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409章 如鱼得水

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如鱼得水

在游乐园玩过自由落地的人就会明白那种全身失重的剧烈感受!

身体的肾上腺素简直就是狂飙,齐天林都不由自主感到一阵阵晕眩,当然这也只是瞬间的感受,他能做的就是竭尽全力的拉动操纵杆,企图让失去了尾撑的直升机能把机头翘起来,借助已经爆炸但还在余转的主旋翼保持尽量朝上的角度。

这样才能让HPSS(高性能缓冲柱起落架)着地减震,这几乎是美系直升机驾驶员培训当中最重要的一个救生环节。

但被多处命中的阿帕奇终究还是一台机械,这个时候做不到就是做不到,没有精气神一说,齐天林最终还是无奈的伴随整架机身,机首朝下重重的砸到地面!

为什么特战队员都不喜欢坐直升机,就是因为这家伙老是在低空飞行,一旦遭罪就直接摔到地面变棺材盒!

但还是得解释一下,支奴干或者别的运输直升机,和阿帕奇这种只有一两名乘员的武装直升机,安全系统还是有差异的,就好比一辆大巴车和一辆小轿车比较,后者怎么都好点。

虽然都是以大铁壳子的重量从数十上百米直接砸向地面,阿帕奇所拥有的抗坠落冲击措施还是一并爆发出来。

首先是自动切断燃油系统,防止燃油泄漏起火,其次整个机体还是有吸能或者溃伸设计,齐天林喜欢单人驾驶阿帕奇,又喜欢坐在后面较高驾驶位的特点,就算整个直升机首部位都撞击了,还是让他最大可能的避免了机身变形挤压而箍在里面。

高强度四点安全带接收到了下坠讯号,紧紧的把机师压在了座椅之上,这让齐天林试图在那一瞬间解开安全带翻跳出去都不可能。

但结果证明,就算他不是半神之体,从七八十米高度这样的下坠撞击,还真的有可能不会死!

最终的结果是他自己带进去的那把步枪重重砸了自己的脸,这唯一驾驶舱里活动的重物让齐天林自讨苦吃!

而一头扎进一栋民宅的运气,也让整个机身得到缓冲,就那么直立的插在屋顶上!

胸腹部内腔才是受伤最严重的区域,手脚反而因为安全带的固定和驾驶舱的完整没有丝毫伤害,擦伤都没有,齐天林一口老血喷出来,内脏几乎都撞击移位的感觉,满嘴的血腥味!

来不及喘气,因为耳机里听见大量焦急的呼喊和马嘉有些疯狂的命令:“全体都有……冲锋!冲锋!老板坠机的方位H3,全体冲击……”一大片呼呼的回应声,让齐天林居然觉得很温暖!

来不及伸手推

开驾驶舱盖,摸索着找到通话钮,齐天林有点虚弱但绝对有精神的回应:“防守归位……老子,还活着呢!”

还活着……

这样跟随一架冒着黑烟的战机坠落,都还活着!

另一边紧张倾听战术通讯的安妮反而这个时候才脚下一软,就那么跌坐在绿洲号的驾驶舱里!

之前从听见爱人坠机就开始双股发抖,却要在所有下属亲卫面前硬撑的模样,现在彻底变成一个只有爱情的女人,眼泪简直哗啦啦就出来,使劲用手捂都捂不住,一名苏威典女侍卫小心的拿着化妆湿纸巾递过去,安妮接过了,却顺势就坐靠在机舱墙角里,屈起双膝,把头埋在上面哈哈大笑又放声大哭!

尽情释放自己的情绪!

对她来说,也是真够难得的失态了。

非洲军团需要尽情释放的就是自己的蓬勃战意!

欢声雷动的叫喊声不光是在通讯频道里,街道上,阵地里,房屋中,到处都有非洲军团的人开始狂叫,有些个黑人员工更是习惯性的把步枪对着天空射击庆祝!

倒是把步行前进的日本步兵给吓了一跳,只觉得前方的枪声突然大作!

马嘉发现自己居然才是差点哭出来,在听见老板的声音开始那一刻之前,就不过仅仅是十几秒的空白,他才发现自己有多恐惧,对这个跟随了好几年的老板,居然觉得声音无比亲切,为了抑制有点发酸的鼻子,使劲啊啊啊的跟着部下们乱叫几声,开始在通讯频道里面一反常态的大骂:“退回来!听见没有!老板叫所有人防守归位!滚回来啊……”哦,终于有点齐天林指挥部队的气势了。

齐天林自己也想笑,艰难的先伸腿蹬在身下的仪表盘上,才解开安全带,骤然失去绑缚的他,猛的一下就摔到了金色的驾驶舱透明盖上,能感觉身体在慢慢回蓄力量,还有个过程,可齐天林就迫不及待的伸手打开了座舱盖,因为从露出来的高位就能看见,日本人也在竭尽全力的靠近这里!

抓住这个疯狂的直升机驾驶员,抓住这个灭杀了整个第六师团空中优势的机师,日本军人也在狂叫,更是肆无忌惮的用枪支朝这边开火,高高翘起的折断尾撑上已经溅起火星跟弹孔!

齐天林可不愿意把自己关闭在这样的狭小空间里被人打成蜂窝!

胸腔还是很疼啊,也许骨骼在刚才的座椅和安全带保护下,没有受到损害,但软组织和内脏的伤害真的不小,右手已经拔出腰间的P226,勉力提起来放到机舱盖边缘,一名冲上来已经攀爬垮塌房屋伸头的日军刚满脸狰狞的伸

出头来看猎物,就被齐天林一枪直接抵在额头打爆!

只能是所幸机腹朝着日军过来的方位,无数支日军轻武器朝着直升机扣动扳机,机腹下方的装甲板还是能抵御一般的重机枪子弹,对5.56毫米左右的枪弹更是免疫,齐天林能听见有见识的军官在高喊命令:“绕过去,爬上去,活捉这个该死的机师!要把他高高的挂在军旗上祭奠师团长,还要抓到那个刺客……”

哦,刺客和机师是一个人啦,齐天林脸上苦笑着,双膝用力把自己靠在桶子一样竖立的驾驶舱里,放下手枪,勉强弯腰捡起那支马萨达步枪。

右手臂举起来时候拉动的腋下肌肉那叫一个疼,整个动作都跟慢动作似的,完全是濒死的节奏才把步枪给放到机舱盖边缘,挥动的枪管外面看见了,一边躲避一边狂喜叫喊:“不行了……他不行了!”

接着居然让齐天林听见一个差点想跳出拥吻的声音:“不许扔手雷!要活捉!要祭旗!”

嗯,这个时候的齐天林最怕就是一枚手雷掉进这驾驶舱里来,逃都没处逃!

左手习惯的拔出腰间固定的两个步枪弹匣,就明显感觉到疼痛没有那么厉害,才醒起左边大腿上的救生包,有些发抖的手快速的拨开从里面取出一支速效吗啡针,猛的扎在自己感觉最疼的腰间,来不及静脉注射,直接扎在肌肉里,连续两支扎进身体里,这时无比怀念自己那柄能媲美嗑药的战刃了!

但身体机能明显已经被药物掩盖了最艰难的阶段,力量和精力都在恢复,其实不光是坠落的受伤,刚才肾上腺素狂奔以后,身体也会有个必然的懈怠期,很疲惫的懈怠期,重叠在一起才会这么难受,就跟实在是困得想睡觉的人,怎么抽耳光都没用了。

现在的他终于觉得有了一丝力气,刚把头探出去,嘭的一发子弹击中了圆鼓鼓的飞行头盔弹走了,力量大得让齐天林几乎有个趔趄!

反而好像给了齐天林一记当头棒喝一般,清醒了不少,退下来点,摘了头盔,用步枪顶着,慢慢升起,立刻换来周围接连不断的射击,还有击穿的,齐天林却猛一探身就把步枪高举出去,头盔远高于身体,探身就用左手的手枪连续点击!

右手的头盔也扔掉,开始对着周围射击!

猛烈的射击有那么一刹那压住了四周的日军,不由自主的在躲避子弹!

双手手肘在机舱盖边缘一撑,身体带着有些麻木的疼痛就翻出来,不需要站立,就在垮塌了一半的暗红色屋顶上翻滚,直到掉下屋顶!

再次感谢日本人民普遍不高的身

材,让他们的屋顶也没有多高,齐天林摔在地面还被旁边的一台空调主机给担了一下腰,日本民居普遍狭窄的缝隙,也让他有惊无险的掉在只有七八十厘米宽的两栋楼之间,居然成了射击死角!

顾不得疼痛,翻起身来的齐天林已经迎上几名日军,对方试图挤过这狭窄的空间朝他攻击,手枪只打了两发就咔的一声没了子弹,砸出去,再摸腰间的步枪弹匣才反应过来刚才把弹匣放在机舱盖边了,只能双手握持90厘米长的马萨达重枪管步枪摆出以前在部队还练习过的捅刺刀动作,先下意识的一拨,然后就狠狠的朝眼前的日军脖子上捅过去!

有很多人都不理解,雇佣军们为什么喜欢给枪口火帽换出那么多的花样来,有尖刺也有螺纹,甚至还有带颗粒浮点的?!

就是为了在这种肉搏的时候,让枪口能担当刺刀的功用啊!

被马格西姆那个死宅精心打造的老板用枪,怎么会不留下一个炫目的攻击头呢,满带CNC切削钢齿的枪头就那么一下就荡开了对方慌忙举起来的步枪,猛然捅进喉头,只听一片咕咕喔喔的含糊叫声,身体就好像被步枪挑起来的旗幡,让齐天林蛮力上挑,一下凌空摔到后面去!

狭小空间里面的战斗,简直就是让齐天林如鱼得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