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401章 兵行重势

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兵行重势

几乎仰头只能看见一片蔚蓝天空的齐天林被牢牢的压在了直升机座椅上!

他的双手不太习惯的抓住老版阿帕奇的操纵杆猛力攀升,纵然是半神之体,也觉得巨大的上冲力和地心引力的共同作用下,身体关节在发出咯吱咯吱的拉拽声!

因为天空中没有聚焦点,瞳孔在巨大压力的作用下,开始迸裂毛细血管,视场里面出现周边模糊中心晃动的伤损状况。

换做一般飞行员,已经是双眼血红了!

齐天林有些艰难的反地心引力翘起手指,轻轻拨动旁边的触发开关。

完全无声无息,挂在阿帕奇两侧小机翼内侧的两只黑色“油箱”就被松开了弹耳,从机腹下急速下坠!

那不是副油箱。

是两枚被廓尔喀敲掉了尾翼的末敏弹!

也就是航空炸弹的一种。

美军在伊克拉和阿汗富战场用掉最多的不是价格昂贵的导弹,其实还是航弹,那些电视电影中看见飞行员潇洒的用锁定框攻击目标的片段不过是作秀,实际上昂贵的导弹在整个空袭中的比例大约只在30%左右。

整个十来年的反恐战争中美军仓储最大的就是各种航空炸弹,包括火箭弹跟末段制导炸弹,还有集束炸弹,钻地弹等等,上次齐天林的人手在托拉博卡山谷遭遇到的就是其中之一。

而末敏弹则是在非洲为美籍阿帕奇飞行员们最津津乐道的对地攻击航弹。

伊克拉战争中武装直升机一举歼灭数百辆坦克的战机,真以为是对外宣传的反坦克空地导弹一发发打出来的么?

每枚导弹价值上百万美元,用来打二战后的T54坦克?伊克拉有大量的老式苏制坦克,都用反坦克导弹打?

别以为美帝国主义的钱就不是钱了,其实秘而不宣的真实情况是,大量坦克都消亡在这种末敏弹的毒牙下!

漆黑的航弹和别的航空炸弹大多采用铸造或者低阻设计不同,有些笨拙的末敏弹一百多公斤一枚,胖乎乎圆滚滚的造型,取掉能保证下坠不翻滚的尾翼之后,就真的和副油箱差不多。

因为这东西不是靠这个圆滚滚的弹壳碎片来杀伤,这是专门对付集团装甲车辆的集束炸弹,触发引信是标准的高度陀螺仪,下坠以后仅仅一点几秒就在高度仪的控制下炸开这轻薄的金属外壳!

所有的日军直升机惊呆了,从那片有些飘忽的黑色残影中掉下两坨东西,所有人心里就是一沉!

通讯频道里面一片:“八嘎!”

这是个圈套!

根本不容铃

木力指挥自己的部下做出逃跑或者翻飞的机动反应。

末敏弹的自身操作就在大约0.75秒之间完成!

其实是个很复杂的过程。

炸开的一瞬间,圆柱体的弹仓里就分裂出十只布撒器,就跟装羽毛球的那种长圆筒差不多的模样,这玩意儿是带降落伞的,但现在没开伞,因为来不及,原本是炸开用降落伞稳定在空中寻找地面坦克红外热源目标的,现在一炸出来就到处周围都是热源,这些布撒器立刻就再次分裂炸开!

每枚布撒器带四枚泥鸽穿甲集束炸弹!而且是有末段自动调整局部方位和寻找热敏追踪能力的,也就是能自己寻找目标,再稍微制导飞行一下的。

四十枚炸弹,按照美军的书面说明书,可以覆盖五万平方!

两坨末敏弹就能重叠覆盖六七万平方!

炸裂的声音非常小,小到根本就被掩盖在一大片直升机的轰鸣中,就在这些直升机飞行员魂飞魄散的一刹那,数十个黑点就各奔前程的扑向周边的各种热敏来源!

原本用于坦克顶部攻击的穿甲弹,在攻击直升机的时候,就好像撕开一张纸一样轻松!

任何稳重的飞行员,都不会在空战时候携带炸弹或者油箱。

尽量让自己处于最轻灵的状态是基本要求,但飞行员永远都是人类智慧与体格的最高结合体现,几乎可以说每个飞行员都是人类的佼佼者,这些人当中总会冒出一些天才。

这一点在一战和二战的无数次空战中都显露无遗。

天才又总是跟一般人有些不一样。

所以在战场上空总会遇见一些有别于常人的下流胚!

这种用战机扔下炸弹,利用空爆气流跟碎片杀伤对方战机的流氓战术,在现代空战中几乎已经被忘记了,而在二战初期,却无数次被多名天才卓绝的疯子使用过!

一枚普通的航空炸弹的破片,就能对距离爆炸点3000英尺内的目标造成致命伤害!

飞机可都是尽量用轻质骨架蒙上轻质金属皮,受到气流控制的机械,这跟地面坦克的厚又重是有天壤之别的!

东京警察医院大楼上的马嘉等人知晓老板的大概战术,但是也瞠目结舌的看着一大片空中的爆炸火光从直立穿插起来的那架阿帕奇!

这个没有文学修养的指挥官喃喃:“这……像不像男人那东西,立起来的样子?”周围的廓尔喀们猛点头!

真的很像嘛!

猝不及防的直升机们在空中被狠狠咬住,即刻爆炸解体!

空汽油和发动机的爆炸带着剧烈膨胀的火球,无数个火球凝结在下面!

齐天林只能使劲的抓着操纵杆爬升,不顾一切的爬升,不但是为了躲避末敏弹对自己热源的追踪,更是为了逃离那一片灼热的爆炸火浪!

托东京市区这一带比较多低矮房屋的福,谷田寿夫和自己的数千名部下一起目瞪口呆的看着远处天空中表演的这一瞬间。

那架尾撑还刷着艳丽红白日本海军旭日旗的灰蓝色美军阿帕奇就好像一只凶猛的隼鹰啄爆了一大串气球!

外强中干的日军气球!

谷田寿夫怒吼了一声:“防空……”就卡在嗓子眼里面没有出声了,之前因为漫天都是自己的直升机,防空系统根本就没启动,现在一片火光爆炸中,谷田寿夫知道自己彻底失去了制空权!

不为别的,看看那空中爆炸之后,仅剩一架OH6因为速度比较慢,距离爆炸点有些距离,侥幸逃过一劫,但在高空中的阿帕奇猛然掉头一个俯冲,掠过一枚空空导弹送上最后一朵绽放的礼花,就摆摆尾转身离去了!

根本看都不看地面的这些装甲部队!

两部防空自行高炮刚抬起炮口通通通的打了几发,空中就没了踪影!

武装直升机是地面防空火力最难对付的目标,甚至超过了高空战斗机,这是得到了公认的。

原理很简单,用一支步枪打近在咫尺奔跑的人容易,还是打远处的困难?

这就是地面防空武器的重要指标,跟踪瞄准速度!

战斗机速度再快,也能快速移动瞄准,而且越远移动瞄准的距离就越小,直升机却太近,近得就在树梢和旁边,相对角速度就很高,对防空武器的侍服系统要求非常高,你能要求一部自行高炮炮口转得跟拨浪鼓似的么?不可能!

而战斗机的飞行方向是能判断,有提前量计算的,直升机却诡异多变得多,甚至连机头都不一定朝着飞行的方向;

所以对付武装直升机,军界公认的最佳武器还是武装直升机,其次就是防空导弹。

但显然防空导弹最好是出其不意,眼前这个疯子一样精湛技术的飞行员拥有的经验和战术会不防着防空导弹?

第六师团的技术军士们心底顿时就沉甸甸了!

没有空中预警机的俯瞰支持,这架武装直升机几乎就变成这一带的空中之王,他会干什么?

第六师团顿时觉得自己就好像被撕去了屋顶的三只小猪,随时都可能被饿狼叼走!

谷田寿夫鼓舞士气:“所有联队就近选择中

高楼房建立防空阵地戒备,特科联队立刻开始朝横田机场方向进发,为自行火炮轰击机场开辟道路!各联队重迫击炮中队轰击一切可能的嫌疑目标!”

刚刚萎靡的士气,随着震耳欲聋的120毫米迫击炮轰炸周边,开始逐渐回升,纯粹就是炸个响,自己给自己鼓劲的做法。

但不少联队中的防空兵都回到装甲运兵车,摘下固定在侧壁上的防空肩扛导弹,迅速寻找周边的大楼开始攀登,希望能在周边寻找一些制高点,威胁可能再次回来的武装直升机。

平心而论,这一系列的反应,都是正确的,周边的大楼会立刻变成仙人掌一样,让阿帕奇再穿行的时候,没准儿就会被周围哪里飞出来的防空导弹打个正着,这可比那些防空导弹车上的大型导弹系统靠谱多了,那些设备只能仅限于攻击高空战斗机。

更主要的是和三个步兵团并列的特种作战大队开始下车投入行动,用单兵作战的方式夺取地面控制权,迅速的扩展有效安全控制区域,这是一架武装直升机不能扭转的现实。

只要形成足够开阔的攻击阵型,不至于密集到能被武装直升机随意攻击的地步,各处的防卫就能达到战斗面的厚重态势,重剑无锋的步兵师团威力才是王道!

科班出身的武家子弟,一生都沉浸在军队之中的谷田寿夫拥有相当的自信!

在他的理念里面,军队就好像一架巨大的机器,只要各部件有效的开动起来,滚滚向前的时候,哪里是这种雕虫小技一般的雇佣军可以抵挡得住的?

所以当通讯频道里面听见极少数特战大队或者防空士兵在楼宇里面发生楼宇枪战的时候,他都忽略不计,地面整体推进才是最主要的态势!

兵行重势!这些野路子懂个屁!

谷田寿夫如是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