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三百七七章 叫门

第一千三百七七章 叫门

当然齐天林现在也能忽悠了,故作高深:“根据我在非洲的经验,民众或者基层反对的东西,不是上层建筑强行推广就能达成目标的。”

汉默尔居然记录,忧心忡忡:“所以我这些日子一直在思考,美国将会何去何从,这个《复兴法案》的闹剧到底会演变成什么样子,我只希望我们俩的想法不要真的一语中的。”

这口吻,就好像是把齐天林当成知己的味道,也让齐天林看出来一点人家的书呆子气息,那就不……扭断脖子了吧。

齐天林有演技的轻叹一声:“这种趋势下,你最不愿看见的结果是什么?”

汉默尔做课题推演:“《复兴法案》已经在参众两院都获得通过,特里总统也签署批准,那么这个法案就必须实施,联邦政府和地方州政府之间的矛盾就成立……”

这里就是齐天林上次被杰奎琳打闭嘴的关键点了,该怎么办?

非洲或者亚洲国家也许就会选择分裂造反的情况下,美国应该怎么办?

如果真的好像齐天林觉得是分裂造反,那才真的是不了解美国政体的打胡乱说,美国各州的独立是违法的,这是明文写进了宪法的,那时候就可以动用军队来解除违法的行动,而各州的军事力量也会在违法的前提下考虑自己是不是要跟着违法,所以这样的情况在美国这样一个格外强调一切都要遵守宪法的国家基本不太成立。

法制是社会和伦理道德的根本,这是欧美西方社会的文化基石,这一点跟动辄造反的亚非拉有本质的人文区别。

汉默尔给出一个很无奈的选择:“州政府……除了被动接受,他们唯一能选择的就是反制联邦政府,这在宪法中是有规定的,防止联邦政府把美国带上错误的道路,他们可以申请修宪……”

修宪?

齐天林扑哧一声笑出来,差点把酒吐出来,凡是稍微学习过美国政治的人都知道这是个天方夜谭。

美国宪法自从两百多年前制定迄今,只经历过27次修正案,其中十次是在制定以后接连修正调整,统称权利法案,都是美国的立国之本,而后面十七次一直连绵了两百多年,基本都是联邦政府牵头举行的,都艰难得要命,举一个例子就是最近一次修宪法案是关于不得随意调整议员的工资,在1992年通过,可提出议案是203年前的事情!

修宪的艰难程度可见一斑!

而州政府要提出修宪的话,就必须先经过50个美国州议会的三分之二同意召开修宪会,并且其中四分之三

的州议会要同意这个修宪内容,才会被国家接受。

这个苛刻的条款,美国建国迄今,从未实现过,虽然多次被挑战。

美国从来没有因为州政府提出修宪就举行过修宪大会,如果觉得这条太严苛,可以,申请修宪来修改吧!还是没人搭成过目标,参众两院是不会主动把这种修宪的权利放给州议会的,这看上去就是完全成了个建国之初的摆设死结。

打一开始就没人能解开的死结!

齐天林都一笑而过,他也没这个能力,这是由政治高度制度化的美国人自己决定的事情,上帝来都没法,所以就当成个笑话听了,还讽刺了汉默尔:“就为这个?你认为可能么?五十个州,每州那么多议员,如果都能同意,那人类早就把通天塔修到上帝身边了。”

汉默尔点头:“可就跟你觉得《复兴法案》是种直觉上的不对劲一样,我也是直觉,惴惴不安的直觉!”

最后多喝了几杯的汉默尔真的瞌睡虫上来,还是齐天林给扶着去休息的,那四人却两名国务院两人是军情部门的官员,一直在飞机上收集整理各种跟日本相关的资料证据,还开放给齐天林看:“中情局正在酝酿国际外部调整,他们的规模太大,经费太高,所以现在联邦政府出现财政问题,立马就……有点维系艰难,这次就不跟着去了。”

齐天林除了表示遗憾,还能说什么?难道他现在还敢去布伦面前得瑟?那老狐狸说实话可比汉默尔这理论家难缠多了,避之不及啊。

飞机靠近日本领空的时候,需要联络的已经变成俄罗斯军方,虽然阿拉斯加美国空军联队已经做好一切起飞的准备,但飞过去日本真的没法一直盘旋,也不敢确认是否能在北海道降落,所以从关岛起飞的部分美军战机还是前往了冲绳,现在冲绳的日本人也跃跃欲试,但因为日本的日军规模比例和美军相比没那么悬殊,美军还占据比较绝对的优势,所以每天只是民众被支到前面来示威,暂时没有军事行动。

但就是这样,也让驻冲绳的美军不敢过于接近九州岛,只能让驻韩美军充当主力,韩国人倒是很配合美国的行动,不会扯后腿。

俄罗斯人听说是武装承包商的飞机,也没被保罗的名头吓到,依旧派了两架战斗机来耀武扬威的伴随越过北海道一带空域,还在关东地区晃了晃,才退回北海道。

纵然飞机上全都是身经百战的美国顶尖特种部队成员,可还是三架客机运输机啊,在最落后的战斗机面前都只是块肥牛肉而已,没有丝毫的反抗力,直到俄罗斯战机说了再见离开好久,飞

机上的人才松了一口气!

飞机终于在夜色中降落在东京横田机场。

迎上来的廓尔喀头头已经变成了马嘉,非洲现在俨然已经成了亚亚和蒂雅管理的地区,廓尔喀们终于可以回到亚洲了,作为齐天林最忠心的狼狗头子,马嘉的到来,说明廓尔喀已经基本全面投入到日本,再加上以僧兵和小黑为辅的黑人部门,总计已经能有近四千人,然后齐天林一眼就看见小野铭二郎探头探脑的站在外围,脸上带着刻意的惊讶和热情。

这小子入戏的分裂程度甚至超过了齐天林。

马嘉简单扼要的就汇报了情况:“一千余人以小队的形式跟核查名义分插在本州岛各地,但也有被日方监视的情况,其他所有人都集中在东京,分为三个区域驻扎在三个美军以前的基地里面,装备充足!可以应对一切作战要求!”

齐天林点头,三名已经脱掉美军军服的特种部队军官离开绿洲号,登上两架民用涂装的C130,这边都把六十名PMC的装备全都搬进营房,那边才陆陆续续的开始从机腹跳板,走下一群群荷枪实弹,却也穿着民用T恤多袋裤的“PMC”。

齐天林却知道,这是美军压箱底儿的海豹特种作战群第四队、武装侦察连第一排DAP、海军陆战队化武快速反应队CBIRF、陆军第一特种作战群第二营一部、160特种航空团战术中队合起来的联合作战队,实力甚至超过当初在坦桑亚尼集结的那支特别行动队,而且就是从这些人这里,齐天林才知道,本应部署在亚洲东北部的海豹第一队跟东南亚的第五队,全都跟随特混舰队葬身在东非海洋!

所以这里只有把原本拉丁美洲地区的第四队拉过来顶数。

美军内部现在这样东拉西凑的现象非常普遍,就因为东非那一疙瘩完全打得五角大楼,头昏脑胀,没等调整好自己,联邦政府和金融市场又乱作一团,一直处在混乱重建的状态。

由此也能知道美国军方是真的迫切希望赶紧动手抢人,俄罗斯都出手了,美国人再不参与,真的所谓国际影响力都要掉到马里亚纳海沟里面去了。

不过毛子没有人质,美国人现在一大把伤员和军属被扣押在日本人手里啊,投鼠忌器的也不能用战机乱轰对不对?

所以齐天林他们一降落,几乎是马不停蹄的就立刻选择从东京往九州岛跳跃。

怎么跳?

调用日本军方的直升机!

就是那个在横田美军基地旁边的立川机场,日本陆上自卫队原本的航空团驻地,二十多架被电子辐射伤害了原

件不能启动的阿帕奇和AW101直升机,在混乱之中日本人是没有来得及维修的,美方那个CBIRF分队就带了几名本土机师过来专干这事儿。

齐天林也知道修复不算很复杂,因为只要是停放在那里的,没有过电的直升机电子元件受损就很少,当时横田机场就紧急修复了大量直升机和运输机撤离,现在美方也打算用同样的招式。

所以事先包围了立川直升机机场的廓尔喀们突然发动,就冲破少数日本自卫队员站岗的机场外围,拿下控制权,齐天林匆忙过去时候,最后一队还躲在办公楼里面的日本自卫队军官不肯放弃。

齐天林问明白方位,拿大喇叭:“佐佐木上校!出来说话,是我……保罗!”

拿着电子扩音器的他,身上全副披挂,但还是显得过于托大,居然就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那样顺着空旷的操场走向办公楼,那些一批批过来下车的美军特种人员都有点惊讶的看着这位著名的准将。

可廓尔喀和努米迪亚等PMC却习以为常的撵机师掩护着过去争分夺秒换配件,在他们的脑海里,老板哪一次不是身先士卒的站在最前面。

齐天林拿着喇叭有些不太掩饰的原因很简单,刚才小野铭二郎殷勤欢迎他的同时,也小声通报了程良威一帮人给困在九州岛的坏消息,齐天林必须抓紧时间过去会合他们!

大部队的廓尔喀已经登上运输机飞往本州岛最接近九州海峡的山口机场,准备等候这小部分直升机突击控制九州岛上机场才降落呢……

齐天林要带上几个叫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