不如实地看见时候的震撼。

他本不以为然的美国老土豪烧钱行为,真正放在面前时候,才明白,烧钱也是有技术含量的。

玛若的团队也的确有技术含量,他们没有立刻展开对罗德岛上最顶尖的这座庄园收购,而是先梳理。

罗德岛原本就是被誉为美国第一度假胜地,当然是指有钱人的胜地,平头百姓或者中产阶级还是去佛罗里达或者加利福利亚海滩。

这里讲究的就是档次,濒临大西洋,而且集中一百多年来全美最富有人群所建豪宅的地方,在没有空调的年代,这里是炎炎夏日最舒适的地方,和这里相比,齐天林之前收获的那些别墅住宅都是茅草屋,无论哪一座!

从这里,就能看出美国的富强曾经到达一个什么样的地步。

但从2008年的次贷危机之后,这里的房地产就是重灾区,因为这里的名声和投机性,都导致这里的房价在暴涨暴炒之后暴跌,到处都是低价出售的别墅。

唯独听涛山庄不是,因为这里早就因为资不抵债,洛克那些挥霍的亲戚没法负担佣人和维护别墅的费用,只好以一美元的价格捐献给政府,政府把这里变成收费参观项目,所以这里目前还能比较好的经营下去。

但显然这里的政府,现在也破产了,所以玛若的经纪团队就好像蚂蝗一样,先收购罗德岛政府的一些相应债务,然后经过快速的数次倒手跟交叉持有,最终形成对多个政府债权机构的控股,然后挑选一些项目就逼迫当地市政府还钱,其实市政府也是以基金会的形式运作这个旅游项目,还没正式交锋,就直接缴械,实际价值八亿多欧的庄园以一千多万就纳入怀中,只求来自欧洲的富豪能善待这片土地,洛克以范德比尔特家族后裔的名义做了保证,他最终还是不愿把所有产权股份都放在自己头上,而是以保罗家族的名义成立一家基金会,他来担任这个范德比尔特基金的CEO,挨个反收购所有以前属于家族的资产,他就类似保罗的资产管理人了,真难得他还是在西点军校学的商业管理。

可在完全搞定之前,就还只是一个纸面上的计划,史丹利就自顾自的开始安排三架绿洲航空的大型运输机来准备酒会所需要的任何物品,现在在美国购买很多宴会消耗品已经是不那么容易的事情了,起码买不到很多进口商品,所以干脆全部打包从欧洲空运,才是个不错的主意,更重要的是,这也比较显档次。

反正不差钱。

其实当年这座山庄的建设也是用了大量从欧洲运过来的材料,就好像当年这个家族拥有自己的大西洋船队,今天的齐天林家也是自己的运输机,只是后来发现规模庞大得不得不找那个齐天林参股的俄罗斯阿联酋联合运输公司协助。

齐天林是看不见这种账单的,他只是在一片白雪皑皑中走进这座占地70多亩的庄园时候,一片绿草茵茵!

这是冬天!

接近圣诞节的时分,这个美国特别寒冷的冬天,这座超级庄园打开了地热系统,让这里的青草都以为春天来到!

虽然树木还是比较萧瑟,但依旧郁郁葱葱的把整座庄园和周边其他略小的庄园分割开来。

就是一大片平坦得用树林围起来的草坪,居中一栋上万平米别墅楼跟几栋附属小屋点缀其中,那些好像大象身边白兔的员工小楼都堪称别处的豪华别墅了。

这栋真正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城堡一般古典意利大风格宫殿本身,就需要一百五十名仆人来维护,还别说现在又临时调集过来的三百多名武装PMC。

因为跟随老板娘一同前往的安保主管稍微评估一下,就觉得这么大的面积,又是一面临海的开阔地,安全问题需要全方位管理,要不是时间来不及,玛若真的会同意把那三艘经常穿梭在圣玛丽岛和直布罗陀的导弹护卫舰给停在这里,主要还是为了显摆!

带着纽约郊外训练场的大部队过来,齐天林和杰奎琳就是驾车前往的,政治家族的姑娘都一直啧啧感叹:“防长阁下听说是在听涛山庄,脸上都有惊讶的表情,最后给我传达的意思有一百二十余位宾客,他们自行前往。”这就是直接买名胜的好处,所处城市跟门牌号都不用说,人家都能找到,就好像说直接在华国拙政园办聚会一个道理。

当然这个档次的说自己是临时租用场地,那就太掉份了,一定得是自己的产业。

这一行的沙狐鱼贯进入高大的古典雕花大门以后,就是好远的空旷草坪路,PMC们开始下车整理各自的工作片区,齐天林和杰奎琳的宾利跑车直达宫殿台阶前的喷水池边,身着燕尾服的侍从已经躬身接待,齐天林本来在好奇这地面倒是有地热系统,这小伙子穿这么少还是禁不住这海边寒风啊,结果自己一下车,才发现这一片地面都在从缝隙往上喷热气!

还是辐射热量,不会有白烟缭绕的那种!

钱就是这么烧掉的。

连杰奎琳都是把晚礼服放在后座,准备到这边才更换的,都再一次感叹,所以看见穿了一身露肩,大半个背都光溜溜的玛若

,齐天林也不心疼了。

宫殿前的草坪上散步的都是黑色西装两人一组的安保人员,停起来的沙狐车上才躲着重火力突击手,屋顶的狙击手也到位,然后空中三架AW101直升机和宾客自己的直升机穿梭不停起降,部分商务机只能飞抵附近的小机场,还得直升机接运,极少数是驾车前来,当然一个凯迪拉克的接送车队还是随时待命的,在美国,用这个牌子还是要更得人心一些。

玛若肯定是处在亢奋状态:“夫人在接待一些先到的宾客参观,我们也没来得及把所有房间都看完,七十多间房呢,史丹利已经分出了侍从组和餐务组……”

齐天林忍不住伸手抱住她:“安静点……安静点,不要太累,以后你还会收购更多更美好的东西,不要早早的去看心脏病医生,这些都是身外之物。”

玛若白眼他:“我做不到!你的儿子也做不到!”话音刚落,走进大厅,就看见齐天骄和小奥穿着一身黑白小礼服,在宽敞的巨型大厅里疯跑着呼啸而过,两个身着女仆服装的保姆,一边慌不迭的在齐天林和玛若面前急刹车敬礼,一边又猛启动去追孩子。

总之就是活脱脱的暴发户刚进城的模样。

齐天林只有无奈的摆手:“你带杰奎琳去换礼服,我自己转转,等安妮来安排这些上台面的事情,最后把两个小王八蛋弄到什么阁楼或者公主少爷的房间去关着,别给老子丢脸!”

这下连杰奎琳都数落他:“别这么粗鲁说脏话!”的确是过于富丽堂皇的环境,任随站进来都会觉得自己身份不同,不由自主都会端雅几分。

齐天林反唇相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滚泥潭子的架势……”也就他了,心态如一。

当然随后就闻讯下楼来的维拉迪和两位洛克也比较端得住,岛王一个劲给他竖大拇指,但眼角却明显有含义的挑逗,齐天林都怀疑他有同性恋的倾向了。

欧洲洛克嘲讽他:“你刚到欧洲的时候什么样?来我的庄园出席酒会还跟个山民一样,瞧不起我这样那样,现在还不是也要搞这些东西?”

齐天林接受了朋友的奚落:“此一时彼一时嘛……找个地方坐坐?”这里是进来的巨大舞厅似格局,除了上楼的宽大台阶跟上面看台似的走廊,没坐的地儿,难道坐台阶?肯定会被安妮骂死。

美国洛克立刻招呼:“这边,有雪茄房,侍从官已经准备了上好的雪茄。”他是摆正了自己位置,虽然曾经是齐天林的上级指挥官,现在摇身一变当高管,其实西点军校培养出来的世界五百强高管远多于将军。

说是雪茄房,都能容纳数十人,三人不过是选了一个角落就好像无门包间的独立空间里,就这么点四把高背单人沙发,加一台两米多高座钟和一张地毯,一幅画,两扇落地窗跟一个壁炉的角落,用维拉迪娴熟的估价技巧来评价就是:“分开一件件卖,就值起码二十万欧元……你真有把握现在值得来美国投资收购了?”心痒痒啊!

洛克也笑:“对啊,现在就看你的风向标了,真的不会在美国本土引起战争或者别的动乱?我们可是持币观望只等一声号令哦!”

欧洲其实在美国金融市场损失得也不少,但带走的也更多,相比美国本土金融没有腾挪躲避的地方,他们起码还能抽走蓄势,所以现在如何合理投资,肯定是个需要抉择的东西,都投到鸟不生蛋的非洲?还是美国更诱人一些!

关键是时机。

齐天林摇摇头:“这个阶段还是不建议参与,还没有到大规模抄底的时候,现在的美国还具备博弈的底气,今天的酒会就是这样一个态势,我们一起摸摸美国现存家族的底,判断他们究竟还能坚持多久,别让我们的钱成了他们的垫脚石,对不对?”

洛克抚掌而笑:“北欧七个家族都会有代表前来的,我们的经济联合体会全力支持你。”

维拉迪摸摸自己的唇上胡须点头:“果然是这样,本茨先生他们也会一并抵达,我们在非洲的攻守同盟依旧有效!”

那个鬼魅的TS组织终于可以把手也伸到美国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