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370章 兔子还是疯狗

第一千三百七十章 兔子还是疯狗

其实清晨神清气爽的齐天林还在跟安妮请教:“难道他们就真的不在乎大多数人的利益,执意要把军工联合体,以及这些金融利益团体的复兴放在第一位,根本不担心美国民众和基层州政府之类的反应?”

安妮**肩头,拉被单盖住点胸口才笑:“看见拉姆斯菲德尔跟这些人来,我就大概明白他们是什么态度了,就是来要钱的,他们的政治诉求和手法都不会改变。”

齐天林也靠在床头:“他不就是个前国防部长么,连总统都没有当过。”

安妮耸耸肩,这种动作用她的肩头来展现,还真是有种特有的质感:“他可不是一般的政客,总的来说吧,你昨晚接待的那一拨人,混杂了共济会、骷髅会甚至还有多个美国政治经济团体的代言人,无论他们的政治倾向还是和世界各国的亲善度有什么区别,他们都属于精英论的忠实拥趸……我也曾经是,我父亲也参加了那次著名的1995会议,简单的说就是他们都认为这个世界上只有精英才值得留存,其他垃圾都是在浪费粮食和资源,是不是很耳熟?”

齐天林苦笑着翻身起来:“又一个纳粹式的口吻?”

安妮倚在被褥之间:“当你站在人类巅峰,就会不自而然的俯看和询问这些人类,你们究竟是未来世界的就餐者,还是沦为吃剩的垃圾,这是尼采的哲学思维,著名的20对80理论你知道吧,就是这帮人捣鼓出来的。”

百分之二十的人就创造了这个世界的财富跟剩余价值,其余百分之八十的人口不过是在享用和拖后腿,这个公开宣扬的理论好些年前曾经相当流行。

齐天林随手抓了条裤子穿上,站在阳光明媚的窗前,脸上真有些苦笑,精英人群还真是狂妄得可以。

安妮的声音更明媚:“可你听见的不过是对外说的,内部没公开的后半句就是这80%的废物就应该人道毁灭,所以精英阶层怎么会在乎底层的反应?无足轻重而已……”

齐天林还没说话,就听见门上有敲门声,不算很急促,是柳子越的声音:“你那小秘书到处在找你,有事情了。”

等坐到餐桌前吃早餐,齐天林才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电视上播放的讯息,一屋子宾客都在看。

这别墅够大,早餐房都是阳光玻璃温室房,周围密密麻麻的各种奇花异草中间摆满小圆桌,跟个高级餐厅似的,原本享受了一晚不错休息的客人们还在寒暄,讨论今天应该到哪里游玩一下,就都一起仰头看挂在墙面的电视。

日本九州岛

到处火光黑烟浓浓的场面,星云传媒的工作人员仗着在日本的便利性,正在抓紧播报:“从今天上午开始,持续了一天的恐怖袭击和美军基地反击行动,直到现在九州岛西北部地区到处都能听见枪声。”

画面镜头一转:“而本州岛已经撤离美军的广岛县附近几个美军基地也遭遇到大量的袭击……现在看来应该是昨天晚上就发动了,根据我们的了解,这位于广岛县江田岛市东广岛市的两个美国陆军基地,都是弹药库,储备了为数不少的美军现役枪弹装备,现在已经能看见整个仓库一片狼藉,装备丢失一空!”

杰奎琳就是因为这个事情找齐天林的:“五角大楼叫你尽快回去参加会议。”这是肯定的,现在齐天林也算是一日本安保问题专家了,驻日美军司令部给了很高评价的,后面就算有点瑕疵也起码帮助美军保证了横田基地不至于被哄抢啊。

玛若有点不满:“哦,这个时候用得上就又要叫过去,稍微有点怀疑就喊打喊杀的?”一边说,一边把小奥拉过来扔给齐天林,还别说,这样庄园式的生活,玛若真觉得挺喜欢,有点不想挪窝。

柳子越识大体:“我们不是要去看北卡的那个第一庄园么,让他去上班,哪能随时都围着老婆孩子转悠的,赶紧的,办完事再联络,都忙,安妮跟我们一起?”

安妮仰着头面色玩味的看完新闻摇头:“那我还是回日本去?”

齐天林看她神情就懂了,摇头:“得了吧,已经打起来,你就别去搀和了,留在这里好好休息一下,整理你那些基金会跟慈善机构吧。”

等出来上了车杰奎琳才迟疑的问:“那个公主是什么意思?”

齐天林糊弄人:“她想当圣女,过去调停纷争,她就好这一口儿。”没说的是,安妮在嘲笑他多半这就是华国,或者他留下的那些人手开始作乱了。

坐在五角大楼战情研究会议室,齐天林首先得到的询问也是这样:“有没有可能跟华国有关?”

齐天林实事求是:“我之前在东京遇见的所谓恐怖袭击,全都是日本特种部队的作为,他们打的幌子就是用恐怖袭击来干扰美军基地的行为,甚至还用引诱我去查看袭击事件,对我也发动过袭击,至于现在么,日本军人那种比较视死如归的劲头,我觉得还是有可能是他们自己发动的。”

一名军情分析室的中校就有不同看法:“华国是非常乐于看见我们现在和日本自卫队产生间隙的,也不能排除是华国甚至俄罗斯在中间挑拨的可能性。”

齐天林不争论,耸耸肩表示您继续,结

果突然墙面的一盏红灯就闪动,主持会议的陆军参谋长沉稳的切换屏幕过去,一面墙的大屏幕上立刻分成多个小屏幕,其中一面正是齐天林熟悉的那位驻日美军司令中将,对着镜头略显急切的敬礼:“入夜以后,突然就遭到日本方面自卫队的袭击!”

画面有点晃动,应该是在办公楼里面拍摄,虽然将军脸上没有慌张,但背后不同走动的身影,说明他那边已经处于战备状态,鉴于日本还没有切断卫星通讯的能力,现在画面质量还是能保持不错。

国防部长原本只是坐在一个侧面座位,旁观陆军参谋长主持这次日本各基地突现袭击的讨论会,现在立刻接过了掌控权:“报告你的情况!”转头对所有在座的十多位将军跟数十位参谋校级军官指挥:“开始各种应对措施准备,联络汇报给白宫,通知参谋长联席会正式召开,知会国会发生了什么事情,相应邻近部队做出随时准备起飞支援的准备……”

效率,这就是效率,国防部长的一声令下,无数参谋和将军就给各自的领域发出了讯号指示,只有齐天林和多名相对更高级的中将以上的大佬一动不动,只看着那些切换到日本长崎县各美军基地的监视器画面上,的确是有乱作一片的情形……火光跟曳光弹在黑夜中划出的光线,格外醒目,但监视器的精度有限,看不见细节。

齐天林终于举手:“我在本州岛还有超过两千名武装承包商员工,我希望能跟他们沟通,迄今我还没得到他们的汇报。”

罗宾威廉防长却出人意料:“你不是还担任什么日本国民临时大会委员么?以这个身份跟日本方联系,听听反应?”这其中不无点考验的意思。

齐天林却爽朗的笑起来:“对啊,您看,这种时候,这身份不是很好用?”说着就拿过旁边一部美军少尉递过来的卫星电话,开始拨打小野铭二郎的电话,还介绍:“这是日方给我配备的一名联络官,其实主要也是负责抢险救灾的,以前是东京都一个什么政府办事员……”

电话那边只响了两声,就传来带着疑惑声的日语:“莫西莫西?”

齐天林用英文:“是我,保罗将军,现在日本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出现袭击美军基地的事件?”口气带着质问的色彩,虽然很轻微。

身为潜伏党的华国小特务一激灵,就明白齐天林在什么环境下提问,恭敬而圆滑:“我这边还没有得到国民大会的任何通知,您需要我向田宫先生询问传达么?”

齐天林压抑怒火:“请抓紧时间,我不希望已经平息的事态又陡生变故!我需要等待回复!”

小野铭二郎嗨咿嗨咿的混杂着英文挂了电话,齐天林在防长的注视下继续拨打自己员工主管的电话:“本州岛的情形怎么样?”

廓尔喀有点莫名其妙:“还好啊?横田机场一片安静,刚刚又抵达四架物资运输……”就啰里啰嗦的开始汇报。

齐天林不打断,最后警告:“全体收缩,加强防备,必要时候可以动用反制手段攻击任何对公司员工以及我们保护场地的军事袭击,让各地分部主管给我汇报各处情形,就是这个电话号码。”

廓尔喀分明是有些兴奋的一口答应。

接着这部美方的卫星电话就不停歇的开始响起,本州岛各地的PMC队伍接二连三的开始反馈各处信息,就是呈现一派越靠近西边九州岛,局势就越发诡异混乱的状态,反而是东京以东的地区,一切如常,连东京市周围偌大的卫星城面积都保持原状。

其间终于好不容易接到田宫喜一郎的电话:“保罗君?”

齐天林似乎有些按捺不住的质问:“怎么回事?又招惹美军基地干什么?”

现任日本代理元首很无奈:“受到袭击的美军防卫过度,伤害了不少日本平民,激起了驻守在九州岛以及本州岛西面的中央机动集团军的军人们愤怒,他们……自行发动了攻击!”

齐天林和听见内容的国防部长,面面相觑!

兔子急了都咬人,更何况疯狗般的日本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