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三百九九章 蛇吻

第一千三百九九章 蛇吻

防御,通常是用来跟进攻作为对立的范畴。

可是西方兵圣克劳塞维茨在《战争论》中称防御是比进攻更强的作战形式。

齐天林现在几乎没有任何重武器,他的手下也没有驾驶装甲车辆的能力,数来数去,整个横田基地里面估计就他和安妮合作能驾驶一辆什么装甲车,还得看型号和摸索一阵。

所以目前他所具备的的防御能力,就应该是建立在密集城市建筑,充足弹药和补给口粮,以及两千多名部下对他绝对的信任之上。

这是一场标准的师团战役级进攻对战术级防御的城市作战。

注定会被载入现代战争作战史……

随着近在咫尺的剧烈爆炸声和地面震动传来,第六师团的军人们并不慌张,只是急切的希望明白发生了什么,两架OH6观测侦察直升机迅速升空,动作敏捷得就好像空中的蜻蜓一样,其中一架快速闪过明治神宫一公里外八十层摩天大楼观测哨廓尔喀的身边,就好像近在咫尺一般!

被冲击波完全击毁的窗户黑洞洞的窗帘下,盖着一名用加长观测镜偷窥明治神宫废墟的廓尔喀,正因为长期以来狙击和观测的良好习惯,他们从来不会大喇喇的趴在屋顶,而是在顶楼之下的某个房间窗户里,这让直升机副驾和后排端着大口径瞄镜的精确射手大楼上逡视一番,满意的离去……

他的身后一名抱着防空导弹和反器材步枪的同伴一动不动的靠在墙壁上,耳机里传来马嘉反复的训斥:“这个时段所有狙击防空小队,不得有任何进攻意图,一切放给地面小队,让敌人以为我们所有力量都在地面……重复一遍……”

齐天林的耳机里面也能听见这类似广播的高频讯号,但更多小队因为分布太广,还是利用了卫星电话的集群功能在联通,这种单价最为高昂的通讯设备,应该也是日军都无法装备的,在城市作战里面倒是能基本避免因为高楼大厦过多,产生的无线电讯号屏蔽。

只是齐天林从数十公里外的横田机场飞赴市中心的过程中,就明显能看见下面街道上自己员工的稀疏,极为稀疏,稀疏到甚至可以忽略不计的地步,但就是这样,有看见老板驾驶的直升机飞过,还是有小黑欢天喜地的挥手致意,当然这个有员工的范围前后有接近一千米的纵深。

这叫做防御区域的纵深关系,最前沿观察第六师团的部分只能称为警戒区,他们在绝大部分的时候,包括甚至第六师团之前经过的另一半东京市区,都躲着无数个两三人的狙击观测小组,他们不会轻易参

与动手,重点就是交给齐天林掠过的这一片一千米深,十千米宽的纵深防御带,人数并不密集,但驾驶各种民用车辆的机动性却在地面能保持很强的态势,而这些日本本土特有的迷你民用车辆静悄悄的停在路边,倒是让升空的侦察直升机一时之间难辨雌雄,只是飞快的横游一段,把带状爆破堵塞区域汇报给了后方!

一辆74式坦克尝试性的加足马力朝着其中一条比较宽阔的大道前进,大半小时后在超过自己攀爬角度的废墟瓦砾和周围密集的房屋之间放弃努力的希望,徐徐后退,也并未等来什么可能的打击。

侦察直升机的功能得到了有效利用,根据地面坦克对路障的描述,直升机飞快的反复掠过街道,检查了各种路障的规模,得出的结论就是以明治神宫为核心的九、十、十一点方向连绵十余公里的路段,都无法正常通行!

没有受到影响的路段都是朝着七八点方位,也就是朝着沿海岸线往西南离开东京市的路线。

摆明了就是不允许接近西北方的横田美军基地方向。

听上去很不可思议,一连串的爆炸就能搞定十多公里的防御线?

在任何一个华国的大中型城市估计都不行,但是在日本,在东京,就恰恰可以。

东京市区内的主干道两侧,尽是宽约一两米的单车道,就连迷你小车进出都要十分小心,更何况身宽体阔的装甲车辆,而能容纳双车道的公路干道,基本都是五百米到一公里距离上才有一个路口!

听起来很长,其实十多公里的路段也就不超过三十个爆炸点!

中间那些小路都放手不管,步兵下车通过没问题,越野车都别想顺利经过到处都有电线杆或者房屋的狭窄通道。

与此同时,远在北面的高架桥高速路上的侦察车队反馈,那条最终会经过横田机场附近的高速路已经在他们前方被炸断一处桥墩……

一切都表明是横田机场的雇佣军,或者外国军事人员在阻挠第六师团的前进。

是坚持之前的目标,心无旁骛的前往西南方的九州岛,还是仗着心高气傲,士气旺盛的现在直接推平横田机场?

这是个心理游戏。

也许谷田寿夫之前真的只是想经过东京,相对更安全一些,但那条路确实会对横田机场造成很大的威胁,373小队就一定会抢在他们经过之前炸掉高架桥;

这时候的谷田寿夫也许会一笑置之的认为小人度君子之腹,稍微绕道就能离开并继续上路,但四百多辆装甲车辆构成的滚滚长龙会不会遭受横田机场方面袭

击,他如果不防备,那就不配做一个师团长了,所以无论他有心无心,多半都会攻击或者防备横田机场;

可他在炸桥之前选择了带大部队到东京市区去吊唁天皇或者自己的长官,甚至是那位前师团长,目的都是为了鼓舞自己的士气,日本人很喜欢玩这种把戏,自己把自己感动得热血沸腾的模样,也许是真的心里清楚,这样的纯步兵战团到九州岛,也不过是充当炮灰燃烧一把而已,所以需要鼓动这些官兵的愚忠或者狂热情绪。

那么在这种情绪之下,好似小心翼翼寻求自保的侧翼断路行为,貌似没有攻击性,却实打实的撩拨了第六师团,是吼着热血为国,却灰溜溜的从废墟面前往西南方向进发,还是一鼓作气,拿近在咫尺的横田机场那些外国人来祭旗?!

也许法西兰人会选择前者,欧洲不少理性的国家也会这么做,华国人要看最终的战略目的是不是合适,美国人只会衡量好处高低,日本人么,铁定会扭头攻击的!

这就是民族特性!

高倍观测镜下的第六师团装甲队伍立刻兵分两路,准备绕过这条攻击带直奔西北方的横田美军机场!

轰隆隆的装甲车开始小心翼翼的集结、分流、组队,还别说,驾驶技术真的很不错,在东京这么拥挤的地区,能够腾挪闪躲的编出花来,只是这个大胖子转身的过程又磨蹭了大约一个多小时,在一片发动机轰鸣中,再次传来爆炸声!

原有的十多公里路障隔离带,再次拓宽,朝着两边各延伸了几公里!

只是这一次明显就显得准备没那么充分,倒塌的程度没有之前那么绝对,这是随后立刻掠过观察的直升机传来讯息。

谷田寿夫的脸上有些冷笑,不为所动的让自己的部队依旧继续进发,同时命令后方的数架武装直升机和其他观察直升机同时升空,开始对这条所谓封锁线两翼进行控制,防备这些如同盗贼一般的卑贱雇佣军继续做手脚!

而且逐渐展开的装甲车队终于让出了中间的通道,十多辆完全不具备炮塔的履带车辆开始分头进入刚才被炸塌的中心路段,这些能够拖拽几十吨坦克,架桥铺路的工程装甲车,不比那些工地上的工程机械推平道路的能力差!

两侧战斗车辆依旧在靠近突进,实际上中路也要用工程车辆打头推开路障,形成多路进发的宏大局面!

正规军作战的气势,哪里是这些习惯于偷偷摸摸的雇佣军所能理解的?

这才是第六师团的底气所在,感受着长官强硬恢宏的命令分配,熊本军团激昂的士气,不但没有受

到两次爆炸的影响,反而更加旺盛。

特别是头顶掠过两架一组的AH1武装直升机以后,一些在透气或者等待上路的日本军人甚至开始欢呼起来!

地面部队的人员在感受到空中支援的时候,大多都会有这种发自内心的喜悦感。

由此而来的就是一种极大的优越感和战胜自信心!

这样强大而立体的进攻态势,有什么是攻克不了的呢?

这一刻几乎所有第六师团的官兵都这么看!

然后齐天林的阿帕奇直升机就是在这个时候,有点阴测测的从东京市中心以西偏北十多公里外的中野区警察总署医院附近的几栋大楼之间,慢慢的升起来!

其实他在第二次爆炸之前就抵达了这里,指挥马嘉安排了第二波爆炸以后,自己还把没熄火的阿帕奇停在中野公园的空地上抽了根烟,才重新拉上舱盖升空。

就因为这第二波爆炸的尽头这个地方,难得的在周边数十平方公里都是十层以下低矮建筑群之后,有一大片高楼,特别是有几栋三四十层跟堵墙似的医院以及行政大楼,让武装直升机如同毒蛇一般隐行在其中。

名为眼镜蛇的两架AH1武装直升机也正在靠近这个区域,在他们的上方,还有一架单独的OH6侦察直升机在掠阵,这是个标准的观测攻击对地支援阵型。

到底谁才是蛇吻下的猎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