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三百六九章 屡见不鲜

第一千三百六九章 屡见不鲜

晚上回了别墅,一家人当然会留在这边住,不少的宾客也留下来,宽敞嘛,亲卫仆从们住的都有好几栋附属小楼。

柳子越自打从海岸边回来,情绪就超级高昂,脸上明艳照人的情绪怎么都掩饰不住。

玛若还很怀疑:“你们远远的在那海边做那种事情?真……很冷的,我觉得会得病吧?”因为她和安妮是在那个监听监控的车厢里通过空中遥感红外摄像头找到人的,温度有点高,类似运动的那种,所以她有点想岔了。

柳子越架不住,哈哈笑着跑了:“你实在喜欢那种调调,你们去,要玩多人游戏,你可以找蒂雅成全你……”

玛若表情很惊悚:“啊?你还想这种事情?”多么堕落的事情,不过想象力丰富的法西兰姑娘居然舔了一下嘴唇。

还是安妮把齐天林认领走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保罗!你先半段的表现就非常好,可为什么不趁热打铁,后面却跟安吉拉到海边去鬼混?!”口气简直就是恨铁不成钢的极端类型。

齐天林其实自己也觉得轻松,跟老婆讨论一番,何尝不是让自己的头脑也清晰起来,一手抱了公主,给玛若道歉:“我现在需要补救,跟这位满脑子政治的人生导师讨论一下全球政治,交完作业再来找你……”

玛若肯定又想岔了,呸一声,自顾自的找柳子越去了,她俩是真比较有共同话题。

安妮真不风花雪月,她那么大个儿,还挺沉,坐在齐天林手臂上都没小鸟依人的气息,口气更是煞风景:“为什么?这个阶段你多跟那几个大佬单独谈谈,无论正反真假,都能获取最大的政治利益和商业价值,对你下一步的开展有莫大好处的……”说到这里,居然有点赌气:“我这么远从日本飞回来,你却跑到海边谈情说爱。”双手恨恨的揪齐天林头上的短发。

齐天林偶尔仰起头瞻仰公主,抱了她进卧室,其实这超级豪华的大宫殿别墅里面,主人房的卧室却格外朴素,面积够大,但床铺真的没什么精雕细琢,也许外面所有的一切都是做给人看的,真正自己享用的这一点才是只讲求舒适。

齐天林当然不会猴急的把姑娘抱上床,一手在桌上抓了香槟酒瓶,还有俩杯子卡在手指中,一手就抱着安妮坐在窗外凸出去只有一个小弧形的阳台边上,安妮还在嘀嘀咕咕,但外面冷风一吹,就注意到环境,她是北欧姑娘呢,不惧严寒,齐天林更不怕,所以大冷的天,两人居然这样靠在阳台边上扮浪漫,只是齐天林看大理石栏杆,还是体贴的抓了个天鹅绒垫子放

栏杆上才让安妮坐,安妮还礼貌的回应谢谢。

齐天林单手围住她,另一只手操作开瓶倒酒的事情,送到嘟着嘴但已经不说话的公主手里:“你这个时候是最美的。”

好吧,安妮还是忍不住笑,投桃报李:“你现在真的比以前有情趣多了,我的功劳!她们也有一点点。”

齐天林轻轻碰一下杯子喝一口才说话:“对我来说,你能理解我的心情和角度么?”

认真的欧洲公主就专心的思考:“你……还是想保证华国的利益?家族的利益?又或者现在思考未来美国应该跟我们的利益扯上关系?”

齐天林真心表扬:“两种美,刚才是你卸下公主的面具,像个一般姑娘那样对爱人埋怨的模样,现在是你最擅长又最专注的样子,都很美,不过我更喜欢前面那个你。”

安妮又回忆一下嘿嘿:“还不是因为你,好吧,好吧,其实今天你的表现已经够好了,欧洲方面的那些家族和王室基本都抽了机会,悄悄跟我表达了希望大家利益共沾的态度,跟我们刚去开发非洲的时候,态度完全不同了,那时还有点施舍给我们机会的味道,现在却是在征询我们的意见……”很骄傲,不过这人生导师也太没原则了吧。

齐天林摇摇头,放下酒杯,双手撑在安妮两侧的宽厚栏杆上:“对我来说,这些都不重要,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就好像看蚂蚁忙忙碌碌的模样。”

安妮高山仰止的高兴:“好!这说明你的视野已经拔高了……对哦,你本来就是……嘿嘿,应该这样俯瞰。”在她眼里,也就齐天林这半神一般的男人才配得上自己吧?

齐天林没那么兴奋:“如果一味的放纵这种情绪,我就会变得对一切都索然无味,特别是把很多精力耗费到这样的政治上面,不是我的初衷,我更倾向于行动!”

安妮变安抚:“好啦……现在的美国暂时不需要军事行动,你心里明白的,这里现在就是要用政治和经济来改变很多东西,巨人大多都是输在自己庞大的身躯上,如果你觉得烦闷,就回非洲去玩玩?蒂雅陪你去那些非洲国家探险嘛,不是还有个阿拉伯公主么……”

这都宠溺成什么样了,齐天林哈哈的笑起来:“你不回日本了?”

安妮纠结:“美国这边也很风起云涌啊,今天这种酒会我是想经常办的,这种长袖善舞的感觉真棒,日本那边也能搞,可全都是一帮矮矬子,我站中间一个个都仰着头看我……”

齐天林一边抱起她往床边走,一边出主意:“那就还是留在美国吧,夫人和玛若在捣鼓收

购范德比尔特家族的那些遗迹,你跟着去看看不?”

安妮对这种级数的烧钱却兴致缺缺:“她们去吧,我还是对政局感兴趣一些……”

齐天林剥下她金色的晚礼裙,因为走高雅风格,一点没柳子越那件的性感,可搭配在安妮的身上,却有一股子特别的诱惑力,特别是给剥到一半的时候,安妮看出爱人眼里的欲望,故意双手交叉遮住前胸:“是不是很有成就感,很有神秘诱惑力?”高高在上的欧洲公主嘛,她还是自恋的。

齐天林不装斯文了,一巴掌拍她屁股上,拉下手就盖上去,估计安妮今天是真的把大多数兴奋都用在了宴会上,没有跟往常一般和齐天林争夺主动权,颇为少见的柔情似水般迎合,还感叹:“好像……这样,偶尔柔弱一点也不错?那我就不回日本去,这些天陪着你?”话语都有点结结巴巴的给娇喘打断不少,但安妮还是倔强的一口气要说完。

齐天林就嘿嘿嘿的努力……

这两口子这么颠龙倒凤的快活,却鬼使神差的躲过了可能的一劫。

因为安妮就为了这个酒会返回美国的档口,日本那边却突然一下就出了乱子。

事情发生在九州岛……

就好像之前爆发在日本全国各地美军基地的那些所谓的恐怖行动一般,突然有武装分子对驻扎在九州岛的美军基地发动了大面积的袭击!

前面就说过,日本其实是枪支管控比华国还要严厉的区域,因为国土面积小,管理起来其实更加方便,所以之前那些针对美军基地的袭击才会被齐天林一口咬定就是日方军队的行为,而这一次,同样……也是用枪械袭击。

而且极为专业的用狙击手和掷弹筒进行中距离的骚扰袭击,一口气干掉五处美军基地的十余名哨兵,引燃引爆了十多处建筑物,就快速消失了。

美方是因为核爆,把所有本州岛的美军和装备都暂时撤离了,北海道也没有,四国岛原本就没多少驻军,现在除了最主要集中在冲绳岛的美军,其余都在九州岛,这个距离韩国和华国北部海域最近的岛屿。

原以为经过之前那一档轰炸和空战袭击,日本军方会彻底放弃跟美国人的对抗,驻日美军甚至已经给五角大楼提交了报告,探讨是不是需要返回本州岛,重新控制日本全境的时候,居然突然就爆发了这样的事情。

这是大规模的突然袭击,而且行动极为快捷,等第一波躲避和惊慌失措的美军士兵反应过来重新集结进行搜寻的时候,袭击者已经了无踪影。

原本为了不过于刺激日本民众,美

军基地都没有搞成阿汗富或者伊克拉那样高墙大院的军事堡垒,很多地方都是铁丝网隔墙和水泥轻质隔板,基本就是只针对民众防范,面向军事行动的时候,顿时显得捉襟见肘。

而且九州岛的美军基地主要都是海军,在长崎县一带比较集中,目前大量战斗舰艇都在冲绳,这边剩下的都是少量国民警卫队和辅助船只,战斗力并不算很强,只是因为接纳了很多本州岛,特别是东京都地区和广岛的后勤部队跟美军家属,人数大约有三万人之众,其中真能作战的也就寥寥两三千。

猛然改变的是心态,原本从本州岛撤离过来是为了躲避核辐射,经过对日本的惩罚打击以后,美军官兵彻底的放松心态,这条只会吠的狗,已经被打服了,所以这些天九州岛的美军防备并不算很森严。

一刹那的后果就是,所有美军官兵都在抓自己的佩枪,紧张过头的保护自己的家人和周边环境,身在异乡的美军官兵们终于感受到了不安全的恐惧!

但与此同时,在南卡罗来纳州,也爆发了一场美军基地的枪杀事件,只是这场发生在美国本土的始作俑者是从东非战场返回来的曾经被俘美军士兵。

一名华裔,在战场被非洲士兵受降以后,虽然只是零星的看见有华人出现在战俘营,但几乎所有的美军士兵都明白东非战事他们是输在了华国人手里,所以美军中的华裔或多或少都受到点不同的眼光看待。

这些已经把自己看成绝对美国人的华裔怎么都想不到,这种异样的眼光和个别部队内部的虐待都还不是尽头,当上万人的战俘返回美国国内以后,华裔士兵受到了特别调查,检索他们在整个东非战事中有没有通敌行为。

这名不堪受辱的士兵终于在这个夜晚抢了一支枪在军营里肆意射杀……

其实美国枪案,包括军营内的枪案都屡见不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