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一千四百二五章 招式

第一千四百二五章 招式

对齐天林有些无止境的新闻和政治骚扰,伴随着白宫宣布聘他为反恐问题高级顾问,就逐渐销声匿迹了,不知道这些风起云涌的各种方面代表了哪些势力,但科巴斯保罗准将,在2017年这个到处都混乱不堪,争吵不休的美国政坛,不过就是一朵偶尔跳起来还有点看头的水花,大多数时间,他并不是主角。

所以当全国的注意力都放到商议这个修宪大会的各种细节时候,肯定就不关他的事情了,齐天林在玛若和柳子越的怂恿下,想去美国各地看看收购的漂亮别墅庄园地产,还有那些庞大的汽车公司和生产厂,德籍工程师可是提交了很多报告给公司,尽可能言简意赅又总结成只言片语送到美国来给他过目,真值得去看看,所以一直没去白宫坐班的他就给白宫打了个电话,询问自己能不能稍微放松一下,都蹲在华盛顿二十多天了。

白宫给他的答复居然是要他询问FBI和中情局还有五角大楼,美其名曰这几家是联动机构,目前都比较专注于各种形势,能够评估他是否在岗的重要性。

负责美国国内的联邦调查局还好说,除了照例交换一下关于吉奥治自杀身亡案件的进展情况,就没什么要求,随时能联系上就好。

中情局依旧是布伦那老狐狸在坐镇,估计是因为最近总统职务转换太过频繁,来不及收拾他:“你又升到白宫去了,都不来跟我聊聊?”

齐天林是不想面对那双习惯琢磨人的眼睛:“挂个名,你也知道主要是为了什么,没事时候我能逛逛,有事了就该我背黑锅,吉奥治的案件已经让我背了一回了,现在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吧?我可是把重建公司所有美籍员工的派遣分布都交给了FBI还有CIA备档的。”说起来两三千人,别到时候随便说他有什么搞恐怖主义或者造反的嫌疑,那就百口莫辩了,齐天林小朋友现在算是很小心。

布伦还是表扬:“日本的事情处理得不错,但我看你又乘机捞了一把,很大一把!”

齐天林还是那招:“那您有兴趣到重建公司担任一个高级理事或者股东么?”

布伦就没汉默尔那种书生骨气:“对嘛,我们一直都可以有很多合理合法的合作空间啊,有空来我的办公室聊聊,现在中情局的经费非常堪忧,我也……觉得我可能在这个位置上不会呆很久了。”

难不成这个老狐狸利用自己能收集和看到很多隐秘消息的职权特点,也对目前美国的态势不太看好?齐天林不顺着他走:“好的,好的……那就这么说定了,我这从去日本开始都连续

几个月操劳了,就在美国国内旅游一下,回来去拜访你具体谈。”

布伦笑着就答应了。

结果经历了著名的两家调查部门协商批准以后,五角大楼干净利落的给齐天林一个答案:“不行!”还要齐天林自投罗网一般的立刻到五角大楼去上班报到!

换往常,齐天林多半懒得理睬,自己玩自己的去了,现如今就像他跟杰奎琳说的那样,他是希望能有一些跟军方联系的,第二天真的就到自己办公室看看去,杰奎琳没去,她已经正式把自己定位成政治幕僚秘书,而不是五角大楼的小秘书了,齐天林也就是去探探风声。

结果看了一上午,就觉得还是最好别去五角大楼,那边现在内部也乱得可以!

根源当然还是为了钱。

陆海空三军加海军陆战队相互之间人心惶惶不知道今年的军费开支从哪里来,现在已经到了一般情况下应该提交军费预算,分配配额的阶段,可美元的汇率一路走低,甚至在国外很多基地都建议用欧元结算,现在就算定个多少美元,明年鬼晓得同样的数字还能买到一样的东西不。

而且按照目前的汇率,往年总军费都集中在5000~7000亿美元,但现在起码要翻到上万亿美元,光是从数字上来看,都是美国从上到下现在不可能通过并拨款的,所以一方面小心翼翼的压缩所有开支,拿出一个看上去不那么吓人的数字,一方面就是要竭尽所能的争抢有限的基本预算。

数十上百万的军人总要吃饭,国会无论如何都要拨款,只是数量多少的问题,这是目前五角大楼现在内部的共识,所以如何从别的军种争抢预算,成了五角大楼的主题。

文官体系和军中将领并存的关系在这个时候显得格外刺眼。

军人大多都是一辈子的军人,而在五角大楼任职的文官很可能不过是他们政治生涯的一部分,国防部长和文职官员这个时候关心的是美国的政治问题,强调各军种要保持稳定,不能因为吉奥治事件动摇了军心,毕竟军人才是过去十多年反恐战争的最大牺牲品。

但显然从将领到军官再到士兵,都无心恋战,还在少数几个国外战地执勤的部队几乎都在提出申请要求回国,而海外驻地更是接二连三的出现士兵违纪或者闹事的情况。

正因为是联邦政府的军队,不属于哪个人或者政党的私军,的确能保持相当高的独立性和不搀和精神,但负面的缺陷就是完全依赖联邦政府拨款的美军,一旦联邦政府陷入混乱和金融崩溃,军费就受到非常直接的影响。

有可能完

全化为乌有的可能,谁都无法想象这支全世界最有战斗力的军队失去军费会变成什么样子,大量的核武器和进攻性武器会给这个世界带来难以想象的灾难?

所以说文官们几乎把所有时间都放在跟联邦政府开会争论,留下军种内的将领们自己争预算比例。

历史上空军是二战结束后才从陆军航空队升格为独立军种的,那时候主要就是从海军争夺预算,因为二战让人意识到制空权的重要,巨舰重炮似乎已经无用,所以二战以后海军才会大力发展航空母舰放弃战列舰,跻身空中,最终成功跟空军共享军费大头,从而把陆军给挤兑得比较惨淡。

于是这种争预算的传统从二战后美国国防部从战争部演化成国家军政部然后才真正成立开始,就争得不亦乐乎了,从决定预算比例的参谋长联席会议,到审核批准的国会,最后签字的总统,都是这一出每年闹剧的参演主角。

而今年很明显就争得格外厉害,齐天林仅仅就是懵懂的打了个电话过去,就被陆军部给抓住,要求他必须以陆军准将的身份参与相当多的游说活动,当然能间接通过某些国家委员会捐资,那就更欢迎了。

科巴斯家族这时候是很有钱,外界也大概知道,可齐天林知道自己那点钱真拿给美军挥霍,简直就是杯水车薪……

当然美军也不会接受个人捐资,但变通方法很多,把他这个大金主拉拢在陆军部肯定是某些陆军部高层达成了共识的。

齐天林本着重在参与看热闹的心态,每天开豪车去五角大楼上班,频繁参加各种会议,要求穿什么就什么,军装西装作战服轮着来,反正还专门去华盛顿的高级商场买了个大茶缸,一开会就端着去!

谁跟他说什么都是好好好,偶尔被点名要求发言也是模凌两可啥重点都没有。

实在是这美军内部争斗起来,嘿嘿,真不比任何一个国家差,惊心动魄之处甚至让齐天林都觉得吓人。

海军是要力保航母重建,空军对联合优势战机的数量一步不让,陆军希望重现大陆军是国防部根本的绝对优势,海军陆战队纯粹打酱油的跑龙套但也不甘心事事都当炮灰。

再加上现在越来越复杂的特种作战司令部,联合作战司令部,核打击部队等各种二级部门实际也是独立小军种,更是嗷嗷待脯的抢红眼。

几乎每天小准将坐在各种会议室角落,都会大开眼界,觉得之前华国暗地里分派给自己尽可能阻挠美军军费正常预算拨款的任务,是不是太简单了,啥都不用做,现在这些军人没准儿给把枪就能在会议室

里决斗。

当然,从二战后连绵不绝的军种之争也给美军留下的宝贵财富就是,有很多争斗的准则。

首先就是所有争论都是闭门的,绝不对军队之外的媒体或者机构泄露,曾经海军部在这方面是犯过大错误的,近乎于造反,最后从上到下的高级将领给撤了个遍;

其次所有出发点还是为了保证美国的利益,所有论点都要以这个为依据起点;

最后就是对国会以及白宫,那就是万众一心的多要多给,决不让内讧变成军队内部的冲突。

这还是欧美国家在这种涉及到底线的问题上,都能保持规则原则的习惯,让齐天林看得很有些若有所思。

当然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国会跟各州讨价还价,白宫偶尔息事宁人,全国民众火上浇油的气氛中,关于修宪大会已经制定出一个又是厚厚一本的举办章程来。

非常复杂的细节就不用说,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把地方选在了美国中部地区的堪萨斯州的堪萨斯城,既不是白宫想的华盛顿,国会指望的费城,也不是各州政府想当东道主的地方,争论的结果就是遵循两百多年前举办全国大会的原则,找个距离各地基本一样距离的地方,以示公平!

说起来欧美国家在这种事情上的较真,有时候还真可爱。

然后看起来最不起眼的一个顺带附属条款,被很多媒体逐字逐句的标出来,作为嘲笑国会的证据。

因为很明显国会为了防止各州的议会夺权,也就是各州立法会像这次擅自联合决定举行修宪大会一样,宣布修宪大会上的任何修正案,都必须得到四分之三的州代表大会的同意,而不是四分之三州议会的同意。

说简单点就是制造复杂难度,让有可能产生的任何修正案最后变成一场冗长的政治游戏。

政客们太熟悉这些招式了。

但谁也没想到这是个后来被证明极为关键的条款!