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三百六三章 盛宴

第一千三百六三章 盛宴

老实说,在来听涛山庄以前,齐天林对美式风格的所有东西都理解为大气上档次,但绝对不繁琐复杂,不会带着法式的那种有点病态的矫揉造作审美观。

但站在这大门边,到处栩栩如生的卷草纹雕刻跟小天使立体塑像,都让人叹为观止。

不过让宾客们叹为观止的是听涛山庄敞开大门迎接的奢华。

从大门到山庄主楼是有大约五百米庄园内直道的,如果放在风和日丽的夏季,是游客们步行赏景的好路线,而现在外面还有白雪的冬季夜晚,直道两边带着岁月痕迹的青铜路灯下,一串白色马车正在等候!

全都是一水儿的白色阿拉伯长脸马,部分有云斑,但所有马头侧面的凹槽说明了它们血统的纯正,单价应该都在数百万美元以上,当然是没有贬值的美元价格。

主要是时间太紧,稍微宽裕点,阿联酋方面就能筹集近百匹全白色纯种马空运过来,但能做到目前这样,已经是比较叹为观止了。

安妮的做派,只有她才会懂得这么烧钱。

后面的四人架双门马车也是从欧洲空运的,二十辆红色镶金边马车加上五十余匹白色骏马,在明亮的山庄大门灯光下,映衬着后面黑色发蓝的大西洋夜空,恍若蜃景!

齐天林只站在门下,保持一样的表情跟动作态势,引来送往是有专人负责,一个十人小组,其中几人穿插在下车的宾客中,利用自己丰富的识人记忆和手中的微型平板电脑数据库确认每个人的身份,极个别无法辨认的,甚至能用眼镜框摄像机捕捉相貌,传递到大门内侧躲藏的通讯车跟大型数据库连接,用安妮的话来说,这是以前每个欧洲贵族门房的必备功夫,不过因为现在世界大同,交集太多,所以难度也增加了,这是请欧洲的专业公司做专业事。

所以高科技武装起来的结果就是,穿着十九世纪侍从服的门房接二连三的高喊出宾客的名字:“诺斯罗普.格鲁曼集团总裁,修格尔先生携夫人伉俪驾到……”

“雷神器械集团董事长,布什尔先生携夫人伉俪驾到……”

“洛克马丁……”

……

“拉姆斯菲德尔先生光临驾到……”

……

如果说其中大多数都是类似前面几位这样如雷贯耳的超级军火公司掌门人或者背后的掌控家族,这位拉姆斯菲尔德先生却不需要任何头衔。

诺.格公司掌控美国军方最主要的战机战舰研制生产,譬如美国的大多数航母,雷神专长于雷达跟电子系统,宙斯盾就是他们的拳头产品,洛克马丁希

德公司则以高性能战机著称于世,美军现役的F16,F22,F35几乎全都是这一家独揽天下的产品!

他们少数几家垄断性军工企业,就拿到了美国国防部超过60%的合同订单,那可是每年数千亿美元的订单!

无论暴炒网络信息战概念,还是技术高新论,都是他们赖以生存的法宝,就好像不断升级换代的电子产品一样,只有不停的升级,他们才有利润所在,所以一方面加强研发能力,另一方面就是渗透国会跟国防部的说客。

而拉姆斯菲德尔显然就是这种架构的顶尖存在,两次担任美国国防部长,同时还是洛克马丁希德的大股东,又担任过通用仪器董事长,期间还曾是多家军备公司的顾问和首席执行官、董事、理事,头衔一大堆,其中最让人记忆深刻的就是他也担任著名的华盛顿智囊机构“蓝德”公司理事会主席。

多种美国国家军事政策倡导和实施的领导者,伊克拉战争的实际设计者!

齐天林泰然处之的站在原地跟过来的这些个大佬握手,送上旁边的马车,白色骏马就算吃够了粮草,给热风哄得暖洋洋,依旧会不耐烦的打个喷嚏啥的,高级的马儿都有脾气,还好驭手不错,得得得的在门前掉头就小跑而去。

在他们的身后,就是一连串的各种国会议员跟州议员,最后出现的一拨就又变成著名人物,那个已经跟齐天林见过面的吉奥治前总统带着标志性的憨笑跟齐天林握手,热情和动作幅度都酷似美国农家的老头一般粗鄙,可他身后另一位曾担任过国务卿的政坛名人又带着不拘言笑的严肃。

还真是一幅众生相。

几乎所有人,齐天林都保持不动声色的状态,除了一位……

最后齐天林自己是驾驶一辆双轮电动平衡车返回宫殿的,几名骑着骏马的阿拉伯裔亲卫表情肃穆的跟在后面,原本安妮是要他也骑马过来的,齐天林觉得太装逼,就连现在这副模样都有点装。

富丽堂皇的主楼现在灯火辉煌,轻声笑语,彩带轻扬,一曲圆舞曲正由维也纳当地的著名乐团演奏,宾客们就算没有跳舞,也可以自行悠闲的交谈进餐。

不过随着齐天林走到大门口,音乐就渐渐淡去直到消失,所有穿行的侍从和服务人员都挺直了胸停下脚步望向大门,表示对自己主人的尊仰,宾客们自然也就顺着他们骄傲的目光把自己的视线集中到了大门方向,没有高深喧哗跟宣告,皇室熟稔的这些小技巧,就能成功的场面影响住,整个大厅的声音很自然就安静下来,声音的安静再次带动其余人四处张望,包括

二层华美围廊上的所有人,都停下来静静的看着下面大门处那个华裔男子。

只有大门这里空出来的一块面积凸显出齐天林,举目望去,看看这大堂里名人的分量,小人物的战栗是不由自主的,幸好齐天林有颗不死的大心脏,洒脱的接过旁边侍从屈膝敬上的一杯香槟酒,朝着通往二层的白色大理石宽阔台阶行去,人群就如同潮水般让开道,等他过去,又合拢来,这个过程中,不少齐天林在欧洲和非洲的旧故或者部下主管级以上成员不停给他挥手致意,但无声,这也都是安妮精心安排的格局,哪些人应该在什么局部,什么人在什么时候露脸该做什么,从亚洲飞回来的长途旅行做这种设计消遣,真是太有趣了,更何况苏威典王室都有多少年没有举行这样的酒会了,而且是真正主人的酒会,她忍不住要给自己的皇阿玛和额娘显摆的。

不用上太高,五步即可,能让下面所有人都看见他高出来的半米身形,二楼相对的顶级贵客们更容易俯瞰,另外几部角落里的专业演播级摄像机和摇臂镜头都能把他的图像传递到周围其他几间大厅,包括有些不屑于跟欧洲新贵们同聚一堂的美国强硬派。

不需要轻咳,也不允许有任何小动作,只能落落大方的举杯:“向所有参与这次美国东海岸罗德岛冬日盛宴的全球各国嘉宾表示欢迎……!”

叮叮叮的一片举杯声,其中更是有多重动作表示,北欧人的食指弹杯壁,南欧英伦一带喜欢挟着杯座相碰,德国人轻磕杯底的豪迈,就是美国人们有点提不起劲,因为这句欢迎词听起来怎么都有点怪怪的,这到处都冻死人的美国冬季,来自世界各国的权贵们似乎参加的不光是这场酒会,更像是一场饕餮盛宴,瓜分美国的盛宴!

还好齐天林总归不是那种拿嚣张当饭吃的主儿:“场面的些许隆重,不过是为了衬托在座每一位贵宾的到来,按照今时今日世界各地的实际情况,亚洲有核爆威胁,欧洲还处在经济疲软中,非洲更是在重建百废待兴,而我们脚下这片美丽富饶的土地,也在经受一场金融风暴以后的磨难,我们本不应如此铺张浪费,所以,我希望……这一次的酒会能为我们达成各种各样解决以上问题的策略鼓劲,鼓励各位用自己的实力和大家联合起来的勇气和信念,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这话,还不嚣张?不就聚个会么,还动不动就跟核爆、经济危机,五大洲四大洋给牵连起来了,一定就是安妮写的初稿手笔,但琢磨一下好像这番话又没错,这里的人难道不能影响这些事情?太能了!

所以轰然一下,都再次举杯,把

刚才轻抿的酒杯一饮而尽。

二楼雕花石栏杆边的阿布笑眯眯,他周遭的几位欧洲商业伙伴更是一起举杯跟着大家欢庆。

说完这几句,齐天林脸上才放得轻松调笑一点:“老实说,我还不算很了解这庞大的宫殿,各位可以随意参观,也可以在各房间展开你们的商业洽谈,最终我们能一起汇总展现实力即可,当然,您要是把主要精力放在这里各位美丽的女士身上,我只能说您也许会错过一次重大商机……谢谢……我要去忙我的事情了。”说完放下酒杯给旁边的侍从,给各方的宾客挥挥手,就前往一楼北侧的宴会厅。

这摆明了就是一场欧洲逆袭美国的投资商务酒会,齐天林再次娴熟的拉虎皮张大鼓,拖了欧洲各国跟自己一起加重砝码,一起站在美国有些摇摇欲坠的楼体边,考虑到底是从哪边抽掉砖块,才能保证倒塌的角度符合自己的利益,别砸着人了。

当然能尽量保证美国坚固基业的这些产业大亨,世代家族跟军工企业,那就需要花费一番功底忽悠下去!

两名侍者在齐天林面前推开四米多高的餐厅大门,跟个哥特式教堂内部相似的高挑梁古典餐厅里,美国显贵们三三两两的交头接耳,最终把目光投向他和挽着他手臂一同进来的杰奎琳身上。

盛宴开始了……

(章尾说几句,叛徒要完了,可盗版终究攻破了这道防线,无情的掠夺我的劳动成果,我如果由着性子在这个阶段停更,那是在伤害大家,以后该怎么办,是否还以这个看上去没有保障的可悲职业为生,是否还在这里写书,我现在都不愿去思考,专心写完这个故事,才是对各位最大的感谢,所以这个阶段就都不用提那烦心的事情,老实说,几年的写作,我的神经和情绪都有点虚弱了,嘿嘿,感谢各位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