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404章 升空

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升空

进攻有很多种方式,齐天林也熟悉很多种方式,但今天他宁愿选择最热血,最暴力,最简单的方式。

那就是直接冲锋!

冲锋这个词几乎已经被很多军人忘记了。

现在的军人擅长的是优势论,用自己在装备、人数、技战术、个人能力上的优势去攻击对方,只有占据了优势才会选择进攻,甚至还有那种坐在空中预警机的恒温操作间里操控无人机战斗的“游戏战士”。

而实际上在任何一场撼动人心的战斗中,最能让战士充满斗志的,还是冲锋!

直面伤亡和枪林弹雨,端着手中的武器往前冲!

作为一个勇士,能有一帮子人义无反顾的跟着一起冲,那种感觉……才叫做魂魄毅兮为鬼雄!

齐天林从来都没有今天这样充满杀戮的欲望,能感觉到自己身体里的那种嗜血因子开始无限膨胀!

脚尖挑起靠在车边的一把89式步枪,只打了一梭子就扔掉,因为不顺手!

右手翻出后背上的细长战刀,左手由下摘了战斧,双手交错一拉,身体倚在侦察车尾部转过车角,就砍劈过去,黑色的战斧只有刃口带着一丝寒光闪过,就硬生生的把一支刚抬起来朝向他的M4步枪枪机劈开!

端着步枪的士兵惊呆了,似乎手指被跟着劈掉的疼痛都没能刺激到他的眼睛看着眼前的气势如虹,战刀已经从下撩起来,直接丧命!

只要齐天林开始冲锋,黑人们几乎瞬间燃烧,狂暴的端着步枪射击,跃上车头,把手中的步枪几乎漫无目的的突突突!

廓尔喀更扎实一些,三五成队的并行奔跑,手中端着的轻机枪交织出绚丽的枪火!

只有亲身经历过,才能理解那种枪声骤然加剧,甚至从枪声都能听出疯狂情绪的味道!

就好像斯条慢理的点射突然变成一大油锅的炒豆子在爆发,哗啦啦的弹壳弹跳着掉在坚硬高速公路的路面。

齐天林已经闭嘴不再指挥自己的下属,这样的场面下,任何试图控制都是愚蠢的行为,他甚至都信不过枪械,子弹总有完结,这个时候他终于明白德让那个家伙为什么会放弃枪支钟爱冷兵器了,只有经历过他那样噩梦般的场面,才会只对手中能不停持续杀人的冷兵器留有唯一的信任感!

冷兵器其实一样在现代战场上拥有自己的特色!

肉搏战并不一定是在子弹打完的时候才会发生,只要能够娴熟利用层层叠叠的装甲车辆,游走其中,专注砍劈的战斧和捅刺撩兼备的战刀,似乎更能方便方寸之间的腾挪!

气势是一种无形的东西,古时候的将领操兵,格外看重这一点,精神层面的压力会让敌军感到一种实质性的压力,就算是格外用武士道强调军人风范的日军,在这样骤然的强大冲势面前,只象征性的抵抗了一下,就开始溃退!

这一点从最后一两部车慌不择路的想掉头,居然相互卡在了高速公路上,就可见一斑!

更多的人还是把希望寄托在冲开侧面的隔音板,逃到高速公路路基外面的田野村镇中去!

哪里还有这个机会!

做工精细的隔音板没有趁手的工具还真不容易打开,更何况惊慌失措之下的行为会大打折扣,手忙脚乱的结果就是,枪弹刀斧加身,还手中抓的是镐把而不是战士的枪!

这场战斗不需要俘虏!

随着冲锋的频次加快,愈发狂暴的攻击力度,彻底击垮这些日军官兵的抵抗意识,有人开始举枪投降,这不是百年前那场战争中日本军人对支那人普遍的藐视,绝大多数日本自卫队成员都是没有战场经验的生手,光是在耳闻目睹了爆炸的战友车体跟尸体飞溅就已经让他们开始退缩了!

可齐天林带着人马就好像一架无情的绞肉机一般掠过,只留下残缺的尸体和没有丝毫生命特征的鲜血四溢!

最后一名日军少佐是被齐天林用尖头的战斧直接钉死在隔音板上!

原本冲过最后两部撞在一起的侦察车时候,齐天林那浸满鲜血的手套几乎被**粘度给吸附在了战刀上,瞥见车体下方角落地面上一点影子晃动,猛然用后背在引擎盖上一翻滚过去就要下刀,却硬生生的把刀尖停在对方脸前!

一个看上去还有些文静的女兵!

齐天林还是有弱点,所以说安妮说他有些时候其实谈不上政治家或者谋略家的冷酷无情,战场上对妇孺的基本法则就算在这样刀枪横飞的局面跟满脑子的腺上素刺激之下,依旧能保持!

接着就听见车位那边有步枪枪环和背带之间的声音,就好像非常敏感一般看过去,五米多的车身后方一名少佐正端起手中的步枪准备偷袭,只是因为那根枪带的金属环扣发出的声音,让齐天林警惕的只能把手中战斧一下甩过去!

同时就捕捉到身前的身影已经从跌坐的后腰亮出一支藏着的P220手枪!

这几乎就是个利用了人性弱点的圈套!

看着眼前那还是很圆润安静的姑娘脸庞,眼睛里却迸发出疯狂的神色,齐天林的战刀猛然拭过!

刚才还透着润泽气息的脸蛋喷薄而出一汪鲜血!

而原本就

是北美印第安人用来投掷的战斧,在空中翻滚划出一道炫目的啸叫线,重重的把戴着眼镜的少佐钉在颈部,扎在白色隔音板上!

就钉在那里戴着满脸惊骇的表情,一动不动!

齐天林不看面前已经头颅半垂的女性尸体,过去满带讥讽的抬起对方慌乱之下居然没打开保险的步枪看看,扔地上!

这才来得及伸手擦去脸上已经开始干涸的血迹!

齐天林的身体也在迸发高温,紧贴皮肤的血迹甚至都干得龟裂!

而身上的战术背心却完全湿透,不光是鲜血还有他的汗水,蓝绿色的直升机机师服上也带着三个暗红色的晕开血斑,却完全被其他喷溅血迹给淹没。

摆手制止了要过来给他包扎的廓尔喀,挥手指挥现场:“清理所有尸体,准备各种服装衣物,把车体全都给我摆正了,按照之前的计划带走!”

近百名下属齐喝一声答应,二十多名伤员靠在隔音板旁边,其中有三人已经停止呼吸,齐天林过去看看,脸上没表情:“受伤的回国去休息?”

一名手臂中弹的廓尔喀纠结:“老板……我还能动!”其他人更是意动,实在是不愿错过这个赚钱的好机会啊,生死有命,死掉的也没那么悲伤,雇佣军从来都没那么文艺。

齐天林**脸颊算是笑了:“那就先滚回机场去养伤!”

他自己拔腿就走,一路上已经有下属把他的枪支收拢重新装填抱在身后,屁颠颠的跟着一起到直升机旁,不耐身上的血迹跟浸泡得嘎吱作响的作战靴,就站在直升机旁边脱掉,只穿着一条平角内裤就爬上直升机升空,结果他的东西被廓尔喀乐滋滋的都拣走!

穿着内裤的齐天林回到横田机场,把个安妮公主笑得花容失色:“你这是干嘛去了?让热情的东京女市民给剥了衣服?”

就降落在绿洲号旁边,掀开机舱盖的齐天林不出来,伸手拿了衣裤穿上,才接过安妮又递上的汉堡包和饮料充饥:“国际社会有什么反应?”

安妮就那么蹲在机身上,看着其他下属开电瓶车过来给直升机加油重新挂载弹药,笑着把双臂放在机舱边缘,下巴再放上面:“你这也算是在保护我,对不对?在外面浴血奋战……我做的汉堡包,味道怎么样?”她其实这一阵一直都坐在绿洲号的驾驶舱里,听着里面所有战地有关爱人的通讯信息。

齐天林吧嗒两下:“不怎么样,和法西兰人跟华国比,你们吃的就是饲料啊。”

安妮娇嗔:“我可是很少下厨,专门给你烘焙的面包!”绿洲号上有个高级

全面的厨房,不过大多数时候都是皇室厨师在使用,安妮估计也是在一手一脚的指点下,只是亲手操作而已。

齐天林笑着把剩下一点面包渣子给安妮塞嘴里,这连公筷都不习惯用的北欧妞居然还要克服一点点心理感受才能吞下去,两人温存的时间,就只能这么一片刻,因为下面的小黑已经摆手,示意东西都装好,安妮再探身到机舱里亲吻一下齐天林,闭着眼睛祈祷:“勇气和忠诚……愿卡尔玛的荣誉永远照耀您前方……”

齐天林拥在她胸前,鼻息之间的体香和温馨,似乎能短暂的离开刚才迅猛血腥的场面,但也就是转念之间,却有点惊讶怎么没松开,就听见安妮絮絮叨叨还有:“自由和热血的荣耀,将是科巴斯家族必胜的信念!愿主保佑,武运昌隆!”

哟呵!

现在真的是按照自己家族的操作模式来了!连新的家族骑士口号都有了!

想笑的齐天林戴上飞行盔对未婚妻敬个调皮军礼:“自由和热血!”

安妮仰着头笑得很开心却回应家族捶胸礼,有点坏消息就不说了:“这次打完早点回来,我做海鲜给你吃!”挥手雀跃的表情的确是一个妻子送丈夫上战场的模样。

齐天林就盼着了!

阿帕奇直升机又升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