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三百九六章 封锁线

第一千三百九六章 封锁线

天色逐渐在东边露出点鱼肚白,要亮了。

两千名雇佣军中包括齐天林和安妮的亲卫队,大部分已经分批分片的撒出去,号称全世界最大的城市,东京真不是个随随便便就能全面控制的区域,连齐天林这为所欲为的之前都只是在横田机场里面打转,PMC稍微往外面蔓延了一千米左右的监控范围。

而现在,每组每队都携带了卫星电话的PMC就分得很散,散到也许好几个街区才三五个人。

要知道东京可是由好几十个卫星城市组合起来的庞然大物,就算核爆跟化学武器的发生,在中心区造就了一个半径十来公里的无人区,可周边依旧拥有过千万的居民,这样情况下几个雇佣兵驾车进入某个区域的行为,真的就好像往河里倒碗水那么不引人注意,何况身材矮小的廓尔喀偶尔也能掩人耳目的接近日本人体型。

齐天林暂时没动,和三四百名留守横田基地的员工一起,专注的等待各方消息,原来驻日美军司令部的军情室变成了他的临时办公室,来自各小队反馈的讯息都被集中起来。

到目前清晨五点钟为止,第六师团已经接近东京都圈,那么可以穿越东京市前往九州岛的路线就几乎没有选择,因为唯一不经过横田机场附近的本州岛内陆公路有太多穿山隧道和高架桥梁,这对于拥有38吨重量的74式坦克是非常危险的行进路线,还是老老实实走沿海高等级公路,而那么最终就不可避免的要从横田机场西侧六公里外擦身而过,这对于射程在30公里内的十几门155毫米自行榴弹炮来说,一个横列齐射就能把整个横田机场炸得七零八落,几乎是个致命的威胁,不管对方有没有这种动机或者意图,都绝不能允许从这条路经过。

但东北方向的第六师团前导部队的侦察大队轻型越野车已经开始踏上这条东京都地区的高速公路,也就是日本称作为自动车道的线路了,只是由于东京都太大,要经过横田机场附近,还有大约九十公里的路程。

齐天林在六点钟再次电话警告了田宫喜一郎:“再说一遍,我绝不可能允许重型装甲车辆和大口径火炮经过横田机场周围三十公里区域,这是对国际社会外交使领馆以及慈善机构的极大威胁和不尊重,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

田宫喜一郎苦涩:“第六师团的陆将不接受我们的指挥,甚至都不接受我派去的人员会面。”

齐天林心怀叵测的无奈:“那一旦进入我所警戒的范围,就只能发动攻击保证自身安全了?”

田宫喜一郎唯

一能做的就是发布公告:“马上,马上在七点整,就有正式的公告发布。”

齐天林打开了电视,当第六师团沿着东京都边缘行进了二十多公里之后,日本国民临时大会正式的对外新闻发布会召开了,凌晨七点,当早起的日本民众打开电视或者广播,都能听见这一段让所有人都明白发生了什么的讲话。

田宫喜一郎甫一开始就表明立场:“我谨代表国民临时大会,要求全国所有武装力量,放下你们的武器,与国际社会一起,争取日本国的和平生活,用和平的生产劳动换取国家的安宁,而不是在国家百废待兴,生死存亡的关头,只为了个人立场或者狂热的作战心态,把整个国家拖入到战争的深渊中去,我再一次强调,日本国没有军队,自卫队应该是在国家受到侵略时候保护民众的机构,而目前自卫队在九州岛、关东地区一系列行动都违背了保护国民的初衷,你们在把国家带向死亡!让民众为你们陪葬!所有的民众也应该清楚的认识到目前日本国的现状,我们根本就没有军队,没有能够与周边任何一个大国对战的能力,更不用说同时挑战两个以上的大国,请所有国民明白这一点,这是天皇陛下在生前也反复强调过的,日本必须要休养生息,放弃动用军事武力……”

无论如何都得把天皇拉进来当成支撑,就算死无对证也要打着天皇的幌子,这话倒也没错,就连天皇也是想借着美国无力监管日本的时候,宣布皇权重新掌控日本,走到台前,然后继续低调的营造军事氛围,直到真正具备翻脸的实力以后才能举事,现在这些日本军方简直就是在疯狂的寻死。

所以说每个国家都是有自己特点的,华国百年前处在这样形势之下就是军阀割据,内战连连,美国有鉴于南北内战的前车之鉴,怎么都会避免出现国内战争的场面,而日本,这些军人却冲动得好像吃了伟哥一般兴奋!

这也符合了齐天林之前和安妮商量的步骤,日本临时政府等于说是给了各军方人员一个解除武装命令,如果再有什么行为就都是不合法,跟日本临时政府无关了。

这一刻齐天林不知道为啥居然把这个田宫喜一郎和华国历史上那个侵华战争投降派汪精卫联系起来,口吻何其相似,当年的汪精卫也是口口声声只有低头屈膝才能救华国,其实这中间有本质的区别。

华国是个大国,是个有战略纵深和海量人口的大国,可以战略退让但绝不可妥协,只要保有战斗抗争的心和行动,总有一天可以把对手击败,纵观华国数千年的历史,无数前仆后继的侵略者都被海纳百川一般的消亡,无不证

明了这一点,这跟日本巴掌大个弹丸之地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最让齐天林惊讶的是在最后,田宫喜一郎宣布了横田机场周边的八王子市以及邻近的区域为国际临时救援区,严禁任何军事人员以及武装力量靠近威胁这个地带,否则临时政府将视为叛乱战争行为,申请国际维和部队主持公道。

这老小子倒是狠下一条心,也要换得和平了?

墙面用于驻日司令部军事部署的大型多媒体画面上在播放这个同步转播的新闻,齐天林身侧的几名接收下属却撇嘴:“第六师团还在前进……”用记号笔在挂墙地图上标注出来的行进路线依旧坚定的在沿着那条高速路前进,而且前导的侦察部队一路都在封锁高速路,明摆着就是给后面的重装部队腾路开道。

虽然没有第七师团那样拥有三个坦克团,这个坦克大队其实也有营的规模,虽然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主战坦克,但74式依旧能以轻松击败T72的水平继续服役,只不过由于临时宣布就即刻出发,而且必须处在随时备战状态,就没有用板车拖运坦克,而是直接把履带战车加上橡胶垫在高速路上前进,对路面压强的要求可想而知。

而且因为日本的车辆宽度普遍很小,高速路也不过是双车道,身宽体阔的坦克装甲车辆基本就会堵住单边通行,封路是必须的……

时间已经是早上快八点,齐天林看看前缘分队发回来的坐标以后,慢慢抬起手,思忖着拿定主意:“373分队,动手……等等!”已经拿起呼叫器的通讯兵停住了,跟老板一起看着两名廓尔喀在墙面的大地图上用荧光笔勾画刚刚反馈的讯息。

有侦察分队很明显的在某个东北方的岔路口发现第六军团的后方主力部队并没有沿着侦察部队的西南方向靠近横田机场这条高速路,而是突然九十度转弯,朝着东京市中心区,也就是核爆区去了!

这是什么举动?

同时观察侦察部队的小队也回应,侦察部队就地停顿,就呆在了高架桥以及高速路周边进行警戒,停止前进了!

齐天林双手抱臂,仰着头皱眉看着大幅地图上勾勒出来的线路,有些沉思……

该死的身边都特么这个地步了,还是一个参谋都没有,全特么是一群廓尔喀眼巴巴的看着老板等候发令,就连马嘉都到前沿指挥队伍去了,什么主意都得自己拿。

齐天林对公司的素质化建设还真是失败!

不过难道他敢把华国或者欧美国家的专业人手拉进来做掏心掏肺的参谋?

不可能啊……

东京其实是个很模糊的地理称谓,东京市中心指的是以皇宫为核心靠近港湾周边三个区,然后东京都要再加上几个区,接着东京圈再加一圈的区和市,接着才是首都圈就更扩大到二十多个市十多个区一千多万人口的范围。

现在第六师团就是在右上角进入了首都圈,原本擦着外围会经过并威胁到在东京圈的横田机场,现在却扭头一转,朝向最核心的东京市中心去了!

到底去干什么?

如果到了东京市中心,再转向攻击横田机场,那就更近了,而且相当于是占领了东京市区并把雇佣军往城外赶,相对来说比之前齐天林揣测的从高速路炮击或者直接攻击横田机场,更有策略性,起码保证了雇佣军不能占据东京最繁华复杂的地区。

这种涉及到作战方针概念的东西,齐天林自己都不太擅长,特别是摆明了正规军模式的路子,他更不熟悉,怎么办?

历史上无数的将领或者领袖人物,都是在这样类似的情况下需要作出判断时立见高下。

齐天林没有如同绝大多数平庸的指挥者那样等等看,因为等下去这种消极的做法,只会将主动权和胜负手交给别人。

也没有如同某些冒险家那样心跳不止的立刻发动袭击,毕竟对方的意图还没有明确,虽然自己心底是下了决心要搞掉这支血债累累的军团,但也要找到必要的借口……

接过通讯兵手里的送话器,开始一连串的通知:“324小队后撤到G4区街角,准备执行三号命令,325小队协同G4区临近街角……”

一口气拉动了接近六十个小队数百人调整行动,廓尔喀立刻把老板的指令又用彩色笔勾画到地图上,艳红色的小圆圈逐渐在大幅地图上勾成了一连串……

防御封锁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