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三百九二章 大喜过望

第一千三百九二章 大喜过望

真的很冷,纷纷扬扬的雪花开始在东京周围飘洒下来。

站在绿洲号的舷窗边,看着机翼上都开始铺上白雪,安妮舒坦得很,这北欧姑娘对冰雪有种由衷的喜爱,要拉齐天林去机场上看雪。

齐天林没情趣:“我得叮嘱九州岛的家伙们别给冻着了……走吧,我也顺便去看看马嘉的人手怎么样。”那些非洲军团可都是从赤道边来的,对这样的天气多少会有些不适应。

安妮嘲笑他:“九州岛的纬度比这里还是要低一些,没这么厉害,你想想北海道的那些地方才是稍微接近我们苏威典的温度而已。”

好吧,安妮真的不怕冷,就是一件薄绒衣外面罩一件慈善机构的户外冲锋衣,齐天林也不过就是一件抓绒衫,两口子相互扶着就走下了舷梯,主要是到处都结冰太滑了,又不要亲卫们前呼后拥的跟着,刚刚艰难的在薄冰机场站稳脚跟,齐天林就下意识的反应:“必须保证二十四小时绿洲号机身不得铺雪和结冰吧?”

安妮挽住他,温柔的推着往营房走:“我知道你是想我随时都能安全离开,但这一次,我真的要跟你一起,我相信没问题。”

营房里的廓尔喀们精神头十足,他们原本就在喜马拉雅山脉一带生活,对于高寒缺氧条件都能生存,倒是往日嘻嘻哈哈的黑人们的确更愿意挤在一起烤火取暖,马嘉已经跟图安联络过:“没有问题,这方面不会有战斗减员的,现在我们已经把本州岛各处的人手撤回来,各地并不安稳,逐渐也发现对外国人不怎么友善,我就觉得还是应该把人手捏合起来才能更好保证东京周边的安全。”在齐天林的这些高级主管中,真正能有营团级指挥能力的,其实就马嘉,其他全都是野路子或者小股部队指挥经验,包括那些美籍员工,大多都是从特种分队里面出来的。

齐天林也赞成他这个自作主张的决定:“今晚就东京开始铺摊子吧,中心核爆地区的清理也差不多了,以小队形式占领东京市的高楼大厦,你这边有多少反坦克武器?”

马嘉摊手:“非洲带过来的反坦克火箭弹全都支援给了图安,原以为这边只是警备防守的,现在一共才不到两千人,狙击手也没那么多,主力人手都给了九州岛。”相比那边四五千非洲军团加华国人手,还有数千美军,东京的人手真的够呛,幸好马嘉提前把各地人手收回来,不然这点人都不一定有,不过这边就基本全是老嫡系的狠角色,廓尔喀的比例也高。

廓尔喀头子看老板在思忖,小声建议:“要不……马上用运输机连

夜把图安的人手武器和狙击队运送一批回来?让美军去顶着?您这边是要大打么?”

齐天林慢慢摇头:“那边不能动,不能让美军唱了主角,九州岛其实还是有两个被打散了的师团,清理是个比较危险冗长的过程,我们这边可能是个快接快打,要干净利落的打出气势来。”

马嘉就来劲,挺着胸要抢重点难点,齐天林摁住了他的肩膀:“这样,你马上安排人到神奈川横须贺的美军基地去一趟,带运输车辆,那里有个海军陆战队的弹药库,我这里有美方提供的具体方位跟门禁系统代码,尽可能挑选适合对整编正规部队作战的东西往这边送。”横田机场毕竟是个空军基地,少量的轻武器装备和航空弹药是没问题,但涉及到专项的反坦克器材,还是得陆军和海军陆战队储备更丰富一些。

而且当时横田基地的驻日美军司令部撤退时候,就是走的横须贺海军基地,距离这边只有七十公里,比起重装甲部队的第六师团从四百多公里外以坦克装甲车普遍的四五十公里长途奔袭时速,外加整修进食之类,起码也得明天上午才能进入东京。

马嘉果然有指挥气度,迅速把事情头头是道的安排下去,最后才眼巴巴的往着老板:“攻击,或者防御的任务总要现在就开始安排吧?”

齐天林只在地图上指了指核爆的东京市中心区域:“现在取决于能在海军陆战队的弹药库找到什么东西,才能决定作战模式,先把你的狙击手观察手们送到这些地区分散安排吧,东京市的大型高楼也不少,躲藏起来比较容易,但一定要保持好联络跟低温保护。”最后才把关于第六师团的资料一并递过去:“可能人数会多于常备的五千人,但主要装备应该就这样,”

马嘉立刻就在硕大的机库里面开始召开作战动员会了,不过这一次就得反复强调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实在是原本老实巴交的廓尔喀跟着小黑们到处搜刮,也有点学坏,这一仗也许非同小可,千万别为了拣点蝇头小利丢了性命。

听着机库里面逐渐开始兴奋的员工语调,齐天林挥挥手退出来,安妮就靠在门边等着:“我能做什么呢?”她也开始有点激动了,能让她觉得小刺激的事情还真不多。

齐天林有阴谋家的潜质:“你以人道主义救援团队的名义,让各国驻日人员发表对武装部队靠近东京感到不安的言论,并且正式向国民临时代表大会表达要求不得让武装部队进入东京都市区的建议。”

安妮一下就明白了齐天林的思路:“嗯!站住舆论的上风,也可以随时关注这个什么师团的动向对不对?

最终的攻击主动权也掌握在你的手里!”喜滋滋的就打电话叫自己的随从幕僚过来接自己回绿洲号上班,估计主要还是觉得自己这些年把爱人培养成才的成就感比较舒心。

目送安妮被一大群亲卫簇拥离开,只在腰间挂了一支手枪的齐天林踩着嘎吱响的薄雪慢慢朝着空军基地外东南侧走,那边是日方的集中地,两名亲卫一声不吭的抱着步枪跟在他身后,不过一人背了一个装备包。

穿过两个路口,都能看见PMC和日本警察共同维护的哨卡,就来到了当时齐天林前往九州岛时候的立川陆航团直升机场。

这边的小办公楼现在是日本临时政府主要的办公场所,市中心要等全面清理完毕死难者遗体以后,才能逐渐让市政和国家机构重新恢复办公,从大厅就整齐的铺满了办公桌,其实原本在东京找个气派的大型办公楼再简单不过,临时大会也是为了给国际社会摆出救灾救难的架子,故意在这里放低姿态,同时也是方便跟国际机构集中的横田机场联络。

齐天林就是来表达自己担心的:“目前日本国内军方的心态非常危险,我再一次提醒不得靠近横田机场周围引起不必要的担心,现在这里集中了世界各国的使领馆临时机构,是多家国际救援慈善机构和大量的商务公司办事处的保护区域,我很担心临时国民大会对军方的掌控力度。”

从休息室被找来的田宫喜一郎毕竟岁数大了,疲惫不堪:“明天……明天就有第一批从京都和大阪神户一带过来的商业家族政治家族过来讨论开会,长崎今天中午受到的空袭,的确让他们也感觉必须坐下来谈谈,但是对军队的控制,的确是有点难度……”散乱的头发甚至还不如刚从美国返回灾难东京时候来得有气度。

齐天林不怜悯:“十来个小时前,我就建议过你早点宣布解除武装,无论能否实施,起码政府方面是无责的,现在你看看本州岛被怂恿着去九州岛对抗美方的武装人员有多少,从军事的角度来说,我认为他们毫无胜算,所以我再次建议你宣布要求日本军队彻底放下武器,接触武装,停止这种无意义的对抗状态。”

田宫喜一郎脸上就只有苦笑:“这……如果天皇陛下还……只有他才能对军队宣布这样的命令,我只是个临时代理首相。”

齐天林提醒:“没有天皇了!现在你们也许连政体都要调整,尽快调整吧,不然你会一直处在被动状态中……”

齐天林没有喝骂,只有冷冷的摆出事实跟发展走向,直到他转身离开的时候,那个日本老头都还自己低着头在那沉思。

原本真的只是个美方大型弹药库,储藏的海军陆战队各型装备都有,处于半地下的防爆工事里面,没有美方自己提供的门禁系统代码还真不容易打开,结果因为里面品种数量都比较丰富,开始搬运起来以后,两个无所事事也不会开叉车的小黑就驾驶一辆轿车习惯性的到周边逛逛看能搞点什么好处,结果就在旁边那个原本可以停靠航母的码头边,发现一个巨大机库,用作美军航母、支援舰、两栖攻击舰维护时候临时停放战机的露天机场大棚里,居然静静的停着两架阿帕奇!

齐天林简直大喜过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