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三百六二章 战场

第一千三百六二章 战场

几年前,从那个法西兰政府顾问那里,齐天林知晓了欧洲共济会和美国共济会的渊源,也知道美国骷髅会是个想摆脱犹太共济会掌控的政治精英团体。

也知道当年的二战,就是骷髅会跟德国方面的光照会有了一些默契,纳粹才会敢冒天下会之大不韪的发起欧洲世界大战,并且匪夷所思的在欧洲并未完全平定的前提下,就掉头贸然进攻苏联,这说明之前骷髅会是和德国纳粹在一定程度上有默契的。

但珍珠港事件改变了一切,现在看来正是共济会放任了日本偷袭珍珠港,才让美国上下彻底决定参战,从而挽救了万千欧洲犹太人的性命,也奠定了美国在欧洲的霸主地位。

从这种意义上来说,无论美国共济会还是骷髅会都很乐于看见这个结果,所以之后利用苏联意识形态对欧洲的压力,进行冷战,彻底形成了对欧洲的控制。

TS组织正是在二战后期,感觉受到欺骗和出卖的光照会成员重新构建,试图推翻希特勒那已经不受控制的纳粹格局,重新让德国走上一条实力兴国的道路。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德国在欧洲充当了一个跟日本在亚洲类似的地位,通过对战败国的全面占领跟控制,美国把自己的军事力量控制权都牢牢的放在了除美洲之外最重要的两个节点。

那么现在,美国对这两个节点的控制,显然都出了问题。

没有了这两个节点,美国才真的称得上是失去了对全球军事霸权的控制力。

维拉迪直言不讳:“实际上……赫拉里夫妇都是比较亲犹太人的,但这不重要,这种政客没有绝对的立场,他们总是在随着形势进行摇摆,寻求自己最合适的平台,所以从这种意义上来说,支持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究竟能拿到多少话语权。”

齐天林更直接,靠在椅背上放轻松点:“你希望达到的目的是什么?”

维拉迪很清晰:“我们的宗旨就是重新建立一个强大的德国,首先就是要摆脱美国对德国的实际占领,这是最重要的环节。”

齐天林笑起来,何其相似?

日本不也在谋求这样的局面么?

但显然日本和德国又处在完全不同的状况之下,更懂得忍辱负重的德国人不惜用国家元首给死难者下跪、用法律来确认二战战败事实的存在、尽可能用弥补的方式来求得各方原谅,现在更是成为欧洲地区最首屈一指的经济大国,只要美国的军事控制能够削弱,就能顺理成章的获得自主权。

而且德国这些年在对外

军事行动上比日本更加小心翼翼,尽量不触动其他国家对二战的警惕,所以目前的障碍主要就在美国。

相反日本属于既没实力又想借着蹦跶重温旧梦,始终不愿正视那段历史,就一直得不到亚洲,特别是华国和韩国的谅解,被防备得格外严重。

所以齐天林在这方面真算得上是专家了:“不要急……真的,看看日本吧,需要我告诉你日本真正发生了什么?这就是一个鲜活的例子,急吼吼的想摆脱美国的军事控制,为什么就不能等一等呢?现在已经走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一步错满盘皆输,说的就是日本,作为我最坚定的盟友之一,我不希望德国也遭受同样的下场。”

维拉迪明了起来:“这么狠?”

齐天林笑:“假如是你一直攥在手心的控制局面被打破,会甘心放弃么?美国显然不愿意,但目前的确能看见美国的这种掌控力在削弱,我给你的建议就是再等等!”

落地窗户外能看见雪亮的直升机投射灯在宫殿别墅后面的宽阔平坦草坪上拉出光斑,两架AW101正在鱼贯放出里面衣冠楚楚的宾客来,而三架体型和AW101类似的中大型运输直升机也在空中盘旋,维拉迪看见:“本茨先生他们到了,这是德国军方和俱乐部的军工联合体主推的NH90直升机,这是礼宾型号,以后就留在这边了,我也会留在这边。”这份礼价值可不小,不过齐天林知道这玩意儿一直在欧洲和自己装备的AW101灰背隼直升机抢市场,现在也有别苗头的可能性。

但不管怎么说,齐天林也懂得投桃报李:“那就好,五角大楼的新任防长阁下目前主要针对的工作,就是要收缩美国在全球的海外军事基地,从而削减军费开支,这是他亲口跟我说的,如何让德国成为收缩范围最大,最合作的地区,别搞得跟日本鸡飞狗跳的一样,就是你应该让德国政府动脑筋的地方了。”

维拉迪大喜过望:“能预知这个讯息,就跟当时你们通知德国提前撤出美国金融市场一样珍贵了!”

齐天林大气:“我希望这能在你的俱乐部群体里让你得到更多利益,这是我们友谊和利益共同的展现,好么?这些东西都是你看法跟建议,我期望能跟你在更多的平台上合作获得更多利益!”

曾几何时,维拉迪还能阔绰的赠送迷雾岛给齐天林这个雇佣兵头子,甚至雇佣他为自己到非洲找寻遗迹,现在齐天林就如同一棵枝繁叶茂的参天大树,盘根错节的拥有诸多实力跟基础,岛王阁下脸上的喜悦之情难以抑制,重重的跟齐天林拥抱一下:“我们一起去去见他们,我

的老朋友!”

这一次,一贯有些遮遮掩掩的维拉迪终于把自己的底牌翻给了齐天林:“我会把我的所有资源都跟你放在一起,希望我们的共同努力,能帮助德国重新焕发生机,也希望你我在这场盛宴中,能真正的晋升为顶级家族!”

齐天林看着头顶已经轻微摇摆着降落的直升机:“切忌不能心急!”

他这对德国和日本的态度还真是天壤之别,不过德国人在商业上的信誉还真是日本人拍马都难以赶上的。

本茨先生为首的十余名德国商界巨头,脸上显然也有不错的心情,就算老练沉着,但神采奕奕的目光和跟齐天林握手拥抱时候的情绪都表达得很明显,其实都是中老年了,但有点反常的热情。

齐天林不见外的提醒:“这一趟,还是不要太刺激美国人,我们的目的是获取最大的利益,虽然这种利益不一定是马上能看见的。”

维拉迪凑上去给几位核心的老先生耳语一番,对方频频点头,最终还是维拉迪引领其余各位去参观这的确富丽堂皇的宫殿,本茨等五巨头到那个雪茄屋的角落坐下低声商议。

这一次,显然就比在德国双子城堡的洽谈来得更加直接,毕竟那时才刚刚接触,双方都还有个试探了解的过程,现在都能比较清楚对方的立场跟底线了,没有那么多的遮掩跟含蓄:“对于非洲的局面我们非常满意,但也对华国的强硬立场和突然反击感到很错愕,不知道保罗你在这次东非战事中有什么作为。”

齐天林推得一干二净:“我是作为白宫反恐顾问参与这一连串行动的,有些失望,我曾经多次提出过一些相关的建议,最终并未被军方和白宫采纳,现在……赫拉里女士已经离开白宫,我也只有五角大楼那个无足轻重的准将职务了。”

能够叱咤风云两三百年的德国巨头家族,也不是省油的灯:“你究竟是倾向哪一方……都不重要,作为商人,我们更理解这种趋利的永恒规律,所以说我们对目前的格局是非常满意的,也希望有更好的结局。”

齐天林把局势分析探讨,解说自己准备投资美国政坛的初衷跟未来,同时也对本阶段应该对美国金融经济采用的应对措施:“我觉得休克疗法就很不错,是不是?”只不过这么说的时候,眼睛不由自主的眨了两下。

这几人哪个不是经济界的高手,闻弦歌而知雅意,轻笑声一片。

是的,休克疗法这种曾经在医学上使用的方法,就是被美国人炮制出来运用到经济改革上,简而言之就是下猛药,收紧金融货币政策,压缩国民消费,从

而让混乱的国家秩序得到恢复调整。

用华国人的一句成语来形容就是开源节流的暴力版本。

听上去很有道理,当年美国人创造出理论来以后,也在几个小国家使用收到奇效,最后如愿以偿的兜售给了苏联解体以后的俄罗斯……

可以说,这才是美国经济史上最成功的一笔,把偌大个俄罗斯坑得十多二十年都缓不过气来,直到现在都在还债,小国家也许适用的把戏,在俄罗斯这样的大国只会形成灾难。

同样的道理也可以用来反驳那些认为华国可以学习别的国家政治或者经济经验的论调,只有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切忌生搬硬套。

这堪称世界经济史上最大的乌龙,当然能让一贯刻板认真的德国巨头都心知肚明齐天林的深意。

所以伴随着安妮指使一位侍从过来传达指令,美方贵客已经接近山庄,德国巨头们就跟齐天林一起起身,却散开到各自的圈子里面去,只留下齐天林一人站在精美绝伦的大理石雕塑铁花门前,周围徐徐的暖风中,一长排各种顶级房车中,走下一位位身着礼服位高权重的人物……

不仅限于军工联合体,多个名声显赫的政商界名人闪烁其中。

齐天林双手轻轻交叉在小腹前,和他以前身为保镖的标准姿态,甚至在战场上双手静待拔枪的起势都有点神似。

只不过这一次是手指轻抚礼服的手工锁边,摆出被安妮严格要求的贵族姿态来。

也许这也真的是另一个战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