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420章 压根儿

第一千四百二十章 压根儿

是的,在联邦政府因为吉奥治阴谋论视频曝光搞得焦头烂额的时候,美国全国上下涌动的都是修改宪法热潮!

已经不是非要修改什么禁止联邦政府不得把预算强加给州政府这样的细枝末节问题了,《复兴法案》果然只是变成了一个导火索,一个现在无关紧要的开关,刚刚经受了一番吉奥治前总统愚弄一把的美国民众清晰的认为,就是美国现在的体制已经出了大问题,需要彻头彻尾的大修了!

他们最引以为豪的美国体制,培养出了这样的政坛怪物,产生了华尔街扭曲的经济结构,背上过于沉重的军费包袱,还在全世界树立了那么多敌人,哦,最后一条不太重要,美国民众只关心国内的事情,世界即是美国,重点是现在需要重新梳理什么才是能真正引领美国民众走出低谷的体制,而不是某个局部的小法案,有必要对整个宪法进行修正!

毕竟那已经是200多年前的东西,有很多都需要调整,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全国各州都能在这个舞台上展现的机会,青史留名或者真正惠及民生的心理都会敦促各州热烈参与。

这才是为什么各地都赶着通过修宪法案的原因,几乎所有民众和州议会州政府都在担心,错过这样一个机会,国家就会彻底的走向错误的深渊,现在也许挽救还来得及!

而这才是汉默尔担心的结果,这个国家曾经最为坚固的某些部分将会被触及到了!

全国上下已经开始逐渐加速!

到处都在谈论国家可能的改变!

美国不是标榜自己是最民主和自由的国度么,谁都能参与政治,都有投票权的,所以这一次谁都有机会提出自己的议案嘛。

连齐天林和玛若返回华盛顿的路上,在机场路上都能听见随处的乘客或者工作人员在谈论关注政治修宪的事务!

各种各样的政治力量都开始在接近华盛顿,希望能够在这个历史性的舞台上展现自己!为了烘托这样的局面,各种角色跟政治势力都粉墨登场,鼓动自己的传媒机构以及宣传团体开始不遗余力的宣传修宪运动!

连齐天林都被视为其中的一员,没准儿真能通过个修宪案,允许非美国生的人担任美国总统呢?

这是我爱保罗粉丝社区起哄性质推出的自己修正议案!

当然连齐天林自己都觉得这不过是个开玩笑的事情,蒂雅和女儿留在了纽约跟柳子越一起,这些日子他肯定会两边经常往来,自己在华盛顿还是要降低华裔和非裔

的印象。

在直升机边迎接他的是洛克.范德比尔特,一脸皱巴巴:“老板!你怎么会想到把我弄去参政?!”显然抵达这里得到的消息让他很吃惊。

齐天林理所当然:“你不是想获得家族的荣光么?按照东方人的思维,只有成为政坛风云人物,你的家族才会仰望你,我没什么对你要求,你按照你的心思去做就好,也许换个时间我就得尊称你一声议员先生了。”

洛克毕竟还是军人出身,苦笑:“我可从来没想过这个,不过您说得也有道理,我去试试也罢,算是能体现我的个人价值,感谢你给我这个机会了!”

这一点欧美人就跟亚非洲下属的反应不太一样,除非雷斯特那样的管家或者皇家侍卫,绝少有卖命给谁的心态,作为部下全力听命是职业本分,但他自己的人生还是自己的,可以感谢你帮助我,但不会把自己的人生卖给你,洛克是这样,亨特尔也如此。

这个穿着西装,脸色有点苍白的情报特工站在屋顶直升机停机坪旁边,站在杰奎琳身后不声不响,在场的人基本都不知道他才是目前美国巨大政治风暴的始作俑者,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齐天林的水泡双眼里面都没多少神采。

齐天林礼节性的跟杰奎琳拥抱一下,才和老鹰握手:“我认为这个阶段你呆在这里才是最安全的……”

亨特尔苦笑:“我也只有这个栖身之所。”

杰奎琳站在旁边都不明白两人打了什么哑谜,催着齐天林到办公室:“寒暄的时间有的是,根据日程表,你有大量的人要见,洛克先生,您要见的人就更多了。”那可是要把一个海军学院高材生重新打造变成政治人物的培训,复杂得很,苦着脸的洛克对齐天林树个大拇指就从另一边走了,这就是齐天林为什么会选他的原因,换做其他类似伯恩或者丹尼斯这样的草根,多半还给老板的就是中指,有些底蕴是必须的。

齐天林却给杰奎琳指指:“你跟玛若先下去吧,我跟亨特尔走楼梯聊两句。”杰奎琳略显奇怪的看看这个一贯不起眼的老情报人员,就跟玛若一起带着大票人物从电梯下去。

除了还在余转的AW101行政版直升机,家族大楼顶部现在就只有齐天林和亨特尔,远处的落日余晖下就是白宫和纪念方碑,两个男人就这么站在屋顶对看了好一会儿,齐天林才摇摇头:“你这件事做得太莽撞了。”

亨特尔木然的摇摇头:“你不知道我的感受。”

齐天林摸雪茄,递过去一支,亨特尔完全就是当成木棍拿在手里毫不在意:“现在我眼前这些

东西都是狗屎!”指着远处的国会山到白宫的一切建筑,有点老愤青的感觉。

齐天林没这么愤慨:“当年不是你告诉我,你所有的一切都要奉献给美国么?”

老鹰更苍凉:“奉献?全特么是谎言!”

齐天林自己点燃雪茄,对着华盛顿纪念碑吐出青烟:“政治原本就如此,你有什么打算?”

亨特尔看着齐天林,满脸颓败:“打算?如果你还给我机会,我愿意干任何事情,不然我还有什么?回到费城陪我的母亲度过余生?你会让我安度晚年?我不相信,我也不愿坐在家里等死,我希望你给我一个机会,能最终看见美国改变的机会。”齐天林可是从未掩饰他对老鹰的恨意,这也是让老鹰最为纠结的地方,他如此热衷荣誉跟功绩权势,却把这尊唯一能傍上的大树得罪得如此深刻,真是留下难受,去则可惜。

齐天林轻笑一下:“怎么?你也觉得美国现在需要大修?”

亨特尔嘟哝:“一切都坏掉了,不修,怎么才能恢复战斗力?你不是也是为了大修美国才返回么?”

齐天林欲擒故纵:“所以说我认为你太莽撞了,为什么到现在我处在这样的地位,你却一事无成呢?你得到这个东西,如果落到我手里,你觉得会变成什么样的筹码,变出多少的政治利益来?”

老鹰无奈的点点头:“你真的不是原来那个华国仔了……你已经变成什么都可以拿来交易,什么都可以转化成利益的商人,我却还是那个固守祖国荣誉的傻子……我错了,这一次我真的知道自己彻底错了,我把美国利益看得高于一切,最终却被另一帮利益阶层把美国利益和我们玩弄于股掌之间,我错了,华国仔,我求你给我一个机会,能看见美国利益高于一切的那一天!我要解决掉这些狗娘养的东西!”

齐天林掸掉雪茄头的烟灰转身:“那你就等着看我会不会给你这么一个机会吧,这些天没有我的许可,你不能离开这栋大楼,你应该明白我不是在软禁你,而是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有多少人在想要你的命!”

老鹰无声的在他身后点头,亦步亦趋的样子终于点哈巴狗的味道了。

可两人顺着楼梯走到七楼,齐天林猛然就听见身后亨特尔的呼吸加重,转身就是一耳光抽上去!

“滚!回到你的岗位上去!”

老鹰的眼神真的是有刹那间的剧烈变化,最终流露出来的结果更是复杂的在齐天林脸上盘旋了一圈,似乎在分辩齐天林的实际情绪,低下头默默的走了……

因为站在七楼门口的不是吉

奥治还有谁?

这个几乎颠覆了亨特尔对美国政府在心目中形象的老者,不是齐天林一耳光打醒他的话,没准真的会扑上去!

所以说齐天林评价亨特尔也就是这么个一事无成的平庸资质,养气的功夫比他差得远了。

脸上带着无奈的笑意,齐天林比吉奥治还惋惜的过去,拥抱一下:“真的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吉奥治表情更心酸,但绝对不悲凉,还能挤出点笑容:“啊,这个时刻,几乎你才是唯一的声音在支持我。”

齐天林邀请往里面去:“我们是伙伴嘛,只是没想到比起听涛山庄的时候,您这身体差了这么多。”真的,肉眼可见,这个一贯以牛仔形象示人的老总统居然走路都有些蹒跚了。

吉奥治摇摇头:“轻微的脑栓塞……”

坐在那间用大书房改建出来的会客室里,杰奎琳坐在齐天林身侧后扮演秘书,实则不停的把平板电脑上其他幕僚传递的讯息,展示给齐天林。

目前吉奥治基本已经成了共和党和民主党两边都不敢沾的毒药,虽然他已经由发言人宣称这绝对是一场政治诬陷,他还是立刻接到了必须接受国会独立调查委员会质询的安排,近期只能在华盛顿停留,随时听候传唤,而且不得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进行公众自辩。

俨然就是合众国的罪人。

齐天林看看资料后方的建议“保持距离”,点点头的端过茶杯:“您现在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

吉奥治的手的确有点颤颤巍巍,看来脑栓塞的程度并不像他说的那么简单:“作为亲手击毙本拉登的作战专家,我希望你能作为我的证人出庭作证,佐证反恐战争的真实性跟必须性。”

这可是个宏大的命题,齐天林稍微犹豫了一下,点头同意……

虽然他压根儿就没打算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