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三百七九章 难度

第一千三百七九章 难度

佐藤上校的嘴有点歪,齐天林这不安好心的眯着眼打盹了,即将到来的,只会是一场厮杀!

沿着大阪、名古屋、冈山、广岛一线的九架直升机尽可能贴着海面降低高度,就顺着海岸线外围的海面急速掠过本州岛领土,黑漆漆的大海上除了偶尔的航标灯,根本没有任何参照物,飞行员的技巧和经验缺一不可。

外号就是黑夜行者的美国陆军160特种作战航空团驾驶员对这种情形显然驾轻就熟,还不停的跟其他运输机进行联络:“还有一小时越过海峡,你们可以准备起飞了……”

其中更有在日本长期服役的飞行员,娴熟的带队避开尽可能的防空雷达,毕竟这条海岸线是处在本州岛和四国岛之间的内海,并不是边防重点,所以不多的几个防御点都能绕过去。

但随着接近九州岛,这里毕竟是防备华国、朝鲜以及俄罗斯的西头重镇,一直都是日本西路军的重点管制区域,耳机里面开始频繁提醒各种规避:“高度下降!前面有海边山头,不能靠近深海,海面有声纳和雷达巡逻船只……”

九架体型比较庞大的AW101直升机从原本预定的山口机场一掠而过,齐天林听见机师在给自己反馈信息:“运输机十分钟以后着陆在这里等候最后命令!”直升机队就在这么一句话之间,就飞快的掠进大约只有三十公里宽度的海峡海面,从山口机场直接靠近另一边的北九州机场!

齐天林不动声色的对前面回头看自己的副驾驶机师做了个大拇指表示明白……

手还没收回来,机舱里的警报灯哔哔的闪亮起来,体积很小,但很亮的LED红色警报灯简直就好像要杀人的刀尖一般让包括齐天林的心尖子都是一抖!

耳机里不出意外:“被锁定了!要求应答!”

齐天林看见那些原本都坐着的PMC们已经起身,紧张但绝不慌乱的立刻排成两行,就在齐天林对面的努米迪亚高喊几句缩写口令,纯粹就是四五个毫不关联的单词,直升机立刻就保持高度,减缓航速,现在下面漆黑一片的还是海面,但驾驶舱前面已经能看见九州岛北九州市零星的灯光,虽然还有距离,但是对于这些人来说海面,永远都比空中更安全,更不用说基本都是动不动能武装泅渡十多二十公里的强人了。

所以这些老兵就分工有致的打开前后两侧各两扇舷门,尾舱斜跳板更是在液压助力下徐徐张开,似乎一个不小心,就会从这张开的大嘴吐出去!

舱壁安全带已经解开,几乎人人都靠一条腰间的单点

安全绳拴在旁边舱壁,一手摁住胸前的步枪,一手就紧张的抓住安全绳旁边的松开小索,带着风镜和面罩的脸全都一眨不眨的盯着前方的齐天林!

齐天林伸手挽住佐藤上校的腋下,帮助他在打开舱门的机舱钢板上艰难固定行走,靠近驾驶舱门,接过副驾驶递上来的通话器,塞进佐藤的手里:“我们希望的是日本有未来的结局,而不是疯狂的同归于尽。”

刚才故意把步枪靠在两人之间,佐藤在护木上感受了触觉,齐天林的眼角是瞟着的,但对方没有抓起来的心态,让他略微放心。

黑色送话器是标准的日本精工制作,却按照美式标准,拿在手里的佐藤深吸一口气,摁下通话键,沉稳的用日语回应:“防空领域识别号NGH1……我是防卫省防卫事务次官佐藤翔野,我们是前往长崎地区……”这个地方他稍顿了一句,齐天林简直就想给他一耳光!

“处理美国军事基地纷争……请予以通行!”

果然,通话器里传来的是沉默,好几秒让人心悸的沉默以后才有声音:“长官,我们……要报效祖国!”

齐天林心里就知道糟糕了,左手托住佐藤,右脚膝盖在自己身前驾驶员的手肘上故意撞了一下,右手也捏了捏他的肩膀,这位听不懂日语的美国驾驶员,立刻就不动声色的轻推操纵杆,坚决而缓慢的提速推进,并且在自己的头盔通话器里同样用几个毫不沾边的单词,传达讯息。

整个直升机队都逐渐提高了航速,拉高距离,所有看着齐天林的PMC似乎觉得机身加快了速度,恢复了安全,松了一口气,却没有一个人坐下,依旧保持那样好像脸朝下站在斜坡上的动作看着驾驶舱!

四扇两侧打开的舷门涌进来的狂风又从机尾大口泄出去,直升机似乎更能降低点风阻,飞得更快,但这些PMC包括其他直升机上的军人们几乎全都是站在狂风中!

有些其他直升机飞行员已经暗暗的解开了自己的座椅安全带……

就好像华语有很多同音字,英语也一样,为了保证军事口令准确无误,比如说华国军队的7就会改成叫拐,免得有些地方口音会跟1混淆,美军采用的方式就是用缩写,然后每个字母用打头单词来表现,譬如现在AAS(空中突袭)转变为AAN(空降准备)的紧急转变,就用“Alpha、Alpha、November!重复一遍,A……”来传递,一来保证密码性内容不会马上被辨别出意图,二来可以避免混淆口音。

齐天林自己拉下面罩朝佐藤露出点焦急的表情,日语很轻:“我

们是来协助自卫队纷争的……”如果佐藤一开始就这么说内部软话,或者干脆用官职压住对方毫不客气的碾压过去,没准儿那边就妥协了,摆出一副处理国际纷争或者自己都有点犹豫立场的感觉,对方很容易就要争辩或者抗拒什么。

佐藤的心态的确很摇摆:“我……知道!国民临时大会也知道,现在国家处在风雨飘摇中,你们是国家的栋梁,脊梁……”他也有些激动。

齐天林左手扶得很小心,力量都不敢用大了,看见这日本上校有些激动的慷慨陈词,唾沫都飞溅到前面驾驶员的光亮头盔上,不敢打搅他激动的情绪,身体悄悄移动挡在对方身后侧,挡住后面机舱里的狂风却不关门,驾驶舱相对还是封闭一点,高速之下却没多大气流,直升机特有的巨大轰鸣声也让佐藤不得不嘶声力竭才能叫喊清晰,没注意到直升机高速靠近海岸线,齐天林似乎都能看见那已经关闭了跑道的机场,因为那长长的填海区域在黑夜中依旧呈现出灰白色迥异于海面的存在,长方形如此醒目……

随着齐天林右手在副驾驶肩膀的捏动,这位低声发出指令,后方两架直升机摆脱队伍,诡异的保持紧密度,却逐渐下降高度,耳机里面还不停相互提醒:“雷达坐标在两点方位,TP011798,315左……”让日方雷达屏幕上呈现的直升机光斑大概还是原来的队形,其实这两架随着靠近海岸线已经不知不觉降低到只有近海百余米的高度。

佐藤完全不是在劝说对方放弃暴力武装行动,而是在助长气焰:“全体国民感谢你们!铭记你们……”

又有两架AW101开始横向脱离队形,压低高度靠近北方海面,这就难以避免了。

雷达站那边就算有人听得痛哭流涕,但总归还是有人在执勤职业性的看着屏幕,突然就叱问:“你们在干什么?队形散开在干什么?”

接着也许打开了多普勒雷达,采用了多频多向的数据采集,惊呼:“你们在靠近北九州机场做什么?!还有两架朝北的是什么意图?!”

晚了……

整个九架直升机的队形已经完全展开抵近海岸线,中间的五架主力直升机已经呈大雁形掠过伸进海中的空港,冲进北九州市郊区……

两架一直掩藏在队形之下的直升机已经猛然悬停在空港上方三十米左右的位置,一架在塔台,一架却越过一般机降抢夺机场的机场大厅,直奔另一头的一排建筑,那里是交通省空港管理处、消防航空队以及航空自卫队办事处!

有少量的军人会在那里,而且控制了那边,才能一下

堵住整个空港的进出。

这就是海上填充空港的优势和劣势。

好处在于拿下,比较简单,因为周边都是海洋,不会受到干扰;

缺点也很明显,必须同时控制另一边的陆地,不然被人堵住海上岛屿的进出口,就完全成为孤岛,没有争夺的意义。

粗粗的滑降索扔出机外,挂在上面的美军特战精英们简直如释重负,一旦落到地上,他们才是无所不能的蛟龙,装在运输直升机的铁盒子里,最怕变成自己的棺材!

几乎不用担心这不到一百人的队伍是否能夺下机场,悬停的机师已经开始通知海面对岸的运输机:“OK,可以起飞,最终航行360-030……”

标准的直升机机降抢夺滩头阵地,然后为后方打开安全通道的作业流程。

零星的枪声已经开始在整个空港岛屿上响起,那是负隅顽抗的日本人徒劳行为,塔台甚至都不需要留下活口,冲进去的枪手,清晰的要求两遍全体靠墙,得不到倔强的日本人回应以后,不耐烦的就扣动扳机,肾上腺素鼓动兴奋的情绪下射杀冲动非常高!

两架直升机开始徐徐的在空中盘旋,用探照灯为下面行动的枪手指引道路,个别副驾驶还离开到后舱门边用步枪射击下面乱跑的日本人……

必须马上清场,富有地面引导经验的PJ队员们迅速开始操控地面临时起降系统,一切做好准备,后面上千人才能陆续不断的越过海峡登陆上来!

可是和抢夺机场这队遇见的低烈度抵抗不同,另外两边的机队难度就要大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