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405章 再一次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再一次

中心市区的确还称得上是在鏖战!

已经开始出现某些大楼上有雇佣兵用反坦克武器由上往下发射的情形。

如果放在以前,这种类似RPG的发射行为杀伤率真的不算大,最多就是听个响跟放了个大炮仗差不多。

但现在为数不多的反坦克火箭弹周边,搭配的是从海军陆战队军械库搬运的反坦克肩射导弹。

这玩意儿操作起来就比火箭弹要复杂的多了,因为同属北约军事体系,部分廓尔喀老兵在英军体系中能熟练操作这种武器,小黑们绝对抓瞎,所以只能打下手。

数量虽然不多,却一打一个准,原本就是攻顶武器的反坦克导弹在高点俯瞰发射,还尽是挑选发动机后置的74式坦克和装甲运兵车攻击,前者堪称这个片区的陆战之王,后者一炸可就是一窝,很划算的。

话说东京市区内造型各异的高楼大厦也给这些廓尔喀袭击制造了不少优势,大楼表面并不是全部光滑玻璃板的一栋商业株式会社大楼就成为廓尔喀的首选。

因为上按照楼体的房间分割,做出了不少凹凸不平的格子间,整个大楼外表就好像推拉过后的玻璃幕墙格子间,中间稍微打开一扇窗,趴在上面操控反坦克导弹,根本就不用担心被周边的日军发现,于是在接连三辆装甲车爆炸在下面街道以后,就连廓尔喀们都跟过年的孩子做了恶作剧一般哈哈大笑的时候,日本人开始丧心病狂的对这栋楼发起攻击!

攻击是一名联队长做出的决定,其实就是类似一个团长。

数百名该联队士兵冲下装甲车,开始鱼贯进入这栋楼,这个时候,已经被炸掉所有参谋和通讯车的联队长彻底失去理智,放弃地面进攻开始冲击这栋其实没什么战略含义的大楼。

杀掉这里面可能有的十多个雇佣军,能算是一个胜利么?

但被蚊子嗡嗡扰烦了的人,偶尔也会出现追打蚊子的可笑行动吧?

所以这位联队长的行为倒也说不上怪异。

于是从六七层开始且战且退的四名廓尔喀和七名小黑借助靠窗的机会用卫星电话对周边发出了求救讯号。

不过说到底,这帮家伙也不是很慌张,五六十层楼呢,每层几乎都能留下点性命,再拣点枪弹,慢慢退到顶楼估计也是好几个小时甚至一两天的事情了,更何况他们也留了不少措施。

马嘉就把这个讯号扩散到周围,相邻的小组分队开始主动攻击这个片区的车辆。

齐天林也在通讯频道里面听见这个呼叫,虽然马嘉并没觉得事态严重到需要老板亲自

出马营救的地步,但齐天林的阿帕奇还是在第一时间就扑向了整个战线偏西的这个联队阵地这边,比较巧合的是之前那场迅猛而结局让人大跌眼镜的直升机空战也是发生在这个区域。

当然齐天林也是存心来这边,因为在整个通讯频道里面,各处此起彼伏的交战和求救讯号多了去,这个只是面对敌人比较多,特殊一点。

所以在数十名周边区域员工的期待跟欢呼中,老板驾驶着武装直升机驾临这个区域了。

其实真的跟一大群民工在工地上搬砖,老板开了个挖机来,还是名牌的那种感觉差不多!

齐天林二话不说,先让阿帕奇在这条双线四车道的主干道上来个火箭弹齐射,两坨19联装70毫米火箭弹就跟犁田似的,在停满了装甲车的公路上哗啦啦的走一遭!

不需要穿甲或者击毁,光是这种故意迎面从所有车头驾驶窗方向中低空掠过,然后嗖嗖发射的场景,就让几乎所有地面车上的日军魂飞魄散,能逃离街道,逃离装甲车的都离开!

天晓得是用什么在攻击?没有谁这个时候会选择坐在装甲车里面试验五十铃公司的装甲系统成色吧?

然后极为招摇的一路带着火海发射到街尾,就地摆头调尾,从尾部又开始发射地狱火反坦克导弹!

这次就很注意效率了,一共只有八发啊,尾部打一两发,中间再打一发,每隔一段爆炸一辆,几乎是弹无虚发的接连爆炸,其中一辆敞篷203毫米自行火炮应该是引起了弹药殉爆,炸得那叫一个惊天地泣鬼神,周围多少士兵不及闪躲都给拉上了天!

更是让齐天林都赶紧拉高直升机,免得被波及,最后在街道前端炸掉两辆,这个没有自行高炮的联队基本上所有装甲车辆就被堵车似的全部堵死在这条街道上!

这就是陆地之王的悲哀!

装甲部队只要失去空中控制权,自己庞大的体积和厚重装甲反而成为最大的弱点……

在周边员工口无遮拦的在频道里把老板形容得天神下凡一般的状态下,阿帕奇直升机在空中做了一个只有直升机才能办到的悬停,慢悠悠的把机身朝向那栋株式会社产业大楼,跟里面的员工确认了一下日军搜索人员主要集中的楼层,就开始喷射三十毫米机炮炮弹!

不是一般武装直升机喜欢搭载的那种12.7毫米或者三管六管机枪,就是单管的30毫米链式机关炮,对这种框架结构的大楼,几乎是除了立柱,基本都能贯穿好几堵墙甚至打通到另一侧!

阿帕奇最著名的头盔瞄准镜就是控制这个玩

意儿的,随着齐天林的头部慢慢扫视过这栋宽度八十多米的大楼十二层窗户,链式机关炮就不疾不徐的却把冰雹一般的机炮弹缓缓扫过!

这才叫扫楼!

打开的强光灯反而需要手动控制角度,齐天林就从炸开的缺口,看见成片的日本军人在楼道办公室里面奔跑躲藏!

但都无济于事,这样的状态下楼层就是笼子,把这些生命关在里面然后用死亡镰刀横切过去的笼子!

12.7毫米的反器材武器,一发就能把人打成两段,齐天林他老子就是这样丢掉性命的,而三十毫米的机炮,基本打到人体上就是炸烂!弹头还不停歇的一直打穿过去!

除非遇到钢筋混凝土的剪力墙和柱子。

这个杀伤率简直惊人!

机载1200发炮弹,射速每分钟600发,齐天林还每一两百发休息一下开着阿帕奇绕着大楼跑一圈风冷一下炮管,短短十多分钟时间,扫射了五个楼层!

又施施然的拉起机头飞走了!

数百名日本军人基本就伤亡殆尽!

联队长因为在楼下等待战地反馈,逃过一劫,但被直升机轰击到地面的火箭弹还先于大楼给碎片击伤,正在另一栋大楼背部的旮旯包扎!

这一切让得到消息的谷田寿夫出离愤怒,又欲哭无泪!

打仗嘛!

您好好打不行么,防着您的时候不来,多久都没消息,等整个第六师团加大力度推进又过来几乎就消耗掉四分之一的主力步兵!

不带这么欺负人啊!

安妮是真的没想到齐天林这么快就回来,说好的海鲜生蚝和扇贝都还没让侍从们洗干净呢,拿着食谱跟御用厨师讨论的她挂着个厨房围裙,脸上戴着齐天林的防弹片高强度防护眼镜,扎着一条丝巾蒙面防范可能的油烟,惊讶的提着锅铲跑下飞机来仰头:“这么快?”

齐天林指周围又一拥而上的后勤下属:“不是等着吃你的海鲜么?”

公主有点傻笑着爬上去,拉下丝巾先给齐天林品尝自己的嘴唇,然后才小声:“整个欧洲方面,在私底下开会讨论关于美国的情况,因为你在作战,我就代表你参与了这个视频会议。”

齐天林点头:“嗯,结论是什么?”

安妮咬咬自己粉润的嘴皮:“他们……还是担心美国假如全面崩塌,会让俄罗斯或者华国的霸权无法控制,想……想尽可能有限度的跟美国政府合作。”一边说一边探头看齐天林的表情,齐天林掀起来的头盔面罩,露出来的表情不多。

天林就冷笑:“有限度?美国最终的状况是可以选择的么,真以为是电视机音量,说调多大就多大?缓过手来的美国就能控制?欧洲永远都没法控制美国!美国会一如既往的把最好留给自己,次一点给欧洲,最糟糕的留给亚非拉和……华国!”转头看自己名义上的未婚妻:“你态度是怎么样的?”

安妮却玩味的看着他笑:“你觉得应该是怎样的呢?”

齐天林也笑了:“你不是亚洲女性,不会有夫人那种为了丈夫完全放弃自我事业甚至生活理念的态度,你也不是玛若那样的平民姑娘,你永远会固守自己的传统和地位,我尊重你所有的选择,但前提是,我必须是你的丈夫!”有点霸气了。

安妮笑得很开心:“什么时候求过婚了?!婚礼也没有!”

齐天林耸耸肩:“这有什么难的,这档子事解决了,举办婚礼,你要豪华大气告知天下或者私家海滩隐秘的都行,现在不会有说苏威典公主嫁了个窝囊废的废话,皇阿玛跟额娘也应该会乐呵呵的参与吧?”真的是此一时彼一时了,现在的齐天林要跟安妮大婚天下,也没什么不可以,他那有几个老婆的事实,也不过就是个茶余饭后的八卦小事情。

安妮大喜:“那就说定了!我最先办婚礼!”

齐天林真的无所谓:“她们仨要办都行,你别把事情给岔开了,婚礼是小事,欧洲的心态才是大问题。”

安妮一手食谱一手锅铲呢:“德国没有表态,他们是最不甘心回到之前状态的,英兰格和法西兰是求和的主力,这是历来的墙头草,西牙班跟意利大都是跟着咋呼看热闹的,苏威典和苏黎世、贺兰、诺威等等没有表态,因为我们要看你和德国人的协议。”

齐天林撵她回去炒菜:“补给完了,我……想想,待会儿回来给你一个答案。”

安妮有意无意的把空着的左手手指给齐天林晃晃,笑眯眯的跳下直升机去了。

阿帕奇再一次升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