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二二章 最佳手段

第一千四百二二章 最佳手段

卸任以后的美国总统,原本是可以享受特勤局终身保护的,但1997年以后的美国总统就只能享受十年的保护待遇,就一个原因:没钱。

无论怎么粉饰是为了天赋平等,最终都不能掩盖美国政府真的很缺钱这个问题,齐天林在白宫做顾问,以及为国务卿护卫时候了解特勤局的实际情况才真叫一个触目惊心。

这支以块头雄伟,器宇轩昂形象著称的特勤局总统保镖队伍,其实实际装备和训练情况都很一般,他们更多还是依靠美国强大的军事力量和情报机构来完成工作,说难听一点,这支队伍除了样子货,主要就是充当人肉盾牌,所以重建公司为他们提供免费的职业技能培训,非常受欢迎,但这也有议员质疑是不是算刻意的在进行贿赂。

而已经卸任近十年的吉奥治,现在就处于特勤局保护的最后阶段,所以也是人数逐渐撤离以后最少的K3级别,一般情况下卸任总统都有足够的人脉跟自己的家族或者政治盟友,根本不会缺那点保镖的费用,特勤局更多是担任一种类似礼仪一般的任务。

但显然这个时候的吉奥治是不敢大张旗鼓在自己身边弄出大堆前呼后拥保镖的。

齐天林就是看准了这个空子才能如愿靠近,只不过吉奥治对自己还摆出可怜兮兮患病的样子,倒是让他有点哂然,看来这些政客是无时不刻都习惯做戏。

一动不动的靠在阴暗角落里,看着里面吉奥治颇有些气急败坏的用电话打过好几通,看来都没什么满意的回复,最终喝斥了几名幕僚以后,才独自上楼。

一名幕僚也有些郁闷的出来在别墅外面的长廊上抽烟,吸引了门口的两名执勤护卫过去寒暄两句,齐天林瞅准机会就用手指扣住石砌外墙的缝隙,轻飘飘的快速上攀,越过二三楼,从阁楼一扇透气的窗户翻进去,这样等级的房间收拾得非常干净,齐天林还是在攀爬楼房之前就脱下外面的野外行动鞋藏在房边灌木丛,只有一双内藏的薄底行动内胆靴无声在地板上擦过。

难得手中没有带枪,但楼道里面的摄像头让齐天林尝试了两次都还是决定不贸然留下任何行踪。

刚准备顺着摄像头的临时走线寻找监控室,就听见楼道侧面传来嘭的一声玻璃门窗打开的声音,接着一阵愤怒的咒骂声带着吉奥治那浓厚的德州口音传来,齐天林心中一动,就退回楼梯拐角的窗户边,从狭小的缝隙看见已经换了睡袍的吉奥治还是忿忿不平的站在小阳台上,用手掌拍打着木质栏杆化解心中的不满。

那当然,当年

的美国引诱纵容日本袭击了珍珠港,换来美国上下同心的对外参加二战,美国获得了成为世界第一的最佳机会,一直纵横驰骋到今天,罗斯福总统也被誉为历史上最杰出几位总统之一。

同样的做法,吉奥治也是为了延续美国的辉煌,甚至是不得已而为之,只有这样才能制止目前美国滑坡的窘境,苟延喘息已经病入膏肓的美国架构,却落到如此地步?他很可能会成为美国历史上唯一一位即将接受审判,不得刑事豁免的前总统?

心中怎么会平静?

更不用说这件事当然不会是他一个人的决定跟操作,整个利益阶层现在躲之不及的全都把他推出来当替罪羊!

齐天林甚至听见他低声咒骂:“要死全完蛋……”俨然一副要把整个事件和盘托出的破罐子破摔模样,心中就是一动,这样把整个美国政坛黑幕大起底的结果是不是更劲爆呢?

但吉奥治显然就是在发泄,一个担任过美国总统的男人,当然熟谙这一切,跟齐天林接触都还能装模作样的摆出可怜相,现在深深的吸了几口气,重新拿出电话开始跟人联络,全都是按部就班用交换利益的方式,换取各种势力方面的协助,力求把整个事件用政治诬陷的形式抹过去……

慢慢退回阁楼的齐天林从兜里掏出一只伸缩钢索用扎带固定在阁楼梁上,挂在腰间顺着墙面走下去,感谢这栋别墅有深色的木质骨架,能够很好的掩藏他身形,靠在距离吉奥治不足两米外的墙边,远眺只可能有一处暗哨会发现自己的方向,听着耳机里面相互说话的声音,瞟着吉奥治有些意兴阑珊的挂上电话,呆呆的双手撑在栏杆上看着黑暗的山林夜空好一会儿,才转身进去,就在他转身这么一刹那!

齐天林猛在墙面一蹬把自己荡过去的同时,左手拉开卡索,右肩就在地面落地滚动,几乎跟吉奥治一同进入了房间!

七十多岁的老政客吓了一跳!

齐天林的动作其实轻得撞击在地板上几乎都没有留下声音,不光是因为战刃让他的动作格外轻飘,地上铺着的地毯也有一定功效,可总归他还是个一米八的个头,带来的动静特别是气流变化,还是让吉奥治感觉到,猛转身想叫喊!

哪里来得及,齐天林一只手臂鬼魅一般就锁在了他的咽喉,从后面一下就牢牢锁死,然后把这身材和他相仿的老者一下压在了床铺上,俯趴在**的吉奥治想挣扎,却连着脸都被埋在被单里给齐天林把手脚压得死死的,分毫不能动,手指刚要去拉动手腕暗藏的呼叫器,更是被齐天林娴熟的扣住,单手拆下就用自己的手掌压

住!

这种只有内部人员才知晓的特勤局呼叫器是带有心跳测量功能的,只要一个短时间内没有侦测到心跳,一样会触发警报,总统们都是二十四小时任何时段都不能摘下的。

齐天林暂时用自己的心跳替代了吉奥治,这种所谓的高科技,也就能探测心跳,却不能分辨他那气壮如牛的体质和这个垂垂老矣的前总统有什么不同。

是空出来的那只手在干这些事情,右手臂一直锁在吉奥治的咽喉,缓慢而坚定的用力,持续加力的结果就是大脑逐渐开始缺氧失去意识,虽然比直接击昏要来得慢,却不会留下任何痕迹,最重要的是更不会像药物致晕那样被化验出来。

没有让对方窒息,手指轻轻感受还在平缓呼吸但已经晕过去,才起身把呼叫器在自己手腕上戴好,把穿着睡衣的吉奥治拖到宽大的浴室里面,用浴巾挂在屋顶窗棂上做绳套,最终把这位亲手铸下911事件的美国前总统挂上去,松开手……

有那么一眨眼,吉奥治在自己颈部机械性窒息前,被齐天林扶着刻意弄醒,似乎感受到了自己面临的局面,想挣扎,齐天林抱住了他!

甚至连在对方身体上留下手指握捏的痕迹都很在意,之前用手臂的加力更是只模仿出了毛巾类似的痕迹,现在更是让对方清醒的挣扎至死!

等身体的摆动停止以后,杀人犯才慢慢松开手,检查所有痕迹,包括那条上午自己扶着吉奥治上车时候,贴在他衣服下摆的布质电子定位器,因为在美国国内,特勤局是很少对被保护人做无线电讯号检测的,况且国内到处的无线电干扰也太多了,所以凭借这个齐天林才能无声无息的跟踪而至。

不需要留下任何遗言遗书,齐天林扫清任何跟自己有关的痕迹,不带走任何物品,就好像他从来没有来过,直到十多分钟后离开前,确认对方已经死亡,尸体都开始变冷僵直,才把那只呼叫器戴回了吉奥治的手腕上。

这几乎就是个倒计时,齐天林飞步窜上阳台,挥动的手臂让他一拉钢索,就被里面的反弹收缩机制拉上去,一片羽毛般掉在阁楼上,剪断自己的扎带,更是带走所有自己的物品,才默默的蹲在阁楼屋檐下的黑暗中,等待下面的反应。

这才叫艺高人胆大, 面对大名鼎鼎的美国总统特勤局,杀了人不但不赶紧走,还静悄悄的蹲在原地看消息。

结果出乎他的意料,过去快半个小时以后,特勤局的保镖们还是没有发现呼叫器的心跳功能已经报警,或者说干脆就没有携带警报器!

齐天林无奈的只好听着耳机里

面聊天的保镖甚至开始驾轻就熟的相互顶班,开始违规打盹,心想再给自己一次训练白宫特勤局的机会,一定好好给他们上一堂思想课!

重新在楼底下穿上野战靴,颇有些冷清的照原路返回,最终还是心有不甘的蹲在两百米的树林附近,又等了两个多小时,才突然看见楼内的灯光大亮,外围的暗哨正在换班,都全冲进室内,接着耳机里面一片惊慌的报警联系救护车流程口令,但负责本次安保工作的特勤局组长已经很明确的在步话机里轻声:“早就断气了……是自杀,我们没有看见任何异常情况,对么?”

所有特勤局组员都大气不敢出的回应:“对!没有任何异常情况!”

齐天林才悄悄离去。

这里不是什么穷乡僻壤,作为华盛顿特区周边的卫星城区,密密麻麻都是中产阶级住宅,街道更是如同田字格一般交错复杂,只要不反复在某个街道停留被警察注意到,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但齐天林还是谨慎的把车开到华盛顿西区的一个停车场,步行离开到附近另一个停车场换了一辆车才回家,依旧是玛若用海钓鱼竿把他拉上楼。

而这他磨蹭转悠的大半个小时,新闻媒体已经炸开了锅!

如果说吉奥治视频事件是点燃的导火索,猛然爆发出的这位前总统自杀身亡的消息,放给任何一个美国人听了,都会觉得是阴谋事件!

为了灭口或者混淆视听,停止挖掘背后黑手的最佳手段!

太明显恶毒了!

这必定是最为肮脏的政治谋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