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407章 送行

第一千四百零七章 送行

所谓擒贼先擒王,这几乎是所有各国战术共有的一个特点,华国更是从上千年就流传沿用,可笑美军最近几年还煞有其事的搞出个斩首行动来彰显自己的策划能力。

齐天林就是来拔掉第六师团指挥部的!

而且是孤身一人前往!

两名廓尔喀走到一半就悄悄闪进旁边的漆黑民居中,只剩齐天林一人在偶尔闪过灯光的装甲车辆和惊慌紧张的士兵中穿行,中途曾经有一名少尉突发奇想的要检查他的证件,刚喊了一句站住,手指在PTT上摁过的齐天林喉音唔了一声,不知道哪个方向就打来一发冷枪,不知道击中了谁,那一团顿时乱作一片!

这样的新军还有什么脸色说上九州岛跟美军决一死战?齐天林觉得不过是去给美国人增强信心罢了。

所以一路上其实在多少支狙击步枪的掩护下,齐天林有惊无险的穿过第六师团摊开的阵地,靠近早稻田区的一片大楼中间,因为这个东京比较中心的区域,基本靠着大路边的都是高楼所以人数寥寥的非洲军团根本就占领不完,在确认这个街区没有冷枪手以后,周边四五栋大楼和东京市内高铁交叉线的这个点被作为了临时指挥部所在地,以齐天林在西点军校端起学习的眼光看来,这位师团长的选择倒是没有错,在基本都比较密集的城市中,这里因为高铁列车线穿过下行涵洞,形成了几座跨越列车线的旱桥,这是很标准的据点防御选址。

齐天林有点哂然的笑了,就凭这一点就能判断,这位什么师团长就是大多数战斗经验来自书本,比起在九州岛上那个中央机动集团军的头头差了不少,那位起码经常参与各种跟美国的联合军事演习,具有不少实战经验和快速操控部队转移能力,日本军人估计也就自己会陶醉在自己以为的高素质跟战斗力当中吧。

不过想来也是,当年侵华日军还不是在华国战场上越打越精锐,逐渐把一支支农民军打成强悍战队的,靠的就是华国军民的鲜血帮他们磨砺出来。

现在的齐天林可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了。

靠近师团长的指挥部,戒备果然森严得多,先轻型装甲车,内部的快速机动车,都有巡逻卫兵在看守,齐天林没有出示跟第六师团侦察队有关的证件,虽然从尸体上找到不少,他展现的是一份由田宫喜一郎提供的东京都陆上航空团少佐证件,这样的东西在原本航空团立川驻地到处都是,哨兵只是用低照度荧光棒看看,就对齐天林毫不客气的搜身,齐天林不抵抗,步枪、手枪和不多的两三个弹匣都交出去,心思缜密的他连手枪都换成了日军的P220,泰

然的双手摊开,结果惊讶的发现自己后腰的短刀都没有被搜出来,就更不用说其他刀具了,这些哨兵还真是有点心神不宁。

所以三十秒以后,齐天林被带着站在谷田寿夫面前时候,他居然还需要选择自己能用什么方式动手!

坐在桌边的谷田寿夫正通过擦拭一把雪亮的军刀平息情绪,抬头还是有些焦躁的眼神看向齐天林:“你是陆上航空团……”带点疑惑,因为对方是自卫队同僚,所以没有跟之前对待那些政客那样直接而不屑,但对方身上的军服实在是有些不合身!

双手空空的齐天林摇头:“我是科巴斯保罗。”

真是人的名树的影,齐天林刚亮出旗号,整个临时指挥部里面顿时大乱!

有鉴于已经有一个联队在大楼里面被武装直升机绞杀,这个临时指挥部设立在二楼没有玻璃幕墙的高度,原本作为大型株式会社办公大堂的空旷天井挑空有好几层,光可鉴人的地砖上都是师团参谋部搬进来的折叠桌椅,摊开的地图和大量通讯装备营造出了一点点似是而非的紧张气氛。

一下就有一名少尉碰倒了桌上的照明营灯,光线的变化更是让其他人不由自主的有个闪躲!

齐天林却依旧站在原地,满脸嘲讽的一动不动,看着那个脸上神色变化却也能坚持站在那里的师团长猛挥手:“给我拿下他!”

大堂里面持枪的卫兵并不多,三五人,但其他拔出手枪的参谋以及文职简直就是一拥而上!

他们不知道这个科巴斯保罗为什么会单独出现在这里,但起码自己占据优势是不可争辩的事实,所以一举拿下也许会对整个局势有改变?

好一个齐天林,既然来了就是存着大杀四方的心,脚下一挑就踢飞正面一把折叠野战椅,让冲到最前面的两名端着步枪的卫兵,不由自主的有个闪躲,他就顺着撩起来的腿在高帮突击靴的帮口拔出一把靴刀,抱腿往下翻滚一刀捅在距离自己最近的一名扑上来卫兵腿上,只听一声惨叫,拔出的刀刃飞掷向几米外较远的一名枪手,手上已经接住那把89式步枪,半跪在地面就是快速射击!

话说89式步枪较长的瞄准基线的确让射击很精确,只是在室内这样的射击,还是显得有点掉头不方便,可齐天林富有节奏感的快速射击,就在谷田寿夫的面前给他展现了一把什么叫强悍的个人作战能力!

一大群参谋或者卫兵的枪口甚至都没法准确捕捉到这不停移动又半跪射击的身影,最后一发子弹打完,齐天林已经撇准掉在地面的一把P220制式手枪,将步枪砸向门口涌

入的军人,翻身捡起手枪就滚到尸体背后,开始更精准的双手单发点射!

日本人过于强调枪械精确的结果就是,P220这种被欧洲枪械高手都经常作为IPSC射击用枪的优质手枪在齐天林手里收割的生命比步枪还方便,而他自己一贯喜欢使用的P226其实就是P220的美式改进版,一点都没障碍!

谷田寿夫身为师团长有些呆若木鸡的看着这个著名的雇佣军头子在自己的指挥部里面翻滚杀戮,他没有逃跑,却没有拔枪,更没有高声叫喊,就那么呆呆的看着齐天林的作为,直到齐天林伸手抓他的衣领,才恍然醒悟一般伸手去抓野战桌上的那把日式军刀!

没有入鞘的军刀……

齐天林是觉得大楼里大门现在开始不停的往里面涌入士兵,自己用这些武器打起来费力,就打算拉拽这个师团长当挡箭牌,手上已经换了好几支手枪,现在依旧指向大门口,快速而准确的沉稳射击!

近距离枪战,特别是用手枪射击,切忌手忙脚乱的东打西指,电影里面那种潇洒自如到处乱打的做法误导了很多人,最好做法应该是伸直手臂锁定一个方向,稍加调整瞄准的有节奏射击,才能保证几乎每发子弹都命中。

直到枪机咔的一声挂在后发,子弹打空了!

谷田寿夫的手就是这时候摸到军刀的,原本几乎放弃了抵抗,想坦然面对子弹的他还是不禁狞笑了一下,指尖无比熟悉的拨拉刀柄,起手的时候,已经变成左手反握军刀,狠狠的朝着自己右侧反捅过来!

这个动作其实有点跟他自己剖腹差不多,齐天林却冷笑一声,把手中的手枪当成铁疙瘩一下砸向二十米左右的大门口,右手顺势在自己的后颈处一抹,德让给他置备的这些五花八门的刀具中可以藏在领口的一柄巴掌大的T型全钢突刺就握在掌心,只有锋利的平口尖吻从食指跟中指指尖探出,左手猛一拉谷田寿夫的衣领,五厘米左右凸起的尖刺就扎进对方的咽喉里!

左手松开衣领利用手肘侧面跟腋下闪躲,夹住了战刀!

原本相当威猛狭长的战刀,这时候却成为谷田寿夫荷嗬的口中吐着血泡,却无法拔出来的窘境!

纵然他把手臂都伸直了,都没法把长长的军刀从两人身体之间拔出来,最终喉部喷血的他几乎已经有些恍惚的失去理智一般双手握住刀刃用力,齐天林嘿嘿笑着松开踉跄的日本陆将,一把抓住那边的刀把,顺势一拉几根手指就掉在地上!

再单手抓握住突刺把谷田寿夫的下颌拖拽着挡在身前,另一只手抓着军刀的模样,让

门口的日本军士们有些凝固,拥挤在门口不敢再轻举妄动,看着自己不知生死的长官,端着的步枪犹豫不决……

齐天林不着急,借着身前还有野战桌椅慢慢往后退,最后退到一个楼梯角落猛然就在好几盏强光电筒的灯光下,砍劈下面前将军的头,在一大片日军官兵的惊呼声中,转身就窜上楼了!

大部分区域都漆黑一边的偌大空间里,多数电筒不由自主的指向那个骨碌碌滚开的头颅!

看似自绝死路的逃跑路线,在一二楼官兵们惊慌失措的冲过来先几乎都在师团长尸体边停留一下,再有些忙乱恍惚的冲上三楼时候,齐天林早就顺着楼道奔跑找到一处消防设备,抓起一只灭火器狠狠砸在玻璃幕墙上,甚至不等大片的钢化玻璃坠落,就跃身而出,把自己重重的掉落在外面一辆白色面包车的顶部!

十米左右的高度再加上车顶的缓冲,大多数特战队员都能毫发无损的完成,而之前故意挟持谷田寿夫拖延时间的动作,让外面大多数军人都冲进建筑物里面,现在外面居然只有一名装甲兵双手握持车顶机枪,怎么都把枪口调整不到能射击的角度,看着齐天林从自己的装甲车旁边跑过!

太近了!

就看着他这样消失在大楼周围的低矮围墙外,再有机枪的嘶吼射击,也不过是在给这名胆大妄为的刺杀者送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