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二一章 演员

第一千四百二一章 演员

直到吉奥治离开,赫拉里夫妇和其他政坛大佬都未出现过,齐天林却依旧按照礼貌,亲自把吉奥治扶着送到地下车库上车离开。

回到电梯里的杰奎琳都稍微有些不解:“你现在应该跟他保持一定的距离了,无论真假,这都是个过于敏感的话题,你贸然参与进去,是很不明智的。”

齐天林靠在轿厢上,明显连电梯里面都重新装修过,带着典型的美式豪华:“这是我的风格,追涨杀跌并不是好习惯,雪中送炭才是最可贵的,他如果没有被证实,我的投资当然有最佳回报,就算证实视频的一切是真的,我起码也能接收笼络他那一系的政治力量,我并不吃亏,对么?”

杰奎琳的眼睛就明亮得很了:“安妮教你的?”

齐天林鄙夷:“我自己就不能学?在西点和普林斯顿我看的书和资料还少了?”

杰奎琳依旧不放过:“你决定跟安妮完婚了?”

齐天林点头,指楼上:“这三位也要排日期,总得有个正式的交代,我现在不用考虑有没有资格的问题吧?”

杰奎琳斜眼看他了:“那倒是,再多两位也不成问题?”暗示的味道很浓。

齐天林没得意的笑,双手揣裤兜里低头抬起来笑:“其实,关于吉奥治我还有个目的。”

杰奎琳还是有专业性,收敛态度:“什么目的?”

齐天林分析:“他要求我帮他佐证反恐战争,这个听证会证人是要事先提交的,作为军方的证人,应该还会有其他专业人员参与,我可以借着这个机会更多参与到五角大楼的一些事情当中去,不然随着黑格尔的辞职,我现在可没什么理由天天跟你坐在那间小办公室里发呆?”

这种老式风格楼宇里面的电梯速度并不快,但还是已经平稳抵达七楼,杰奎琳一边伸手跟齐天林并肩出门一边就讽刺:“我倒是想天天能坐那发呆,可惜现在忙得脚不沾地了!”外面已经站着四名幕僚,迎上来介绍约定的宾客。

的确是忙,从齐天林回到已经被改名为科巴斯大楼的家族大楼里,整整一天,一共接待了十三组不同的政治党派人士,有民主党的大佬谈合作,也有地方议员听闻保罗有意投资政治力量来毛遂自荐,还有商业制造业的企业家商讨合作,更有国会参众两院的议员,被赫拉里或者吉奥治甚至那个拉姆斯菲德尔介绍来跟保罗沟通当前局面的,还有类似汉默尔那样的政治学者来找他谈理念,本来还有新闻媒体的采访,星云传媒自己在大楼里面就有一层楼的演播厅和相关部门,搞了

垄断,阻挡了这一条线的骚扰。

但到了晚间,老朋友好莱坞明星莎琳娜跟丈夫邀请齐天林两口子一块共进晚餐。

他们基本就是目前美国人的缩影,几乎有能力表达情绪的,都在前往华盛顿,开始酝酿准备在华盛顿纪念碑前的全国民众抗议示威活动!

齐天林对这种群体性活动不是很感冒,一边快速用刀叉帮玛若分解肉食,一边撇嘴:“你们还真相信这种行为能改变国家意志?”

莎琳娜还是理智:“也许在你的国家,或者你出生的国家,这样的行为会招致政府行为,但在美国,这是民主的体现,就算不能改变,起码也能从某种程度上影响国家意志。”这位充满独立气质的女性,虽然在齐天林的审美观中不算很漂亮,但的确很有魅力。

她的老公更是著名的帅气偶像级明星,气质满满的没老婆这么热衷政治,但也能带着体验生活的艺术家目的参与,这会儿就跟玛若聊天,三言两语小玛若就想投资跟人家拍电影了,她原本就挺追星又迷恋这种帅哥气质的,差点没把红酒给喝鼻子里去。

齐天林只提供专业建议:“这样的局面和气氛下,要保持规则范围内的示威……我很担心会演变成动乱,这是我最习以为常的结局,所以你们要格外注意。”

莎琳娜多热情的:“干脆你给我们担任安全顾问吧!给我们做安全评估和场面控制!”

齐天林用刀叉做了个叉表示拒绝:“我现在好歹是五角大楼的外籍准将,不得在美国国内接受这种民间对抗政府的承包合同,不过玛若的重建公司可以承接,安排点专业人手过去看看,帮你们建立一支秩序纠察队吧,免得出乱子。”

莎琳娜亲兄弟明算账:“我们这是志愿者活动,没有费用支出的?”

齐天林笑:“那我们也算是志愿者吧,何况纪念碑广场距离我们大楼那么近,真有点什么也会波及到我们那,就当是自保。”

莎琳娜真心鄙视他这种只为自己的心态。

不过等餐后四人一起逛逛街,以前一贯比较冷清安静的华盛顿大街到处都有外地来的愤怒民众安营扎寨的局面,就让齐天林真有点警惕了,热情邀请这对著名的夫妇也住到自己的大楼去:“我那里还是有一两百名武装警卫,而且住宿条件也堪比高级酒店,绝对配得上您两位的档次。”

结果帅气老公笑着说他们要去纪念碑广场上住帐篷!

搞得玛若也给齐天林怂恿鼓动一起去体验一下,齐天林一听就倒胃口:“我吃错药差不多!我在战地上睡帐篷的时候还

少了,早就睡腻了,回家!”

最后小玛若是嘟着嘴给他拎回家的,法西兰姑娘的确是对这些东西都很好奇,不过齐天林嘲笑她应该还是想跟偶像一起厮混,玛若终于在电梯里挂他肩膀上笑:“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这是吃醋呢?”

齐天林嘿嘿:“你这么想也没错,我的确没他帅嘛,我看他随便做个什么动作都的确很耐看,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可以理解,不过人家是有妇之夫,你也要结婚了,自己衡量清楚。”

玛若窃笑:“你这算是求婚么?我要个值得纪念的……”

齐天林恐吓:“最近哪里有时间搞这些,你要复杂的那就等什么事情都搞定再说!”

听闻安妮在逼婚,就多少有点恨嫁的法西兰姑娘只好妥协。

但齐天林拥着她刚回到卧室,远远望出去,宽广的华盛顿纪念碑广场草坪上,现在密密麻麻都是各种营灯电筒组成的宿营区,仅仅就这么一两天时间,来自全国各地过来请愿、抗议示威还有被各种别有用心的政治团体集结起来的民众,就挤满了附近的街区,这种势头还在蔓延。

玛若把自己靠在齐天林的怀里,一起静静的看着远处那些人群:“这……都是我们造成的么?”

齐天林环住她的腰轻笑:“哪有这么大的效果,我们始终只是推波助澜的那只手,最根本的东西还是他们自己的。”

玛若也轻声:“也许……只有安妮喜欢这样波澜壮阔的生活吧,我还是想早早的回到圣玛丽岛或者迷雾岛上去过我们自己的生活,钱,已经不是我们的追求了,我想跟你一起享受生活,而不是成为钱的奴隶或者政治的牺牲品。”这时候的她,哪里还是那个追星的小姑娘,也许正是用那些行为来掩盖自己心中的不安或者期待?

齐天林第三次听见家人的提醒,终于下定决心:“快了,这一切的确不是我们的目的,快了,来,你来跟狗熊娃娃做个亲密活动……”抱过床边玛若房间里的玩具大狗熊,娴熟的连通狗熊体内的发热体,自己开始翻出热源屏蔽服穿上。

玛若有点惊讶:“你现在还要去自己动手?”

齐天林点头:“第一我喜欢自己动手,第二也不放心别人有我这样的身手,记得收鱼钩哦!”拔出战刃轻轻在袖子里一挥,就拉了海钓线挂在腰间,亲吻一下玛若从八楼的卧室窗户跳出去!

抱着热乎乎的大狗熊,站在窗边的玛若,发呆了很久……

轻飘飘落在跟旁边大楼背街巷道里的齐天林松开鱼钩就反身朝着另一边闪去,一辆员工早就停靠在路

边的轿车把钥匙黏在了后轮眉下,发动汽车后的齐天林才打开手臂上的柔性电子地图,查看上面的追踪讯号。

二十余公里的路程很快抵达华盛顿郊外的一座不算很偏僻的独栋豪华别墅,档次比周围的中产阶级住宅好不少,体积也更大点,但周围没有隔墙和庄园,齐天林的轿车一掠而过。眼角能看见两部雪佛兰大型SUV停在别墅两头的街角,正好能够把守监控周围的一切。

在五百米以外的一处住宅旁边,齐天林才觅得合适的停车位,水泥地不留轮痕,没有摄像头,更没人住,出来戴上帽子拉上连体面罩,穿过住宅后方的院子,绕着野外轻飘飘的靠近那颇有些孤零零的豪宅。

静静的蹲在两百外的树丫上观察了足有大半个小时,终于找到两个隐蔽在豪宅后方的暗哨,不是他们藏得不好,而是在颇有些寒气的夜晚,趴在隐蔽位时间长了,总要稍微起身活动一下身体,反正长夜漫漫,他们都是两小时一换班的。

因为这都是美国特勤局的便衣!

美国特勤局的工作章程,身为白宫反恐委员会主任的保罗准将当然是非常熟悉,不但亲手修正过其中一些适合目前作战特点的细节,甚至还对目前特勤局的好几个部门做过培训,而其中一个军装部更是长期在华盛顿附近那个重建集团的战术培训基地做免费职业技能进修!

打开对讲机,试了几个频道,就找到特勤局执勤惯用的频率,听着里面的沟通聊天,确认这是一个标准的K3级别护卫体系之后,齐天林才娴熟的绕过两个暗哨,从他们街面明哨之间一个间隙穿过,把穿着反辐射屏蔽服的身体紧靠在灰色墙面下的基石上,慢慢蠕动,眼角其实已经能从窗户缝隙看见那个挥动双臂,满脸愤怒和焦躁的前总统。

哪里还有半分之前对齐天林伪装出来的那种蹒跚?

都是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