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三百八五章 肮脏

第一千三百八五章 肮脏

驻日美军一般状态下有四万多人,其中大部分驻扎在冲绳一带,东京以及本州岛有三四千人,九州岛有五六千余人。

前者主要是驻日美军司令部的人手和各基地的后勤保障人员,以通讯部队为主,后者则是海军基地后勤人员。

看着只有数千人,但美国是实行驻外军队可携带部分家属,而且很多基地都有承包商负责,更是拖家带口,所以两三万人云集在佐世保海军基地被日本暴乱军队包了饺子,直接伤亡就是数千人,几乎尸横遍野的躺在基地和漂在海面。

这就是后面陆续在长崎县空港转运落地的美国军人们看见场景。

除了忙不迭的收拾残局,驻韩美军司令部也再三警告空军暂时不得对任何日本地面进行攻击,原因很简单,东京的国民临时大会不停向国际社会强调,这只是九州岛军方暴乱,跟中央政府无关,他们也在尽力弹压本州岛的自卫队军人不得参与其中,尽量保证本州岛的稳定。

冲绳的美军也大量混杂在日本民居跟军人中间,万一真的全面作战,冲绳那边还真有些应接不暇。

所以飞越韩日海峡之间给运输机护航的美军战斗机、对地攻击机都得控制住心情别朝下面的日本岛屿发射武器。

于是在各方心照不宣的平衡下,九州岛成了一场岛内战斗,只是日本方面注定没有增援,那就看他们自己能不能取得胜利了。

中午一点过,冲绳跟驻韩美军已经朝着长崎县输送了近十个架次的运输机,也带走了数百具还算比较好收拾的遗体,当然驻日美军司令部中将司令官还是倔强的选择前往了冲绳,用他的原话来说就是:就算这场战斗延伸到冲绳,他也要做驻日美军最后一个离开日本的人。

没想到这句颇有些豪言壮语的政治口号没多久就成了真言。

当然,这个时候打得最激烈的还是北九州市。

就好像伯恩给齐天林带来了一整包德让定制的老板高级战刀,图安他们带来的就是大量苏威典和德国制造的制导火箭弹。

在非洲大陆被他们拿来当成升级版RPG使用的MBT LAW和铁拳3几乎能做到人人携带,非洲军人就喜欢这种玩意儿。

本着专业精神的日本军人还是把装甲运兵车和LAV轻型装甲车放在前面,因为是定位在可以空运的快速反应部队,所以他们没有坦克,25毫米机炮就是最强的武器,似乎在这样的城镇也足堪大用了,只是有点烦人的是不知道哪里的狙击手,让他们不得不把人手尽量收敛到装

甲车内没法机步协同进攻。

但就是这样,日本人也有把握绝对硬吃刚才看见的那种不堪一击的非洲雇佣军!

这样的想法刚刚在前行了五百米左右的先头部队指挥官脑海里闪过,北九州作为全国的重工业基地,和九州岛中部城镇有所不同的钢铁厂区域就闪现出扛着火箭筒的PMC,熟练至极的朝着大概方位发射了十多枚制导火箭弹,然后就消失在大片的厂房中!

面对血肉之躯和民用车辆无敌般存在的装甲车,在穿甲弹面前就是一层纸,坦克可能还能想方设法的抵挡一下这些穿甲弹,单纯的钢板简直就不能面对高温聚流的冲击,日本军人才真的领教到什么是财大气粗的雇佣军!

也许没有美军反坦克导弹那么大的威力,但胜在量多啊,超过千米之外的狙击手趴在楼宇边角做观测:“命中六发!你们怎么搞的,胆子小么?稍微瞄准一点再发射啊……”

话音刚落,另一个方向的黑人们就在图安愤怒的指挥下,再次发射!

这次几乎把先导部队的十多辆装甲车,全都击中!

慌乱的军人在听见巨大爆炸声时候,就有不少人推开运兵车的后门开始撤离,中远距离的狙击手们立刻开始精确射击!

也许没有美军狙击手那么强调普遍的精度,但数百米距离上利用器械的精良,命中人体的难度还是不大的,何况那些逃出爆炸车体的军人数量还很多,公路上到处都能看见靶子!

后面的日军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刚才还自信满满的十多辆装甲车就爆炸起来?!

有一辆携带迫击炮的装甲车可能是车体内的炮弹产生殉爆,整辆车就好像二踢脚一样爆炸到空中十几米高度,再重重的砸下来,里面剩余的士兵就算没有被炸死,估计也给摔死了!

中央机动集团军是号称日本最大规模的准特种部队,基本都是三十岁到三十五岁的经验丰富军士组成,更有相对较完备的指挥体系,最高司令官是个中将,却莫名其妙的丧生在东京那场典礼中,现在指挥的是承担整个西部方面军指挥总长的一名少将,这个曾经在第一空降团跟西尾莫逆之交的少将,才是促成这次精锐军队暴动的主要原因。

所以有时候历史事件着的不能完全以国家态度或者立场来揣测,一个关键人物的心态变化,就会导致事件产生巨大偏差。

这位一手炮制了九州岛兵乱的少将在后面的指挥车上,有些咬牙切齿的发布命令要求后面的精锐步兵部队开始投入进攻,进入道路两侧的建筑物、厂房、公园、商业区、学校,

全面清理武装人员,保护中间的装甲部队穿越市区,抵达另一边的机场。

这个思路咋一看没什么错,毕竟制导火箭弹都得在比较近的距离发射,而且只要有了地面步兵的配合,装甲车也能比较从容的对周边进行反击,要知道就算反器材武器,也没有装甲车上的机炮和重机枪射程来得大。

而且落地的步兵只要注意靠墙进房,也能比较好的躲避狙击手,毕竟北九州的楼宇真说不上高楼大厦,又没有林立的那么多,狙击手一旦被他们判明角度方位,用装甲车上的炮火压制,还是很有效的,这时候的日军已经不太在意这片日本国土上的房屋了。

可他们一旦把步兵送进周围建筑物之间,也就让日本军人和非洲PMC们落到同样的起跑线,稍微离开道路,就没有了装甲车的掩护。

不往两边拓展多一点,又没法完全为装甲车清理干净。

这个矛盾很快就体现出来。

周围的街道小巷中开始穿梭轿车、摩托车甚至自行车,到处打冷枪扔手雷,步兵对步兵的话,黑人那种娱乐天分爆发在战场上,而且肆无忌惮的作风,真的让人很头疼,他们毕竟是齐天林在非洲已经攻城掠寨好几年的精兵啊!

日本军人可是从未上过战场的,作战经验甚至比华国军队还少。

关键是还有黑人们毫不顾惜的北九州市民!

这是个有近百万人口,拥有十多所大学的中大型城市,从今天凌晨突如其来的枪声和清晨满街看见的黑人枪手,已经足够让这个城市的民众感到惊恐万分了。

上午都还只是抢夺点交通工具呼啸而去,最多对吃的和超市里面的各种物件感兴趣,到了中午过后,不等这些黑人PMC好奇的在这个繁华的物质都市转悠点什么,战斗才真正的开启。

凌晨那点数十人的小战斗现在相比之下不过是小儿科,当年斯大林格勒是怎么毁于一旦,变成到处都是残垣断壁的?

就是炮火!

今天也许没有那么多的坦克跟火炮,但有更不靠谱的黑人PMC,他们携带了大量的火箭筒,不能靠近袭击装甲车,那就远距离抛射,爆破前方的建筑物,把惊恐不安的民众赶上街头,堵塞交通,难度很大么?

他们对这片土地又没有任何感情或者责任感,如果说齐天林连在非洲作战都会叮嘱自己的部下不要对平民作恶,唯独在这片土地上,他没有任何限制,因为日本军队侵华时候的作为,已经表明了他们不配用人道主义来对待,齐天林之前在东京高喊人道主义,不过是为自己赢得一个道德

高度,实质上呢?

在安妮的熏陶下,他早已懂得又要做婊子还要立牌坊的风格。

不让华国人来参与这场有些没有伦理底线的战争,就是为了把所有脏水都集中到自己身上,集中到自己那些不太好约束的下属身上,让华国还是去做自己那个谦谦君子一般的文明大国,这些龌龊的事情,就自己来操办吧。

国与国之间,永远都不是神圣而纯洁的,就好像汉默尔论述的丛林法则一样,如果一条龙坐视身边这条毒蛇发展壮大,总有一天,又会在自己身上咬得鲜血淋漓,所以现在,齐天林就必须要让日本痛到骨子里去!

要让所有的日本民众都再一次明白,战争降临到他们身上的时候,才会怀念以前安宁的生活,而不是妄想离开岛屿争夺上岸的权利,让他们真正的珍惜什么叫和平!

缓缓推进的日军装甲车和步兵,刚刚进入市中心,抵达到处都是公园、学院的开阔地带,一方面终于松一口气不会被近距离火箭弹袭击,又惴惴不安的担心周边狙击手时候,前方的公路上逐渐开始汇集起大量的民众,呆若木鸡的和一些尖叫着到处奔跑的激动者一起,朝着军队这边涌来!

驾驶车辆用杀戮和枪弹从城区各方把民众驱赶过来的黑人雇佣军们,嚣张的躲在后面哈哈大笑!

远处那些在瞄准镜里把十字线锁定在手无寸铁民众身上的黑人狙击手们,还时不时开枪放倒一两个,制造恐慌气氛……

战争从来都是肮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