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三百九八章 迫在眉睫

第一千三百九八章 迫在眉睫

是谷田寿夫自己选择不通过铁路干线和轮式运输车来运载装甲车辆,特别是履带车辆的。

一般来说体重过大,金属履带的装甲车辆大多选择用多轮运载车来降低压强,也能有效的提高运输速度,更能降低不少燃料消耗,毕竟一辆坦克一箱油大概也就能跑个三四百公里。

一路行去很有可能遭到的袭击和作战状态,都让第六师团选择了全副武装的战备状态自行前进。

更重要的是,对于第六师团来说,这才几乎是第一次全军集团化机械化长途奔袭!

也是七十年来,自从美军装甲部队退出东京市区以后,第一次有装甲车辆穿过东京,所有第六师团官兵都视为极大的荣耀,有时候日本人就是会因为这样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自己把自己搞得很激动。

有意义么?

因为地域狭窄,扰民抗议较大,日本自卫队的实弹训练和长途野外行动都很少,几十年中唯一一次在东京穿越全副武装的步兵都遭到了不少抗议,日本民众当中对于上世纪的惨痛教训,也总有少数人记得,但不幸的是,这个民族的绝大多数人选择了遗忘。

明治神宫的核爆,威力并不足以摧毁五百米外坚固的首都高速公路四号线,而就在被日本人视为精神宗教中心的明治神宫旁边,也就有一个高速路入口,只要登上这条路往西,就有上中下,三条大概方向的选择。

向上会接近八王子市的横田机场,中间是最直接前往名古屋的道路,向下则会靠近横须贺海军基地。

齐天林不知道有多少人和他一样在关注这些日军的行进方向,只不过他是动用隐藏观察手,华美俄等国则是通过空天卫星在严密监控这一切。

不过也许需要作出相应即刻反应的,就只有他了,手中的通话器就放在唇边……

东京太过拥挤跟狭窄,后期建设的高速公路基本都是高架桥形式穿越城市,入口处只容客车体积经过的收费口更是空间狭小,望远镜里的廓尔喀开始汇报讯息:“他们……调用了履带装甲车在前面直接碾压了收费口,要上四号线了!”

这几乎是个前后手关系的问题,齐天林打算重新恢复最早那个决定:“第373小队注意你们的任务……听我命令,其他队伍保持稳定……”

是的,上线那些没参加神宫吊唁的轻侦察小队越野车已经重新集结准备沿着原本的高速路启动了。

一辆压路机似的重型履带自行火炮在最前方已经轰隆隆的压上了高速路匝道。后面的轻型

车辆准备登上双车道的公路以后再按照队形移到前方,后面大队人马已经开始调整队形,准备鱼贯登上高架桥,就好像一大盆子拌好调料的五花肉要塞进肠衣里面做香肠一样。

齐天林不是灌香肠的那个,他在打地鼠,手中的锤子都举起来了,再次听见观察哨惊呼,能让廓尔喀们惊呼可算是难得:“他们把那个腿压断的白头发老头拖过来了……”

打地鼠的锤子就晃悠起来,究竟该砸哪一个呢?

所有监控方式都不知道的是,已经被压断小腿的临时国民大会委员被两名身强力壮的士兵挟着架到师团长指挥车前,窗口里的谷田寿夫冷冷的发问:“刚才你说什么?海自司令部被袭击了?”

已经有些奄奄一息的委员强打精神:“停止吧……我们现在不具备全面作战的能力,为国家保留一点希望和机会吧……海自司令部已经被美方全面轰炸清剿,幕僚长以下所有集结官员全体殉国!真的,求求你了!”老者要挣扎着下地磕头!

但已经有些神志不清的他,没注意到谷田寿夫的眼睛里似乎被激起的不是未来或者理智,那个全体殉国的词更是让谷田寿夫的后背直了直,眼光眯着甩一下下巴,拿起了自己的通话器……

两名警卫兵按着他的动作,就把老者随意扔在了路边。

原本已经鱼贯排列准备登上高架桥的车辆们有一个稍事停顿,然后就突然大变!

轻型越野车开始就地掉头,三五辆一组开始朝着周边的街道口进发!摆出了占领一条条街道的架势。

接着六轮、八轮的轮式装甲车在越野车后面拉开队形,扩展两侧,用个专业术语就是推移接敌面。

然后才是履带装甲车、坦克开始分转排列……

不走高架桥,正式进行城区内的街道地面推进,而且是分开在超过十条以上的街道呈战斗队形放射状的朝着西面多个方位推进了!

左中右三条方向都有涵盖到!

这已经不是奔袭转运的架势,而是准备迎头痛击的作战状态!

齐天林好清晰的听见自己不由自主的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哼:“来了……改变为高架桥中心,全体都有,3字头的小队,全体准备操作倒数,2字头做好准备,发现自己防区有来敌才能实施,所有第一阶段实施完毕后的小队转为一类城区防御战!……3字头,爆破!”

说完就扔了手中的通话器,指指自己身上的耳麦,快步出行,外面地下长廊里面靠坐的大量亲卫、廓尔喀、小黑都随着他冲出来,跃身而起,快步从幽暗的地下通

道冲出阳光充足的宽阔美军基地来!

几乎就在齐天林还在甬道里面时候,整个东京中心市区靠近西侧的一系列街道旁边就发生了连串爆炸!

大约就在明治神宫以西北十公里左右的一条南北向,东京都八环线周围,接连不断的爆炸顿时炸塌了旁边的低矮房屋、围墙、电杆、树木甚至神社建筑!

看似蜘蛛网一般的城区街道之间,东京特有的单车道市区马路之间到处都炸得支离破碎!

连远在三四十公里外的齐天林都能隐约感觉到爆炸的震动!

因为那些酷爱破坏的小黑和廓尔喀们是用皮卡车拖了空军基地里面的航空炸弹去炸楼宇的!

作为美军在本州岛最大的航空基地,横田机场是有大量航弹以及空空、空地导弹的,导弹比较复杂也就罢了,航空炸弹可以说是最简单的大型爆炸物,动不动两百到五百公斤的体量,还得用叉车来搬运安放!

正确选择墙角和适当方位,一般四层楼高的日式小板房,扑腾一下就侧翻倒地,直接堵住街道!

不是麻袋或者金属拒马组成的路障,直接炸塌房屋,推倒建筑形成几米乃至十几米高的路障!

反正不是自己家的东西,反正日本中小型建筑都具有较高的防震特性,讲究个轻快灵的结构特征,放翻在地的难度真的不小!

再加上暗藏在各种高楼之上的狙击手跟反坦克导弹发射手,几乎就形成一片立体的防御网,只是从数量上还不能跟北九州市相比,无论是人员还是制导武器的数量上。

但城市巷战的关键点就在于选择适当的作战区域,建筑物密集区的某些地形特点有利于步兵的反装甲防御行动,东京高楼林立,超高密度建筑物的特点,让齐天林和他的员工拥有比北九州更为明显的第一样优势。

快步出来的齐天林对着绿洲号那边挥挥手,原本是告别,却没想到一辆电瓶车很快就从绿洲号下面驶出来,甚至比他步行到那架阿帕奇身边还快,齐天林没在意的翻上机身侧面脚踏:“你们的目标,就是誓死守住横田机场,可以让敌军攻入,但也一定要周旋并把敌军拖拽在这块地方……”这里就是一个独立的美式城区,打一场小规模的城市巷战也是没问题的,何况这里到处都有工事和高楼营房设施,也复杂得可以了。

出人意料的是安妮跳下电瓶车,站在他面前,身上穿着灰绿色的机师制服,不用说,就表达了她想干嘛的决定,齐天林对自己的女人是够宠溺,但这一次很坚决的摇头:“不可能,我去,就是带着受伤的绝对可能性……”这场战斗的残酷性他心里很明白,特种对特种作战,也许都没有这样面对正规重装部队的难度大。

安妮难得倔强的要求:“我跟你一起,你不是说要保护我么!”

齐天林更难得的强硬:“这一次不同,我们要做的,就是让敌军不得靠近这片区域!”毋庸置疑的把自己两包装备扔进火控舱,使劲抱抱安妮,就翻身进驾驶舱了。

安妮皱着眉,似乎在压抑自己的情绪,又在告诫自己什么,仰着头看齐天林戴上头盔检查各种仪表盘,终于忍不住,攀爬上侧面机身,齐天林笑着推开舱盖,接受了一个热情的吻才低声在安妮耳边:“你难道忘记我没有伤痕了?”

安妮还是觉得担心:“实在……抵抗不住,我们就一起撤退!”

齐天林同意:“你先返回绿洲号,见机不对,随时先走……”安妮简直有点悲情戏的感觉,慢吞吞的下来,都不想放开让齐天林离开,也许那种丈夫跨上战马的感觉,让高傲如她也有些心慌意乱。

关上机舱盖的齐天林笑着对下方做个手势,就拉动手柄快速起飞,这只是在巨大的空军机场一个角落,第三架C130运输机也昂头起飞,最后才是绿洲号转场到了跑道起点,摆好了随时可以起飞的架势,只有三四百人的基地守卫正在引领所有的国际外交、救援、商务、情报人员疏散到深处的大楼。

作战已经是迫在眉睫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