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三百九一章 塑造

第一千三百九一章 塑造

真的,现在日本人闹哄哄的要去九州岛抗美,自己跟美国人一头充当雇佣军,又跟个伪军似的跑东京来准备背后折腾点什么事情,不是敌后武工队是什么?

但汉默尔关心的肯定不是这种事情:“美国目前的政策是在刻意制造东亚地区的混乱,达到分散国内注意力的目的!”

齐天林最近几天忙得不可开交,全都是抱着步枪打盹睡觉:“美国国内出了什么事情?”

汉默尔耸耸肩:“就好像我们之前揣测的那样,密歇根州立法会议全票通过一项决议,要求联邦政府召开修宪大会,增加一项宪法修正案,全面禁止这种联邦政府制定的政策法案由州政府负担成本。”

齐天林瞪大了一下眼睛做个怪相笑了:“嗯,每年都有这样希望召开修宪会议的决议吧?从来都没召开过,无足轻重而已。”开玩笑,需超过三十四个州来同意这项决议,而且要有上千个议员了解并赞成这项提议,美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事情,就连正式被拿上全国乃至各州都讨论,也是在七八十年前的事情了。

那边其实在倾听两人谈话的军情人员还闻声拿了台平板电脑过来,上面正在播放电视台脱口秀节目,正在拿密歇根州的这项决议开玩笑,说这个曾经的制造业大州在底特律破产以后,州政府也急昏了头,想撇清一切联邦政府摊派下来的开支成本。

电脑上还有好几个视频地址,无一例外都是嘲笑密歇根州这种完全不着边际的脑残政治行为。

汉默尔的脸色却很认真:“你离开东京的三天时间里,已经有两个州通过了类似的决议,蒙大拿州和新罕布什尔州。”

齐天林吸了吸鼻子:“这才十分之一不到呢,不说明什么问题。”

汉默尔翻开自己的小本:“首先,这三个州里面新罕布什尔州和密歇根州是民主党的,蒙大拿是共和党的,这就排除了是共和党想利用形式撵民主党下台的可能性,国内有舆论说这是好事,说明到现在美国政坛依旧是遵循规则和底线的架构,我却觉得恰恰说明这将会是一种普遍性的各州呼声,对联邦政府不满的呼声,这跟党派之争已经没有关系了。”

齐天林也认真一些:“但这依旧不说明什么,也许这个决议拖个几年十几年才凑齐所有州也可能。”

汉默尔摇摇头压低了声音,显然是在避免那些军情人员听见:“白宫已经在联络我……”手上飞快的在自己小本上写了几句:“联络我这种专家撰文,反对这种事件!”也就是要求为政府摇旗呐喊,写那种类似托儿的评论文,用来影响舆论扭转局势,

是有点阴暗,但其实也大家都明白怎么回事。

齐天林的政治敏感性也有了,眼珠子转了转,就明白其中含义:“他们……也觉得苗头不好了?”

汉默尔叹口气点头:“嗯,我有朋友打电话给我说,白宫内部已经表达的是,就算要修宪,也应该由国会来进行,而不是州政府,现在正在组织全国性范围的民意调查,要求得到结论就是美国人都反对修宪……”说到后面又压低了声音,手指在桌面画圈圈,这个确定了结果的民意调查真实性就可想而知了。

齐天林有点乐:“意思就是说连白宫其实心里也有点慌?”

汉默尔看看那边的几位军情人员,终于提高声音:“你们的态度呢?关于修宪?”

相互还看了几眼,几名三四十岁的军情人员都点头:“在社交网络和各种社交平台上,各种渠道里面传递出来的讯息说明大多数美国人都是希望修宪的,我个人也是……”另外的也举手都表示希望修宪,其中一个还详细的解说了一下自己的政治看法:“我早就在修宪网站上签名登记并捐款了,五年前就开始为了禁枪进行争取。”

汉默尔摊开手:“看见没?这个制度已经运行了两百多年了,很多东西都不合适了,不是每个要求修宪的都认为是修正这个各州分摊的问题,为人工流产的,禁枪的,保护未成年儿童,少数族裔权利的,各种各样的问题都有,但归根结底就是都觉得应该修宪!这才是关键所在……”

齐天林终于专注了:“您觉得这个修宪的问题很可能会蔓延到全国?”

汉默尔肯定:“而且会很快!”

齐天林决定对这个事情推波助澜了,心里飞快的打定主意,拉开话题:“好吧,这件事跟我没太大关系,你准备怎么办?日本自卫队第六师团很快就会经过东京外围,你是到冲绳还是返回美国本土去?我可以安排运输机。”日本对外的航班基本都停止了,没有什么国际航空公司现在还敢飞来日本,只有横田机场的运输机往返于东京和华国鲁东沿海港口城市之间,到了那里才能中转去其他任何国家,所以往日本运送人道主义救援物资的同时,这些运输机也没少往外运送各国侨民,特别是旅日华侨!

汉默尔无奈的点头拿手指敲桌面自己笔记本上的文字:“就因为这个,我也得回去,这个《复兴法案》引出来的问题,我需要找很多政界人士讨论一下了,关于日本……我希望你还是能尽量避免军事化的手段解决问题,这一次在九州岛的情况,我感觉,原本也不用搞得这样极端。”

齐天林真觉

得是遇到书呆子了:“佐世保海军基地发生了什么,你知道么?”掏出自己的手机翻开里面拍摄的篮球馆照片:“最后是五百三十七颗头颅!全都是美军的……这在我们动手之前就杀了,你觉得这种状况之下,还能用谈判来解决问题么?”

汉默尔也当过兵,正是因为在军队服役过,才让他对军事力量格外的警惕,看见这些极为震撼的照片有些无语,等齐天林把手机递给围过来的几名军情人员,他才低声:“你很有把握这个第六师团会对这里不利?”

齐天林打个响指,让义愤填膺的军情人员拿过一份日本地图铺在会议桌上:“你看看从第六师团发表决议的驻地到九州岛,有靠着北面沿海和南边沿海两条线路可以抵达,你认为以这些日本军方对所谓天皇逝去的情绪,会不会选择远离东京前往九州岛?”

汉默尔长叹一口气,把自己靠在椅背上,有些喃喃:“变量……这个由无数变量构成的局势,太复杂了,东京……他们不至于会对为全体国民提供人道主义援助的外国机构发起攻击吧。”

齐天林没说就算第六师团不来打,自己也会去撩拨,冷笑一声:“对于军人的心态,特别是日本军人的心态,我估计比你还是多一点发言权的,日本军方人员在发动起来以后,狂热的所谓精神鼓舞之下,民众根本不是他们服务保护的对象,他们维护的是这个所谓国家的皇权,现在没有了天皇……他们不是茫然思索,而是会更加疯狂,这就是被美国很多上流社会所鼓吹的日本精神,你们也许想破脑袋都搞不懂的一种东方思维模式。”

这个嘛,汉默尔还真不固执,认真把齐天林说的这几句挑重点记录下来:“那我就拭目以待会发生什么了,这几天我跟随核查人员在附近走走看看,日本民众和军人的反应还是很和善的,也许真有什么掩藏起来的真实面目吧,我停留一两天吧,就看看这个第六师团经过东京时候的情形如何,我就得赶紧返回美国了。”

齐天林点头同意,结束了谈话,照例先去后舱看了看苏威典皇家侍卫和下面货舱里的亲卫,耳语安排人去找一直在横田基地橄榄球场那边代表日方忙碌的小野铭二郎过来一趟。

自己回到VIP舱,接过安妮泡的香甜咖啡,却拨通了柳子越的电话:“请赫拉里女士帮忙联络吉奥治前总统阁下,用你的传媒力量帮助宣传这位政治家的理念,他们现在应该是很需要媒体帮助的。”身为军工联合体利益团体的一份子,吉奥治和拉姆斯菲尔德之流就是最想保住《复兴法案》,反对修宪之类的行为。

果然柳子

越很轻松:“早就接到类似各种要求了,没问题,一系列的专访和谈话节目都可以,真的要全力?”有点暗示的意味,她总还是明白丈夫跟这位前总统可没什么共同利益。

齐天林肯定:“全力!这也是我之前在听涛山庄跟他们达成的协议之一。”到美国的电话多半还在美国侦察总局的监听之中的。

挂上电话,高挑的安妮轻轻的鼓掌:“我明确的嗅到了一丝阴谋的气息?”

齐天林不否认,眼睛瞄着外面亲卫的车已经开回来,唯唯诺诺的高铭这小子又点头哈腰的下车来,自己就笑着点点头,出绿洲号迎接去了。

没多久就要面临新年的深冬,空旷的机场上吹着风其实很冷,齐天林长话短说的传达讯息:“传递消息给上级,尽可能协助在美国保证《复兴法案》和修宪的政治斗争中,塑造吉奥治作为政府方面的标志人物,然后等我给你信号以后,让组织上的人,把这几个邮箱里面的文件碎片组合起来,传递给这个人……”

一部记录了邮箱和照片的手机就递了过去,小卧底专业的复述一遍,消失在冰天雪地的东京夜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