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403章 血腥

第一千四百零三章 血腥

齐天林完全可以仗着武装直升机的强大压制火力,单挑歼灭这样一支十余部轻型侦察车的先头部队,而现在却冒着自己的人手折损来近战这五六十个人,为什么?

看见黑人雇佣军在转弯尽头晃了一下,嬉皮笑脸的消失掉,恶狠狠的侦察车立刻就发动冲过来,一名日军士官很小心的从车顶探出身体躲在装甲板护盾背后操纵机枪,准备来个血糖葫芦串串烧!

理论上来说,这种类似于沙狐的轻装甲侦察车用机枪面对单兵几乎没有危险系数,过去几年非洲军团就是用这种类似的战术纵横非洲大陆,但这些日军显然不清楚这些雇佣军武装到了什么程度,非洲战场上哪里这么容易遇见装备精良的雇佣军?

所以刚刚随着弧度颇大的高速路转过弯,视野里面看见在地面趴着的枪手,就是一惊!

而且不等这名士官扣动扳机,就迎面看见一枚火箭弹恶狠狠的发射过来,距离也就二三十米!

所以随着这枚制导火箭弹的反射,几乎一大片小黑廓尔喀都在地面就地翻滚,朝着转弯内侧翻滚,可这火箭弹真不是只有一人发射,对火箭弹价值没多少概念的小黑几乎是同时扣动扳机,幸好这种改进版的LAW火箭弹不会从尾部喷射太多火焰,不至于烧伤后面的同伴,但趴着发射的结果是,有两三枚火箭弹都从肩射筒出来以后,重重的在高速公路地面上磕一下,才艰难的从尾部喷射推进,开始朝着前方飞行!

明白那种感受么?就是小孩子玩烟花把哨音冲天炮给掉地上,眼睁睁看着火箭弹在地上挣扎着蛇形,尾部的折叠尾翼甚至都因此没法打开,完全不按照设计的方式和轨迹在地面乱窜,可电视制导跟红外制导的双重引导又不停修正火箭弹,试图把火箭弹拉回正常轨迹上去!

连齐天林抱着步枪,紧靠在内侧隔音墙上都觉得后背发毛!

连他都觉得自己的生命不掌握在自己手里,随时可能爆炸的惊悚感……轰隆一下,那当头一辆侦察车就被击中爆炸,过近的距离使剧烈的震荡让齐天林身后的隔音板猛然摇晃,无数汽车碎片和人体残片就那么带着狂风一般的气势,从齐天林面前大约一米多的地方掠过,重重的砸在远处的隔音壁上,更多的零部件和鲜血肉渣却如同雨点一般腾空而起又落下!

齐天林只凝固和紧靠了几秒钟,感觉到身体上被掉下东西,就一个猛扑伸头,庆幸的看见那辆侦察车还有一个在燃烧的底盘,足够的分量还是让爆炸只是掀开了罐头盖和炸出了里面所有能活动的东西,包括人体,沉重的底盘还是能留在地面,但轮胎和发

动机舱已经烧出一米多高的火焰!

接连的爆炸在后面!顺着地面跑过去的火箭弹撞击到什么在爆炸!

这种地面蛇形火箭弹的场景和前车猛然爆炸的场面,吓得后面的侦察车在急停,甚至有挂了倒档往后退,却被同伴的车给抵住屁股的情况,十多辆车的车队,就算通讯频道里面闹成一片,也不见得能如臂使指的齐刷刷往后退,总有人往前或者想掉头,总之一下就变成混乱的场面塞住了。

齐天林再朝着地面挥手,立刻就有两名小黑娴熟的又朝地面发射两枚火箭弹,真的就好像小孩子玩打水漂一样,还得意自己的火箭弹着地以后,又不屈的反弹起来再落地,笑得嘻嘻哈哈,齐天林就已经如同一阵风一般端着步枪冲出去!

这光溜溜的高速公路,什么遮拦工事都没有,齐天林就只能把这第一辆燃烧的车体当做掩体,他的动作立刻换来远处百余米范围内雨点般的机枪射击!

蹲躲在炙热的火焰残骸后面,纵向的轻装甲车还是能提供相当保护,然后就有廓尔喀不声不响的趴在地面把马萨达轻机枪伸出个枪身开始射击,接着再多一支枪,两支,三支,疾风骤雨的射击从这个转弯内侧迸发着朝对面压制。

间或再发射一枚火箭弹,齐天林用阿拉伯语高喊着:“别打中!”

但地面反弹的火箭弹或者在水泥半高的高速路侧面折射完全是随机的,总归还是击中了另一辆,引起爆炸,彻底压住了这些轻型侦察车试图攻击的心思,开始一门心思的想撤退,车顶的枪手们在不停被子弹命中机枪护盾的心理压力下,躲进了车体里!

甚至有人开始偷偷下车,这其实是个明智的行为,在对方有火箭弹袭击的前提下,车厢里真的可能变棺材,前后混乱一片,无法赶紧驾车掉头逃走的话,反而在外面还更安全一些。

有一两个人想到就能带来跟随效应,陆续就有日军侦察兵开始弃车而逃,用手里的枪托和车体上挂的工兵镐砸旁边的护栏,原本两三米高的隔音栏现在几乎就变成把他们关在里面的高墙!

齐天林高喊着压制火力,自己半侧身从残骸旁边伸出步枪,瞅准一名大约七八十米外正在从车厢里拉出小型迫击炮的士兵扣动扳机,不需要抵肩瞄准,长期的熟练作战已经形成了根据大致的两发点射命中点调整枪口习惯,第二个点射就准确命中士兵,还没来得及装上迫击炮底盘的拳头粗炮筒骨碌碌的就在地面滚动,拿着底盘的日军士兵下意识的探身出来抢,齐天林的射击应声而到,再次集中在地上呼痛叫喊!

借着齐

天林的压制,又有两名小黑端着步枪跑到他的身后,齐天林指指右侧的这个射击位,自己转到另一边,这边最近的侦察车只在十多米外,现在看不清驾驶座有没有人,但齐天林在后腰摸出一枚多孔的烟雾弹低呼一声就扔出去,双方的枪声都骤然密集了一些,看不见对方的场面让所有人都有些不自在。

齐天林一个虎扑,抱着步枪就在斜前方一个肩头落地翻滚,这种华国陆军最擅长的跃进战术动作,也就他做出来还赢得后面几名下属的掌声!

而且是那种赶紧把步枪搂怀里鼓掌的献媚模样!

齐天林已经把自己一头扎在侦察车的车头前引擎盖旁边了,看看另一侧已经挤在隔音壁,感受车体已经熄火,就蹲着轻轻放下步枪,摘下后背的霰弹枪,左手单边握持,右手拔出大腿上的手枪,慢慢的顺着隔音壁和车身的狭窄缝隙,探出身来,这边不可能被其他日军侦察车看见,左手的霰弹枪横握给右手带了消音器的手枪做支撑,在烟雾已经笼罩到自己身上的白烟中,缓缓的两支短枪交叉着靠近驾驶室这边,然后清晰的看见驾驶座玻璃上几个蜘蛛网一样的弹孔,具有一定防弹能力的轻型装甲车玻璃,还是有被击穿的几率,驾驶员一脸的血迹和半边脑袋都被掀开,死了!

齐天林不恶心,慢慢的在白烟中适应了相对较暗的车厢,就看见副驾驶没人,后座蹲着一个人使劲抱着头,不停的低吼,发泄般的低吼!

被吓着了,无论是身前挨着的战友被掀掉头颅,还是雨点般击中在周围的子弹,都让这个没上过战场的新兵给吓得只能抱住头叫喊发泄心中的恐惧了!

非洲战场上随处可见这样的场景,齐天林的百战精兵都是从这样的局面磨练出来的,齐天林再看看后面没人,就把手伸进去,加了消音器的枪口比较长,在对方的肩膀捅了一下,刚刚惊讶的抬起头,齐天林客气的把枪抵在他脑侧就扣动扳机,这样起码能留个全脸,方便以后能查找身份啊!

保罗君还真是大善人!

收起手枪和霰弹枪,把驾驶员尸体拉下座位,捡起自己的步枪,坐上去,调整好枪支的位置,发动侦察车默想一下后面几米外车辆的相互位置,伸手让下属跃进到自己的车前,才猛然挂倒档启动,一下就把车停在后面的车体旁边,驾驶室靠右的左手握持步枪把枪口正好架在副驾驶的窗口,现在对着并行的另一部车就猛然射击,车门上的防弹玻璃被炸开,里面一名士兵被击中,齐天林已经扔了步枪跳下车,从另一边抓着霰弹枪和手枪扑向再一辆车!

正规军人几乎不会

主动放弃步枪选手枪,但齐天林觉得在这样几米十来米之间的方寸空间里面腾挪,有时候手枪有手枪的优势,几乎就是把霰弹枪抵在一名日军士兵后脑上扣动,右手的手枪准确命中另一名趴在车轮下方射击的枪手!

后面跟着老板起身冲锋的小黑张牙舞爪,有两人被子弹击中,都只是在地面翻滚一下又凶悍的赶着跃起射击!

齐天林在扑向一处架着车顶机枪射击火力点的时候,大腿也给咬了一下,但不是机枪,他已经冲得太近,机枪对他是死角,是一名惊慌失措躲靠在轮毂边的日军拔出手枪几乎就在两三米外射击!

齐天林还是疼啊,右手已经打空子弹挂机在后方的P226手枪就这么砸过去,自己跳着脚,一腾身就在空中把霰弹枪颠了一下,左手一把抓住还在发烫的枪管,把霰弹枪的黑色合金狗腿托就当成了锄头,重重的挖在对方的头部!

右手又拔出后腰的另一支P226就抵在头破血流的耳侧轰开头骨!

有四名正挤在车尾的日军目睹了他的行为,有些愣住了!

就算是正规军人,日本自卫队也有多少年没有上过战场,没有这样血腥的肉搏过了!

迎接他们的只有子弹和杀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