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三百九七章 铁流

第一千三百九七章 铁流

东京中心核爆区早就可以进去人了,按照所谓的核污染理论说法,核爆的核辐射威胁其实只有爆炸的一瞬间,很多核物质都在那一瞬间给作用掉了,之后的持续放射性并不大,所以在核爆区域重建或者救援跟地震海啸之类的地质灾害没什么区别。

只有类似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和福岛核电站那样的事故才会持续不断的发出核辐射来。

而化学武器的作用也有个时间效应,几天时间最多半个月就被空气和土壤吸收了。

不过是因为死了太多人,考虑到疾病或整理记录的因素,东京重新建立起来的警察体系主要就是建立了所谓的核爆禁入圈,以明治神宫核爆中心半径大约十公里左右不得随意进入,除了国际救援组织以及核专家,还有就是日本自己的死难者处理团队在里面了。

整个中心区域就是一座空荡荡到处都充满尸体的死城,因为遗体太多,日本自己又动荡不已,这都过去四个多月,才大略的处理完一半,街面上和主要区域的遗体清理干净,那些动不动几十上百层的东京核心高楼大厦里面完全就没来得及去打理,有些区域的尸体变质都是无法避免的事情,只能说还好是在冬季。

从这一点也能看出临时政府对军方的戒备,一直都没有请大批军人来协助处理这件事,毕竟一旦军人来了以后,不可避免的就会跟国际雇佣兵还有国际组织发生摩擦。

而这一次,就是真正第一次大批军队正式前往东京市核心区!

就算是国际著名的大都市,街道宽度依旧很窄,远及不上华国目前一些发达乡镇城市气派,多少年都没有军用装甲车辆这样行走在东京都市区中心,没有夹道欢迎没有鲜花和音乐,只有极少数志愿者和国际援助专家穿着白色防化服面罩和风镜,不露出半点肤色外貌,目光复杂的在远处看着这些同样沉默的军队!

日军标准的四色迷彩,全副武装的军人在装甲车上探出半个身体,毫不顾忌周围可能有的狙击手或者别的威胁,挺直了胸膛凝固一般敬礼,随着车身的摇摆颠簸,动作都丝毫不变,目光近乎于凝固的注视着所有的街道,还有那些几乎脱落完所有枝叶的绿化带,到处都是光秃秃的一片,不再有东京最繁华闹市那种灯红酒绿,招牌广告应接不暇的气氛,到处都死寂一片!

因为不是快速反应部队,又是缩编师团,几乎没有调用卡车,全都是轮式和履带装甲车,也没有步行的士兵,但所有人都从舱门中探出身体,敬礼看着周围的一切。

第六师团特有的白色

三角巾佩戴在每一名官兵的脖间军装领口上,似乎都连风都是死的,那些旗帜和白色丝巾都凝固不动……

只有前方的几辆疾风越野轻型车上的防化大队士兵不停打开各种检测设备试纸试剂,给出一连串的安全旗语。

轻型越野车、轮式装甲运兵车、通讯车、指挥车、履带装甲战车、坦克、自行火炮、自行高射炮、自行导弹发射车,然后又是装甲车坦克、运兵车,中间混杂着不少油罐燃料补给车,井然有序的排列前进,就好像阅兵仪式,又好像是在……参与追悼会,上前告别吊唁一般!

身着野战服,军服领口绣着将军纹样的第六师团第三十任师团长谷田寿夫和自己所有的下属动作一模一样,冷冷的注视着路边出现的一切。

自从上一任师团长在明治神宫核爆中销声匿迹,他是被师团各联队长推选成为师团长的,没有军部的任命,没有临时政府的认可,因为和海上自卫队的司令部远离核爆区不同,陆上自卫队为了避免带上旧时日军色彩,没有总司令部,只是跟随防务省在一起办公,所以在核爆以及化学爆炸中,全面阵亡!

各地的陆军其实都变成没有爹妈的孩子,而航空自卫队司令部却反而因为齐天林横蛮的把所有人从横田基地赶出去,鬼使神差的活下来大部分官员,继海上自卫队司令部被清剿以后,成为硕果仅存的日本自卫队军种司令部。

真是没想到,齐天林居然一手导演了日本三军司令部的生死!

所以谷田寿夫的军服上依旧是他以前的少将军衔,和其他人略微不同的就是他没有戴军帽,略显花白的头发一丝不苟的偏分,有些浮肿的面容上没有丝毫表情。

和齐天林什么都要自己决断不同,这位陆军少将能听见身下指挥车舱里面各级参谋、指挥官们接连不断的各种呼叫、配合、沟通以及调整,这支以“黑色皮肤,鲜红血液”为口号的师团有条不紊的前进。

没有阻拦,没有伏击也没有路障,整支四百多辆各型装甲运输车辆的部队在一片轰隆隆的马达跟地面碾压声中,直到中午十二点左右,才全体列队抵达天皇御所一带,可怜这么大个号称全球第一大城市的国家首都,居然找不到足够大的广场来停放这么四百多辆各型军用车辆,最终只能从天皇御所外面依次放低军旗路过,最后把车辆排列停靠在明治神宫的核爆现场!

几架一直追随盘旋的直升机才终于顺势降落下来,整齐停放在旁边,但还是有数架侦察直升机依旧警惕的在空中防备周围空荡荡的一切街道。

非常讽刺,如果没

有核爆这么大的地面冲刷能力,这些体积庞大的军用车辆甚至连在国立体育中心那边都要分成好几个足球场和棒球场才能停放完毕。

小国家的窘迫跟无比旺盛的对外进取心,真的把日本人扭曲了一代又一代!

停车整队又花了大约一个半小时,数千人下得车来,依旧沉默一片的列队,面向那个爆炸的深坑,默哀……

真的,要把时速八十公里左右的装甲越野车和履带装甲车保证队形一致的列队前进,时速就只有二三十公里,也怪不得从昨天喊了口号出发到现在快二十小时也不过走了三四百公里。

齐天林是从自己下属的前线反馈听闻这一切的,那些志愿者和核武化武专家,包括日籍清理人员都赶紧离开了这个区域,这样的部队,光是看精气神就不太正常,还是离远点比较稳妥。

听着廓尔喀观察手们毫无文学素养的描述这围成圈列队的场景,齐天林想想把情况知会给了田宫喜一郎:“第六师团现在正在核爆区域,天皇消失的地方列队默哀,您是不是前往现场阻止一下?”

田宫喜一郎沉声:“我已经派人去了,从撤回来的救灾人员那里就得知了这个消息,我已经派了临时大会的两名委员和一部分周边地区知事前往,希望能劝阻他们放下武器退回自己的驻地。”估计他自己是不敢去的,没准儿真当成汪精卫一样的角色给崩了。

齐天林哦一声,挂了电话,再把情况用大喇叭通报给包括美国、俄罗斯、华国使领馆在内的所有横田机场国际团体,提醒他们日本军方的机动步兵师团已经近在咫尺,如果担心在接下来可能的军事行动中受到伤害,可以马上撤离,横田机场还有三架C130运输机可以升空离开这个区域。

广播以后,真有离开的,但更多的还是对外联络,从齐天林呆的指挥室能侦测到周边无线电讯号的数量陡然增多,但接下来逐渐汇集到启动桨叶的C130运输机旁边的,基本都是慈善机构或者国际救援志愿者等,毕竟参与爱心奉献是一码事,深陷战争地带又是一码事,很多侨民商业机构的人员也赶紧登机,极少数国家的外交人员有离开,譬如那个暗地里要廓尔喀用小型集装箱把文件用叉车给偷偷送上C130的华国武官,反正这三架运输机的目的地都肯定是华国那个中转机场。

半小时后,第一架运输机就升空离开了!

同时为了呼应这种紧张气氛,九州岛也有安124运输机起飞,不过里面真没什么特别的东西,有留心观察的美军人员都哑然失笑,里面装满了非洲军团从九州岛日本平

民家中掠夺的一切财物,主要集中在家电和日用品!

整整数百立方上百吨的货物,都是小黑们精心堆砌的各种家电,然后用人家的衣服当填充减震,还小心眼的按照各部族国家的名号在物品上签好名字,指定要求送到索马里。

活脱脱把超级高昂的世界第一号运输机充当成搬家快递公司了,乌克兰籍的飞行员也嘻嘻哈哈的就真的装满不值钱的东西飞走了!

只不过这个时候,程良威等人已经带着部分华国军人跟华国工业军事专家一起,进入了长崎市,开始早就有所意图,有目的的开始搜索寻找一切可能跟钢铁船舶有关的情报、资料、精密设备等所有物品!

等第二架C130紧接着起飞的时候,明治神宫废墟周围的日本第六师团官兵,终于开始登车,听不见他们高喊了什么口号,群情激昂的连中午饭都没吃,就开始登车,装甲车们,特别是第六师团装备的这种二冲程柴油发动机的74式坦克,必须要有大半小时的预热时间,就在这时候,采用民用车辆的国民临时大会委员以及幕僚们,气喘吁吁的赶到了现场。

一路又不堵车,几十公里的距离至于跑这么久么?

就因为一路上总会莫名其妙奇妙遇见部分道路被守卫封断,绕了好大的圈子才跑过来呢。

面对颇有些苦口婆心的劝说,谷田寿夫冷冷的不予理睬,登上自己的指挥车,就要离开,一名头发几乎全白的内阁成员挡在了装甲车前面苦苦哀求。

轮式装甲指挥车,最终有些不耐烦的直接碾过去!

在老政客的惨叫声中,轰隆隆的装甲铁流重新启动,开始朝着横田机场所在的西面高速路进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