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二四章 土豪

第一千四百二四章 土豪

先高高的哄抬吉奥治,让这个典型的美式政客家族代言人彻底的跟《复兴法案》联系起来,而且过高的曝光率也让美国民众的注意力集中到他身上。

再先丑闻后自杀的让这枚强力炸弹把美国民众对于美联邦政府,政治体制的信心炸得粉碎!

不得不说,齐天林把那盘录像带真正用到了极致,利用自己手中的资源,恰到好处的直接把《复兴法案》推下了悬崖,现在白宫和国会都不得不开始勉力应对贸然提出这个全国上下为国家买单的法案带来严重后果。

已经被激起的修宪热潮究竟应该如何应对。

光是天天接见莎琳娜之类的请愿团体,喊口号,让议员们到处平息怒火是不够的,老是把保罗这样的明星人物拉出来转移注意力,也不过就是权宜之计,终究还是要做点实际的事情来解决当前问题的。

所以当齐天林来到自己曾经有点诚惶诚恐接受勋章的白宫,后来更是成为反恐问题顾问的旧地,看见特里的身边站着汉默尔,大概心里就有点征兆,应该是这位学者给现任总统阁下推荐了自己。

总体来说,美国真的是一个对外籍包容度比较高的国家,毕竟这里本来就是移民国家,两百年前全都是移民,而且百年前开始进入美国掌控经济主导权的犹太人也是外来者,所以自诩为真正美国人的这一部分现在完全是有选择的抗拒那些又穷又懒的拉美非裔,对齐天林这种挂满了光环的优质外籍还是很青睐没有反感心态的。

可齐天林跟这位现任总统,曾经的国务卿副总统,在两年前的总统竞选时候可说不上有很好的合作关系,齐天林当年就是放弃了投资特里,转入赫拉里的阵营,为赫拉里的最终当选立下赫赫战功。

今时今日,利用赫拉里战败辞职才得以替补上位的特里不知道对齐天林有什么心态?

齐天林当然热情,恭敬的上前和特里有个握手式的拥抱:“感谢您给我再次来到白宫的机会。”

特里也很宽宏的大笑:“我能走到今天,也有你的功劳。”那倒是,万一特里挂帅输给共和党了,连候补的机会都没有呢,一啄一饮也许就是注定的。

所以看上去在闪光灯前面的接见气氛还是友好的。

特里详细的询问了齐天林关于在日本处理整个援救美军和人道主义救援的事务,当然也对他跟吉奥治怎么在军工联合体谈判中拉上关系做了了解,最后才有点无奈的摇摇头:“吉奥治这件事……的确是太出乎意料了。”

齐天林看着旁边的

汉默尔更无奈:“我们都是这件事的受害者,我也看见汉默尔先生为《复兴法案》撰写的稿子,我们在日本就商议过,尽可能的促成《复兴法案》的实施,但现在民意和舆论显然已经拖累了这个有远见的复兴计划。”

汉默尔频频点头:“我也注意到保罗在跟华盛顿请愿团体之间投入志愿者协助维护秩序的情况,所以才跟总统阁下提请,还是聘请你担任反恐问题专家,一方面可以有效控制目前有些危险的局面,另一方面,也可以由你佐证过去十多年的反恐战争必要性。”

齐天林看特里,总统先生有派头:“不可能动用军队戒严或者宵禁,1992年针对洛杉矶暴动的军队调动,留下了很大的隐患把柄,所以使用武装承包商才是2008年解决新奥尔良飓**乱的合适做法,现在谈到武装承包商,保罗你是最合适的了,先有一个白宫反恐问题专家的头衔,必要时候方便出动人手控制,无论是用你的美籍员工还是军队、国民警卫队等各方面借调人手,都不会产生违宪的后果。”

齐天林忍不住搓手,这可是大业务,能在美国国内动用武装人员镇压可能的骚乱,这份信任和可能带来的后果就太严重了,所以他很谨慎:“美国……国内是不允许使用武装承包商的吧?”

这是PMC界的行规,1893年美国就通过了著名的反平克顿法案,明文禁止美国政府或者任何机构雇佣平克顿侦探机构的雇员来充实类似私人警察的活动,这个平克顿就是十九世纪臭名昭著的美国国内雇佣军,一方面给林肯总统当保镖,另一方面又帮政府打击铁路劫持,更是恶狠狠的帮助大型工矿企业镇压劳资纠纷的工会,所以成为美国历史上一直对私人武装比较忌惮的标准,也最终导致美国国内必须非常谨慎使用武装,包括军队都不能滥用于民众的开始。

而且就在上世纪末也有美国法庭引用这个法案来解释:“禁止美国政府及下属机构租用雇佣军和准军事力量在美国国内行动。”

只要当武装承包商老板,就得明白这些基本红线,国外怎么做都可以,但美国国内,零星雇佣当保镖可以,一旦成建制的雇佣那就违法了。

汉默尔自己都笑了:“所以说修宪真的有点必要,宪法是反对平克顿侦探机构,你的重建公司不叫这个名字吧,至于地方法庭解释这个法案,你也可以不从美国政府以及下属机构手中得到承包合同嘛,譬如这一次的纪念碑广场,似乎你就是跟莎琳娜女士之间的协定。”这些秀才真的是很会钻空子。

齐天林稍微惊讶一下,就欲拒还迎的接下了

这个职务和未来可能的承包合同。

特里也看似轻描淡写的询问了一下赫拉里女士的近况,提醒她的听证会、独立调查也还在进行中,但是由于需要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目前只能给最着急的吉奥治调查让路。

齐天林能领会这个有点警告又带着放水的消息,赫拉里既然已经下台,就不能在暗地里做什么手脚,齐天林的投资也应该好好考量,才对得起给他的白宫新头衔。

齐天林做出一副认真的模样,最后跟汉默尔一起离开白宫,其实总统拨给他的时间只有十多分钟,外面还有很多人排队呢,总统这份工作真不是那么轻松写意的。

汉默尔虽然是学者,变通的精神也不少,和齐天林一起走出办公室,脸上的笑容就淡了不少:“我把你拉进来的主要目的就是防备安全,但不是要日本那种大打出手的局面,你明白我的意思么?安定,符合规则的各方面都坐下来商讨改变,才是美国目前需要的。”

齐天林耸肩:“那我该听谁的?白宫?国会?五角大楼还是你这样的政治学专家的话?”

汉默尔摇头:“谁都不用听,就是要安定,防止军队、州警、国民警卫队和任何美国国内持有武器的方面参与混乱中来,因为你在日本和非洲的表现都集中在利益获得上,而且你在美国也有大量的投资,你更需要一个安定的美国,所以我才向总统大力推荐你来担任这个工作,明白其中的重点了吧?你不应该有什么立场,就是简单保证安定。”

齐天林发牢骚:“我就两千多名国内员工,外籍肯定不允许调到美国,说不定还是我挂个空头,用军队干这些事情,我来背黑锅……根源不解决,这合同可不好完成。”

汉默尔同意他的观点:“重点还是修宪大会的召开,现在势在必行,关键就看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召开了……”两人已经走到后花园,汉默尔指指那些办公厅里等待见总统的民意代表、州议员、国会代表:“这些都是在讨论修宪大会具体事务的。”

齐天林有些不解:“不就是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么?在华盛顿集中开不就完了么?”想想华国那些全国代表大会哪次不在首都进行,这么理所当然的事情。

汉默尔的目光有些讪讪的看着阳光下的白宫圆顶,还有那面风中飘扬的美国国旗,说得比较慢:“这注定是美国历史上最为重要的一个转折点,任何一个地方举办,都将会永远的载入史册,而在华盛顿举办,那么就会打上白宫和国会的烙印,你明白么?美国不是中央集权的国家,首都只是联邦合众国的行政中心,这都

是要考虑体现出公平公正原则的,当然更多的地方是想跟着名留青史。”

齐天林才有点恍然大悟:“然后民主党和共和党也应该会争一下,希望在自己的地盘,对吧?”

汉默尔赞许:“你说得对,代表共和党的红州和民主党的蓝州也都会竭尽全力的争取大会在自己的区域召开,这样能争取到更多的民意,然后不是每个提出来的修宪案都会被同意,设立什么样的门槛,什么样的准许条件,都是很复杂的,一个稍有不慎,也许就会埋下祸根,譬如说……”

齐天林觉得跟秀才的讨论到此为止,下面就成了教授卖弄书本知识的课堂:“OK,非常感谢您把我又拉回白宫,获得这样一份也许没多少经济收入但铁定有政治收入的合同,如果你觉得不算贿赂的话,我能不能也邀请你在我的重建集团担任理事、顾问或者股东,我很诚心的。”他的确是觉得有这样一位了解美国的高级智囊也许对以后的工作,会有很大的帮助。

站在停车场的汉默尔看看齐天林开过来的宾利欧陆豪华跑车,笑着摇摇头:“对于我来说,更愿意担任某个大学的教授职务,我在乎的是传递传承学术,为美国的未来寻找道路,我们能作为合作伙伴就不错了,我的教授薪水有很多份呢……”摆摆手,登上一辆平淡到掉渣,起码有十年历史的普通丰田小轿车离开了!

土豪齐保罗站在自己的跑车旁边撇嘴:“那我就去收购一所大学,再邀请你当教授!”

嗯,他现在的思维模式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哪位太太的影响。

就差身上也穿金戴银,搞根指头粗的金链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