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三百六一章 时机

第一千三百六一章 时机

从来都没有人敢小视欧洲传统力量,一直能在一战和二战都置身事外的北欧经济体,永远处在全球金融焦点的苏黎世德意志联合体,就连在美国呼风唤雨上百年的罗斯柴德尔家族也是从这里奠定了基础,直到现在还有相当产业在欧洲。

所以美国人对欧洲的嚣张和高高在上,很难说没有这种发自内心的戒备带来的复杂情绪。

毕竟美国也是从欧洲发展而来啊。

所以一贯被美国反制的欧洲,出人意料的爆发出浓烈的热情,陆续抵达的达官贵人,呼朋唤友的局面,有些超出了齐天林的预料,甚至隐隐有点后悔了。

也许太多欧洲人等待这一天已经太久了,他们作为美国一直以来当之无愧的盟友,但却一直没有跟美国真正平起平坐过,最近避之不及的态度,似乎找到一个宣泄口,可以组团到美国去显摆了么?

很多人都抱着这种心态来的。

因为欧洲方面很多都是驾乘商务机过来,原定的凯迪拉克车队很快就跟不上趟,不得不把沙狐礼宾车和安保车都投入到从附近机场到山庄的接送中去,AW101直升机队也只有改变原来一拨人一架次的礼仪接待,变成守在机场,装满一架才沉甸甸的起飞过来,只有特别讲面子和有架势的才用车队接送。

当然,不少自己在纽约就有专车和司机的显贵就自己来了。

安妮和维拉迪等人原本召集的大约百来人规模,很快突破三百人,而原本是为了淡化一点政治气氛,玛若和柳子越还邀请了纽约跟华盛顿的一些社交名人,这一拨哗啦啦的就涌来也有上百人,车水马龙的听涛山庄门前盛况,让这条已经萧条了好几年的街道,探出了不少的脖子张望。

维拉迪挟着一支雪茄,站在落地窗前嗤笑一声:“对,罗德岛是个避暑胜地,圣诞节前来搞这个酒会,好像不应该选择这里,应该到阳光明媚的迈阿密去,但我们就是用这样的局面暗示这些美国人,这是你们的寒冬!现在只有我们!我们欧洲人,才能给你们带来温暖!”他这种情绪,齐天林很明白来自哪里,TS组织对美国人的仇恨,乃至他们和犹太人之间的刻骨铭心,估计不比华国跟日本之间那种渊源来得少。

洛克端着酒杯轻酌一口:“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现在美国经济的确是陷入了深渊,但架构还在,依旧有反弹的可能,别忘了他们这种开放的政治架构也许能够拯救经济的萎靡。”

维拉迪和齐天林却摇摇头,岛王还拿雪茄指指齐天林:“你先说?”

维拉迪原本有些不服,但关注这个话头:“那你的意图是……”

齐天林诡笑:“我的预测是,现在美国的寒冬还没有最严峻的时刻,我们不能输血,但可以做出输血的态势,这理应会变成一场遍及全国的变革,直到那时候,才是我们参与投资,选择胜利方的时候。”

洛克的瓦伦家族喜欢在过去数百年的历史中,选择任何看上去有潜力的项目或者人投资,也就是普遍撒网重点培养,这跟罗斯柴德尔家族只押宝在可能大获全胜的势力一方风格有很大区别,也许没那么暴利,也没那么惊险,但细水长流的瓦伦家族却延续了数百年,一直雄霸北欧,洛克眯着眼睛就比维拉迪沉稳一些:“那么,就是你顶在前面参与做头面,我们隐藏在水面之下?”

齐天林拍手摊开:“利益均摊,老实说,我现在是要朝着家族传承的方向去发展了,在美国形成金融经济的地位,和欧洲保持合作互助的关系,非洲才是我的大本营,以后的美国如何走向,说不定,就在我们的影响之中了。”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现在欧洲美洲的顶级家族,哪个不是在历年的征战和对其他大陆民族的掠夺以后才奠定基业的,维拉迪和洛克虽然已经身家雄厚,但都还是二世祖,无论怎么说都是躺在先祖的账本上坐享其成的家伙,这种打在身上过于深刻的烙印,让他们对开辟新天地格外在意,只是他们的基业已经太大,非洲殖民都只能让他们全心参与,而不能达到假如能进入美国这样的地位高度!

想想吧,一直在欧洲转悠的古老家族,已经在他们英明的领导下晋升为欧洲最炙手可热的新贵,在非洲积累了未来一两代都受用无穷的资源,现在假如能真的移师美国发展壮大,而不只是来掠夺一把就走,那具有多么巨大的诱惑性?!

维拉迪猛的转过来,靠在窗边,手中的雪茄烟灰掉到地毯上,他恍若未觉,一双三角眼有些凌厉的在这个狭小空间里扫视,甚至毫不掩饰的掠过洛克跟齐天林的脸上……

洛克其实更明显一些,手里红酒杯里的酒液有波动,他一贯淡淡的表情终于有些变幻多端,一直都摆出一副探险家、旅行家、美食家之类派头的他,其实不过是在掩盖自己那颗骄傲得有些生不逢时的心态,祖上的荣耀太过辉煌,他怎么在商业上努力都无法超越,还不如超脱点,而现在……这份诱惑就绝对足以超过前辈了。

齐天林看看酒杯,却怂恿维拉迪:“你的那个德国小小俱乐部,没准儿会变化一下结构?我很看好你呢……”

的确是,在TS俱乐部里面,太多

大佬,从本茨到克虏伯、法克还有蒂森、德累斯顿家族,体量都太大了,大得维拉迪其实更接近一个跟班的地位,也许好几代,他的家族都在这个团体里处于这样的地位,但齐天林显然给他提供了一个机会,一个借着美国翻身的机会!

不存在背叛,而是他可以由此改变自己的体量结构,让别人仰望自己!

这样的情形,可以说是维拉迪梦寐以求的结局,所以现在齐天林为他勾画的寥寥几笔,似乎就看见一个光辉的未来。

借由GSM集团这个团体,他已经获得了在增加的话语权,假如再能抓住机会扩大的话……,维拉迪手指间的雪茄有点颤抖,稍显不顾风度的把雪茄再次塞进嘴里重重的吸了一口,其实吸的什么估计他都不在意。

洛克却站起来,拍拍齐天林放在靠背椅扶手上的手背:“我同意你的计划,我会为你说服北欧各大家族尽可能保持一致,我的利益与你同在!”笑笑:“我去看看宾客们的到达情况,顺便跟某些人先沟通一下,待会儿见。”潇洒的也消失了,不过那清淡的一句话,却基本斩断了北欧各大家族乃至北欧各国有可能对美国的援助跟投资,不需要齐天林出面,瓦伦家族将出面解决这一切,这就是洛克的承诺,他在投资方面显得更干净利落,不过北欧人也就是这样的性格。

维拉迪没有回应洛克,深呼吸几口烟雾,使劲的把雪茄烟头摁熄在大理石烟灰缸里,在齐天林对面坐下,几乎是鼻孔喘着粗气的坐下:“你知道……我们这个俱乐部跟美国这些家族之间的关系么?”

齐天林心说来了,脸上专注而思索:“不是共济会吧?我知道罗斯柴德尔家族是共济会的背景,起码是美国共济会的上游端头,不过俱乐部的正式名称是什么?”

维拉迪这个时候没有任何犹豫,也没有遮遮掩掩的吊胃口:“TS,德语Thringen Sozialismus图灵根社会主义的缩写,这是从希特勒后期在德国内部形成的一个新秘密组织,但前身却是光照会,而光照会和共济会在历史上一直都有交集,只是随着美国和欧洲的关系地位不停变化,各自都在裂变,共济会中越来越带有犹太色彩,光照会……特别是德国的光照会逐渐演变成为更具日耳曼色彩的政治经济团体,而在这个过程中,十九世纪初,全美国都在掀起反对秘密组织的浪潮时候,一个美国人来到德国,汲取了光照会的架构,回去建立了美国分支,也就是骷髅会……”

齐天林恍然大悟一般:“美国总统们私底下参与的那个精英会?”

齐天林脑海里更是瞬间明白点什么东西,为什么他看见小吉奥治会跟沙特极端串联,原来他的主旨还是反犹太的,当然这些政治家没有绝对,但起码这点立场就能让吉奥治家族跟阿拉伯世界关系不一样!

维拉迪再解释一句:“不是每位美国总统都跟共济会或者骷髅会有直接关联,也不一定会有鲜明的立场,但起码目前一直都是共济会的影响力更强。”

那么现在就是骷髅会和TS可以联手改变这种格局的时机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