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三百六六章 爱国

第一千三百六六章 爱国

齐天林用一段名言来结束自己对美国军工联合体的寡头们蛊惑:“我从未试图说服你们改变自己的高科技,高附加值策略,美国也从这种策略中受益匪浅,但我只是引述一个基本的道理……”

“不是事物在影响人,而是人在影响事物。是我们人类在构造现实世界,在这个认识事物的过程中,人比事物本身更重要。”其实就是华国的人定胜天国外版。

“与各位共勉……”

远远坐在餐桌另一头的德国后裔拉姆斯菲德尔已经半侧身,看戏似的看着电视屏幕上闪现的那些数字跟合同内容,闻声转回头一只手放在桌面上轻敲着笑语:“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这段康德的哲学名言你都能用得这么恰到好处。”

桌面上心不在焉的美国商人们居然还有不知道康德的,抽空抬头:“谁?哪个州的?”

对面吉奥治都翻眉毛:“德国古典哲学鼻祖……”

商人们依旧哦,专心低头看手上的掌上电脑,能耐住性子不出门去跟着搀和,已经是很难得,很有集体主义精神了。

右侧几乎全部沦陷,左侧的军政界人士呢,吉奥治依旧憨笑,坐在远处后方的一名完全秃头的大鼻子开口:“保罗,我们算是早就有合作了吧?”

对的,在座这么些人,就这位跟齐天林好早就有交集,只是从未谋面,PMRI的总裁,真正一手调动利亚比反卡行动的幕后黑手!

可以说今天的一切,都源于数年前的那个夜晚,都源于这位前美国陆军四星上将的PMRI一手策动的利亚比政变行动……

这位曾经以美国陆军参谋长身份操作了第一次海湾战争和入侵巴拿马行动的卡尔诺乌退役将军,才是齐天林曾经命丧荒滩的罪魁祸首!

正是因为这个美国最大规模的专业军事支援顾问公司,才造就了现在蓬勃繁荣的军事承包商,才造就了齐天林这个怪胎,以前的科巴斯保罗还没有资格跟他见面,只是一名退役中将衔的部门经理跟齐天林合作了关于非洲整合培训政变军队的合同。

而现在呢?

从齐天林站在大门边接待这些人时候,听闻这个PMRI顾问公司总裁头衔以后,他脸上表情唯一波动的就是这个人,不为对方的头衔或者资历而动容,而是压抑自己想动手格杀的冲动!

按理说齐天林现在都是什么地位的人物了,这点养气功夫不过是很基本要求,但显然他依旧还是那个喜欢持枪翻滚在战场上的大头兵,从未刻意要求自己转变为政客乃至他挂在嘴

边的商人,现在点头一笑:“当然……我们才是最有缘分的,PMRI负责纲领上的军事策划,我们绿洲就下苦力动手,相得益彰,对不对?”

这个缘分还真是够深刻的。

卡尔诺乌点头介绍自己旁边这位:“我是很认同你的一些作战思维的,我们在非洲合作得也还不错,但是这位环球选择的老兄就觉得依旧对你的忠诚性表示怀疑,我说得这么直接,你不会控诉我种族歧视吧?”

PMRI很早就是美国承包商界执牛耳地位的超级大户,地位和形式类似五角大楼,但并不侧重于行动,齐天林的绿洲出现的确是有机的弥补了这一块,能以上万人规模的雇佣军作战配合PMRI的理念,所以两者的结合才能横扫北非。

那么环球选择集团(Global Options Group)就是承包商界,类似中情局的存在,那些离开联邦调查局和中情局,以及五角大楼的军情部门的专家们,很多最后都云集到这家纳斯达克上市公司,填充出一个国家情报部门之外的情报体系来。

齐天林当然知晓:“你们连续承担奥运会的安保总策划,以及各种防灾救灾,城市公共安全解决方案,和我们的关系就是你为盾,我为矛,始终水火不容也是应该的?”

这个有些白白胖胖的灰发老者果然不善:“对!中情局反复调查你的各种背景和组成结构,结论是你跟华国没有任何关联,但不可否认你还是从华国出来的作战专家,你了解华国的一切,似乎也表现得憎恨华国,却从未对华国做出什么不利的行为,作何解释?”

齐天林眨巴一下眼睛:“你……有爱国心么?”

餐桌上的气氛稍微诡异了一下,那些低头玩智能手机和掌上电脑的商界大亨们快速抬头看了看,又低下头,耳朵其实都是支着在听的。

环球选择首席执行官哈弗盖斯勒很专注:“我当然有!我爱美利坚合众国!这是在座每一位美国人的绝对信念!”有些低头忙业务的商人脸上有笑意,但不说话,更多人跟着点头,表示赞同。

齐天林回答得很快:“我也爱,我也爱美利坚合众国,这是每一个从别的国家移民或者希望登上美国领土的人共同的愿望,也是诸位为之努力的骄傲,美国也当之无愧是每个地球公民都想成为国民的乐土,对不对?”

哈弗盖斯勒犀利:“这并不能成为你解释你有什么依据证明你和华国没有关联的理由,因为太干净了,你跟华国之间的关系撇得太清楚了,按照我的职业敏感,越是说明没有问题的,那么有问题的几率就

很大!你问问在座对面各位,因为跟华国违规操作触犯了美国法律受罚的,有多少?”

轻笑中,低头的商人大亨,居然有大半都举手示意一下!

军事设备领域本来就敏感,稍不注意就会触线,而商人又是无利不起早的典型,各大公司或多或少都在跟华国交易的过程中做过点灰色贸易,美国国家安全部门没少罚款和惩戒,但还是屡禁不止,这个的确和爱国与否无关。

齐天林也跟着笑,点点头:“我不否认,我对华国,也有爱国心……”

商人们大半都抬头了,而且没马上低回去,有点专注的看着齐天林,知道他有下文:“美国为什么被全世界人民都爱,就是因为美国善待自己的国民,在这里当公民很舒坦,当然我是指努力的美国公民,哪里都有好吃懒做不得志的垃圾,不在讨论之列,那么美国这种向心力来自什么?就是这种物质和生活环境的优越性,美国不是我的祖国,但美国把每一个公民当成了自己的客户,善待自己的客户,这和民族乃至宗教信仰无关。”

商人们又笑着低下头,军政界这边的人也有点笑了,骄傲的笑,为美国这种全球口碑而笑,齐天林再解释自己:“对面的拉姆斯菲德尔先生,您爱德国么?”

拉姆斯菲德尔很认真的回答:“我是十九世纪德裔移民,过去近两百年时间了,我出生在芝加哥,和德国没有任何关系,虽然我的祖母提到德国还有点印记。”

齐天林笑着摊开手:“那就对了吧?我生在华国,华国是我的母亲,我把祖国当成母亲去爱,很正常……”摆手阻止哈弗盖斯勒:“但政府没有把我当儿子去疼,华国政府更多是把国民当成自己的产品……这是我为什么离开的原因,祖国和政府,这是两个概念,请你想清楚,华国人叫香火之情,我爱我的祖国,但并不意味着我要为政府效力,我爱美国,因为美国的利益能帮助我获得最大利益,我帮了华国能得到什么?改变什么?”

美国人哈哈笑起来,笑声有感染力,传遍了好些人,一直比较严肃的拉姆斯菲德尔都笑,转回身来坐正了笑,虽然幅度不大,但说明他是真的释然了有些东西。

只有哈弗盖斯勒皱着眉:“香火之情?我回头查查这个词意味着什么,爱国心……好像有点意思,有不同的含义,有些莫名其妙的含义……”

齐天林不急着转移话题:“时间和事实会证明哪一种爱国心更有生命力的,卡尔诺乌将军,我期待与您的公司有更多的合作,未来在全球为美国获取更多利益。”

PMRI的卡尔诺

乌耸耸肩:“全球海外基地的收缩是必然的,我们双方的合作真的会越来越多,美国军队已经无法承担很多任务了,只能由我们来……”

这就是国家军事私营化的特征,究竟是利是弊,还真的要留待历史评说。

哈弗盖斯勒的动作比较好笑,居然翻了个记事本出来,开始写写画画的记录又分析什么,在他附近的拉姆斯菲德尔伸头看了看,居然大摇其头的移开视线,把目光落到军政界其他人的身上。

齐天林觉得这老头就是个主持人,一个个把各方面提溜出来跟自己讨论,那么接下来应该是什么人?

一个女人。

哦,当然不是漂亮年轻的那种,这个金发老女人喝了一口水才对齐天林这边笑笑开口:“保罗,很荣幸能参加这个酒会,当然也很有趣,我想我隐约能理解你说的这种爱国主义……你对犹太人是怎么看的。”

隐约理解?

真正的美国人就很难理解这种爱国主义!

齐天林表达的爱国是什么?

是不管国家贫穷富饶,不管他肮脏纯洁,又或者黑暗光明之分,只因为自己的血管里流淌着祖国母亲给予的血液和肤色还有基因,就紧紧的拥抱这片土地,捍卫这片土地,为这片土地流血流汗的奋斗,也许现实很残酷,但总有希望去改变和进步,去不需要回报的爱自己的祖国母亲。

犹太人恰恰就是这么做的。

他们有别于美国土地上那些只为了这片土地给他们带来的利益,才集合起来的全世界移民,他们是为了以列色而存在的。

在这一点上,齐天林都觉得应该向犹太人致意,虽然自己还在他们的土地上引爆核基地。

但那不过是为了削弱美国在中东的一条重要的走狗。

其实有时候真不能说以列色是美国的走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