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三百六七章 顺眼

第一千三百六七章 顺眼

在美国政坛,起码现在,还不能说任何犹太人的坏话,齐天林肯定也不会犯这样的错误:“我没有任何宗教倾向,虽然有人说我倾向伊斯兰教,但大概都知道那是为什么……”男人们一片哄笑,杰奎琳不自而然的都站直了些,不靠着齐天林这不要脸的家伙了。

那位女士也笑:“没有歧视倾向就好,但你的家族在美国金融风潮的黑色九月当中,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这是我们美联储也格外关心的细节。”这位不是国家金融私营化的美联储犹太裔主席还有谁?等同于美国央行行长,她对过去几个月中那些资金流量也最敏感不过了吧?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纵然阿布扎比投资局以及欧洲各大财团家族尽可能掩饰了自己的投资渠道,但海量资金在美国市场崩塌前的一瞬间,突然抽走离岸到欧亚非地区是不争的事实,有些蛛丝马迹肯定还是能联系上。

可以说,没有这样巨量资金掀起第一波浪潮,也不会带来那么多恐慌效应连锁反应,一股脑就把美国金融市场打翻在地,美元汇率跌到现在只剩20%都还在波动摇摆。

齐天林笑着摊开手:“我只负责军事商业操作,经济上的事情,是我的女朋友在打理,她在美国市场之前投入近百亿美元资金,可是跟着各位损失殆尽,当然我不否认,我的家族也有大量投放在其他项目乃至欧洲和非洲的资金,部分在美国的金融产品在察觉到金融风暴的前期,她的确是当机立断的全部抛掉了。”

美联储女主席的脸上不无讽刺意味:“哦?这么明智?我很想见见这位传说是学艺术的金融奇才,这么准确的判断出崩塌的讯号?”

齐天林搓搓手嘿嘿一笑:“我夫人的传媒集团能提前那么一点点时间知晓白宫决定跟华国签署东非战事和约,在这种情况下,为了保证自己的经济利益,明显随之而来的市场波动下,不赶紧抽走资金,那也太不符合一个投机商人的本性了吧?而且,从这一点,恰恰说明我跟华国没什么关系,据说华国知晓白宫决定和谈的时候,相当惊讶,而我的家族已经开始抛售离场了……”这下,军政界和美国商业巨头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齐天林和他身侧的杰奎琳身上,这个年轻秘书是何方神圣,想来他们也都了解过,肯定会有一些揣测,跟赫拉里夫妇走得如此之近的保罗,在赫拉里决定和谈的一刹那,算是得到了内幕消息,但这个消息的确也没有提前通知华国,如此重要的讯息,任何一个想象中的华国间谍都应该知会吧?

的确有点说不通。

女主席的表情很苦涩:“但你意识不到你们大量资金的离场,会导致恐慌性抛售,继而让更多投资者信心受挫,连锁反应后的恶性循环,才最终酿成金融市场的崩溃么?”

齐天林不担当历史罪人了:“我刚才说过,我对美国的爱国心,是基于美国能给我提供优良的市场环境跟商业机遇,当我的利益受到损害时候,我优先保证的是我自己,我没有任何义务要为美国的经济政策买单,包括在座的各位,我只是运气不错,在关联交易的前一刻可能收到点风声,你不能因为这个就判定我内幕交易吧?而且导致投资者信心丧失的是美国金融外债的现实,当美国不能打赢每一场仗的时候,投资者的信心才会受到影响,如果不是我,而是在座任何一人,你们处在我的那个瞬间,是选择傻乎乎的错过机会,还是毫不犹豫的先独善其身离场?然后再到现在来重新拯救呢?”

商人们真的频频点头,他们不过是没有抓住那个机会,又或者这里大多数的主要基业都在美国,不像齐天林这样就是纯粹的投机性游资,撤离美国市场能马上转到别的蓄水池,甚至是早就准备好的蓄水池,他们在那一瞬间就算得知点消息,都来不及了,因为他们就是美国不败神话的缔造者和拥护者,在真正看到失败之前,就算是不得已,也必须扛着。

不过真的有机会跑,肯定也会跑,这是私营化的特征!

齐天林看着表情复杂的女主席:“您认为罗斯柴德尔银行有没有做跟我类似的行为呢?摩西银行呢?甚至别的六家美联储股东银行,在初期的救市失败以后,有没有自保的行为呢?”

女主席哑口无言!

罗斯柴德尔银行作为美联储最大的股东,甚至总部都设在伦敦和巴黎,压根儿就是持跟齐天林类似的态度,赚钱算我的,亏本?试试事不可为的时候,绝对立刻抽身!

同样设在意利大的以列色摩西银行更是相同的态度。

作为根本性的美联储基石都是这样的政策,有什么理由指责一个单纯的投资者行为?

周围桌边的商人和军政人士的目光都很复杂,每个人也许思考的含义都不一样了,不是说这些讯息他们不知道,只是也许知道得不全面,现在聚在一起什么都说出来……

女主席想挽回:“但你不可否认你是美国金融风暴的受益者!”

齐天林笑了:“我还是非洲多国政变的受益者!苏丹内战的受益者!在座的卡尔诺乌将军是巴拿马政变和海湾战争的受益者,拉姆斯菲德尔先生是伊克拉战争的受益者……吉奥治先生……是世界

反恐战争的受益者,不是么?难道他们要对这些事情负责?包括您在内,如果不是美国金融危机,接连不断的金融措施变化,您会身居高位,成为美联储主席?您也是受益者,难道也要找你要个说法?”

女主席楞得张了张嘴,居然更加说不出话来,反而是吉奥治有点不自然的笑笑,改变了气氛:“对……我们不是在追究责任,而是在寻求信任,信任保罗能给美国带来什么,现在他已经从世界带来了资金和投资,我相信这能给饥渴的美国大地带来雨露,但根本性的东西如何解决呢?现在的局面……我听说你是对复兴法案很不以为然的。”

所以说政坛内部才是没有绝对的,任何讯息和派系其实都在不停的演变和交错,只有利益,国家的利益和党派以及个人的利益。

齐天林侧头看了看杰奎琳,秘书脸上居然有点歉意,其实这也是两位前总统今天没有来的原因之一,赫拉里毕竟对目前的状况负有最直接的责任,所以如果她夫妇二人来参与,基本就是负面效果了,但民主党大佬们显然还是把齐天林的有些态度或者说法细节都传递到各派耳中。

齐天林看商人们有些躲闪的眼神:“《复兴法案》……这个……”他真的有些犹豫,他当时真的是顺口乱说啊,其实从他的本意和直觉来说,这个东西真的对美国有害无益,但到底是要顺势坑人,还是正话反说,又或者装清高摆理智,这就是当卧底的悲哀,始终在自己脑海里随时都得闪现正反两面,有时候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一面了!

拉姆斯菲德尔终于很有兴致的追问:“说说啊……”看来是觉得终于发现齐天林有点给问住,没有之前那样侃侃而谈了。

齐天林只能随便赌一把:“这个东西,嘿嘿……真不好说,这么说吧,照顾的就是在座各位的利益,我也看见阿肯色州关于反对《复兴法案》的说法了,很有道理,大量的资金负担都转嫁到州政府身上,这样的做法不太妥当吧?难道不担心各州闹……闹出什么花样来?”真的是硬生生把闹分裂的这个单词给压回去,连杰奎琳都偷偷在桌下狠狠的踢了他一脚脚跟,看来美国也不是什么都能说啊。

结果齐天林的话,只换来一桌子的哄笑,吉奥治带着老前辈的慈祥笑意:“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看你是在非洲或者中亚那些地方呆久了,只有在合众国的强大凝聚力之下,所有美国民众乃至每一寸土地才能获得最有力的支持,各州都明白这个根本原则,这也是为了解决美国当前问题的综合方案,美国是个大国,必须要考虑到各方的利益,需要权衡跟妥协

,不是类似索马里或者利亚比那样,跟几个部族长老谈谈,指挥军队压上去,就解决问题的……”

齐天林只能讪笑:“所以说,这种事情不是我所长,我只能解决非常规作战游击作战层面的军事行动,经济上么,也是家族和欧洲盟友做投资,现在尽可能想跟各位一起参与到美国复兴的过程中……”

拉姆斯菲德尔都点头:“然后你也想在这个阶段尽可能获得经济和政治上的回报……OK,如果是这样,我们可以接纳你,现在看起来你也的确有诚意的带来的不少的准备,那就不再浪费时间了,细节上的问题,我们各自再寻找时间相互解决讨论,现在我们共饮这一杯,齐心协力!共度难关!”

商人们早就亟不可待了,赶紧举杯,匆忙的饮下之后,纷纷起身出去接洽任何可能的项目投资,都是百亿级身家的庞然大物,遭此变故,心中急得都跟热锅上的蚂蚁差不多了,只要能确认这条路不是陷阱,怎么都要赶紧试一试。

齐天林看看坐在那对自己虎视眈眈的美联储主席,狐疑在脸的环球选择CEO,真心觉得还是PMRI这大仇人,来得顺眼一些,真不想跟那些喜欢刨根问底的情报头子打交道,他们那种发自内心怀疑一切的心态真的很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