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390章 敌后武工队

第一千三百九十章 敌后武工队

所以说,一个国家的竞争力真的是需要全方位的发展,日本就完全是个畸形。

二战不顾国家承受力的发展建造出令人瞠目结舌的二十五艘航母,这就分明是一种连国家都不成功便成仁的疯狂行为。

就算强大如美国,在二战以后也只能承担十艘航母战斗群的同时存在,当时的日本就可见有多饮鸩止渴般的强行推动自己的军备发展,套用武侠小说里面的桥段就是为了获取功力突飞猛进不惜折寿。

而作为美国曾经投放过原子弹的长崎市,作为当年就生产出大量航母的船业重镇,就好像重复当年的历史一般,再次被重重的轰炸了一遍!

在过去的不到四十八小时中,佐世保和北九州市等地发生的大多数战斗似乎都跟长崎这个名义上的九州岛首府没什么关系。

因为长崎既不是最繁华的,也不是最中心的,仅仅就是一个依靠造船工业和开放最早成名的偏远西海滨城市,就连发生防空导弹袭击事件的长崎空港其实都跟长崎市距离有十多二十公里,隔着一个数百平方公里大海湾,这一下真的有点无妄之灾的味道。

而且炸得非常狠,美军似乎在把自己无论在东非还是国内的那些怨气都发泄在了九州岛的日本人身上,如果说北海道的轰炸还只是本土的少量轰炸机针对军用目标的行为,这一次大量美军家属被辱被杀的事件,让军方人员有些不管不顾的对长崎市平民区域无差别的投下大量集束炸弹。

这在人口密集的城市里面带来杀伤力可想而知!

其实这样的轰炸行为无论在前南斯拉夫战争和伊克拉以及阿汗富都搞过无数次了,只是这一次,日本人的居住城区实在是太密集了点,而且和近七十年前那次核爆把原子弹扔歪了不同,这些中低空掠过的攻击机可是精确到米级的把炸弹扔遍了闹市区!

等齐天林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都感到有些匪夷所思!

他在非洲都从未干过这样类似屠城的行为,这次在日本引爆东北部的核弹是为了引起美国和日本之间的矛盾,并给国际社会一个惩戒日本涉核的借口,东京那枚核弹则完全是为了彻底灭杀天皇一族跟西尾等知晓自己一些东西的人,都是有目的而为之的行为。

这一次美国人却彻彻底底就是为了泄愤。

而美方通过五角大楼正式对全世界宣布这个报复性打击已经实施完毕的时候,田宫喜一郎的日本国民临时大会刚刚在横田军用机场旁发出召集记者媒体开通报会的决定,齐天林给他提醒的不多时

间就这样被浪费了。

刚刚拿起演讲稿准备说一番道歉废话的田宫就接到了这个消息,有些意料之中又瞠目结舌的消息,老政客的脸上泪水不用挤都流下来,立刻红了眼睛,是悲痛的红,不是愤怒的那种,哽咽着再也没读稿子:“在这里……我恳求,恳求日本国军方各级指挥官和军人战士们,放下你们的武器,让日本得到一个和平休养生息的机会,恳请日本国各种能够影响到这些军队态度立场的人士团体,都发出和平的讯号,给日本国一个和平吧!”

哀求之情写满脸上,亮成一片的闪光灯和摄像机记录下这一切,又立刻传播到全世界。

晚了……

驻扎在东京都往东北方向的东北方面军仅存的完整第六师团从听说长崎发生了美军轰炸平民市区行为之后立刻宣布参战,立刻开拔前往九州岛,要越过九州岛大桥参与进去,并且号召所有日本军人都一起反抗美国人的野蛮侵略!把所有外国侵略者都从日本土地上赶出去!

日本的师团就类似一般国家的师,人数可能少点,但装备又略重于一般师,这个拥有很多装甲车、少量坦克以及武装直升机的整编师团即刻开拔!

本州岛上相应他们的军队立刻争相鹊起,纷纷踏上前往九州岛的路途,誓要把最后一滴鲜血洒在日本国土上!

从保家卫国的角度来说,这种情绪跟心态的确是没错。

但这个时候的日本……还能算是一个有战斗力的国家么?又不具备整体统筹调动的国家军事机构,完全就是个散乱的烂摊子,还逞匹夫之勇,似乎也没什么意义吧?

可这些军队沿途不停收纳进去的那些预备役和退伍老兵就好像当年华国起义军的架势,都是从几百上千人很快变成裹带成上万人潮!

只不过日本人极强的服从精神在这里也体现得淋漓尽致,这些穿乡过市的军队和加入者绝不扰民,只会形成无数民众箪食壶浆夹道欢送的场景,到处都是**一片,无数少年都跃跃欲试的要加入,却被年长者拉出来,告知他们才是未来日本的希望,必须要留下……

民情民意有时候真的不完全是正确的。

起码现在田宫喜一郎的行为也许会被认为是卖国或者通敌,但现在的日本,除了他这条务实之路还能怎么办呢?

可惜汹涌的民意已经彻底淹没了他的声音,不到几个小时,整个本州岛已经有号称超过二十万人集结起来要奔向本州岛!

原本打算在九州岛好好搜刮一番的齐天林,不得不按捺下自己的复杂情绪,让图安和冒充廓尔

喀的程良威以及伯恩带领数千人的非洲军团协助美军在九州岛打防御战,自己带着数百人返回东京!

不为别的,就为了那个关东地区第六师团!

齐天林通报给美方的理由就是因为这支军队前往九州岛的行为,很可能会经过东京,利用那种泛爱国主义对自己在东京的雇佣军团队以及外国人道主义援救团队不利;

听上去很合理对不对?这支完整的整编师团真要对东京横田机场空军基地发起攻击的话,包括安妮在内的那么多人都不安全,齐天林有这个必要去防备。

所以看他留下了绝大多数非洲军团的美方指挥官同意了,还敦促他尽可能在东京扯后腿,延缓这些可能对美军的军事行动。

只有在横田机场迎接他的小野铭二郎才明白他这个返回的意义,使劲的给他抱了抱!

日本陆军第六师团!

别号熊本师团的日本自卫队第六师团,就是当年那个血洗金陵城,铸下三十万平民死亡,斩头、**、杀婴、血流成河的罪魁祸首!

号称日本最富有战斗力的两大常备师团之一的第六师团历史上的所有功勋,都是用华国人的性命和鲜血铸就而成!

无论是用战刀比赛砍人的百人斩漠视生命、又或者把金陵军民尸体屠杀铺满了两公里长的街道,让鲜血染红了长江流域的骇人之举,全都出自这个臭名昭著的师团!

是他们在八天时间里,在金陵城里犯下了屠杀三十万华国军民的惊天血案!

虽然在二战以后部分战犯受到了审判,但日本方面从未取消这个番号!

在重建日本自卫队以后,第一批填充的师团就有这支部队!

日本人心目中所谓的自卫队,其实从一开始就是句屁话!

仅仅保留这个日本仅有几支甲级师团,就知道日本人的心目当中如何定义当年的兽行!

也正是美国人的庇护,才让日本的这些罪恶之师源远流长,留给了齐天林报仇雪恨的机会!

他再一次修改了自己的计划,不仅仅是要让日本分裂而臣服在国际社会的共管之下,现在他决定将九州岛的战火,重新蔓延到本州岛去!

让整个日本都承受一遍战争的痛苦!

特别是要在本州岛灭杀这支师团祭奠亡灵!

只是安妮拒绝了离开:“我不知道你处于什么目的,非要在这里发起一场可能的战争行为,但我相信你是占据了舆论优势和大义的,所以我就不应该在这个时候逃离,避免过早暴露你的意图。”看看齐天林还要解释的模

样,伸手捂住他的嘴,温柔的坐到他的膝盖上:“别忘了,我也曾经以一个战士的身份跟你出没在战场上,曾经你有绝对把握保证我的安全,现在不也一样?”

齐天林有点苦笑:“那时我可不在乎苏威典军队能在阿汗富取得什么战果,我也只有一个任务就是保证你的安全。”

安妮笑着挑刺:“还有蒂雅!你敢说那个时候她的分量是不是比我还重点?”

原本充满凝重气氛的齐天林不禁被爱人的调笑给冲淡不少,抱住安妮点头:“还是我们这样正常点,起码那时候我们也算是在恋爱吧?”

安妮想着那昔日的时光,眼神更加温柔如水,正要奉上香吻一个,就听见VIP舱门被轻轻的磕响:“汉默尔教授想找老板谈谈……”

如果是玛若,说不得要娇嗔痴缠一番,安妮就是变脸王,一听是这种人物事件,立刻就起身推齐天林出门:“这些日子他没少跟着核武勘察组和PMC队伍到日本各地调查,我希望你能好好利用他在国际政治学术界的地位,把你在日本的行为提升到更加无懈可击的地步。”

齐天林想想也有道理,整整身上的T恤就到会议室看到那个一头银发的美国著名学者:“这几天在日本的感觉怎么样?”

汉默尔摇头:“这里……已经不能称之为叫做日本国了,原有的国家秩序完全被打破,新的体系始终无法建立,这跟各国各自的盘算有关,我以前看到的那个美丽国度已经不复存在了!”

齐天林双手互握的笑着坐在宽大的会议桌边,另一头的几名军情人员给齐天林招招手算是打招呼,感谢保罗准将顺利解决了九州岛海军基地被围困的事情,其中一人还主动把美方关于本州岛的日本自卫军力分布详情给送过来,祝愿保罗准将能在本州岛继续有效的遏制日本军方的不轨行为。

这让齐天林有种自己是敌后武工队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