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408章 难以相信

第一千四百零八章 难以相信

第二天的清晨时分,国际社会和天空中的各种侦察监视卫星都见识了日本军人的疯狂!

天刚蒙蒙亮,一个还算完整的联队就在集结起来的坦克大队以及自行高炮的掩护之下,强行开始对横田机场方向发起了近似于自杀式袭击的冲锋!

正规军如同机器一般运转起来的气势的确足够惊人!

首先是扫雷车在前方用滚动的大型链条锤触爆排雷,就算不能触发部分重型车辆压发雷,也干脆用自己沉重的车体来引爆,后面的74式坦克再费力的把这些车体残骸推出安全通道之外,向前缓缓前进。

接着是155自行火炮跟203自行火炮朝着前方稍有威胁的大楼楼体以及路障进行轰击!

大口径火炮的威力和那震耳欲聋的炮击声,似乎也能有效的拉动日军官兵的士气,原本散开在周围各处被骚扰狙击得苦不堪言的各级部队都开始逐渐朝着这条主攻方向线靠近,使攻击的力度,也愈发的强盛起来!

之前按部就班的谷田寿夫五个小时只突破了两个街区,不管不顾,付出大量爆炸和伤亡,集中一个箭头的残余日军,反而发狂一般前进了近十公里!

上百辆装甲车汇集成的滚滚铁流,廓尔喀们手中也没有那么多反坦克导弹啊!

而且就紧跟在自行火炮后面的35毫米自行高炮打直升机有些吃力,但是快速反应直接远程射击大楼中的狙击手或者导弹发射手,却跟齐天林用武装直升机扫射大楼的结果差不多,居然发现自己也能造成很大的杀伤!

也许真的是置之死地而后生,之前谷田寿夫过于讲求稳打稳进或者战术结构,在城市巷战中原本就吃亏的装甲部队给打得到处吃瘪。

但真这样不管不顾的冲锋起来,却颇有一种乱拳打死老师傅的架势,不停在伤亡爆炸跟损耗,可先头部队也坚定的向前挪进,非洲军团人员较少,各处都是三五人战斗小组的编制让受到强硬冲锋的这个局部就显得很被动,伤亡仅仅在三十分钟左右就达到了百余人!

虽然相比日军起码折损了二十辆装甲车和两三百人算是胜利,但冲锋联队经过之处,基本已经失去阻击力。

两千来名齐天林的属下可是被散散的分布在了整个东京市区很大的范围啊。

就算各处的人手开始汇集靠近,这样的战斗过程中也有一个时间消耗,更何况如果在地面发生遭遇战,装甲部队的日军还是要占据不少优势,甚至在局部的人数优势都能占据上风。

马嘉却不是很着急,四五十公里的攻击距离,等到这些部队这样

杀敌一千,自损一千五的战术,不到最后,就已经成了强弩之末,他要做的只是尽量降低自己的损耗,老板可是要为这个付出抚恤金的。

所以一边强调廓尔喀工兵们继续在攻击箭头的前方到处铺设地雷,继续利用这种最为价廉物美的优质工具增加难度,加大杀伤力,一边要求所有靠近支援的小组小队,不得盲目投入战斗,因为这个时候在敌军已经几乎疯狂的箭头前方或者侧翼试图阻止,只会变成铁蹄下的血泥,完全是给地方添油,没有任何必要。

战场指挥官在这个时候,最重要的就是区别哪些是可以舍弃或者牺牲的局部,哪些才是最终的绝对目标,更何况自己的人手只要在大楼内部减少攻击或者隐蔽起来,并不会遭遇多大伤亡。

他要做的是把所有兵力集中起来,集中在这个箭头最疲惫的时候,再来一场决战!

齐天林尝试过一次,自己用阿帕奇压制这群集团攻击,刚刚靠近,漫天的高炮就开始在空中形成交叉火网防御,甚至还有肩射防空导弹朝天上大概方位就发射袭击!

失去理智的日军官兵,已经不管自己的储备或者成功率,就是在亢奋中只要看见直升机的身影,甚至只是听见点声音,就开始发射,搞得齐天林多次在大楼之间利用快速的穿行俯冲,才得以逃脱红外防空导弹对自己的追踪撕咬。

更不用说已经变成惊弓之鸟一般的装甲车顶部都把机炮作为防空状态,就算不能翘得太高,也斜射参与搅合,阿帕奇就只能远远的发射反坦克导弹袭击,再交叉把航弹跟火箭弹作为压制火力袭击在中高空掠过抛洒,起到消耗的作用。

东京市区,终于开始响起连天的枪炮声跟到处燃烧的火焰!

非洲军团肯定不会顾惜这片土地上的任何生命跟建筑财产,有些肆无忌惮的到处爆破袭击,而这时的日本军人们也不再束手束脚的冲锋反击,场面终于搞得比较像个正式的战场,因为到处都能看见废墟了!

原本在这样的城市作战当中,具备狙击和反坦克能力的小组作战模式能够很好的抑制装甲部队的移动跟攻击,但现在的局面就因为日军已经不考虑自身的伤亡,就为了冲击那个似乎有些遥不可及的横田机场作为军事目标,一简单化,反而就显得非常犀利!

连安妮和田宫喜一郎等人都能站在稍高的地方,看见远处逐渐到处都燃起的滚滚黑烟和沉闷的枪炮声!

接着屋漏又逢连夜雨。

多次起降在附近一处公园补给弹药油料的齐天林突然发现一个比较糟糕的问题,因为没有机体维护

的专业技师,这架这两天被高强度使用的阿帕奇直升机的发动机引擎已经开始出现不太正常的声音!

越精细漂亮的东西就越需要细心的呵护保养,不光美女这样,阿帕奇也是同样的道理。

没有人能维修,更没有替换的部件,横须贺海军基地那边倒是还有一架,飞过去换,一来一回起码一两个小时,而随着日军轮番冲击的态势,几乎已经是一条线的装甲人员跟步兵配合,逐渐已经靠近马嘉在距离横田机场二十公里处的最后封锁线,刚才齐天林掠过时候就看见自己的部下已经在各种建筑物周围集结准备,难道他会在这个时候离开自己的部队?

让他们经受可能最强硬的冲击跟伤害?

齐天林自问自己怎么都做不到,咬牙再三,不顾几名听惯了轰鸣声,也察觉有些不对的部下劝阻,最终还是把战术背心套在了航空机师服的外面,把一支马萨达步枪放在了自己的驾驶舱里,还是升空了……

果然,熄火了一段重新飞行的直升机没有解决任何机械问题,发动机的异响越来越大,驾驶舱那密密麻麻的机体监控系统也开始报警!

齐天林根本就不看,现在他没法维修跟解决任何问题,按照美军训练科目的要求就应该降落了,他却只是拉升飞行高度,搜寻地面装甲部队的踪迹,把信息传递给集中在阵地上的部下。

现在还能靠近这个区域的日军装甲车辆依旧有二三十辆,数百人追随左右。

别小看了这点数量的兵力,在二战的斯大林格勒保卫战中,仅仅一两部坦克就能把完整的纯步兵师打得没有还手之力。

所以马嘉集合了手中所有剩余的反坦克武器,希望能够毕其一役,把这些最后希望樱花般灿烂的日军都送进地狱。

他也很专业的把防守阵地选在了一条东京西部二三十米宽的湿地河流一侧,因为自然地势形成的七八米高沟壑就成了天然反坦克壕沟,原本他是可以炸掉这条路上的公路桥,可这一带因为多年的发展,已经拥有了超过十余座车行桥,全部搞定起码得好几车炸药,他手里的储备已经不够了,而且就算炸掉这些桥,也不过是让日军稍微绕远点再通过,还不如就在这里决战。

所以反坦克阵地缜密的设立在桥头另一侧,随着齐天林侦察的讯息,四车道的一条最大公路桥成为敌军的主要线路,其他基本都是步兵在隐蔽前行了。

这个时候,假如直升机还能保持空中稳定,就当个高点事态观测员,也能极大的帮助防守成功,可齐天林已经感觉自己无法掌控这架开始摇摆的直升机

,头顶的发动机已经开始冒出黑烟跟炸出火星来。

他不得不开始下降高度,大多数直升机可没有弹射座椅这个设置,那一弹出去可不就是被旋翼给打个正着?

但稍微降低点高度,两辆仅存的自行高炮就开始嘶吼着射击,操控能力大大下降的阿帕奇连续在空中闪躲了好几下,终于被击中!

有些笨拙的机体开始下坠的时候,又一发防空导弹袭来!

齐天林甚至都无法判别自己眼前那么多闪动和警告的彩灯,里面是否有自己被红外寻热导弹咬住的警示,完全是听见下面的员工惊骇中报告:“老板!导弹!导弹!”

直升机无法看见自己正下方的死角,让齐天林几乎是做了一个垂死挣扎般使劲加大油门往前窜!

然后发动机就在这个时候终于承受不住负荷,爆炸了!

真的是直升机自身的爆炸优先于导弹,但在下面的非洲军团员工和日军仰头看来,接连的爆炸就好像是导弹直接命中一般!

在空中先是爆发出黑烟滚滚的炸裂,接着浓烟之后,就看见直升机已经失去了尾撑,没有了尾旋的反作用力,主旋翼的惯性让机体马上失控,齐天林就跟坐旋转杯一样高速打着旋,然后没了尾巴的阿帕奇甚至连滑翔的能力都没有,直接一头扎向地面!

那个近乎于无敌的战神般的老板坠向地面了!

非洲军团的员工们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