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410章 没准儿

第一千四百一十章 没准儿

与此同时……

主街道上的装甲部队速度大增,去掉了那如同嗡嗡嗡苍蝇一般盘旋在空中的直升机,。也就去掉了很大一部分威胁,特别是自行高炮,简直就是欢畅的把双头炮口对准周边的高楼进行大概方位的扫射,杀伤威力和射速甚至比坦克炮还来得有效。

三五十厘米的钢筋混凝土在这样的炮弹连续炸击面前,会被打穿,特别是脱壳穿甲弹,甚至能在击穿墙体以后对后面隐藏的人体都造成四溅爆炸效果。

实在是建筑物密集地带的大杀器!

之前欢叫的非洲军团终于隐藏到自己的各自岗位里,只有几支高点狙击步枪被额外分配给关照老板可能存在的方位,其他人都把所有注意力放到街面上,刚才突然枪声大作的公路桥一侧,就这么突然又安静下去!

马嘉趴在较远处的一栋楼体上,用望远镜仔细观测着对方可能的动向,身边的随从更是把之前老板报送的各种敌方部属在草图板上画得密密麻麻,现在多名狙击枪手和河对岸寥寥无几的观测手都在汇报新的动向:“步兵……都集中到老板那边去了!”

马嘉呲牙:“老板用一己之力在给我们制造机会,牵制步兵,我们还不能打好的话,这才是枉费老板的拼命了,来吧!按照第三方案实施,我带预备队上,你们在这里做最后的调控,如果我没回来,你们带最后的人手死守这条街,怎么也不能放一兵一卒过河到机场!”

几名廓尔喀阴沉着脸,猛点头!

马嘉带走的全都是廓尔喀预备队,清一色低矮黑壮的个子,浑身鼓鼓囊囊的战术背心上装满弹匣跟提着的反坦克导弹,都让他们的负重跟个骡子一样。

蹲在楼边等着马嘉一来,就无声的从远离主街道的另一边悄悄消失了。

一台一直充当开路先锋的75式工兵车在又窄又高的履带车体前方有两把厚厚的金属大铲子,和推土机的差不多,却形成尖角在前方,既能推开障碍残骸,又能有效的防弹跳弹,就像个丑陋的大螃蟹似的哼哼哈哈的就充当了扫雷的角色,实在是之前所有的扫雷车都已经被炸掉了!

最后一门87式自行高炮在这段四车道路面被让到工兵车后面,一同前行着,猛烈射击大桥对面所有可能发起导弹射击的窗口火力点。

接着是两台89式步兵战车,并排在后面,它们也拥有25毫米机炮射击,接着就是剩下的六部74式坦克,后面才是没有多少攻击力的运兵车,但也能用车载机枪助阵。

因为装甲厚薄的原因,装甲车在这样长途奔袭中,损耗的确

是比74式坦克要大得多,而且74式坦克跟个蟑螂似的的特殊造型也有效的帮助这种日本自卫队主力老式坦克提高很多存活率,现在完全是当做移动炮台来使用,紧跟在其他车辆后方。

就这么一条和丑陋的铁蜈蚣一样的队形,才是日军能勉力支撑前冲了三十公里的资本!两三百辆各型装甲车,已经在过去的路上被袭击和地雷变成一堆堆破铜烂铁。

冲上四车道的桥梁,日军其实也有点松了一口气,到横田机场就这么唯一一条河流是必须通过的,如果炸了桥,绕路还是要费很多周章,不是每座桥就能承受三四十吨的大型装甲车,何况他们的油料补给车……也损耗了,现在一鼓作气的冲过去,雇佣军没有炸,可能是没有炸药,也可能是圈套。

所以工兵车一反常态的放慢了速度,后面的车辆紧紧跟随,保持了足够的攻击距离,整个车队逐渐都上了桥,后面的少量步兵开始快速冲上桥面检查桥体,防守桥下,防止车队上桥以后再被炸断,这种能承载四十吨以上的四车道短桥梁的坚固程度需要的炸药量的确比较大,除了对面开始一些零星的射击针对步兵,车辆终于隆隆的越过大桥,工兵车再次撞开两处爆炸的地雷,摸到这边的街道了!

大喜过望的自卫队装甲兵刚刚加足马力要冲锋,就听见沉闷的连续爆炸声传来!

不是他们最担心和防范的桥体,而是在桥体的另一边!

接二连三的爆炸,把后方的运兵车和坦克炸得人仰马翻!

前面对周边火力最强大的装甲车全被放过去了!

一直都严格关注各处可能的高点和窗口啊?

这次最后的攻击来自地下!

城市作战从来都是多维的!

不光有立体的天空跟地面,高楼和街道,还有一个最不容忽视的地下!

东京这样的国际化大都市,更是有必不可少的地下涵洞,特别是靠近河流水道的旁边,必定有各种下水排污管道连接到这里,这片并不是漂亮得跟风景区一样的住宅片区湿地,光是看看那疯长的植物就明白水源绝不干净,富含各种生活物质污染,一定有排污道。

马嘉就是带领自己的预备队,五十多人跳下污水河,到对面的涵洞进入,然后从多个下水井盖里面突然探出身来对近在咫尺的对方车辆进行爆炸袭击!

这才是他会选择在桥附近设立阻击阵地的最大原因!

形势几乎瞬间逆转!

原本猛冲猛打的装甲部队,就一下被砍掉了尾巴,主要兵力来源却防护稍弱的尾巴!

一个事先准备好的拐角就能躲避这种袭击,而且对跟下来的步兵杀伤率几乎百分百,装甲车辆在地面简直就没有了用武之地!

后面冲天的火光和剧烈爆炸声终于有效的抑制了前方车辆的冲击,就这么不到十辆继续往前冲?那辆自行高炮刚犹豫的调转炮塔,前方最多一百米地方就同样突然从地下窨井盖冒出来一名扛着反坦克火箭弹的小黑,打地鼠似的发射就掉下去!

因为是停顿下来的装甲车,没有开启攻顶模式的火箭弹就这么直接从低矮角度直接命中履带间的车体。

剧烈的爆炸一下就让车体瘫痪,后面的装甲车和坦克对地面简直就是射击死角,无奈的看着又一个窨井盖打开……

与此同时,街道上的确少了很多步兵,因为都给呼叫吸引到去围歼那个奄奄一息的直升机飞行员了!

真的,如果那掉下来的只剩一具尸体,可能都不会有这么多人响应召唤过去协助,都想在这看似已经穷途末路的时候,疯狂的再虐杀一把敌人,相比那些不知道藏在哪里的地鼠们,这个原本高高在上的飞行员是不是更应该拖出来浇上汽油好好烧杀一遍,恨不得啃他的肉呢?

哦,要吃就最好别泼汽油了,日本军人历史上可没少吃人肉!

不过,让几乎所有自卫队士兵感到绝望的就是,这个之前的确看起来岌岌可危,也应该重伤的直升机驾驶员却越来越生龙活虎!

真特么不是人!

日本民宅区域那种一两米宽的街道,房子之间肩宽狭窄的缝隙,房间里面错综复杂的结构,都让齐天林穿行其间如同庖丁解牛一样得心应手!

特别是随着他的热身活动,让身体逐渐舒展的过程就感觉到恢复程度越来越高,自己也重新在杀戮中兴奋起来。

撞击突破那雅致的轻木质隔断,踩过榻榻米,无声的翻出低矮窗户,落到一名自卫队员身后,解腕尖刀一下拉过对方的喉头!

伸手摁住剧烈摆动的头颅,让鲜血直接喷洒在旁边的水泥砖墙上,接过掉下的步枪,紧追两步越过屋角,就在小路边连续射杀多名背对自己正在搜索的枪手!

打空弹匣扔掉,然后风一般跑过,捡起对方的枪械,消失在另一边的巷道!

为了不留下任何声音,甚至一把锁住对方的脖子,把戴着软帽的头颅直接撞击在墙面,除了留下一具无力滑倒的尸体,就只剩下墙面的斑驳红白**痕迹在诉说惨剧。

这样的区域,这样只有他一个人不用担心误伤或者辨别敌我的局面,简直就是为他这个单兵能力冠绝

天下,精力无穷尽的家伙量身定做!

以一己之力,在一大片数平方公里范围的密密麻麻町巷街道中,穿梭格杀!

街道上的攻击终于趋于平静,同样是各个击破的装甲车辆终于被周边的伏击者们逐渐锁定,用铁丝钩挂做成的装甲车燃烧瓶,砸在74式坦克炮塔后的发动机格栅上,热熔的橡胶轮胎颗粒把炙热的燃烧流体融进机体里,惊慌失措跳出来的装甲兵只会成为周边枪手冷酷的目标。

火箭弹、反坦克导弹、炸药、燃烧瓶让一台台耀武扬威的装甲车辆都陷身火海,变成趴在原地的棺材!

最终马嘉带着人走上街头的时候,已经是在检查一个个残骸尸体,撬开也许还在负隅顽抗的车体,无情的扔一枚手雷进去,就和小孩子在罐头瓶里放鞭炮一样开心!

整整数千人的第六师团,就这样消亡在东京市区,装甲车辆和尸体简直遍布几十公里距离的街头巷尾。

大约就在二十四小时之内,原本来势汹汹的第六师团在接连失去空中掩护、制高点控制、侦察部队和师团首脑以后,几乎变成一盘散沙!

如果不是清晨那一拨突然开始的攻击,还是会有更多日军士兵会逃离战场!

最终那些零散的逃离日军士兵几乎就成为狙击手们最好的目标,此起彼伏的零星枪声一直蔓延在东京市中心到这一天半夜,但第六师团的覆灭已经成为定局。

自己都杀成一个血人模样的齐天林,一反常态的没有给这些逃兵留下什么撤离的大缺口,而是再三要求各狙击小队火力点轮番作战,监控一切从街面逃走的鲜活目标,毋庸警告的直接格杀!

力求最大限度的剿杀第六师团,不光是实现齐天林自己心里为金陵亡魂报仇的夙愿,这几乎是每一个听闻金陵三十万民众屠杀事件的华国人,都想干的事情,更是想要再给本州岛的日本军队一次撩拨,现存最完整最有战斗力的第六师团都被打成这样,整个日本的军队不是在想方设法靠近九州岛决战么?东京也可以!!

如果这些日本军队真的执迷不悟,还要脑袋搭铁一般继续前仆后继的话,没准儿就要把本州岛也变成九州岛那样一片乱局了

那才是齐天林最喜欢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