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三百六四章 别装大爷

第一千三百六四章 别装大爷

红衫木的狭长餐桌面两侧各有十二把暗红色锦垫黑橡木座椅。

两头各有一把同样的座椅在首席位,和底部靠近齐天林进来的大门这边,款式并没有特别搞得跟王座似的。

斜纹拼花的冷杉木地板两侧靠墙,还各有二十余把一样的座椅。

首席背后是宽大而雕满圣经故事浮雕的三厢壁炉,跟两侧墙面上画满的圣经故事相映成辉,再上面才是如同穹顶教堂一般的巨大窗户,只是没有彩色玻璃拼花。

这一切,包括正对餐桌上方的两盏大型蜡烛吊灯都是原来就一直保存下来的样子,一度被作为美国国家财产的山庄博物馆一部分对游客开放,现在它们都跟周围壁画墙面上的驯鹿头标本一起,成为齐天林的私人财产了。

彰显这一切归属的,就是三厢壁炉上那个巨大的十二头拱卫旗群!

这是第一时间查阅了所有听涛山庄图片资料的安妮在越洋飞机上要求作出的几乎唯一一处修改,就在给吊灯更换每支跟成年人胳膊差不多粗的蜡烛时候,一并更换上从欧洲火速定制而来的旗群。

非洲利亚比、卡隆迈、索马里、南苏丹、非中、乍得六国国旗在右侧;

欧洲苏威典王室、英兰格王室、西牙班王室、贺兰王室、诺威王室、陆森堡大公王室六国皇室家族纹章旗在左侧,拱卫着中间以幡旗形式高挂的保罗家族纹章族旗!

两侧就跟唱京戏的那种武将背上靠旗差不多,可中间的就是展开的中世纪风格幡旗,最重要的是,安妮要求制作的这面幡旗顶部尖端是没有十字架的。

这一点有些别出心裁,但也表明了保罗家族没有任何宗教偏颇,就算她和玛若都是信耶稣的,可整体来说没有宗教倾向。

这对于共济会这个脱胎于宗教的秘密团体,算是个提醒。

因为旗群过于崭新,每一个进入这古老高大餐厅的人都会不由自主的仰头看见那显示出绝对广泛支撑力的物件……

所以现在进来的齐天林跟杰奎琳径直越过所有人,到另一头坐下的动作,在这些人老成精的政客,商业巨子眼里都含义颇多,能够辨认出杰奎琳是谁的人心里,估计会有更多想法。

小秘书没坐,就静静的靠站在高靠背餐椅后面,不是很拘谨的把手肘放在椅背上,并不是臣服或者侍奉的模样,但绝对的依靠,她甚至没去拉一把壁炉前的椅子来坐,象征意义也很浓。

齐天林看侍从给自己面前端上一杯苏打水,才邀请:“我接受了罗宾威廉防长阁下

的邀请,跟各位洽谈任何跟美国军方承包或者别的投资改善项目,合作是我衷心的态度,如果对此持有不同看法或者抵触心态的任何一方,其实不用坐在这里浪费时间。”

整整一桌人,乃至周围坐着站着的军政商界人士,面色大变!

这话说得也太生硬了吧?!

立刻就嘈杂一片,而且是那种越来越多人一起带着愤慨或者情绪出言不逊的口吻,只有桌边的一些年纪较大的人满脸嘲讽的表情,却没那么沉不住气。

齐天林慢吞吞的喝水,就看着,自己对面最远的长桌另一头,坐着的就是那位拉姆斯菲德尔先生,反而是吉奥治前总统和几位前要员和国会议员坐在齐天林的左侧长边上也似笑非笑的看着,右侧的商界人士表情最直接,但他们显然也是让自己外侧的其他人起哄,自己观察齐天林。

杰奎琳还是年轻了,二十二岁的姑娘有点撑不住场面,往椅背上靠得更紧,甚至有靠在齐天林肩头的感觉,齐天林甚至能感觉到细微的颤抖,心里想着从对面这些人眼睛里面看她,不是很像那些反面人物身边坐着的妲己狐狸精那种?就笑起来,笑得其他人都有些莫名其妙,但看他端着水杯自己诡笑的模样,倒是让喧杂声低了一些,一把单独比较洪亮的质问声就很清晰的传递过来。

高穹顶的餐厅其实有很好的聚声效果,这也是教堂普遍喜欢用这种格局的原因,不但显得深邃高贵,也便于交谈,甚至喝骂声都给外明亮:“你算什么东西?!不就是赫拉里身边的一条狗!一个雇佣军头子!一个安保人员,你有什么资格来谈军事承包和军备制造?充其量你不过就是欧洲各种居心叵测的财团家族推举出来的傀儡!”

嗯,上一个这样当面质问齐天林的人好像是日本人,不是被当面爆头就很快死于非命,齐天林听了这番话,回想到之前那些质问自己的人,才猛觉得自己是不是嗜杀了点,又有点笑,点点头等这位说话,又看其他人:“都说……都说说,开诚布公是好事情,就好像我从东非回来,中情局怀疑我跟美国战败有关,在卡隆迈对我进行一番触及灵魂的拷问,我不记恨,反而觉得很好,有什么怀疑或者质问都放到台面上来……你的中心句就是我没资格,对不对?好!下一位……”

没有下一位,长桌另一头的拉姆斯菲德尔直接开口了,从无框眼镜的上方看着齐天林开口:“你先解释你的资格……”

齐天林真是难得摆出了交谈的局面:“目前美国陷入的困境,就是在座各位一手造成的结局,难道不是么?”轰的又是一下,周边的人

又要咋呼,可桌边的人只是稍稍举手示意,就安静下来,大佬们面色不善的看着齐天林,好像要是他再说什么大逆不道的话,这些人就会拔枪相向,只是别忘了这里是齐天林的主场吧,当然齐天林也不可能在这里搞什么大杀四方,那种手段对日本或者某个小国家游有用,美国遭遇这样的暗杀屠杀事情,只会让国家产生凝聚力,让自己变成全民公敌,得不偿失。

“不是么?两年前,我在五角大楼已经全面论述了现代第四代战争的特点,重点在于非常规作战的时代已经来临,不是一味鼓吹设备先进化和高昂军费打造的坚船利炮,价值一千二百亿美元的特混航母编队,被多少钱的导弹跟制导火箭弹击沉?!重点是合适的人,合适的武器用在合适的地方,而不是跟在座诸位一样鼓吹只有最好最全面的最尖端科技才能百分之百保证每一场战争的胜利,你们胜利了么?伊克拉和阿汗富胜利了么?已经错了这么多次,你们还在硬着头皮鼓吹你们那套已经被戳穿了牛皮的东西!”

“过时了!这套把戏你们已经鼓吹了一百年,现在的时代跟以前不一样了!这是你们在国家战略层面的错误!”

“一年前开始我多少次以白宫反恐委员会主任的身份提出了建议,最终都是被你们要求大战大胜的技术派作风给压下去,有兴趣的可以去调出这一年来关于东非战事的各种会议记录查阅,如果当时调整具体战术方针,现在国内经济崩溃的将不是美国,而是华国!”

齐天林的英文回荡在古堡一般的餐厅里!

桌面上穿着黑褐色皮夹克的一位银发胖子刚要不屑的开口,齐天林敏捷的压回去:“雷神对吧?二十个月以前你们的年销售额还有240亿美元,接下来十个月下滑百分之十,但过去三个月你们的股市价值已经彻底蒸发,132亿美元市值股价彻底消失了,你现在连重新开工和保证现有基本公司架构运作都做不到了,你位于亚利桑那州的ATM制导系统公司已经彻底停工了,对不对?”

银发胖子脸色剧变,齐天林不停歇:“你位于德州和堪萨斯州的两个制造工业基地,已经在六个月以前就彻底没法保证正常的生产,就算国防部再提交承包合同给你,你也只拉资金能去填补你在金融市场的那些窟窿了,对不对?”他没有说的是,这两个制造工业基地不过是因为其中三分之一的制造厂被他们七弯八拐的高价引诱去做了别的项目,破坏收购其中几个关键节点,在这个混乱的时刻就能造成雷神这样首屈一指的军工信息产品生产系统捉襟见肘,因为全美遍及各地的金融风暴让各环节都

成了饥不择食的饿汉!

银发胖子跳起身,齐天林指着他却没再张口,在所有人异样的目光下:“在座各位其实都清楚自己遇见了什么事情,华尔街的那帮杂碎已经把美国经济搞得一团糟,就好像你们在军事领域干的事情一样,他们炒作了虚幻的蓬勃金融泡影,你们的公司市值跟美元价值都在华尔街变得一文不值!你们没钱了!”

没钱了!

美国人在高精尖端科技的发展研究上,是很会烧钱的,专业程度不亚于安妮,任何高科技都是用美钞堆出来的,主战坦克、武装直升机、战斗机的单款研发费用,动不动就是数百亿美元起步,这还不是最后的制造单价,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在研制中失败打水漂的学费,早就习惯于大手大脚花钱的美国军工企业,陡然陷入拮据的无预算无项目时光,他们才是现在美国最希望能够赶紧恢复之前状态的阶层!

因为他们每一家的背后,无不是牵连着上千家各种零配件生产商、总成装配制造厂、研发科研机构,整个食物链生存体系都在嗷嗷待哺!这些用巨资搭建起来的生产研发团体,都在随着时间流逝,慢慢生锈消失,那都是美国最重要的财富!

更不用说他们这些处在最上游的掮客,需要满足填补的贪婪政客,游说政策公司,都在不顾一切的希望恢复以前的揽钱结构。

齐天林就好像一拳打到他们的软肋上,没钱!

你就别在我面前装大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