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402章 拐角

第一千四百零二章 拐角

也许有人以为一栋大楼封住了出口瓮中捉鳖,抓里面的枪手或者伏击者比较容易,为什么不挨个把路边的大楼都清理干净平推,警察在大楼里面抓小偷不是挺容易的么。

那是警察抓小偷。

这是战争。

且不用说一栋一层楼数千平方,几十层楼数百个房间需要多少人封锁和挨户挨间清查多长的时间。

那对面可是枪手,武装枪手,随时可以反击搜查人员的凶险杀手。

更重要的一点,对于大楼潜伏,有非常多的战术技巧,最简单的就是到处炸开楼板,串通上下楼层,也许堵住了楼梯,但几层楼之间的流窜就立刻摆脱。

而狙击手出身的家伙更是会在大楼里面留下一条诡异的撤离通道。

也许就是不起眼的窗户外挂着一扎绳子,必要时候抛下去就溜掉了。

所以,用几十上百人去搜索一栋大楼里面还不一定抓得着的老鼠,真不如锁定前方正面目标,集中人力和火力冲锋陷阵!

过多把精力放在周边这些不找边际的地方,就真的中了这些雇佣兵迟滞战术的计!

这就是谷田寿夫的态度!

所以收回在车长位观察外面的身体,锁上头顶的舱盖,拿过通话器,要求下车上楼作战的步兵们不得扰乱装甲车辆的通讯频道,换到另外的备用频道呼叫作战,所有装甲车辆加大力度进攻!

戴着装甲头盔,手中挥手的谷田寿夫在狭窄的指挥通信车里面只换来周边参谋们仰慕而坚定的目光。

可迎接他这次命令的,依旧是地面震动!

伴随轮式装甲指挥车柴油机轰鸣的地面震动,这个区别还是很明显!

谷田寿夫愣了一下,抓起通话器:“什么情况?!”

没有了空中直升机观测,发生状况的反应时间大大延迟,起码两分钟以后,才有佐官狼狈不堪的在通讯频道里面诉苦:“工程车辆和一部分强行翻越路障的履带车遭遇了地雷!”

谷田寿夫顿时觉得头痛不已!

地雷!

这帮该死的雇佣军!

炸掉做路障的都是小楼,东京很多这种占地不过几十上百平米,却因为地皮紧张就尽量往上修的小楼,三四层还带阁楼顶,轻质水泥板放倒以后做路障真是居家必备良品。

而同一条街道都还可能连续翻倒好几栋,然后黑心肠的小黑们再把反坦克地雷和防步兵雷哼着小曲儿安放在废墟之中,这方面廓尔喀是高手,但现在数量太大,他们一般都骑着摩托车充当指导和搬运器材的角色

比较多。

要知道,从海军陆战队军械库找到最多的就是各类型地雷和反坦克导弹,作为美军历来的苦役先头兵,海军陆战队的装备永远都是比较劳力的那种,高科技的东西不算很多,倒是正合适非洲军团用。

在国际战争公约中,被大量限制使用的地雷其实永远是便宜量又足的好东西,十几个手脚麻利的工兵,一两个小时就能在楼房街道之间布出一大片雷区来。

相比伊克拉和阿汗富的IDE路边炸弹,反坦克地雷可是专业用来炸这些大家伙的,小黑们拿在手里的美式地雷,甚至详细分别出了可以针对轮式装甲车和履带装甲车的不同型号,步兵移动踩在废墟楼板上压发地雷都不会产生反应,只有数十吨的装甲车能引发爆炸!

该怎么办?!

谷田寿夫纠结于这个问题的时候,周边楼宇中的零星枪战已经开始蔓延。

战争从来都不是电视电影里面描述的那样,子弹雨点般的泼洒出去,敌人就应声倒下,一条医院内部的楼层走廊和大学教学楼的走廊作战技巧都不同,因为房间和楼道宽度区别很大,而且总体来说就是防守绝对的占据优势。

小心翼翼的一队特科联队日军士兵,端着步枪顺着楼梯走到新的楼层,按照标准科目,数人持枪朝上,数人朝下,剩下主力背靠门边墙体,一人慢慢的扳动防火门,静悄悄的伸头或者用探视器窥探里面的场景,刚缓缓给后面做个没人的手势,一群人松了一口气准备进入按户搜索,其中一人无意的抬头看见门框上方耷拉下来一根拉换线!

惊恐的再一看,几张卫生巾包裹住手雷,再利用卫生巾的粘性贴在门框边,而开门时拔掉的拉环上居然包着一张创口贴!

正是这个不起眼的小改动,充当了消音垫,让手雷的启动变得是无声无息!

轰隆一声巨响!

楼梯里面的人手被炸得前往后翻,有幸存者刚推开身边的尸块,却发现炸开的手雷居然是带了拉索的串子雷!

也就是第一枚爆炸的手雷冲击力拉动第二颗的拉环索,第二枚也要等个两三秒才爆炸,通常这枚雷已经被爆炸的气浪和幸存者都炸到了别的地方。

几乎就在幸存者的手中或者身边再次爆炸!

不是在阿汗富充当特别行动队轮战几年的时间,就是在非洲大陆天天从的黎里波、米苏拉塔的巷战,打到索马里摩加迪沙的攻城战,齐天林的麾下哪个不是成天都在捣鼓这种东西的疯子?!

得心应手!

实战出真知啊。

真正

开始作战,日军才发现自己以前根深蒂固的有些东西落伍了!

譬如说日军的步枪普遍都比一般国家的略长,据说是为了加长身管增加精度,齐天林一直嗤之以鼻的认为是为了弥补日本人普遍比较矮的心理,就跟他们喜欢用长长的武士刀一个道理,结果在这样的狭小空间城市巷战中,枪身转弯半径过大的缺点暴露无遗,一个街角一个楼梯都能比拿着马萨达步枪的非洲军团慢那么一点点!

价值性命的时间啊!

更不用说他们遵循美式训练体系,过于强调安全推进和人员协作的精细程度,说难听一点就是有点丢掉原来日军的蛮狠凶悍,现在有些畏畏缩缩的技术流风格,稍一耽搁就会延误战机,反而不如呼啸而过的小黑们,在楼道上到处乱跑,随手扔手雷,廓尔喀们端着步枪狂冲乱杀,最后拔出狗腿刀就劈砍的彪悍!

这虽然是遍布周边各大楼里面的局部争斗细节,但一点一滴汇总起来的结果就是,周边大楼的争夺战里面,日军处于全面下风!

这就等于在失去了空中控制权以后,日军也没能抢下周边的制高点!

制高点,谷田寿夫在强调纵深穿越能力的时候,放弃掉的实际上是制高点!

任何战争中甚至会被交战双方拼死绞战的因素!

就因为在完全不一样的现代化大型都市里面作战,有些一直沿袭的军事战备元素,不一样了!

几十上百年前的一战二战哪里会面对这么多的高楼?如果说把这些高楼看成是一个个山头,又哪里会有距离这么近的山头,山头内部还有那么复杂的楼宇结构!

二十一世纪的东京城市巷战,甚至是格罗兹尼还有米苏拉塔那样的中小型城市难以比拟的,如果要真的把任何一个角度都考虑到,甚至可以在军事院校开辟一门专门的东京市巷战课题了!

被地雷造成了四辆坦克和装甲运兵车的爆炸震荡昏迷乘员,工程车辆更是被直接炸趴窝,变成需要别的车辆来拖走的废物,中路的装甲车辆,包括后面已经排成纵队准备冲锋的后备队,全都停下来,在雷区面前……第六师团只有三辆排雷车,狭窄的公路通道中慢慢让后面的保障排雷车挪到前面吧!

这又是一个小时以上的时间,后勤大队的工兵开始小心翼翼的靠近检查,试图先排查一些地雷,清除一条道路来,原本气势如虹的城市推进,变成了举步维艰的警惕。

几架无人侦察机被遥控飞上天,试图能替代一下空中观测,出人意料,那架阿帕奇不见了踪影,无人机更是没有被任何人攻击,周

围那些隐藏起来的枪手或者观测组都静静的看着嗡嗡作响的遥控飞机不动声色。

马嘉在通讯系统里听见373分队报告:“老板已经到了!”

对的,齐天林在市中心这么猛搞一把**翘起来飞上天之后,却没有在这边停留,驾驶阿帕奇去了北边,在六十公里开外373分队的附近田野里着陆,跟聚集在这里的三十多人重新协调了通讯频道和行动实地勘察结果以后,就没有回到直升机上,而是接过下属提过来的两包装备,一边看廓尔喀分队长表述他们决定的计划,一边把战术背心套在航空连体作战服上,步枪、霰弹枪、手枪还有他标志性的大量弹匣都装上身,最后还把一柄战斧和一把战刀插在后背,全身装备超过五十公斤,换个人,光是这点装备都压得跑不动了。

齐天林健步如飞,更在一群轻装奔跑的小黑后面,远远的和另外一队廓尔喀靠近了高速公路,攀爬上公路两侧的绿化带,小黑们毫不顾忌的就拔下背后的撬棍消防斧,一阵捣鼓,撕开了日本城市地区高速路特有的隔音隔离板,拉开扒开一道大口子,恭请老板进入……

日本的高速公路就好像是个斗兽场一般,两边的隔离带生生的限制了逃跑的可能性,一行人刚偷偷转过去,就瞥见两三百米外停在那里等待市中心主力部队突破消息的侦察大队。

对方也瞥见了这边毫不掩饰的小黑……

那边可是有轻型侦察车的侦察部队,居然第一反应比探头探脑的小黑们还更像兔子一般就迅捷的跳进侦察车里,反而是小黑们还好整以暇的对那边做个中指或者撩起T恤使劲扇风做鬼脸,才嘻嘻哈哈的走回来!

这是在打仗,不是部落争斗或者展现你们优美腹肌的时候吧?

齐天林靠在隔离板旁边翻了个白眼,手指拨弄步枪扳机沉声:“准备……”

除了伸头出去招摇的几个小黑,齐天林身后密密麻麻的趴在地面全是架着制导火箭弹和机步枪的火力手!

这算是拐角遇火力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