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三百八六章 碾压

第一千三百八六章 碾压

战争中的平民,总是最可怜的。

但别忘了,任何一个国家,都是由无数的平民组成,也正是这些无辜的平民构成了日本这个积极向外扩张的国家,当年也是这些淳朴的日本平民勒紧腰带,从口粮里抠出一架架战机和军舰来攻打华国,因为他们希望自己的祖国强大,他们期望自己能从强大的祖国那里获得更美好的生活,就好像现在的美国成为所有美国人的骄傲,乃至全世界想成为美国人的原因一样。

所以国家关系从来都是自助,只能站在自己的国家立场考虑自己的利益,安妮那种普济天下的形象,也不过就是个符号,她自己都不相信。

齐天林也不相信,一次次战火早就让他明白了这其中的道理。

小黑们更不相信,他们只相信躺倒的死人才不会对自己构成威胁……

看见军方装甲车的日本平民蜂拥着朝军车奔跑过去,担心误伤的自卫队只能停止射击,大量的平民抱住军人简直泣不成声,更让军人们手中的枪都有些颤抖。

到了军队中间就能获得安全么?

那要看是多少军队和平民,非洲军团还在不停的驱赶平民,超过一千米外屋顶的伯恩甚至都不忍心看眼前的场景,长叹一声,就叮嘱自己的黑人部下们适可而止,抱了自己的步枪坐到后面,再也不看这样有违道义的场景,可图安依旧指挥自己的部下干得兴致勃勃,五万……十万,从一大早根本就来不及逃离这个城市的平民越来越多,数千名日本精锐部队简直就成了其中点缀的配菜,有些手足无措的接纳着来自各方的平民,同时也接纳着狙击的枪弹!

装甲部队在堵塞的街道根本无法前行,暴露在宽阔市政广场上的军人成为无处躲藏的活靶子,之前好整以暇可以观察捕捉狙击手方位的军人们被枪声中惊慌失措的平民撞得东倒西歪!

标准的只能挨打不能还手?

气得歇斯底里的日军军官们叫嚣着把后面车上塞罐头一般的美国人质拉下来,衣衫褴褛的美国女人、军官,甚至还有小孩,用枪托驱赶着他们到前方充当遮掩,企图能让一部分日军掩藏着靠近外围,击杀那些驱赶平民的雇佣军。

狙击手们什么时候对美国人负有保全他们性命的责任了?

所有在这场岛屿上战斗中死亡的人都会记在这些暴乱日军的头上!

狙击手们毫不留情的直接射杀美国人质!

日本军人惊呆了,这是什么人啊?你们不是口口声声来救美国人么?

束手无策就是用

来形容这个时候日本军人的!

真的,只能说幸好这些非洲军团是轻武器装备,除了枪械跟火箭筒之外没有迫击炮之类的曲射超视距武器,在这样过远的距离上发射火箭弹,除了给装甲车指明自己的方位,并没有什么好处,所以没能形成面杀伤。

可这样就好像一大群蚂蚁,却面临不停的有针一下下刺死身边的生命,让人发疯!

无论身边倒下的是战友还是平民,那都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不知来自何方的狙击手们依旧没有丝毫情绪变动,冷酷的精确射杀!

老板不是要求他们尽可能射杀有生目标保全机场么?

有生就是活着的人,无论军民,就好像是给他们把一大堆目标骤在一起,其实不用瞄准,大概射击都一定能命中。

外围驱赶的小黑实际上在不停的压缩日军的区域,用民众逼得日军往后退,因为中间隔着数千上万人的街道,还能如何反击?

四面八方的街道都挤满了平民,后面用步枪射击的黑人们逐渐形成包围圈,慢慢的迂回到整个日军的后方,反正到处都有平民,到处都能从房屋和街道以及那些学校中驱赶出大量的平民来,留在日军队伍后方的非装甲车辆跟军人们逐渐都给包围。

黑人们就好像牧羊犬一样,把大群的绵羊朝着那些日军驱赶过去,包围起来,民众也只有觉得在军人周围似乎才能获得安全感,几乎是每看见一个荷枪实弹的军人,就有数十上百的平民围上去!

场面极为混乱!

这样残酷的现实面前,换做欧美军队没准就会选择投降,华国当年在抗日战场上更是无数次被这种日军用平民当挡箭牌的战术给击溃,无论在黔南事变、宜昌会战,日军简直是屡试不爽,谁曾料到这一幕近百年后会在日本本土出现?

齐天林虽然没有直接策划这样的战术,冥冥之中,也许是定数使然!

可靠在后面慢慢的嘬喝清水平息情绪的伯恩,却万万想不到,突然就有狙击手开始叫喊:“长官!怎么办!”惊得他一手抓过身边的步枪跳起来就躬身跑到之前的观察位,从藏在窗户角落的一副高倍双筒观察镜里查看情形。

确实让他目瞪口呆,下面的装甲车居然徐徐启动了……

躲藏在装甲车后方的军人不停驱赶平民,让出道路,驱赶他们远离军人,甚至不惜把平民往来路上赶,那可都是用枪口逼出来的死路啊!

前方的轻型装甲车开始缓缓起步,用大量的平民中间坚定的朝着这边驶来,看看标定的一千二百米,伯恩有些摇头的接过

旁边一支反器材武器,装填上12.7毫米穿甲燃烧弹,也还是只能等待:“放敌军装甲车辆靠近,这种类型的装甲车前钢板能达到三级防护,五百米再射击!”

这些狙击学校出来的枪手,起码也得是非洲各国有点文化水平的才能加入,再也不会出现亚亚当年那样算个风偏都挠头的情况,更是对伯恩碎碎念的命中角度更加理解。

于是感觉似乎没有遭到射击的装甲车队自以为得计,逐渐加大马力,开始毫不留情的朝前方碾压,平民哭喊着干脆依附在车身侧面步行,反正车速也不快,似乎时速就是个5~10公里的节奏,军人们觉得也算是把自己遮挡起来,没有阻止。

于是就好像游行队伍一般浩浩荡荡,密密麻麻的民众簇拥着轻型装甲车,然后才是类似悍马的疾风轻装甲越野车等慢吞吞的在道路上行进。

狙击手们的通讯频道里面却炸开锅,之前略显慌乱的情形被伯恩叫住,分持7.62毫米和12.7毫米两种威力迥异狙击步枪的枪手们开始分配目标,商讨距离,毕竟激光测距仪也不是人人都装备。

伯恩校长已经忘却了刚才自己那种发自内心的怜悯,职业军人回到枪口面前,手指放到扳机上以后,就应该沉浸其中,放弃多余的情感,这一点,他显然做得足够好,他也再不是那个未曾开枪的倒霉蛋,这时候的伯恩,俨然已经恢复到狙击手的最佳状态。

城间高架桥下面的装甲车纵然是躲躲闪闪,依旧还是顺着公路逐渐侧身,把侧面亮给了伯恩这个狙击位,带测距仪的瞄准镜里不停闪动实际距离,数字已经低于500,伯恩看看因为自己过高的狙击位,导致弹着点会跟斜面车身装甲形成弹跳角,肩膀微动,慢慢的移动枪口,最终锁定在了那辆打头的九六式装甲运兵车的侧身方孔上。

这是九六式装甲车被行业内普遍诟病的一个缺陷,和大多数装甲车最多装备网球大小射击孔不同,自认为富有设计精神的日本人为自己的装甲车提供了每侧两个二十厘米见方的防弹玻璃观测射击窗!

这是装甲车!

拜托还有必要考虑过分的观察舒适性么,有时候日本人在设计方面的思维真够标新立异的。

身侧钢板也许能抵挡7.62毫米枪弹,加上侧身角度反弹12.7毫米弹头,但防弹玻璃顿时就把这一块的强度下拉了好几个档次!

是在考验敌方狙击手能否命中这样一个目标么?

伯恩显然很有自信!

确定目标以后,才轻轻拉动枪栓,调整呼吸频率,面对匀速前进

的车辆,其实难度比面对人体还简单一些,最后检查风偏,骤然屏住呼吸,扣动扳机!

这支改造过的M82反器材步枪的后坐力出乎意料的小,枪口都藏在房间内的形式最大可能的保证了不会被几百米之外的日军发现,伯恩只是感觉肩膀一抖,在房间里震耳欲聋的枪声下,瞄准镜里立刻就能观察到那块防弹玻璃应声而碎!

两名小口径狙击手没有射击,他们跳起来摁住房间里的窗帘和窗户玻璃,保证这栋八层楼医学院病房的外观跟其他房间类似。

带有钨合金穿甲弹芯的弹头狠狠的撞击在防弹玻璃上,轻易击穿的同时还因为压迫弹头的原因引燃引爆了含锆燃烧剂,粉末状的高温燃烧剂喷溅着把火焰附着到车体内部所有能碰到的地方,无论人体还是机械设备!

伯恩就好像给推攘了一把,肩膀按照身体记忆恢复刚才的位置,眼睛在瞄准镜里捕捉到第二个侧面观察窗,再次击发!

这样两发大拇指粗的弹头能引发什么呢?

惊慌失措的军人推开后面的舱门逃生,迎接他们的是一般狙击步枪的点名,穿甲钢芯命中车体内部只要引发那么一旦点易燃物质的燃烧,从车体内的火焰,立刻让驾驶员失去之前慢悠悠的稳定情绪,立刻不顾一切的要快速撤离这个被枪口标定的区域!

就算是训练有素的装甲兵,这个时候也明白自己就是砧板上的肉,只有离开才是唯一出路!

可周边附着的那些平民呢?

说不得只有无情的碾压过去了,就好像稻田里的稻谷一般,成片的压倒在地!

两百名狙击手,超过五十支反器材步枪,终于开始潮水一般的对着已经进入八百米范围的装甲车辆射击!

从四面八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