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三百七八章 尖刀

第一千三百七八章 尖刀

三层高的营房小楼一片寂静,黑黢黢的窗口好像噬人的枪口一般盯着下面孤身一人的齐天林。

齐天林身上挂着步枪,但他还是把枪拨到了身后,亮出了整个正面,站在两个篮球场大小的楼前空地上,他身后三四百米外的跑道对面,已经有数十名枪手掩杀过去接近对面停放的那些直升机,这些日子这里只是被作为日方东京联络基地,和美军基地作为对应,临时国民大会的办公场地也在这边,佐佐木他们就是作为这里的安全护卫的,现在已经掩护晚间还在周围办公室的政坛要员们退进了陆上自卫队的办公楼。

齐天林有些焦急:“佐佐木!赶紧回应我!九州岛的暴乱已经失去了意义,美国方面正在朝着这边集结,那不是国家的军事行动,用劫持人质的方式来胁迫别国,就是恐怖主义!俄罗斯已经占领了北海道,难道还要美国来占领整个本州岛么?”

还是没有回应,齐天林身后的员工都奔向对面的直升机停放地,日本人采购的阿帕奇实在是比较多,160航空团的那些人手是能驾驶的,但现在的重点还是那些AW101运输直升机,必须要把这里的人送过去,几乎每过一分钟,似乎那些美军人质就在遭受死亡和摧残,所以他们有些焦急的跟机师协同调整,没注意到那个站在空旷地带甚至连个电筒都没有的准将。

齐天林最后一次拿着扩音器努力:“立川机场的直升机我必须带走,我是过去做先导,尽量平息暴乱袭击,如果我被攻击,或者我给出那些美方人员已经死亡的结论,驻韩美军和冲绳岛的空军就会无差别报复袭击所有他们能够袭击的的日本城市!你忘记我们当初怎样保留下来东京了?!难道你们还要一错再错?”

这时候的他就一边说,一边往后退步……

白色墙面在黑夜中还是有影子,映衬出窗户,没有灯光,纵然这里已经基本恢复了电能,但还是没有灯光,都关闭了,齐天林看着这些跟缩头乌龟似的的政客,有些失望的加快退后脚步,他也不愿拖延,实在不行那就强攻!

身体半转,一把不强壮的声音追过来:“真的?真的面临袭击?”

齐天林暗喜的转身,不动声色还有点悲凉:“冲绳岛的空军具备什么能力,你们不清楚?驻韩美军是完整的作战军力,你们不明白,现在要对日本本土进行攻击,你们难道还有质疑么?”

一盏鬼火般的的幽幽灯光亮起,齐天林定睛观察,拿着军用电筒的人动作鬼鬼祟祟,而且他的身后还有鬼影瞳瞳,一点都不大气!

出乎他的意料,灯光没朝着他来,而鬼影走到面前,居然是有些佝偻的田宫喜一郎:“保罗将军的勇气,一直都是我非常景仰的!”好像之前回应的声音也的确不是佐佐木上校。

齐天林不愿寒暄浪费时间:“您的立场是什么?也赞成这样的暴乱军方行动?给国际社会都找到借口,全面分裂日本?”只有两个人面对面,齐天林就压低点声音,更狠辣一些。

田宫喜一郎仰头看他:“您的立场真的就是商业目的?!”

齐天林感谢汉默尔,给自己提醒了一点理论依据:“国与国之间是无政府状态的,你们以前却把日本自身交给了日美同盟,那就等于是一种从属关系下把日本交给了美国,现在你们在反抗,这一点我能理解,但很不明智,美国的军事实力依旧能轻易的击垮日本,难道要拖所有日本人给这种做法陪葬?”他不介意日本陪葬,但万一由此凝聚了美国,或者让华国最终没讨着什么好,那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眼睁睁看着这里变成美国的第五十一个州?

老政客脸上确实有数不尽的疲惫跟沧桑:“我是说您,您的立场真的就是为了商业利益?”

齐天林坦然:“对!我现在正在美国决定参与到美国重建复兴中去,我不愿意这样的日美战争节外生枝,你要明白,美国国内对于重建利益的争夺也非常厉害,我可不想看见那些力主军工复苏论调的团体压过我的投资!日本就是在给他们借口!”

田宫喜一郎似乎也给自己找到了依据:“原来如此……”远处已经传来嗒嗒嗒的直升机旋翼声,那些机师显然已经修复了一些直升机,齐天林的耳机里面也传来惊喜的声音:“加快进度!”

齐天林回望了一下,田宫喜一郎也在看:“我……跟您一起去!”视死如归的态度,让齐天林倒是对一贯不屑的日本政客有点新的认识。

但他还是坚决的摇头:“换个人!我要军方的人,你不懂那些军事术语,我需要一个中高级官员跟我们一起,我需要他叫停九州岛东侧的防空系统,才能让我顺利的进入九州岛降落并尽可能接近暴乱区域,找到暴乱部队,寻求跟他们面对面的机会,你的名字是不足以让某个雷达站或者防空导弹发射架停止工作的。”

那的确是,在军队就只遵循自己的那一套体系,来个政客是没法修正他们条令的。

田宫喜一郎长叹一口气,转头挥手,招过来一名幕僚,耳语两句赶紧回头跑楼上,没一会儿就带下来一名身着常服的军官:“佐佐木上校已经去九州岛了,这是防卫省防卫事务次官佐藤翔野上校

,由他来陪同你们前往吧。”

齐天林点头,最后一次给这位目前焦头烂额的代首相表达自己的意图:“日本的当务之急是安定下来,先防灾救灾完成解决生存问题以后,才能考虑未来的发展,美国现在自己都乱作一团,你们趁乱想做点什么,一定会被美国拿来开刀,这是我作为临时大会委员的最后一次提醒,美国人已经很心烦意乱了,别去惹……”

脸色铁青的佐藤上校跟在齐天林身侧向田宫喜一郎敬礼以后离开,确认没有作战危险的办公楼里面涌出来不少官员跟士兵,都看着这两个身影在黑幕中离去,目光那叫一个复杂。

用自己重金购买的欧洲直升机去自己的国土上,攻击自己正在为了国家反抗外敌的军人,关键是带队的还是个华裔……这种种的因素不放到这个现实中来看,真难以让人相信。

这些日本人还不得不屈辱的接受了。

步行横穿数百米的宽敞跑道要点时间,另一边画着白色圆圈的直升机降落点上已经铺排开一架架直升机,努米迪亚还好戴了风镜有反光,不然以这么个黑人还真的看不见:“老板!已经修复了六架运输机,更换零件还能替补三架,正在补充燃料!”

齐天林点头登上一架AW101,上机的时候瞥见机身上的日本航空自卫队字样,有点笑笑,后面的PMC也陆续登机,就等着那最后三架的检验就出发,耳机里面也能听见各隶属不同特种部队的美军官兵在相互呼叫,反而是美籍PMC们默默的抱着枪支挤在了两架机舱里,因为算是短途,又没有携带过多装备,都比较轻,可齐天林依旧看见自己的员工有不少,习惯性的登机以后,就从军用座位下面拽出临时伞包穿戴在身上,这几十年来日军的很多作战条令都是从美军那里抄袭的,连这些装备摆放的细节都几乎雷同。

速度很快,齐天林靠在舱壁上一声不发的仰头闭目养神仅仅十多分钟,机舱里的航行灯就亮起来,接着猛然摇动两把,军用驾驶风格的AW101拔地而起,绝对没有面向美国总统服务专机那样平稳过渡的驾驶方式,完全就是全身倾斜着朝空中猛推!

一连串的直升机都升空,只留下部分廓尔喀顺势占领了这个机场,到明天天明,估计就会有更多的PMC过来填补把守,东京现在就只能靠一千多人来把守,所以还是散在城市各处,目前看起来本州岛的日军并没有针对这支国际雇佣军有什么敌意,也没有刻意进入东京市区来受到国际调查组的关注,还能相安无事。

让齐天林觉得不太能相安无事的就是身侧这位佐藤上校

,不是作战服的大檐帽下双手放在膝盖上,就算安全固定带把他压在舱壁上,也不会出现其他PMC那样松弛的状态,全身紧绷双膝分开的坐姿,使齐天林觉得他不是很紧张就是很亢奋。

其实距离不算近,从东京到九州岛海峡有八百多公里,灰背隼要飞近三个小时,而且已经接近满负荷的极限,所以中途还降落加油。

但比较出乎这位佐藤上校意外的就是这群直升机居然是在一片海边高速路上降落加油,几辆运油车无声无息的停在路边,等直升机降落开始加油,驾车的黑人们就自己驾车消失了。

不少PMC下直升机撒个尿抽烟啥的,齐天林趁着稍微远离点机体,给努米迪亚做个伞包的手势:“所有人都背上……还是有很大的冲突危险。”

这位咧着白牙就转头通知其他人去了。

齐天林回去坐下摘了自己的步枪靠在和佐藤上校中间,终于听见这位上校第一次开口:“你们能做到自行补给?”

齐天林点头:“就算你们不参与,不合作,甚至是阻扰我们的行为,我们作为解决日美纠纷的第一把尖刀,必须插进去!”

佐藤的声音有些咬牙:“我看了……基本都是美国人!”

齐天林有些嘲讽:“那不然呢?难道用第三方的华国人?”

他倒是想,估计在华国振臂一呼,会有多少人都愿意来日本做这个输出劳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