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406章 大鱼

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大鱼

天已经逐渐黑了。

中午就抵达东京市中心,午后才整队出发的第六师团已经从第一声爆炸开始在这一带啰嗦了五个小时左右,天色就这么暗下来,从齐天林驾驶直升机扫射大楼时候,都要开着探照灯观察死亡现场的情形。

而这个时候,才是真正第六师团噩梦来袭的时刻,也许他们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做好准备的非洲军团外围已经有来自横田机场的后备饭菜送过来食用,藏在各栋大楼里面的枪手们更是习惯的取出自己的单兵口粮来果腹。

对于齐天林的员工来说,有得吃就是活着的最大幸福,至于吃什么,阿汗富和索马里还能吃到什么比现在更好的东西?

这都不是问题,一块巧克力就能让廓尔喀活三天还固守在原地。

但日本自卫队的老爷兵们就不是这么回事了。

他们这才突然意识到,他们没有补给!

东京中心市区这个时候是无人区!是核爆轻度污染和化学武器污染区!

这里是没有任何饮用水和食物的!

原本早餐以后进城,吃掉口粮当午餐并且有精神鼓舞作为佐料大补汤以后,离开城市或者攻击横田机场的结果都是已经进入可以轻易获得食物饮水补给的居民区,一鼓作气的在周边取得晚餐补给是很容易的,所有的补给空间基本都用来携带弹药了,相比油料和食物,这才是越往九州越需要的。

哪里会想到他们居然会被寥寥的雇佣兵拖在原地已经五个小时?

最恼火的是除了那架神出鬼没的直升机,其实第六师团的官兵们还没有正面发现什么看得见的敌人!

强大的自行火炮和坦克以及装甲车上的机炮都空有一身蛮力无处发泄的郁闷,谷田寿夫自己最清楚!

现在东京都新宿到练马区一带已经彻底变成一张软绵绵的网,把这数千名步兵拉进了这片泥沼里,陷入到正规军最反感的胶着状态!

美军就是这样在巴格达以及坎大哈被消磨掉的,数十万联合国大军都被土鳖一般的游击队反政府武装分子拖在城市和郊外乡村中。

更何况这支孤军深入的日军还没有美军那么完备的后勤!

这才是齐天林敢于阻击这支强大于自己很多倍部队的最大底气!

就是要把日军拖死在无人区这个特定的范围!

随着夜色降临,马嘉的那些狙击小队终于开始上班了!

借助他们手中的夜视仪跟白天搜寻锁定的一个个目标,进入夜色掩护以后,严密控制好枪声和枪口焰

,这些暗夜刺客开始从各处的高点无差别射杀任何离开装甲车辆和隐蔽区的官兵!

以廓尔喀狙击手为主,也许没有伯恩的技巧那么精湛,但是三五百米内的狙杀不一定要求人人爆头,有时候留下奄奄一息的伤员更能拖累日军部队,而这种伤员给其他军人带来的士气打击才是最要命的,特别是对新军。

从一个细节就能看出这支部队的不成熟。

士兵开始聚集……

随着夜晚来临,灯火管制的日军官兵开始不由自主的靠拢在一起,这是个人类动物般的自然反应,美军就格外防备这一点,到了夜间会不断注意防止士兵群聚一起,那会是很危险很业余的结果,但显然久疏战阵的日军中高级官员都没意识到,马嘉惊讶的接获报告发现在新宿区的一个聚集了数十辆装甲车辆的附近,有上百士兵躲在一起!

狙击手成熟的没有打草惊蛇,射杀几个肯定不如轰炸扫射来得有效,这支非洲军团缺乏曲射武器和炮火的缺点暴露无遗,只能寻求老板是不是过来轰杀一下。

马嘉忠实的传达了这个消息,齐天林听了嗯一声,从驾驶舱侧壁下方摘下一支电筒,掀开舱盖,跳了出去!

阿帕奇当然不会在空中了。

齐天林把直升机降落在了皇宫附近银座的街区,空荡荡的街区中现在几乎没有车辆,尸体也被清理得比较干净,这一带是当初化学武器杀伤率最为骇人的地区,所以到处都漆黑一片,齐天林仰头看看周围原本应该闪烁耀眼的世界最繁华区域商业大楼街道,用狙击手的专业眼光和强光电筒的搜寻,走了一两百米,满意的找到一家著名的世界顶级珠宝行银座店,直接用挂在腰上的战斧砸开人家的橱窗翻进去,大门是防弹玻璃,砸着费力。

尸体也清理掉了,但几乎没打扫,说明有日方人员陪同监督的清理过程很仓促,但齐天林显然不会担心什么感染问题,快速的在柜台里面找寻到自己的目标,挑了一对儿漂亮的小钻戒就离场。

对他来说,现在把整个东京的财富掠走,也不会有什么难度或者财富值改变,他真正已经到了按需所取的地步,多拿都嫌费力的阶段了!

只是走了两步,想想,还是倒回去,又差不多的拿了三对,还找了几个配套的钻戒盒子,只不过没有想自己应该怎么戴这种钻戒。

现在的齐天林,当然是知情知趣了解安妮展现手指的意图,不过他显然也不会仅仅就为了四对钻戒就放弃如火如荼的夜间狙击战过来这边吧?

依旧从橱窗翻出去,走在空无一人,甚至有些

瘆人的空荡荡街道,没有他这样的胆子估计别人早就吓得奔跑起来,齐天林却好整以暇的慢慢看着。

而且这一切几乎就是他自己一手造成的。

穿过街道,远远看见自己的直升机,周围还是黑暗的,就又进入周边的什么名品专卖店随便走走看看,给安妮选了一双鞋,还自己哼哼唧唧唱着不成调的曲子,煞有其事的把高跟鞋包起来,才看见一串灯光抖抖索索的出现在街道尽头!

齐天林提着名品店的深灰色镶银边纸袋,站在路当中,反射的车灯灯光让他像拿的交通指示牌一样,一连串车灯停在他面前,就跟鬼魂似的廓尔喀跳下车期期艾艾的承认自己在迷宫似的东京东部地区稍微走错了点路,耽搁了一点时间!

齐天林没好气扬扬手,所有人就站在了路边!

这当然就是那个373分队了,齐天林带着他们拿下那个侦察分队,就是为了让他们驾驶第六师团的轻型侦察车沿着这东边过来的道路靠近主力部队!

身上甚至都穿着标准的日本自卫队四色迷彩服!个别黑人个头高了点,衣服就显得很奇怪,因为是在立川机场陆航团的仓储找到的军服,只能将就穿了。

欧美国家正规部队其实很忌讳穿着敌军军服作战,在二战中这是几乎双方都在遵守的一个原则,因为一旦穿了敌军军服或者车辆伪装,就会被视为不受到日内瓦条约的战俘待遇。

可雇佣军……原本就是被所谓的国际公约遗忘的一群人,他们从拿起枪挣钱开始就从来没有生命保障,现在根本也不会遵循这些东西。

更何况齐天林这个华国人根深蒂固的的作战风格,穿敌军衣服?奇袭白虎团的志愿军叔叔装成伪军的故事可是齐天林从小看到大的,凭什么就不行了?

所以接过员工捧上的一套军装换上,才坐进其实还带着弹孔跟各种伤痕的轻型侦察车朝着西面驶去,当然,上车离开前把自己的几个纸袋小心的放进火控舱关好,这个时候是不用担心东京市区会不会有小偷来偷阿帕奇直升机上的私人财物。

坐在后座打开很不习惯这身也有点略小的野战服,总觉得就跟日本军人看着天生比较猥琐一样,也不喜欢那支怪怪的89式步枪,最终拿了一支少数日军士兵也会使用的M4步枪,一个人宽大的独坐后车厢,员工变戏法似的把各种零食水果给摆在他面前,还有两罐乌龙茶,看来这帮家伙在非污染市区还享受得不错!

很快,不等齐天林吃掉一个章鱼丸子,前面就开始进入第六师团的防区,前方有强光电筒闪现照射这支十来辆

车的车队,没有喝问也没有盘查,看见是自己部队的车牌跟涂装,就快速放行容许进入了,这样的场面下,甚至连齐天林预先担心的口令都没有!

齐天林在最后一辆车,沉稳的靠边停下随便接近一名士兵用标准的东京口音询问:“师团长指挥部在什么地方,我们有最新的情报要递交!”

哨兵不疑有他的指点了方位,还特别提醒:“第44普科联联队损失惨重,师团长的指挥车靠近了他们的区域,请注意安全!”

齐天林回个敬礼,从容离开。

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这几乎都带有弹孔的车队,却没有立刻前往指挥车所在地区,而是把这一组车辆停在了日军戒备边缘的一处商业楼宇旁边小停车场里,就这,都还分了两个停车场在停下,真有种到了小人国的感觉。

齐天林带着三名身材稍高的廓尔喀下车步行离开,其他人却利用这些车辆组成一个防御阵地,接着就在附近的楼宇上开始潜伏,并且跟周围的各高点狙击手火力点观察哨都沟通:“老板进入区域了!”

回应都是理所当然:“看见他们肩头的识别标了!”

所以齐天林行进的整个轨迹,都在自己的员工注视之下,马嘉却随着他的移动,开始调动附近的狙击手火力点都把注意力转到老板附近。

他这就明摆着是奔抓大鱼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